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229|回复: 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 五)评书《娄家上访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
本人时念培,1939年生人。原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教育局的退休人员。十多年前发现相声艺术在影视上出现了一些低级趣味的作品而为之气愤。便开始自学创作段子,随之学写多种形式的曲艺作品。不想竟引起了兴趣,很多作品在全国多处书刊发表和获奖。现已写有70余篇的曲艺作品保存着。总归是八十(虚岁)的人了,为了十几年的心血不成为泡影,现选择主要作品陆续呈现给大家。特声明:只要是事先经本人同意,允许非商业性者无赏使用。 如有愿意(商业目的)资助出书者,本人的条件也只是从中抽小部分书作为送亲友用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党的十八大之后,社会风气大为改善,较早的有一些作品已不适应用现在的眼光评价。只好求行家们用当时的眼光来给予指点。谢谢。

联系电话  18963085817       2018年元月

                     
                       《娄家上访队》(评书)
本作品在2016年荣获山东信访局颁发的二等奖。现有些改动。
引子:
    习总书记有批文,
    接待信访要认真:
    群众来访是信任,
    热情接待是亲民。
  
正篇:
话说咱山东省某县某乡娄家村的村民娄山,现今三十多岁。本来夫妻俩奉养着一位老母亲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还是满不错的。不想前几年老母亲突然一病不起,不断地求医问药,把个家底都用光了也未见好转。正在这困难之际,老婆偏又生了对双胞胎——双胞胎呀!这要是在别人家里该是多大的喜事呀!况且他夫妻又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可……可是在这个家……嗨!怎么能喜得起来呀?。
按常例,谁家添了人口,等别人家倒出耕地的时候村里就会按标准补给这家。同样也补给他家了,只是按孩子的出生期算晚补给了一年。娄山手头紧啊,便到村委会去请求讨晚给补地的损失,按他的算法应该是四千元。村里回复说以前没有这类先例,也就没补给他。
他想:“咱山东从2016年元月1日起已经开始施行新的信访条例,那上面可是进一步强化了信访人的权力呀。于是就想到县里去上访提提要求试试?他又觉得:上访这事,是人越多、声势越大就越能引起上面的重视,就越容易达到上访的目的。于是,他跑遍了全村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是联络上了叫楼宇、娄俊、娄宝这三个他的同辈人。这三个人因以前都访问过事,正在家等答复。经过娄山的连劝带求的一番话,勉强地算是答应和他一起到县信访局去问问自己的事去。
可是,当这天娄山扛着一个上写着“娄家上访队”的牌牌来约他们的时候,三个人就感觉不对头了:问问就去问问呗,怎么还大张旗鼓的呢?于是娄宇就问:“哎,山哥,不对吧?习主席有批示:全国要向人家陵县学习:公开接访,领导和来访群众零距离接触是不假。可我听说为了方便上访群众,全县都建有几级网络,在乡镇、村都设有接访站点。要、要……怎么说来着?”
娄俊接茬说:“‘要依法逐级走访’,‘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对两级处理不满意才到县里去呢!”娄宝也说:“对!山东省信访条例规定属地管理分级负责,有诉求就近就能解决。 我家要求低保的事就是我和村里的信访调解员反映的,说是报上去了,很快就会答复的。”
就这么三议论两议论的,三个人又都不想去了。娄山眼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召集起来的“上访队”又要散伙,急喊:“说好了的你们又打……打‘退堂鼓’……”话刚说了半句,只听他“呃呃呃……”的乱叫,嘴歪眼斜,身子也晃来晃去地站不稳……
“山哥这是怎么啦?”娄俊娄宝不知所措。
“可能又犯病了。”娄宇说,“听说山哥有抽风病。”
“快去叫嫂子去!”
娄山的老婆在家正忙活孩子呢,被楼宇心急火燎地拽着就走。说:“快点吧,嫂子。山哥抽得很厉害。”
娄山老婆说:“没事,没事。你们是不是惹着他了?”
楼宇说:“没别的事。就是他约我们去县里上访。我们都不愿意去,他就……”
“问题就出在这里。”到了跟前娄山的老婆仍旧不慌不忙地说,“和他相处啊,就得随他的性子来。喜怒哀乐都不能过分。不然他就犯病。”
三个人着急地问:“这可怎么办呢?嫂子。”
“他这是个贱毛病——欠扇。”
“欠扇?”
说着娄山的老婆挽起了袖子:“我来教给你们吧。这可是我们家的绝招。要不是你们一块到县里去,我还不传给你们呢。”说着就扇了娄山的一记耳光。边扇还边喊“这不就好了嘛。”
渐渐地娄山果然苏醒过来了。接着他又突然问:“谁说又不去了?”
“不不不,我们都去,我们都去——哎呀,怪吓人的,不去这还不行了。”
娄山继续嚷道:“说什么就近上访啊?什么很快就答复呀?别听瞎说!骗傻子呢!咱得去闹!不是说‘大官好讲小官难缠’吗?小官做不了主。所以和小官怎么闹也不顶用。只要闹到大官那里去,把大官闹烦了,闹得他没法工作了,他只要是说上一句话,小官们就不敢不给你办。你们说是这个理儿不?”
“哦——对对对!”别人还能说什么呢?
“娄家上访队”都走远了,又听见娄山的老婆在后面不放心地喊道:“三位兄弟——扇他嘴巴子的时候可得使劲扇,手劲轻了可不管用。听见没有?嫂子拜托你们了——”

回头咱再说县信访局的吴主任。这天他正在办公室翻阅材料,听见有人喊喊叫叫地来上访就急忙迎了出去。一看说:“你们都是娄家村来的吧?快请进!一路辛苦了。”边说边忙活着去给倒茶。
娄山一屁股坐在吴主任的对面:“行了。我们是来要求解决问题的,不是做客的。给我们句答复话吧!” 其他三人也随和着。
“哎,你们的问题已经都有了解决方案,我们的刘信访员已经去你们村回访争取你们的意见去了哇。”
一听说有了解决方案楼宇就赶紧凑向前,问:“哎,主任,我那问题是怎么定的?”
“你是……”
“我是楼宇呀。”
“哦——漏雨的事呀。你的问题我们是这么考虑的:据我们了解,你住的是你们厂原先的老职工宿舍。年久失修,不但雨天漏雨,地势低洼屋内还积水,实在是不能再住了。再住会有危险。按你家的经济条件,想和你商量给你联系租用“廉租房”你看行不行?”
楼宇高兴地说:“哎呀主任:太感谢你了。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谢谢,谢谢……  ”
“哎,谢什么呀,这是我们的工作嘛。”   
娄俊也兴奋地抢着问:“哎,吴主任,我那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哦,你漏计军龄的事呀?当兵时间计算工龄,国家早就有这规定,你单位确实漏计了你三年服役的时间,现在工龄给你加上了。该给你补的工资如数补还。已落实了!”
    “哎?主任,我那事呢?” 娄俊刚要说谢谢,娄宝却抢着问起来,“就是要求吃低保的那件事。”
“漏保的事呀?这我可要说你几句了,你妻子有残疾且有年幼的俩孩子,但你妻子尚有自理和照顾孩子的能力。家庭生活是有些困难,但也不够全家四口人都享受低保的条件呀?按规定你只符合两人吃低保的条件。”
“行、行啊。”娄宝喃喃地说,“我是觉得……嗨!我是觉得我提的条件高点,到领导那里再给降点,不就差不离儿了嘛!”
吴主任严肃地说,“你应该知道:这规章制度不是经过讨价还价就可以松动的呀!”
娄宝不好意思了。这时只见娄山朝着吴主任把手一伸:“解决了就好。拿来吧。四千元!”
“你还是为了补地的事吧?”吴主任早就知道他的事。
“那当然。”
“经调查,你的要求不合理呀!这土地又不是能库存的物品,添了人口就马上补给地,哪有这么凑巧的事?得等有退地的才行呀。以前都是这么办的,今天若对你进行例外补助,怎么向别人解释呀?”
“那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家有困难,别的路子我没有,我家添了人口就是理由。人民政府为人民嘛!不给我就上访!我就闹!闹得你们无法工作……”
那哥仨一听,赶紧插言:“山哥,不能闹!缠访闹访都是违法行为,会犯错误的!”
“怕啥?习主席说把信访大厅建在县委大院是亲民之举嘛。这就是咱省新颁发的《山东省信访条例》。”说着,他掏出了一张报纸,“你们看:第十一条明文写着‘信访人依法信访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预、阻挠信访人依法进行的信访活动,不得非法限制信访人的人身自由,不得歧视、打击报复信访人,’”说完还得意地一笑。
“你说的不错!”吴主任仍旧平和地说:“不过你只片面强调了‘信访人受保护’的一面,没和‘依法’二字联系起来,‘依法’是双刃剑,上访人和接访人都必须遵守呀。”
娄山本来就是强词夺理,听到“依法”二字就有些发毛。急忙解释说:“我、我只是家里困难,老妈还急等着买药,没办法这才……”
“可你的行为呢?”吴主任指着《山东省信访条例》第六十六条说,“你的行为客观上正在起到破坏信访秩序的作用。你再往下看这些款项——‘非法聚集’、‘呼喊口号’、‘操纵他人、煽动’……”
随着吴主任一句一句地念,娄山头上渐渐地冒出了冷汗:“啊?!这……完了完了……我违法了,没想到上访也得依法守法呀?主任,按法律该、该怎么处理我?我家可还有病在床上的老母呀!”
吴主任严肃地说:“你的做法是很错误的,不过还没造成严重的后果,鉴于你有客观原因,又能悔悟,以后接受教训吧!”
压在娄山心口上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他赶紧带头向吴主任道谢走人。刚要走,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你好……啊,是我……噢——哎……”吴主任回头又喊:“娄山,你等等走!”
娄山一激灵:“怎么?还要处理我呀?”说着说着就嘴歪眼斜起来。
“这是怎么了?”吴主任赶紧放下话筒问。
“他犯了抽风病。”那哥仨齐声说。
“快打120!”
“等120的车可能太慢了。”娄宝说,“我们见过他老婆给他治过这病。要不让我来试试?”
“快!”吴主任也不知要用什么手段,催促说“赶快试。”
只见娄宝箭步走到娄山面前,抬手就扇了娄山一个大嘴巴子。边扇还边喊:“你给我好了吧!”
吴主任一惊。刚要责备娄宝,却见娄山真的就好了。怕他再犯病,赶紧解释说:“娄山你先别急。刚才民政局来电话说的是:确定给你八千元钱的救助金……”
“不不不,我不要赔偿了,我认错——我承认那是不合理的要求。”
“你要的四千元赔偿是不合理的,也不会给你。这个是政府经过调查落实,认为你家的经济条件确实比较困难,这八千元钱是通过民政救助给你的救助金——听明白了没有?”
“什么?真……真、这是真的吗?”说着,娄山就“呃……呃……”地又抽起风来。
娄宝说:“听说他喜怒哀乐都不能过分,这是又犯病了。我再给他治!”说着,如前一样又给了娄山一巴掌。等了一会,“嗯?怎么这一巴掌没管事儿呢?兴奋过度了吧?”
“躲开。”娄俊自报奋勇,“我是当过兵的,手劲大!看我的。”娄俊挽袖子、唾手、将胳膊轮了几圈后狠狠地给了娄山一个大嘴巴子。结果仍旧不见反应。
救人如救火呀!吴主任说:“我也是当过兵的!”说着也挽袖子将胳膊抡了几圈。哥仨正集中精力看他这一巴掌的效果呢,吴主任却说了声“我还是算了吧。”就又将手放下了。
奇怪的是这时娄山倒慢慢地清醒过来了,一个劲儿地“我……我……”别的什么也说不出。
娄宝惊奇地喊了起来:“哎,咱主任可真神,只是做了做样子就把他给救过来了”娄俊楼宇也一个劲儿地伸大拇指:“简直太神了!”
娄山仍旧“我……我……”没个完,大家就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我很激动!”
“别!”大家都怕了,“你可别再激动了!你要是再激动就该我们抽风了!都抽了风谁来负责扇嘴巴子呀!”
娄山终于醒过那个劲儿来了,一个劲地说“谢谢主任!谢谢政府……”
“你先别谢。你要知道:这八千元钱可不是你来闹的结果,是县政府心系百姓,早就定下来的。听说你在这里顺便让我通知你;要感谢就得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咱县的“亲民爱民、执政为民”的群众理念。
一席话说得娄山热泪直流,临走时恳求说:“吴主任:我这张报纸被我揉搓得看不清字了,你桌上放着的《山东省信访条例》能不能送给我一本?”
“行!”
“我也要一本”!
“还有我俩!”
“给是给”吴主任说,“不过你们不能光自己看——”
大家齐声答应——“要大力宣传!”
娄山最后还补充了一句:“得告诉乡亲们:要依法文明有序信访,可别像我似的走歪门邪道!”
于是,大家都笑了。

尾声:
这才是——
    为人民服务是信条,
    信访是党与人民的连心桥。
    为民排忧解难是职责,
    不允许遇见矛盾就把责任逃。
要知道——
    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办事处,
    公仆不能当那拒民于门外的旧官僚。
    只要是经常零距离与群众多接触呀,
    就是那“老对头”也能变成新故交!

说明:因有他事,本期晚发了一天。



        已亮相的节目:

2018.1.22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一)  (相声)《三代校友三代的梦》
2018.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二) 相声  《花钱后遗症》
2018.2.1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三) 小品  《晨练》
2018.2.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四) 相声  《猪年嬉语》
2018.2.24. …………………………(之五) 喜剧  《医到贫困区》
2018.3.3   …………………………(之六)戏曲小品《抢村官》
2018.3.1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七) 相声 《鬼开会》
2018.3.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八) 《消防常识要牢记》   
2018.3.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九)短剧《一两粮票》
2018.3.3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相声《应付检查》
2018 4.0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一)论文《我在相声创作中的一点体会》
2018.4.1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二)相声《我领老爸来德州》
2018.4.2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三)山东快书《招远5.28血案的启示》
2018.4.2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四)表演唱《新编“妈妈娘你好糊涂”》

下期预告(大约在周六):群口相声《择校的烦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10-19 15:48 , Processed in 0.104975 second(s), 2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