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757|回复: 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一)争取意见专题论文《我在相声创作中的一点体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7 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相声创作中的一点体会
                      本论文在2012年“中国文化管理学会高峰论坛”上获3等奖。   
   
说起“创作体会”这事来实为汗颜。因为对创作相声来说我本身就是个行外之人:我是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从未学过有关相声的专业知识。是退休了闲暇无事,六十五岁那年头脑一热开始懵写相声的,实在是没资格对外显摆。不过,我还是很幸运的:尽管像我这无名之辈们的作品难以被书刊录用,十几年来我还是有好几篇作品挤进了省级(本省及外省)的刊物中。在2009年在全国(天津)相声作品创作大赛中,我的《婚前婚后》作品被入围。这个幸运激励了我,2010年我又向“中华颂”上投了三篇,不想竟得了一个二等奖和两个三等奖,2011年又在“中华颂”上得了个二等奖。当时这也是我最好的成绩了。这样以来投稿的兴趣更浓了。直至2013年7月停止投稿为止,前后得了不少奖项。结果,就有和我同样外行的友人也想写相声,便向我询问我有什么创作技巧?
我以为相声的理论是很深奥的,那不是我等人能说得透的。 我更没什么“技巧”可说。只不过我既是外行人就是说了外行话也不甚要紧,反正是交流呗。所以我就大胆地谈一谈我个人的创作“思路”。哪怕求得内行人的批评对我那也是有益处的。
相声(包括小品),必有包袱,否则就不能称其谓相声。我首先说一下“包袱”的设置。一般正话里必有“包袱”(小段只有揭底这一个包袱),垫话里也常见“包袱”。系“包袱”和抖“包袱”的过程的如何是衡量相声创作优劣的关键。什么“三捧四逗”的设置一类的大理论我也说不好,就免了。在这我只简单提一提我对“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认识。也就是说设包袱既需合乎段子的情理,又得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才会有好的效果。有的作者在这方面往往注意程度不够。举以下两个我认为欠佳的例子分析分析试试:
其一:
甲演出开始连说了许多个我祝愿大家如何如何后,又连说了几句后面没有词的“我祝愿……我祝愿……”乙接着说:“你是该‘住院’。你神经病,早该住院!”
咋一听,似乎没什么毛病。观众也许有人会咧嘴笑上一笑,但绝不会引起更大的笑。原因就是这类包袱不是来自段子的情理之中,而是演员硬凑出来的。
其二:
甲:上台猛然间喊“怡——! 怡——! 怡——!哎,你见俺那个怡了没有?”
乙:你找你姨到你姥姥家去找哇,怎么到这来找?
甲:你怎么说话这是?
乙:你不是在找你姨吗?
甲:俺说的这个姓王,名字叫王怡,是心旷神怡的怡,她是俺老婆。
这个咋一听也好像没什么问题。可同样也不会引起更多观众的笑声来。因为它同样不合情理。试想:对老婆加以亲切的称呼有呼“兰儿”的,有称“春儿”的,甚至有叫“花儿”的等等,哪有在大厅广众面前大喊大叫“怡(姨)”的?老婆如叫“杜十娘”之类的话能直呼“娘”吗?如果将“怡”直接改为“王怡”就另论了。请看:
甲:(上台喊)“王怡——!王怡——!王怡——!哎,你见俺那个王怡了没有?”
乙:这里只有你张舅,没有你的王姨。
甲:你怎么说话这是?
乙:你不是在找你的王姨吗?
甲:俺说的这个王怡,是心旷神怡的怡,她是俺老婆。
这样一改这个小包袱就合乎情理了。既使是不会引起观众的大笑,也不至于感觉别扭。前面举的这是两个咋一看可以,用起来效果并不强的例子。至于那些更不恰当是硬凑出的例子就不需要说了。
下面再说说结尾。按说,写作从头到尾是有顺序的,我写相声却有点格路:那就是当要写的内容确定后,在一般情况下(我说的是“在一般情况下”)我的做法是按主题内容先要考虑出一个好的“结尾”,也就是“揭底”。“揭底”是最后的也是整个段子的“抖包袱”,这是相声的画龙点睛。我之说以我先考虑“点睛”再考虑“画龙”。是我的感觉如果事先不想出个恰当的“揭底”来(哪怕还会被换)创作起来心中真就没有底。首先考虑出个“揭底”就会给自己增强把段子写完的信心。相声讲究包袱抖得响不响,有个好的揭底才会给人以回味无穷的感觉。否则前面再好也会给人以枯燥、无后劲的感觉。马季先生的“百吹图”中甲乙都吹自己个头高,一直高至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挨着地了,问那脸往哪搁呀?揭底是“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啦”。“底”揭得干脆,讽刺性很强;我最欣赏的另一个是那买手表的小段子的揭底(没注意是谁写的):女方为了向男方要高档的结婚手表,使男方倾其所有后还差5分钱买不成,逼得全家翻箱倒柜,结果从床底下找出一个空酒瓶子来,下面是:
乙:卖了多少钱?
甲:8分。
乙:行,还能剩下3分。
甲:“我又卖了一根冰棍儿!”(那时普通冰棍儿统一为3 分钱一只)。
就是“我又卖了一根冰棍儿!”这一揭底,点出了女方的苛刻,使人捧腹大笑。如
果那酒瓶子就卖了5分钱,虽然也能体现女方的苛刻,其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我写了个有关喝酒的段子:甲本来说豁出来要请乙吃喝个痛快,结果点出来一大堆酒和肴后却让乙出钱。乙说:“你不是说豁出来了吗”,甲说:“是呀。”乙问:“你豁出什么来啦?”甲回:“肚皮呀!”把前面的许诺来了个大反翻个,用大反差的揭底增强了效果。
说了揭底再返回说开头。开头称为“垫话”(这里包括“勺把儿”),此处是直接引人入胜的地方。多数作品咋一看垫话和写的主题无关,但却和写段子的目的紧密联系着,是全篇的导引,也可以说是给整篇作品系了个扣,用其吸引观众的好奇心。我们业余作者的创作,主要的为晚会设置节目,一般也就是占用十来分钟或再多点时间,开头需要短小精悍。用语风趣怪异是这里的关键。
我写了一 “鬼开会”的段子,上来就是“我有喜啦”,而且这个“喜”是落在了二十多岁的曾祖父身上,上来就使人发笑,会产生往下看(听)个究竟的效果。
下面该说“正话”。正话是通篇的主题。围绕主题做文章这是常规。可偏偏是因为相声是逗乐的,就出现了只着重往里填充笑料而不顾突出主题的现象,每每使人出现刚一露笑容就又收回去了;此处缺乏笑料(包袱)显得平淡,笑料过多亦同样显乱(尤其是那不合情理的笑料;水平高的演员用表情和语气就能达到满堂彩,这另当别论),给人以“瞎闹腾”的感觉。逗要逗得有道理,捧要捧到火口上。我的做法是先把主题逻辑化,也就是先顺好了,之后再考虑设置“包袱”,只要注意逗捧要围绕主题就是了。在这里如举例子就太繁琐,咱各自体会体会吧。
说起设置“包袱”顺便说一下以互损来逗捧的事。有人认为这也是瞎闹腾,可是这也是不好一概杜绝的事。我认为一是要掌握度,再就还是要强调合理。那种直接“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之类固然是很粗俗的。我写了一个讽刺反华走狗的“摇尾巴狗的命运”的段子,有段互损处是这样处理的:
乙:你是研究什么的?
甲:狗尾巴。
乙:这说明你常和狗在一起呀?
甲:不经常,就现在这一次,也是第一个!
乙:啊。啊!?你在骂我?
甲:是你先说我常和狗在一起的呀!
乙:不,我那意思是说你不是老摆弄狗尾巴吗?
甲:我是研究狗尾巴,也不等于常守着狗过日子呀。
乙说甲常和狗在一起虽是不好听却是无意的,甲受到了伤害对乙“回敬”也是在理的
这样既逗乐又不显粗野。
话说到这里好像没词儿了。什么批评呀,指正呀的客套就免了吧。刚才说了:讲的是个人的做法,不是什么理论。反正是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没有词儿就算结束了吧。


作者简介:
本人时念培,1939年生人。原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教育局的退休人员。十多年前发现相声艺术在影视上出现了一些低级趣味的作品而为之气愤。便开始自学创作段子,随之学写多种形式的曲艺作品。不想竟引起了兴趣,很多作品在全国多处书刊发表和获奖。现已写有70余篇的曲艺作品保存着。总归是八十(虚岁)的人了,为了十几年的心血不成为泡影,现选择主要作品陆续呈现给大家。特声明:只要是事先经本人同意,允许非商业性者无赏使用。 如有愿意(商业目的)资助出书者,本人的条件也只是从中抽小部分书作为送亲友用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党的十八大之后,社会风气大为改善,较早的有一些作品已不适应用现在的眼光评价。只好求行家们用当时的眼光来来给予指点。谢谢。

联系电话  18963085817       2018年元月

已亮相的节目:
2018.1.22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一)  (相声)《三代校友三代的梦》
2018.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二) 相声  《花钱后遗症》
2018.2.1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三) 小品  《晨练》
2018.2.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四) 相声  《猪年嬉语》
2018.2.24. …………………………(之五) 喜剧  《医到贫困区》
2018.3.3   …………………………(之六)戏曲小品《抢村官》
2018.3.1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七) 相声 《鬼开会》
2018.3.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八) 《消防常识要牢记》   
2018.3.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九)短剧《一两粮票》
2018.3.3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相声《应付检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9-21 00:23 , Processed in 0.111697 second(s), 2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