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113|回复: 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十)相声《应付检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1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
本人时念培,1939年生人……(见前,本期略)

                       
                                          应付检查  (相声)
(本作品是从我亲身遇见的一件造假事件后的感慨而发。当时他人作为笑谈,我却想哭!)

乙:大家好!在这,我为大家唱支歌,让大家高兴高兴……
( 唱甜蜜的事业)
甲:(边说边上)咳!(京剧腔)苦哇!……
乙:这是怎么说的?
甲:(京)这才是:“虎落平阳受犬欺,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呀。
乙:嘿,还京腔京韵的呐。 这是在和我唱对台戏呀?
甲:(唱)“我好比潜水龙被困在沙滩……”
乙:噢,是要唱“四郎探母”。
甲:(唱)“我好比绳缚的鹰难击苍天……”
乙:咦?这是那一出?
唱)“我好比拉磨的驴奔不出圆圈;我好比入了锅的鱼呀难脱熬煎。呐……啊啊……”
乙:怎么这样伤感呀?
甲:(京白)请问此处有井无有?
乙:想自杀呀?告诉你,没有。
甲:(京白)你有绳子么?借我一用。
乙:也没有,有也不借。我担待不起。去,到那边,还是离我远点儿。
甲:(寻视后用乙衣服擦泪)
乙:哎,哎,你这是怎么回事?
甲:(京白)吾伤心也!……
乙:你伤心怎么往我身上擦呀?
甲:你这个人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人都到了这份上了你还吝惜你的衣服,不先关心关心我,还,“离我远点”!
乙:你有什么伤心事呀,还得需要找人来关心你?装吧?
甲:(京)我的官运失掉了。
乙:行了,行了!又来了。你先把舌头顺好了以后再说话。说清楚点。
甲:一次升官的机会让人家给抢去了。
乙:就为了这事寻死上吊的呀。
甲:上面又要来检查了。
乙:上面来检查与你升官有什么关系?
甲:嘿,你可不知道,应付检查可是靠拢领导的好机会。
乙:应付检查和靠拢领导有——哎,迎接检查呀,怎么能叫应付检查?
甲:你不懂。这是新学科,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策是专门应付政策的。
乙:什么新学科!是对工作的极端不负责任!是犯罪!
甲:能应付可是套本事,中国这种人才太少了。
乙:再多中国就完了。
甲:你看你看 ,说你不懂吧?学会应付可不容易。在场做领导工作的不少,我也不是小看各位,不信你问问:谁敢自称是“应付能手”——谁敢?敢的请举手!
乙:行啦,你和人家叫这个劲干什么?
甲:我就不服他的气:谁要是敢举手就让他上来!
乙:干什么?!
甲:和我来比试比试看。
乙:啊?看来你是应付能手哇?
甲:yes!
乙:什么“噎死”,我看你早晚得坏死。
甲:人一生会有好多机遇,关键看你会不会抓。应付检查这类的机遇我是(京白)不会轻易放过的哟。
乙:(学腔)那么这几年你“机遇”过无有?
甲:那当然了,你看我是谁呀。上次上级来进行适龄儿童入学率普查时,就让我大大的机遇了一次。如果那次孩子们会说谎的话,我的官何止是个副县长啊。都怪那些不争气的孩子们,连个谎话都不会说!
乙:啊?!孩子们不说谎也怪呀?
甲:不,不,孩子们不说谎怎么能怪呢?
乙:就是呀。
甲:孩子们小啊, 孩子是老师的学生啊。
乙:这不错。
甲:“生不学师之惰”嘛。
乙:嗯?
甲:只能怪老师们不会教孩子们说谎。
乙:更不象话了。老师是教书育人的,怎么能去教孩子说谎呢?
甲:对,对,对。也不能怪老师们不会教孩子说谎,在我的领导下其实老师们还是有那个能力的。
乙:听你说话咋那么别扭?
甲:是应付检查的时间太紧,对孩子们说谎训练少,结果他们没说好。
乙:教孩子说谎是原则问题。根本不能办。
甲:这说明你太死板。不会灵活处理一下?
乙:怎么灵活法?
甲:没有对策我还能当官?
乙: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
甲:啊,是这样:人家检查条文上其中有一条要求“同一年级里只能有两个属相的达90%以上”才能得满分。
乙:“只能有两个属相”是什么意思?
甲:辟如夏季招收的一年级新生,规定为六岁。在六岁的范围内,春节前出生的如果是属龙的,那么春节后出生的就是属蛇的。如果有属兔的或者是属虎的或出生更往前的就说明这些孩子没能按时入学。 。
乙:农村的孩子入学要达到这么整齐可不容易。如果达不到要求呢?
甲:那就争不了第一,顶多争到第二。
乙:那也不错了。
甲:我们县领导班子里有些人也这么说,可我坚决反对。
乙:看来这些人中你的积极性最高了?
甲:那当然。你要知道我才是一个副县级,往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呢。我不抓紧时间来表现积极能行吗?
乙:你怎么老是往这方面想?你也想想那些为革命献身的英雄们。
甲:对。不光想这些,当时我还想起了一首革命歌曲。
乙:啊哦?是哪一首?
甲:(唱)“几度风雨几度春秋,为了争官博激流.......”
乙:为了争官?
甲:(唱)“你说他劝痴心不改,趁着年轻强出头……”
乙:人家是这么唱的吗?
甲:“为了名誉,为了前途,抓住机遇显身手,显身手......”
乙:本质大暴露。
甲:(深情地)这时我仿佛看到了人民警察的大无畏的精神,仿佛看到了铁人王进喜跳进了水泥浆中去搅拌水泥,仿佛看到董存瑞从战友手里夺过炸药包大喊一声:“让我去!”
乙:那你呢?!
甲:我当时把胸脯一拍:“你们看我的吧!我保证让它达到100%”
乙:样子有点像英雄,可是思想差距太大了。
甲:别管那么多,只要是能办了事就能得到上面的赏识。快到调整班子的时候了。
乙:上来官瘾就不顾一切了。
甲:要求不是一个班的学生只有两个属相吗?我就开会通知各校都按我的方法给我调整学生。
乙:那怎么调整法 ?
甲:把低年级中显大的孩子调到相应的高年级去顶别人的名;相反,把高年级里显小的孩子往低年级里调。凡是去顶别人名的都得记住现在叫的名字、年龄和属什么的。
乙:啊?造假呀?
甲:看你说的,这怎么能叫“造假”呢?
乙:那叫什么?
甲:这叫欺骗。
乙:比造假还严重!
甲: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使上面满意就什么都不怕。
乙:哎呀!全县范围的教育界大造假,其影响可不小,老师们不提出反对?
甲:他们敢!我是副县长!“谁敢让我难受一阵子,我就让他难受一辈子!”——大标语我都张挂出去了。
乙:(向观众)嗨!摊上了这样的领导上哪去说理去!?
甲:不是为了这点威风谁还争那个官干什么?
乙:可是让那么多的孩子们去说谎,他们能听你的吗?
甲:嚯,有见识。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些孩子,他们的嘴是很难封得住的。
乙:“童言无忌”嘛。
甲:这就体现出我处理问题的水平高来了:我让老师们对孩子们就说:“咱们要搞表演比赛,上级领导要来选拔小演员。”(喜形于色地)结果孩子们都争着去顶替别人。
乙:看来你比孩子们会说谎多了。
甲:你夸奖。
乙:谁夸奖你了?
甲:我最不放心的是实验小学。这里的孩子多,老师们意见大。
乙:这个做法能没意见吗?
甲:所以检查的那天我提前到该校严防死守。
乙:好嘛,把98年抗洪的词用在这里了。
甲:正当我忐忑不安的时候,从校外骂骂咧咧地闯进一个男子:“是谁他妈的这么缺德呀?怎么把我儿子的名字改在我爹的辈份上去了?是他叫我爹呀还是我叫他爹呀?”
乙:闹出笑话来了。
甲:刚把这个人劝稳了,又风风火火地跑进一个妇女来:“谁这么会办事呀?怎么把俺孩子的爹给换了?俺孩子姓王怎么姓起李来了?就算我没意见,还得经过人家他爹同意不?”
乙:这就乱了套了。
甲:当时气得我命令派出所所长:“给我派两名便衣守住校门,检查不结束不许外人进来!”
乙:真不容易呀。
甲:检查那天检查人员到教室里这么一看,嚯!孩子们服装一致。个头高矮差不多。
乙:事先比着个头排出来的嘛,还会有多大的差别?
甲:一看填的报表:入学率100%!
乙:行啦,这下可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看来这回真的要让你大“机遇”一次了。
甲:领队的领导特别满意。他高兴之余顺便叫起一个学生——
乙:“你叫什么名字?”
甲:“我叫王小刚!”孩子回答的很干脆。
乙:“几岁啦?”
甲:“八岁!”
乙:三年级八岁,正合适——“你属什么的呀?”
甲:“属......”
乙:要坏事!
甲:“属......”摸头。
乙:“你家大人没告诉你吗?”
甲:这一提醒他想起来了:“对啦,我奶奶说我是属驴的。”
乙:怎么出来属驴的了?
甲:后来才知道:这孩子平时有点犟脾气,他奶奶常骂他是属驴的,今天给结合上了。
乙:这不给砸啦?
甲:幸亏该校校长脑子反应快,马上打掩护说:“我们这里的孩子没有记属性的习惯。”
乙:倒也能说得过去。
甲:这位领导也是好心,认为既然是这样就再叫起一个弥补一下吧。于是就又叫起一个女孩子——
乙:“你叫什么名字?”
甲:“我......"
乙:"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吗?”
甲:“我......”
乙:这回可真要坏事了。
甲:“车到山前必有路”。这时站起一个平时在班内最爱回答问题的小男孩,口齿那个伶俐,说起话来那个干脆、那个利落劲就甭提啦。
乙:他怎么说的?
甲:“王桂兰叫张慧媛!”
乙:怎么?“王桂兰叫张慧媛”?
甲:人家为了显示他的表演能力,即兴说了一段绕口令,那才真露脸呐。
乙:真当成表演啦?还能说绕口令?
甲:(贯口)“她是一年级的王桂兰,不是我们班的张慧媛。老师为了顶替张慧媛,就调来了这个一年级的王桂兰。让她以后就叫张慧媛,不能再叫王桂兰。她弄不清啊,本来叫王桂兰,怎么又叫张慧媛。因为她一年级的王桂兰没有水平演俺三年级的张慧媛,你这一问她就不知该回答是叫张慧媛还是该回答叫王桂兰。你要不信她是王桂兰,你就去问调出顶别人名的张慧媛。”
乙:全给抖搂出来了。
甲:“您听明白了没有?要不我再来一遍?”
乙:行啦!够明白的了。
甲:论说我抓住了这次“机遇”,通过应付检查,真正大露脸的那还得算我。
乙:那是自然,你是领导嘛。
甲:隔时间不长,上面专门为我下达了红头文件——
乙:授命高升?
甲:停职反省。
乙:停你的职啦?
甲:你说我倒霉不?
乙:活该!      (完)完成于2004年4月


已亮相的节目:
2018.1.22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一)  (相声)《三代校友三代的梦》
2018.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二) 相声  《花钱后遗症》
2018.2.1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三) 小品  《晨练》
2018.2.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四) 相声  《猪年嬉语》
2018.2.24. …………………………(之五) 喜剧  《医到贫困区》
2018.3.3   …………………………(之六)戏曲小品《抢村官》
2018.3.1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七) 相声 《鬼开会》
2018.3.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八) 《消防常识要牢记》   
2018.3.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九)短剧《一两粮票》

           争取意见:
前面说过:本人一生虽是改行多次,但行行都与文艺创作无关。十多年前发现相声小品之类的文艺作品内容颇为低级趣味,一气之下才开始学写作品的。十几年中一发不可收拾竟存留了70余篇作品。一是怕我死了后全都作了废;再就是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能不能摆在桌面上?这才想起发在网上让大家给予评论。所以,为了免得白浪费大家时间,我打算下星期六暂停发一次,以便听取诤友们的高见,以便确定以后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发下去。特求大家给予敞开评说。就是骂我,我也洗耳恭听的。谢谢大家。


发表于 2018-4-2 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辈您好,对于相声我是纯粹的外行,谈不上什么建议,只是随便说说自己的想法。
亚里士多德认为,喜剧的基础是“丑陋”和“错误”。凡是成功的相声、小品或影视剧,爆笑的段落往往是对“丑”的描述。您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丑”得还不够,所以可能没有引起太大的水花。
您提到很多作品过于“低级趣味”,我个人的理解,这些作品之所以不受欢迎,除了格调的问题以外,也在于对于“丑”的运用过于简单直接。好的作品会对丑行进行铺垫和解释。例如一个男人穿着女人的短裙,我们看到后也会发笑,但会觉得这是在胡闹。但如果是一个贪官与情人私会时遇到了纪检,仓皇之下错穿了短裙,我们就会觉得合理,并且因为这个人物可憎,我们还会叫好。所以“合理的原因”+“爆笑的丑行”,这可以作为写喜剧作品一个简单的公式。
以上只是个人愚见,希望能对您有丝毫的帮助。
发表于 2018-4-3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大洋 发表于 2018-4-2 22:52
前辈您好,对于相声我是纯粹的外行,谈不上什么建议,只是随便说说自己的想法。
亚里士多德认为,喜剧的基 ...

有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大洋先生:
     你好。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您真诚而卓识的建议。您那“凡是成功的相声、小品或影视剧,爆笑的段落往往是对’丑‘的描述。 ”的见解使我顿开茅塞。说真心话:我虽退休在教育局,文化却不高,更没有过搞创作的锤炼。早年,中专没毕业就当了兵。只是有个终生难改的毛病——“管闲事”。( 当年,曾因抵制某大人物的胡作非为差点丢了性命。可就是改不了。)十多年前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位名人的相声小段,其揭底大致是这样:“女人洗澡时,只需看不许莫!”竟还引来一阵观众的笑声!我就又管起了闲事——“我来写相声给你看!”
    之间,既没遇见名人的指点,也没有好演员的使用——全凭自己的“闭门造车”,就难免出拗误。所以,我非常感谢您的慷慨赐教。
    请不要怪我得好不松手:我有一篇“我在相声创作中的一点体会”的论文。原计划用在所有作品发表到结尾时用的。今天结识到您这位善于说真话的诤友,就重新定为在本周六亮相。到时欢迎您及众位朋友展示各自的见解。
     谢谢您,谢谢所有关心我亮相作品的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12-10 16:38 , Processed in 0.123034 second(s), 1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