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758|回复: 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七) 相声 《鬼开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0 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
   本人时念培,1939年生人。原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教育局的退休人员。十多年前发现相声艺术在影视上出现了一些低级趣味的作品而为之气愤。便开始自学创作段子,随之学写多种形式的曲艺作品。不想竟引起了兴趣,很多作品在全国多处书刊发表和获奖。现已写有70余篇的曲艺作品保存着。总归是八十(虚岁)的人了,为了十几年的心血不成为泡影,现选择主要作品陆续呈现给大家。特声明:只要是事先经本人同意,允许非商业性者无赏使用。 如有愿意(商业目的)资助出书者,本人的条件也只是从中抽小部分书作为送亲友用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党的十八大之后,社会风气大为改善,较早的有一些作品已不适应用现在的眼光评价。只好求行家们用当时的眼光来来给予指点。谢谢。

联系电话  18963085817       2018年元月

已亮相的节目:
2018.1.22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一)  (相声)《三代校友三代的梦》
2018.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二) 相声  《花钱后遗症》
2018.2.1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三) 小品  《晨练》
2018.2.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四) 相声  《猪年嬉语》
2018.2.24. …………………………(之五) 喜剧  《医到贫困区》
2018.3.3   …………………………(之六)戏曲小品《抢村官》
  
鬼 开 会
(此段子刊载于山东《群众艺术》2005年第2期)

甲:你说咱俩的关系不错吧?
乙:那还用说。
甲:那你得向我祝贺祝贺。
乙:好啊。祝贺什么呀?
甲:我有喜啦。
乙:你……你有喜啦?!(疑惑地看、摸甲的腹部、敲、听)不像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甲:你当然看不出来了。
乙:为什么?
甲:昨天晚上才来的。
乙:昨天晚上的事怎么今天就确准有喜了呢?
甲:我看到了嘛。
乙:你还看到了?
甲:那当然。
乙:什么样?
甲:头的前面剃的光光的,背后拖着一条大辫子,身穿长大褂。
乙:你说的这是……
甲:我老爷爷。
乙:你老爷爷?
甲:对。就是我曾祖父。
乙:慢着,你有喜怎么会出来个老爷爷?
甲:你有喜才出老爷爷呐!——你这是怎么说话!
乙:不,我是不明白:你这喜是……?
甲:昨天晚上我老爷爷领着一大帮来我家了 。
乙:是您老爷爷回来啦?
甲:我从没见过,头次见,这不是一喜吗?
乙:是这么有喜呀。你老爷爷高寿哇?
甲:不算高寿,才二十多岁。
乙:二十多岁?嘿……你的妙龄是……
甲:我三十多岁了 ?
乙:怎么?你都三十多岁了,您老爷爷才二十多岁,这是怎么论的?
甲:那有什么奇怪的?我老爷爷刚过二十岁就有了我爷爷。我爷爷才几岁上我老爷爷就死了。
乙:死啦?
甲:废话!如活着快二百岁了。
乙:还说我是废话呢。那你见到的是鬼呀?
甲:鬼怎么啦?鬼也是我老爷爷呀。
乙:那倒是。他们来有鬼干?
甲:说我家宽敞,用我家的地方开会来了。
乙:到你家里来开会?
甲:啊。
乙:好家伙,你家成了鬼窝啦?
甲:你家才是鬼窝呐!
乙:我是说去了那么多的鬼你不害怕?
甲:我老爷爷当头头带领来的,多荣耀事儿呀,怎么还会害怕?
乙:这么说你老爷爷在那边还是个当官的?
甲:不,他是这一帮里的长辈。
乙:他不是才二十多岁吗,怎么会是长辈呢?
甲:他死的早,鬼龄长啊。
乙:噢,死的早倒沾光了,凭鬼龄论资排辈。
甲:你没看见咱们人世间有的单位提拔干部或评职称都论资排辈吗?也影响到那边去了.
乙:他们开什么会?
甲:讨论鬼世界的经济危机问题。
乙:怎么,那边出问题啦?
甲:问题大了!
乙:是嘛?
甲:货币不统一 ,使用不上。
乙:怎么,不是靠人们给烧纸钱吗?
甲:你看:张家烧的是黄表纸:李家烧的是细草纸,王家用的是练毛笔字的纸。
乙:用的纸就不一样。
甲:印刷程序也是五花八门。
乙:怎么呢?
甲:你看:有用整卷纸的,有做成花样的,有剪成钱状的,有叠成元宝的,有画图形的,有用手比划的,有用嘴念叨的,有写上字的……
乙:反正都是瞎想出来的。
甲:就是我还来点真格的。
乙:噢?
甲:我把几张成百元的大钞票排匀了夹入烧纸中。这么晃上几下。
乙:晃几下是什么意思?
甲:显示我这可是用上真钱了。
乙:和烧纸一起烧掉?
甲:烧的时候再拿出来。
乙:再拿出来呀?还是糊弄鬼呀。
甲:(变腔)“依我说呀,烧纸也有好处。”
乙:这是鬼在发言。
甲:“你们没听说2004年春天浙江海宁那里因烧纸引起了一场大火,一次就烧死了40个人吗?”
乙:那有什么好呢?
甲:“死的人越多,鬼的队伍就越壮大呀。”
乙:鬼队伍壮大了,人受得了吗?
甲:(变另腔)“咳,那有什么希奇?听说有一个地方烧纸引起了一场森林大火,一烧就是好多天,那才好玩儿呐。”
乙:不怕把你烧着啊?
甲:“死猪都不怕开水烫,何况死人呢。越烧鬼们就越舒服。”
乙:可不,现在人死后的第一道程序就是爬烟筒。
甲:讨论花钱问题又联想到了吃的问题。
乙:鬼还能吃东西?
甲:啊。既然人把死人想象为鬼……
乙:鬼是人想象出来的呀?
甲:那当然。如果不是人想象出来的,谁知道有鬼呀?你见那个人死了以后告诉你:“哎,我当鬼去啦。”
乙:“那你就快去吧。”
甲:“你随后跟着来。”
乙:我,我才不去呢。
甲:见过这事吗?
乙:还真没见过。
甲:还是呀。既然你把死人想象成活人都害怕的鬼,不吃东西靠什么能量来吓唬人 ?
乙:不是有供品吗?
甲:别提供品啦,提供品他们更烦。
乙:为什么?
甲:供品往那一摆,味道减了?
乙:没减,
甲:量少了?
乙:也没少。
甲:就是呀,大活人吃的食物给死人吃,能吃得下去吗?
乙:如吃得下就死不了啦。
甲:(换另腔)“按说人死了后,活人对死去的人来寄托哀思是人之常情的事。”
乙:对喽。看来这是一个明白鬼在发言:祭典是活着的人对故去人的哀思。
甲:“我那儿子对我不是哀思而是爱死。”
乙:什么叫爱死呀?
甲:“我活着时不管我,死了以后为了捞钱给我大办丧事。连牛头马头都摆了供。结果阎王要治我的罪。”
乙:那为什么?
甲:“牛头马面是阎王的警卫员。说我心怀不轨,有要篡位的嫌疑。”
乙:这挨得上吗?
甲:“幸亏我有一个本家妹妹给老阎当贴身小秘,为我说情,才算没了事。”
乙:那边也弄这一套呀?
甲:此时站起一位白胡子鬼,冲我老爷爷拱手发话:(换腔)“我说老长辈:以鄙鬼之见,出现的问题都已经摆明了:阳间给我们烧纸钱、上供品都是糊弄我们的。我们鬼自己得想出个养鬼之道。活人哪知道我们死人的事。”
乙:阴阳隔界嘛。
甲:“咱们不能再受活人的糊弄了。我建议咱们鬼推选出一位理财能手当后勤部长,来管理鬼怎么才能存在下去的问题。”
乙:用鬼来管鬼的事。
甲:众鬼一致赞同。其中有一个鬼提议:(变腔)“我认为令重孙就非常合适。”
乙:啊?!推荐你呀。
甲:我一听让我去当鬼部长,吓坏了。赶紧推辞,说:“不行,不行。错了几千年的事,我可纠正不过来。”
乙:好事呀。当部长,你这可是一步登天啦。
甲:你要是眼红让你去?
乙:不,不。我哪有那份造化呀?
甲:另一个鬼说:(换腔)“就令重孙上坟时把人间用的真钱在烧纸里夹一会来看,尽管是没舍得烧,起码是意识到了人们给鬼烧的纸钱是无法流通的。让他给鬼当后勤部长,准能为我们鬼想出好办法来。”
乙:好!我看就这么定下来吧。
甲:你跟着起什么哄啊?你也想当鬼呀?
乙:我这不是在为你帮腔吗。
甲:行啦!你不帮腔我还摆脱不掉呢。
乙:(兴灾乐祸地)我再帮帮腔不就更牢靠嘛!
甲:可惜你说了不算。这时我老爷爷说:“多谢众鬼的抬爱。不过,这事得由我主阎王爷来拍板确定才行。”
乙:对。赶紧领着见阎王爷去吧。
甲:(反感地)我说:“我不行,×××(乙的名子)比我强,让他去吧。”
乙:不行,晚啦。鬼们已经选中你啦。
甲:这时不由分说,众鬼们拉着我就上了奈何桥。
乙:好!过了奈何桥可就成了鬼啦,再也回不来喽。
甲:我一看就急啦,死命地往回挣。我老爷爷嫌我不听话就生了气,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滚!”上来踹了我一脚。只听到“噗嗵”——哎哟!
乙:过了奈何桥啦?
甲:过了奈何桥我还能回来吗?
乙:那是怎么回事?
甲:是我老婆把我给踹到床底下去了。
乙:她为什么踹你呀?
甲:只听她狠狠地嚷道:“我叫你睡觉撒呓症!”
乙:啊?你是在做梦啊?
甲:不是做梦难道还能真有鬼呀?
乙:咳!
          完成于2005年 元 月


下期预告    快板.《消防常识要牢记》   时间  大约在2018年3月17日(周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9-22 21:16 , Processed in 0.106961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