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108|回复: 0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六)戏曲小品《抢村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
    本人时念培,1939年生人。原是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教育局的退休人员。十多年前发现相声艺术在影视上出现了一些低级趣味的作品而为之气愤。便开始自学创作段子,随之学写多种形式的曲艺作品。不想竟引起了兴趣,很多作品在全国多处书刊发表和获奖。现已写有70余篇的曲艺作品保存着。总归是八十(虚岁)的人了,为了十几年的心血不成为泡影,现选择主要作品陆续呈现给大家。特声明:只要是事先经本人同意,允许非商业性者无赏使用。 如有愿意(商业目的)资助出书者,本人的条件也只是从中抽小部分书作为送亲友用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党的十八大之后,社会风气大为改善,较早的有一些作品已不适应用现在的眼光评价。只好求行家们用当时的眼光来来给予指点。谢谢。

联系电话  18963085817       2018年元月

已亮相的节目:
2018.1.22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一)  (相声)《三代校友三代的梦》
2018.2.4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二) 相声  《花钱后遗症》
2018.2.11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三) 小品  《晨练》
2018.2.17  老迈业余作者作品亮相(之四) 相声  《猪年嬉语》
2018.2.24. …………………………(之五) 喜剧  《医到贫困区》

                                  抢村官儿(戏曲小品)
(本作品获2013年7月山东文化觉会年度作品2等奖、《中华颂》三等奖。并编入出版的《中华颂》第二集中)

时间:现今
地点: 农村,房前写有标语:“热烈迎接新村官”。
人物:
李村花,女,简称花:二十七、八岁,村官儿,性格大方豪爽。操刀马旦唱腔。简称花。
劳寡妇:女,劳家村争官代表,60多岁。性格泼辣,操彩旦唱腔。简称劳。
常单身:男,常家庄争官代表,60 多岁。性格倔强。操小花脸唱腔。简称常。
小兰,简称兰:十多岁少女,劳寡妇的孙女。性格天真活泼。操花旦唱腔。简称兰、

幕启。锣鼓点后。
劳:(快步上,亮相,念)
奇怪奇怪真奇怪,
不知上面咋安排?
两个村分来一个村官儿,
难道每村能各分一半儿?
(白) 说起来这也是个怪事:这不,上级给我们劳家村和常家庄两个地方准备派来一个大学生村官,听说这个人可有本事了,在别处干了个时期,那里的人们都发了。调到这来这不两个村庄都争着要,谁也不让谁。上面怪下面也怪:结果两个村庄商定双方各出一个代表来辩论,谁辩赢了归谁。人家都是说有赢房子赢地赢钱的,谁听说过有赢官儿的?稀罕就稀罕在这赢官儿上:这种事别人都办不了,只有看我的,所以大家就把我给派出来了。抢村官儿,这付担子可不轻啊——
(唱)党中央和咱老百姓最贴心,
把持续发展的关键放在农村
给咱派来了大学生当村官,
从今咱实践科学发展有了带头人。
只可惜两个村来争一个,
打舌战我成了摆擂台的人。
(白) 对了,我得先练练嘴皮子:“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
兰:(边喊边跑上)奶——奶!奶奶!不好了,不好了,村官还没到呢,常家庄辩论的人先来了。
劳: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兰:是个老头,看样子可厉害了。
劳:没事儿。(取铁锨)
兰:你拿铁锨干啥?
劳:我把他给赶回去!
兰:奶奶,这可是违犯约定的。再说你也不能打人啊!
劳:不真打。我吓唬吓唬他,就是吓唬不走也先给他个下马威!对了,小兰,你去到村口等着:村官一来你先把他引到别出去转转。只要把常家庄的人先打发走了就好说了。
兰:哎。奶奶,你可别真打人家呀。(下)
劳:放心吧。(下)
常:(快步上,亮相,念)
稀奇稀奇真稀奇,
一个村官分到两下里。
庄里选我来当代表,
要把村官争过去。
(道白)俺——常单身!是俺们常家庄能说善辩的那个能、啊能手!这回上头派来了个能人当村官,他劳家村说是派到他们那去的。那怎么行啊!有我常单身在,我绝、啊绝不答应,我要和他们理论,啊理论——
(唱)国家领导有远见,
全面建“小康”发展农村是关键。
为了把能人接到我们庄,
我要和这村的人来打舌战。
(道白)劳家村走走!(出征似的下)
花:(幕后唱)麦苗绿柳絮黄好景一片呐 ——(出场,亮相)
机器鸣人声沸,斗地战天。
实践科学发展观,
农村发展颁在前。
大学毕业我没多选,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我当了村官。
(道白)我——李村花。大学毕业后响应党的号招,到农村来当了一名村官儿,决心利用我学到的科学知识,和村民们一道,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争取做出更大的贡献——
(唱)今天我是调来头一天,
一路行来我一路看:
望远方,满地的庄稼长得旺,
看近处,厂房里工人干劲儿欢。
只可惜,占地多来规模小,
束缚了手脚进度慢。
为了早圆农村快速发展梦,
还需扩大规划另盘算。
心中有事我脚步快,
不觉已经到村边。
(白话)到村头了。
兰:(迎上)咦——你就是新来的村官儿吧?
花:我叫李村花,你是……?
兰:我叫小兰。是专门来接你的。
花:好,谢谢你。那,咱走吧。
兰:不对。得从那边走。
花:唷,为什么呀?
兰:那边远呀。
花:啊?
兰:不,那边看得全呀——
(唱)你初来咋到一村官,
掌握情况需在先,
常言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所以我先领你去转转。
花:说得对。走。(二人下)
常:(看标语):“热烈迎接新村官”,哎,到了。
劳:(拿铁锨猛往陈面前拍去,陈惊,急躲)臭老鼠,我让你敢来!
常:(道白)这哪有老鼠啊?!
劳:啊哦, 在这,在这,在这里……(铲土往常脚下扬状,常躲。这里埋下伏笔:以后凡有见劳拿锨的动作常就有害怕和提防的表现)
常:(看穿其目的,气愤地)嗯!
(常前劳后进屋。分别坐下后发现离得近又远移座位。互相较劲后劳搭话)
劳:看样子,你这位是来当说客的了?
常:那么说你是来挡我这大驾的了?
劳:那,请回吧。
常:为、啊为什么?
劳:这人你领不走!
常:为什么?
劳:人家不上你那去。
常:为什么?
劳:你们那里不好。
常:为什么?
劳: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为了你们那庄穷,怕亏待了人家!
常:什么?我们穷?
劳:那当然了——
(唱)谁不知,谁不晓,
解放前你们那就是有明的穷土凹,
糠菜掺粮还不够,
一天到晚吃不饱!
常:啥?!你还说俺穷咧——
(唱) 那时你们是有名的要饭村,
老的少的往外跑,
剩下几个年轻的,
去给人家扛大活,
还、啊还累坏了腰。
你村那有俺庄好?
劳:你们好——!好的屁!
(唱) 那时候你们家家住的是破屋顶上透窟窿,
下雨天屋里发大水晴天倒在炕上看星星!
常:你们更差!
(唱)那时候你们一件衣服穿上十几年里里外外尽补丁;
冬天全家盖着一幢被夏天睡觉个个都是光、光着腚!
劳:(激怒,站起)俺家人光着腚你看见啦!你看见啦!啊?告诉你——
(唱)我劳寡妇可不是好惹的!
常:(唱)我常单身也不是省油的灯!
合:(少发愣后,疑惑地)咦——?
劳:你是那个常单身?
常:你就是那个劳寡妇?
劳:(不好意思地)就是前几天张家兄弟提的那个?
常:刘家妹子也说过的那位?
劳:(转题)你看,咱竟说些过去让人伤心的事,何苦呢!
常:就是呀。现在都解放60多周年了,咱该说些高兴的事儿才对呀。
劳:现在俺这里可好了。过去听人说的那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早就实现了。
常:这算什么。我们那里这生活上的吃穿都成了小事啦。现在是住房要宽敞,家具求高档。什么洗衣机呀,电冰箱呀,连那电视机都开始要在墙上挂的了。
劳: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这30多年,你看看,你看看:咱们国家发展这个快唷,交通四通八达,东西是不论是南的北的,还是东的西的,国内的国外的,要啥有啥。
常:咱们国家的科学技术也让世界刮目相看了。国民经济的实力也大大的增强了。两弹一星啊,宇宙飞船啊,连月亮都能上去了。
劳:这30多年来国民的人均收入几十倍的增长 。
常:国际威望也大大的提高了,就连奥运会都办成世界第一流的了。
劳:过去种庄稼那个费劲,面朝黄土背朝天,成天累得腰酸腿痛的。
常:现在拖拉机突突突……用不一会什么活都干完了。这要是再有个文化水平高,科学知识广的好村官儿到咱那去……(去模劳的手)
合:嘿嘿、嘿嘿、嘿嘿——
劳:(猛然站起,手去摸铁锨)休想!你听着——
(唱)你少给我来动鬼主意,
用这法想把村官儿要了去,
想让我当叛徒万不能,
我这人天生就这牛脾气!
常:(唱) 谁管你脾气不脾气
这村官本该就是俺庄的!
劳:俺村的!
常:俺庄的!
劳:俺村的!
常:俺庄的!……
兰:(跑上、大声)奶奶——!那个老头被吓走了没有?(常不知就里,起身看,和兰撞了个满怀。兰不好意思地急忙向常鞠躬后)奶奶。人家村官儿可来了。
花:(进屋)二位老人家,你们好哇?我叫李村花。
常:哎——?怎么是个女的?
劳:这么漂亮的人是来咱乡下镀金的吧?
常:对。我得考考她有什么能力。
劳;是了。我得问问她有什么打算。
常:我说孩子:你一个大学毕业生,不到城里去找个可心的工作,到这穷乡村来为什么呀?
劳:图个啥呀?
花:二老问这事吗——
(唱)我是乡下生来乡下长,
最了解农村是啥模样,
都知人生食为天,
又有多少人爱上农业这一行?
年轻人就该有志气:
越是难上我偏要上,
上学我专门去学农业,
为建设新农村我去掌握专长。
劳:好!有志气。和我一样。
常:那,你有志气,有能力,应该去争取当大官儿呀。当个村官,你觉悟再高,能力再强又能做出多大贡献呀!
花:老伯,你说错了——
(唱)山东临沂有个县
王庭江是个村里的官。
为了使全村人能致富,
自己贡献出上千万的家产。
兰:(唱) 寿光村官儿王乐义,
带领种菜创奇迹:
蔬菜远销国内外,
品味质量数第一。
劳:你知道个啥呀?
兰:是村花姐刚才和我说的。
花:(唱)江苏有个华西村,
吴仁宝是村里的带头人
“天下第一村”的威名人人知,
年收入比几个县的综合还惊人。
村官儿的前程无限大,
村官儿的功绩书不尽。
要圆飞速发展新农村的梦,
您老可不能小看俺当村官儿的人。
常:嗷——好好好……
(唱)这个村官儿了不得,
将来保证有出息!
劳:(唱)这个孩子有能力,
当村官儿准是好样的!
常:抢、啊抢啊!呸,呸!(往手上吐,加劲状)
劳:夺呀!夺!啪,啪!(拍胸拍腿练功状)
(两人站起去抢花,兰不知所措地站在其中间。结果被两人各枪得兰的一只胳膊背在肩膀上拉着转圈,痛得兰直哎哟。二人松手,)
劳:(心痛地)哎呀,我那孙女呀!(抄铁锨欲打常,常:“你、啊你干啥!”劳止)
兰: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常:这村官就是俺庄的!
劳:俺村的!
常:俺庄的!
劳:俺村的!
常:俺庄的!……
兰:行了——!刚才村花姐说咧:按照上级的规划,不光是咱这两个村,周围这几个村要合并成一个新形式的大村,实现交通上方便,便于管理的城镇化,所以才派一个村官儿来。
劳常:(合)啊?!真的么?
花:大伯大妈——
(唱)祖国的大建设日行千里,
30多年改革开放更创奇迹。
要使国家持续较快稳步发展,
建设好社会主义新农村是重要问题。
只有农村实现城镇化,
才能去消灭城乡距离。
上任之前我做了调查,
合村并庄是上级批准的。
合并的中心就选在咱这里。
常:好哇——
(唱)党中央的政策好,
劳:(唱)咱们村官儿的水平高。
常:(唱)我老汉越听身上越长劲儿,
劳:走!(取铁锨)
常:(急躲)你——啊,你这是要干什么?
劳:(接唱)咱们带个头,先把你那所房子拆掉!
兰:奶奶,你咋这么心急呀?
常:就是呀。现在拆了我的房子,让我往哪、啊哪住去呀?
兰:那就到俺家里来住吧。
劳:傻丫头!
众:哈哈哈……
花:走,咱向大家宣传宣传去。
众:走——
(亮相。常示意让劳挽他的胳膊,被劳含笑打开。集体阔步下。在锣鼓声中闭幕)

                                 完成于2009年(大约)
                     


                          下期预告     题目《鬼开会》   时间  大约在2018年3月10日(周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12-19 11:48 , Processed in 0.124842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