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473|回复: 9

[讨论] 怎样让我们写的相声变得好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6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大洋 于 2017-12-19 11:47 编辑

“我表弟结婚的时候穿了一条大花裤衩。”
我们可以脑补一下这个场景:婚礼现场绚烂的灯光,七彩的鲜花拱门,身着闪亮婚纱的新娘,旁边站着一位穿着花裤衩的傻老爷们。种种的不协调感,会让我们忍不住发笑。
但如果我们未加思考,只是看见了这句话,或者听到了朋友的转述,只要是笑点别太低的人,应该都笑不出来。
当然这句话也可以这样说:
“我表弟结婚当天的穿着太让人难忘了:手上戴着亮得让人睁不开眼钻戒,身上插着老远就能闻见香味的胸花,一身笔挺的熨得一个褶都没有的西装,西裤外面还套着一条红底绿花的大裤衩……”
相比之下,是不是觉得稍微好笑一些了?

人们常说好笑的内容是幽默的,而“幽默”主要有三种不同的解释:“优越说”,“释放说”,以及“乖讹说”。这几种学说的定义,网上已介绍得很详细,我不再掉书袋,只是谈一下自己的理解:
所谓优越,可以理解为看到别人与你有着明显的差距。例如同样参加考试,你考80分,别人只考59分;同样参加100米赛跑,你跑了10秒,别人却跑5分钟;同样从家里带饭,你带米饭炒菜,别人带了窝头酱豆腐……
所谓释放,可以理解为外在的压力突然消失。例如老师一脸严肃的把你叫到办公室,其实是想找你买明星演唱会的门票;交警在路上把你拦下来,其实是要你录一个宣传交通安全的节目;一分钱没带去吃霸王餐,其实餐厅酬宾用餐一律免费……
所谓乖讹,可以理解为明显不合时宜或不合常理的行为。例如吃西餐的时候,别人用一副刀叉,你用九齿钉耙;去看立体电影,别人戴3D眼镜,你用显微镜;女士去整形医院,走出来的却是一个壮汉;去河边垂钓,钓钩上挂着蚯蚓,上钩的却是自己的老邻居……
以上三类内容,在相声、小品和喜剧电影中都很常见。我们平时写相声,往往也会用到类似的思路。可为什么我们写出来的作品,在别人看来却没有那么好笑?我个人的理解,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不够夸张,缺少铺垫,缺少合理化的解释。

首先说“夸张”。比如一个男人身高一米七,算不上身材高大,但不会有人嘲笑他矮。但如果身高一米四,嘲讽的声音自然就多了。一个学生考试带错了文具,要求带铅笔,他却带了钢笔,这也没什么好笑。但如果带的是油画棒,是羽毛笔,甚至是练武用的判官笔,是不是就可笑多了?
所以相声想要好笑,描述的内容一定要夸张,要突破人们平常的习惯。好比谈到一个学生考试不及格,50几分或者40几分都是很常见的,如果想引人发笑,则需要把分数夸张为10几分,0点几分,甚至负分。说到一个人官职卑微,我们一般会联想到行政部门的科长或者村里的村长,但不会因此觉得好笑,因为这些人的级别再低,手中也是有权利的,仍可以为自己谋利。但如果这个人的职位是小卖部甚至公共厕所的负责人,空有一个“体制内”的头衔,却无权无利,工作环境还如此不堪,就可发一笑了。总之,如果我们写的内容不够夸张,人物的表现不够差劲,不够不正常,读者和观众就不容易发笑。

很多“主流”相声,春晚小品,或者网友根据个人经历改编的作品,往往存在“不够夸张”的问题。而一些搞笑视频,喜剧电影,以及小剧场相声,极尽无厘头洒狗血之能势,我们却也觉得不好笑,往往就是因为缺少必要的“铺垫”。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男人在街上穿着裙子,多半会觉得好笑,因为觉得他心理不正常。但如果在苏格兰的街头有男人穿裙子,当地人则觉得司空见惯,因为这是那里的风俗。我们看到一个人数学考了20几分,也许会嘲笑他。但如果是高中的艺考班里有人数学考20几分,则不会有人嘲笑,因为艺考不需要数学成绩。同样的场景,有的人觉得好笑,有的人却觉得无所谓,因为每个人的心理预期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尺度”是不一样的。
优秀与低劣,正常与怪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我们无法判断每个人的尺度有多大,但我们可以把我们自己的标准施加给别人,这就是所谓的“铺垫”。
相声有一种手法叫做“三翻四抖”,即在罗列了三个正常的事项之后,提出一个明显异常的事项。例如演员描述现场观众人数多,“今天的观众很多,有自己来的,有跟朋友一起来的,有带着媳妇来的,有带着别人媳妇来的”。如果把前三个项目去掉会怎样?“今天的观众很多,有带着别人媳妇来的。 ”明显效果就要差一大截。之所以有这样的差距,是因为前三个选项已经为观众树立了标准,正常的观众就应该是来听相声的,所以“借着听相声为名,与朋友的媳妇乱搞”就成了一件荒唐的事。
许多经典的作品也有类似的铺垫。如传统相声《文章会》,先强调逗哏是北京大学高材生,词句也佳,字体也妙,最后表明此人只会唱“正月里,正月正”一类民间小曲,其实是个文盲。假如逗哏直接说他写了一篇文章,内容是“正月里,正月正”,也许就会有人觉得未必好笑,因为民间俗曲也是有文学价值的,且如今的一些“现代诗”明显还不如这几句。因此只有先树立了标准,让观众认为优秀的文章就应该是四书五经题材的内容,之后再和“正月里”去做比较,才会让观众觉得好笑。
因此如果想要让“男人穿裙子”变得好笑,可以先渲染其他人穿的都是正规的西装西裤;想要让“数学考20几分”变得好笑,可以先铺垫这是一个奥数竞赛,参赛的都是各校的数学高材生。先提高观众的期望值,再抛出一个截然相反的结果,就有更大的机会逗笑观众。

最后说“合理化的解释”。例如看这样几句话,“有个人吃中午饭,吃的是砖头;回家睡觉,睡的是钉床;起床看电视,看的是镭射激光;出去打麻将,一起玩牌的是孔子、张飞和鲁智深……”一开始也许还有趣一些,但到后面,相信很多人就看不下去了,这明显是一个神经病在胡言乱语。
人们把刻意的、过于用力的搞笑比喻为“咯吱你笑”,其实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神经病一样的包袱并不好笑。别人冷不防的咯吱我们,多数人是忍不住要笑的,而我们自己挠自己,所有人就都没什么反应。原因我们都清楚,在自己挠自己之前,我们心理已经有了准备。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已经认定这个人是个神经病,接下来他的言论无论多荒唐夸张,我们都不感到意外,我们不会有其他的预期。
所以想要让随后的包袱一直好笑,就要让观众相信,你并不是神经病,你所有的言论都是合理的。为荒唐内容做出合理化的解释,相声中的术语叫做“缝”,即表明这些不合逻辑的言论其实是口误,是误解,是巧合,或者是定式思维。
相声《拴娃娃》中,逗哏先说“你妈要搽这么一脸团粉”,后纠正为“团龙粉”,既描绘了“在脸上勾芡”这一夸张的行为,又立即说明这只是口误,实际上捧哏母亲的妆容是正常的。不然在逗哏肆意污蔑之后,捧哏还愿意继续听下去,这就是不合理的。
相声《传谣》一直在重复“马季下蛋”这一荒诞的言论,最后说明原因,是上海话的“马季”和“母鸡”类似,因而人们产生了误解,认为凡是叫做母鸡的就应该会下蛋。如没有这个解释,这段相声就只是一段荒唐的闹剧。
相声《卖布头》里描述北京卖菜的吆喝,“在大栅栏里一嗓子,通州都能听得见”,随后立即解释道“通州还一个卖菜的”,说明这只是巧合,并非卖菜的声音真的传播了几十公里,否则观众不会相信。
相声《铃铛谱》中说捧哏的母亲头上挂着铃铛是为了“不让鸟在头上拉屎”,是因为捧哏刚刚解释过北海塔顶的铃铛叫做“惊鸟铃”,就是为了防止周围的鸟在塔顶拉屎。如果没有体现出这种定式思维,直接说“你妈戴铃铛是为了不让鸟拉屎”,这就成了赤裸裸的人身攻击了。
通过以上几种方法,无论我们表述的内容如何夸张,如何违反常理,如何离经叛道,我们都可以给出合理化的解释,这样观众就不会质疑我们的脑子是否正常,因而愿意继续看接下来的包袱。
这样之前的几句话就可以如此修改:“有个人吃中午饭,吃的是砖头——有一款雪糕名字叫砖头;回家睡觉,睡的是钉床——装修时的钉子洒在床上了;起床看电视,看的是镭射激光——是动感超人的动感光波;出去打麻将,一起玩牌的是孔子、张飞和鲁智深——是网络游戏,那几个是网名……”是不是明显正常多了?

简单总结一下:在构思包袱的时候,我们可以先考虑最差的表现是什么(优越说),最危险的情况是什么(释放说),最不合理的场景是什么(乖讹说)。接下来把这些内容尽量夸大,超出生活中常见的标准,给出反方向的铺垫,最后增加合理化的解释,相信这一段相声会比之前更好笑一些。


发表于 2017-11-6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是一身笔挺的西装了,大花裤衩在哪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艺苑学生 发表于 2017-11-6 14:15
既然是一身笔挺的西装了,大花裤衩在哪呢?

应该是可以套在西裤外面……
发表于 2017-11-7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的幽默,是否适合直接当包袱用?

一男和一女聊天

男的问:你上大学是住宿吗?

女:是。

“一屋几个人?”

“四个。”

“都是女的?”

“对。”

“你确定吗?”

“确定。”

“你别犹豫。”

“我没犹豫。”

“你上大学时最喜欢哪首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发表于 2017-11-8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幽默应当是外来词汇(HUMOR)的音译,“幽”指暗,“默”指无言,“幽默”应当指“不动声色地搞笑”,也称“恢谐。”——某人大词典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盘着手串听相声 发表于 2017-11-7 20:41
生活中的幽默,是否适合直接当包袱用?

一男和一女聊天

瞎说一下我的看法:男的查户口的语气咄咄逼人,女的还愿意继续聊天,感觉不是太可信。“宿舍有男有女”应该是不可能场景。如果换成两人是男女朋友,并非之一女生宿舍里有男性常住,而是偶尔去了一次,也许稍微合理一些?
例如
男:你是不是背叛了我?
女:你瞎说什么啊?
男:你宿舍里住了男人,你都亲口承认了!
女:怎么承认的?
男:你总是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波海 发表于 2017-11-8 10:01
幽默应当是外来词汇(HUMOR)的音译,“幽”指暗,“默”指无言,“幽默”应当指“不动声色地搞笑”,也称 ...

承蒙教诲,看了一点西方关于幽默的解释,修改补充了一些内容,请您再批评
发表于 2017-12-19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大洋 发表于 2017-12-19 09:11
承蒙教诲,看了一点西方关于幽默的解释,修改补充了一些内容,请您再批评

教诲不敢当,批评也没有,交流切磋,共同进步。希望看到你更多的文章。
发表于 2017-12-19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声理论上的文章是很难得的。赞:new27:
发表于 2017-12-19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理论有论据,蒿!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9-21 00:34 , Processed in 0.141616 second(s), 2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