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519|回复: 2

[原创] 传统相声怎样使用无厘头和洒狗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大洋 于 2017-9-16 20:16 编辑

相声不好说,也不好写,所以无论是年轻演员的表演,还是业余作者的创作中,都会包含很多“无厘头”和“洒狗血”这样简单易行的方式。然而这种方式的大量滥用,导致如今小剧场相声内多是一些结构混乱,没有主线的相声。但事实上很多传统相声中都包含了这两种方式,人们之所以没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传统相声对这两种方式进行了更高级的处理。
传统方式中针对无厘头内容的处理,依靠的是“缝”的方式,即把夸张的内容合理化。例如相声《拴娃娃》中有这么一段:
     甲:你妈搽粉讲究。
     乙:讲究。
     甲:窝头粉、银锭儿粉分、鸭蛋粉不搽。
     乙:就是。
     甲:单要搽这么一脸——
     乙:什么粉?
     甲:团粉。
     乙:好嘛!勾芡来啦?!
     甲:那叫?
     乙:那叫团龙粉!
     甲:团龙粉,对。
     乙:哎。
     甲:你妈使油讲究。
     乙:讲究。
     甲:桂花油啊,生发油啊,玫瑰油啊,牡丹油啊,瓣儿兰油啊不使,单要使这么一路——
     乙:什么油?
     甲:那叫……煤油。
     乙:好嘛,您瞧这味儿!倒这么一脑袋“煤油”。
     甲:煤油,煤油味儿的那种油!
     乙:就非爱这煤油。
     甲:不是,唔……拿煤油瓶子盛的那种油。
     乙:这不倒霉嘛,非拿煤油瓶子装。
     甲:没有味的那种,什么味也没有的那种油。
     乙:噢,倒点儿凉水,那你使它干吗?
     甲:你说什么油吧?
     乙:玫瑰油!

用团粉搽脸,用煤油抹头,这是极其夸张荒诞的行为,因此必然好笑。但通过捧哏对“团龙粉”、“玫瑰油”的纠正,我们可知逗哏并非信口胡说,而是似懂非懂,记错了名字,这样就不觉得突兀。如果捧哏对此置之不理,任由逗哏调侃自己母亲的妆容,观众就只能怀疑他是否是亲生儿子。同样的道理,《卖布头》里提到卖菜的在大栅栏吆喝,在通州也能听到,震惊观众至于也要给出合理的解释,“通州还一个卖菜的”。

传统相声对于洒狗血内容的处理,是通过“铺平垫稳”的方式,给不符合礼仪伦常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原因。例如《反七口》先假意说自己家穷,人口多,通过算人口的方式故意占捧哏的便宜。《怯寻宿》先铺垫了客栈没有房间、天热只能脱光衣服等、偷看楼下夫妻时怕对方听到所以不敢说话等情节,所以最后“爆菊”是必然的结果。《姐夫戏小姨》中先强调了姐妹二人外表、穿着都很类似,因而才出现了姐夫醉后调戏小姨的行为。从这些可以看出,传统相声使用“洒狗血”的方式并不是只依赖感官的刺激,而是要让一些行为符合逻辑。

现在很多年轻演创作的作品显得支离破碎,就是因为他们只知道“出奇”,却不知道还要“缝”回来,只知道“屎尿屁”,却不知道要做合理的铺垫。“无厘头”和“洒狗血”都是创作相声中不可忽略而又简单有效的手段但没有规矩的滥用,只会降低这个作品的水准。
相反,如果我们可以合理的运用这些技法,我们创作的相声就会增加很多好笑的小包袱。所谓无厘头,其实就是“用不正常的方法做事”,就拿吃饭举例,吃烧茄子,烧土豆,烧带鱼都是正常的,吃烧板砖就是无厘头。想要补身体,喝鸡血,猪血,鹿血都是正常的,人血就是无厘头。而“缝”,即合理化,较常用的方法是把以上荒唐的行为解释为一种失误,可以是口误,也可以是意外的巧合。例如请客吃饭,要做茄子土豆带鱼,同时请客之前要把漏风的墙修补好,所以也出现了烧板砖。同样的道理,鸡血猪血鹿血是食物,吃的时候不小心把舌头咬破了,所以也相当于吃了“人血”。用这样的手段,相声中任何一个平淡的环节也会变得好笑,同时也不会让观众感觉不合理。
发表于 2017-9-16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论!:new27::new27::new27:
发表于 2017-9-17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统相声中的狗血撒的不严重,现在可全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5 08:05 , Processed in 0.193147 second(s), 21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