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96|回复: 5

[原创] 相声三大公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大洋 于 2017-9-13 21:27 编辑

传统相声中很多作品题材迥异,但逻辑却很相似。例如《文章会》是文学题材,《卖挂票》是戏曲题材,而两段相声设置包袱的思路却是一样的,都是先塑造一个专家的外表,反复渲染,最后挑明其草包的本质。通过对若干段传统相声的比较,我感觉这其中大部分的作品可以归类为三种不同的逻辑。在这里我厚着脸皮起一个唬人的名字,就叫“相声三大公式”。

一、先扬后抑类=[最高的标准,对高标准的渲染,最低的标准]
这一类相声总是先塑造一个光鲜亮丽,高高在上的人物,旨在欺骗和误导观众,最后在“底”的部分揭露巨大的反差。开头提到的《文章会》和《卖挂票》都可以归纳为这种逻辑。 四书五经是儒家最高经典,而民间小曲则不入流。能教戏的京剧名家是最高标准,而唱戏荒腔走板则是最低标准。其他作品如《交地租》,出门鸣锣的文官是最高标准,而耍猴艺人是最低标准。《倒插门》中有钱的年轻女子是寡妇的最高标准,而粗壮的男人则是最低标准。

二、问题解决类=[难以完成的任务,不合格的人物,荒唐的解决方法]
这类相声与上一类相反,一开始就明确塑造一个地位低下或者能力低微的人物,并要求这个人物完成一个远超出其个人能力的人物。为完成任务,此人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方法,要么方法本身很滑稽,要么用这个方法似乎可以完成任务,但最终一定会露馅。
例如《造厨》中任务是偷东西,不合格的人物是没有经验的小孩,方法是把食材藏在身上。《朱夫子》中任务是教书,不合格的人物是水平不足的教书先生,方法是把百家姓变成成语接龙等。柳活中凡是描述在舞台上忘词的作品也都是类似的逻辑。

三、惯性思维类=[已经习惯的其他方式,用错方法的怪异行为]
传统相声注重逻辑,凡是涉及不合理的行为,都会给出合理的解释。所谓“惯性思维”类,最终的底都是渲染一些无厘头、洒狗血的行为,但并非刻意搞笑,而是强调主人公在习惯了一种行为之后,无意识的做了一件荒诞的事。
例如《茅房话》中习惯的方式是在餐厅聊天,而不适合的行为是在厕所聊天。《八大改行》中习惯的方式是花脸唱法,怪异的行为是用花脸唱腔卖西瓜。《铃铛谱》中习惯的方式是上一种铃铛用途的解释,怪异的行为是另一种铃铛用途的解释。

掌握了这三种逻辑,或者这三种“公式”,我们再创作一段相声时就会容易很多。
如果我们打算写一段反腐题材的相声,就可以分别尝试这三种“公式”。
一、先扬后抑。涉及反腐的人物,最高的标准自然是一个廉洁的清官,而最低的标准必然就是一个腐败的贪官。而这一段相声的主要内容,就是先伪装一个清官的形象,最后点名其贪官的本质。假如这是一个收受贿赂,好色风流的官员,可以用完全相反的口吻误导观众,例如对行贿的下属进行了严厉批评(其实是嫌给的少),主动用个人收入自助失业青年等。
如果觉得因为尺度问题,这样的相声不能说,那也可以把整个逻辑反过来,塑造一个贪官的形象,最后表面这是个清官,赵本山、范围的小品《拜年》就是这样的思路。可以先说受下属贿赂,与年轻女性有金钱来往,再表明这是贫困的下属归还当年的资助,救助山区失学儿童等。
二、问题解决。反腐题材中,不合格的人物是贪官,难以完成的任务自然是应对审查,他需要做的,是尽快转移非法收入,撇清有裙带关系的下。财产转移给家人依然会被查到,所以要转移给其他人,不可信的人会私吞财产,可信的人又会因耿直而留下线索。想要假装与有裙带关系的人不认识,但一定会因为习惯而出错,这些都属于荒唐的解决方法。
三、惯性思维。贪腐的表现之一是吃喝过于奢侈,为了避免上级审查,贪官可以和服务人员约定一些暗语,例如把鱼翅称作粉丝,龙虾称作知了,茅台称作矿泉水,这些是习惯的方式。如果当天来了一个新服务员,对此一无所知,端上酒席的就是真正的粉丝、知了和矿泉水,甚至是不卫生的食品,这是怪异的行为。

如果我们打算写一段校园题材的相声,也可以分别使用这三个“公式”。

(待续)


发表于 2017-9-13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对创作的总结,不过可否对照新相声的经典作品加以检验,也许会更严谨。姑妄言。
发表于 2017-9-13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说,我们能等
发表于 2017-9-13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没点学问的不敢说文的,没点工夫的不敢来武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暗花 发表于 2017-9-13 10:03
感谢楼主对创作的总结,不过可否对照新相声的经典作品加以检验,也许会更严谨。姑妄言。

感谢您的指正。就像您说的,新相声中的经典作品同样值得注意,因为他们有着传统相声的逻辑。《如此照相》中用革命的标准照结婚照,其实就类似《买卖论》中用卖鞋的方式卖棺材。《夜行记》中骑二手自行车上街的表现,也类似《官衣贺喜》中用煎饼和山楂做官服的行为。
然而更多的新相声故事本身没有什么起伏,逻辑上很“平”,只是讲了一个很普通的故事。这些相声能够好笑,主要依赖外插花,甚至出怪声、使怪相。身为外行没有资格评论这种方式是对是错,但对于业余作者来说,传统相声的逻辑使用起来要更加简单易行一些。
发表于 2017-9-14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暗花 于 2017-9-14 00:49 编辑

传统相声覆盖的生活范围太窄,人物刻划也就那么几种,这跟当年台上台下的社会阶层没太大差别有关。新相声能火上那么多年,应该说关注并反应了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方方面面的生活和置身其中的人们。马大哈、万能胶、红眼病,侯辅导……这些仅仅依赖传统相声的结构显然远远不够,也迫使新相声的作者开发出新的结构来适应这些新需求,事实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反倒是文宣的管控造成了新相声创作的停滞。接下来某某社的兴起,又让从业者们拣起大褂,把基本功当成了创造,这对于相声创作的发展来说,其实是倒退。所以才有了粗鄙不堪的“我要”系列,“我是”系列。回想一下,苏马、侯石、高范、马唐、杨金……这一辈相声人,他们所以能缔造一个时代,恰恰是他们和为他们创作相声的作家们,没有固守传统窠臼,而是古为今用并取得成功的结果。当然,当年社会的宽容程度,也是今天无法相比的。所以什么时代产生什么人和作品,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但研究创作技法,还是应该取法乎上为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9-26 19:03 , Processed in 0.202180 second(s), 21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