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162|回复: 8

[原创] 我们要到前门说相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吃了吗您呐 于 2017-7-24 10:18 编辑

我们要到前门说相声


甲:我前几天去前门了。

乙:噢,那儿逛去了。

甲:没得逛。

乙:怎么呢?

甲:没人。

乙:没人?

甲:没人气,人太少。

乙:要比八九十年代,人是少点。主要是现在北京的各处综合性商业场所太多了,人们可去的地方多了,人流就分散了。

甲:那不行。

乙:怎么不行。

甲:这是前门。前门什么地儿?打明朝中期,这儿就有鲜鱼口、猪市口、煤市口、粮食店等集市,前门大街就是一条商业街。到了清朝,这儿就更热闹了,什么肉市、果子市、布市、草市、猪市、粮食市、珠宝市、瓜子市;什么货栈、会馆、旅店、车马店;还有戏院、茶园和妓院。

嘿,我跟你说吧,这八大胡同啊。

乙:等等,您别这么兴奋。北京一解放,妓院就查封关闭了,这属于旧时代的污泥浊水,同志,不要那么留恋。

甲:我兴奋,但我不留恋啊,那地方,嘿,跟您说吧,甭说去,我想都没想过。

乙:我得信。

甲:爱信不信吧,反正没有了。我小时候这儿也热闹啊,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摩肩擦踵,熙熙攘攘。

乙:行了,别形容了,前边跟您说了,时代变了,别的地方综合性商业场所多了,人流分散了。

甲:这儿不是改造了吗?不是恢复历史风貌了吗?怎么还人少啊?

乙:这儿主要是作为一个历史文化街区,供人参观,不再是主要的商业街区了。

甲:噢,恢复、再造点旧时建筑就是历史文化街区了,不对,建筑是骨头架子,商业是肉,而且,还得有魂儿。

乙:什么?魂?

甲:勾魂吗,这儿得有魂,才能勾来别的魂。跟你说普通话吧,这儿得有吸引人的文化娱乐活动,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人多了,才有人气,有了人气,才是一处活的历史文化街区。

乙:噢,您说的魂是文化娱乐活动,这不能是您十分怀念的那八大胡同吧。

甲:龌龊,肮脏。我说的是相声。

乙:相声?现在人们倒都喜欢听相声。

甲:对喽。

乙:这儿有一家德云社说相声啊。

甲:一家不行,不够,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乙:您的意思是前门大街多点说相声的,人就都来了,就热闹了。

甲:是这个意思。

乙:可这儿没那么多演出场所啊。

甲:我们不要什么戏院、茶楼啊,我们撂地儿。

乙:露天演出。

甲:在每个胡同口,小空场,都搁上两个说相声的,不分昼夜,一场接着一场,我就不信把人说不来,我就不信没有人气。

乙:上哪儿找这么多说相声的啊。

甲:我,我组织,我打算从全国各地招二百个说相声的。

乙:您组织?招二百人来,您有这能力?

甲:当然,不光组织演出,这二百人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我都管。

乙:您都管?全包?

甲:当然,我不能让演员有后顾之忧,要一心一意地在这儿说相声,造人气,招魂儿。

乙:您快说说您打算怎么弄吧。

甲:先说住。

我打算让他们全睡一屋子里,方便交流,省得四个人、六个人一间宿舍,容易拉帮结派,不利于团结。我们要打破地域、师门界限,全中国相声从业者联合起来,全中国相声从业者大团结万岁。

乙:二百人都睡一屋子里,您恐怕这里边也有点省钱的打算吧。

甲:去你的吧,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打算啊,焊铁架子床,上下两层通铺,铺上铺板,下面铺稻草帘子,上面铺棉花褥子。

乙:上下两层铺,干嘛还铺的不一样啊。

甲:不是,你没听明白,我是说每一层的下面铺稻草帘子,上面铺棉花褥子,你这人,嘿,不是我说你,耳路有问题。

乙:得,算我的,您接着说。

甲:满铺的纯棉床单两套,三天一换。尿炕的单给尿垫子一块,尿不湿一包。

乙:您想的真周到。

甲:我要让捧哏的睡下铺,逗哏的睡上铺。

乙:等等,干嘛这么睡呀?

甲:干嘛,捧哏的胖子居多,上铺上不去。

乙:噢,还真是,捧哏的胖子是多一点。哎,您说为什么捧哏的胖子居多呀?

甲: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光耳路有问题,脑路也有问题。

乙:您脑路好,您说为什么?

甲:为什么,捧哏的说话少,墩的。

乙:去你的吧。

甲:别老打断我的思路。

每人冬天八斤重的新疆长绒棉被窝,春秋夹被,夏天毛巾被各一床。记忆曲线枕一只,预防颈椎病。绣鸳鸯戏水的枕巾一条,结婚再另发一条,凑成一对儿。

乙:瞧,您还操的是父母心。

甲:再说屋子里的设施。我打算啊,屋子里,夏令天装八个吊扇,一定要安装牢固,吊人不能塌下来。

乙:吊人干嘛?

甲:嘿,我枪毙你算了,一个量活的,这时候不翻包袱,还问为什么,你是说相声的吗?是说相声的吗?你师父也是去年才拜的师吧。

乙:噢噢噢,这个,卖吊票。

甲:对喽,说相声的一定要有生活体验,不吊在风扇上试一试,你怎么知道感觉如何?你怎么能准确把握人物心理。

乙:那要这么着,演《借火》还得上八宝山体验去。

甲:该去也得去。你老打岔。

我吧,冬天,屋子中间摆个一人多高的铸铁炉子,光膛不搪灰,炉壁围一圈铁丝网子,方便烤窝头片馒头片;一定要装烟筒风斗,防止煤气中毒;预备好铁通条、铁钩子、灰铲、装煤的铁皮桶和笤帚、簸箕,轮流值班,添煤、封火、擞灰、倒脏土;一过八月节,先弄二百炖无烟煤备上。

乙:您考虑够周到的,说了半天,您这二百人住多大面积的屋子啊。

甲:七十平米。

乙:这二百人住七十平米?

甲:在香港,住七十平米就算豪宅了。知道这是什么地儿吗?前门,寸土寸金,贵着呢。再说,钱不能光花在住处上,我们还得干别的呢。

乙:干什么呀。

甲:我们还得发个人用品,先说吃饭的家伙,每人一个大号的带盖搪瓷把儿缸子,沏茶喝汤冲麦乳精。

乙:麦乳精?都什么年代的事了。

甲:那你甭管。

我们每人发一个大号的双层铝饭盒,下层装菜,上层装饭,每人发大号不锈钢饭勺一把,乌木筷子一双,筷子上全刻上名字,讲究卫生,不得混用。

乙:筷子套不配一个吗?

甲:好,依你,每人蚕丝织锦的筷子套两只。

乙:真下本。可干嘛要两只啊?

甲:废话,两只筷子不得两个套。

乙:嘿,你以为手套呢,一只就够。

甲:一只就一只。

我们还发洗漱用具,每人搪瓷洗脸盆一个,塑料洗脚盆一个,洗脸毛巾、擦脚布各一块,上绣名字,避免混用,预防交叉感染。每人牙刷一把,牙膏一管,漱口盂一个,刮舌子一副。每人手动、电动剃须刀各一把,剃须膏一管,没胡子的不发。

乙:刮舌子,哪买去呀。行,你就说吧。

甲:我们还发四季衣裳。发大褂三身,夏天府绸,冬天哔叽,春秋毛蓝布;发挎栏背心两件,白竹布小褂两身,黑绸缅裆裤两条,三保暖秋裤两条,圆口礼服呢布鞋两双,红裤腰带一条,腿带子一副。发各种颜色内裤六条,白棉布袜子半打,每日一换,监督检查,避免异味,礼拜天集中洗濯。

乙:还洗濯,不就洗涤,洗衣裳吗,拽什么呀?

甲:这叫讲究。

乙:说吧,你还有什么?

甲:我们,我们还要吃饭。

乙:对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说吧,你给大家吃什么呀?

甲:我们吃好的。

早晨,糖耳朵、萨其马、驴打滚、蜜三刀,烧饼、豆面丸子汤,油条、豆腐脑,焦圈、豆汁和炸糕。

还有小菜,韭菜花、蒜茄子、水疙瘩咸菜丝、臭豆腐、酱豆腐。随便吃。每人一个老腌的咸鸡子儿,臭了管换。

乙:嚯,您这比护国寺小吃店都全。吃完早点,中午不吃都行了。

甲:那哪儿行啊。中午,羊肉馅饼、门钉肉饼、京东肉饼、韭菜盒子、葱花烙饼、炒饼、烩饼,每天一换,一礼拜绝不重样。

乙:真好。

甲:晚饭,这个晚饭。

乙:晚饭可以省省了。

甲:那哪儿行啊,许他们不吃,不许我不预备。大米捞饭、馒头、花卷、糖三角、素包子。

乙:什么菜呀?

甲:什么菜?什么菜?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乙:打住,报菜名啊?

甲:反正,想吃什么做什么吧。

乙:散了夜场,不得有顿宵夜。

甲:哎,可以,可以啊。

鸡丝馄饨、酒酿圆子、炝锅片汤、鸭血粉丝汤、麻辣烫、小烧烤,想吃多少吃多少。

乙:不错,真不错,弄这么一摊您得花多少钱啊?

甲:我初步预算,先花十个亿吧。

乙:嚯,您吓着我。不就租一七十平米的屋子吗?

甲:七十平米?那是演员宿舍。不得有食堂啊,不得有厕所呀,不得有澡堂子啊,不得有管理人员、后勤人员的办公室和宿舍啊。

乙:您这辅助人员能有几位?

甲:几位?三千。

乙:什么?二百位演员,三千名辅助人员?

甲:嚷什么,嚷什么,什么都不懂。我给你简单算算,就拿吃饭这块来说,油盐酱醋调料部门就得五百人,你以为我们吃鲁花花生油,吃李锦记酱油,吃六必居的黄酱,我们都得自己做,就拿盐来说吧,我们得派人去海边拉海水,挖池子,自己晒;做黄酱,黄豆都是自己种。你自己想去吧。

乙:我听着都有点玄啊。您是大富豪,这么舍得花钱?

甲:什么?我花钱?

乙:您不花钱谁花钱啊?

甲:我,这是为了振兴前门,为了国家,我花钱?

乙:说的这么热闹,您不花钱啊?

甲:嘿,我这是出主意啊,花钱得国家掏啊。

乙:您的创意,国家为您的创意买单。

甲:国家不吃亏呀。

乙:国家得干呀。

甲:先问问这块地儿谁管。

乙:问谁呀?

甲:我问旁边扫地的大姐。哎,大姐,这块地儿谁管?

乙:谁管?

甲:她说:我管。

乙:她管?

甲:误会了,她以为说地面卫生呢。我说:不是卫生。租房,租房找谁?大姐说:那得找街道吧。

乙:您找街道去。

甲:找街道?街道才是处级,跟我对接不上。我得找上边,我找北京市吧。

乙:嚯,您找北京市的领导?

甲:我拿出手机,点开联系人,点开非亲非故,点开省部级以上领导,点北京市领导。

乙:您这联系人分类真细。

甲:通了,一女声,怎么着,国际化了,女秘书说外语,什么意思?玩儿这套!

乙:现在说外语不新鲜。

甲:什么意思?我不懂英语,我问身边的女秘书。

乙:噢,您还有女秘书?

甲:孩子他妈。

乙:瞧瞧。

甲:女秘书告诉我,她说的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乙:怎么回事?

甲:我一看电话备注。

乙:嗯。

甲:潘基文。

乙:嚯,刚离任的联合国秘书长。

发表于 2017-7-24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很不错。
提个小建议,有些人不知道陈希同何许人也,恐影响了底包袱的效果。能否改一个大家都熟知的人?前门是北京的,也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找找联合国秘书长怎么样?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王老(拱手,拱手,拱手)。明白,明白您的意思。我改成潘基文。
发表于 2017-7-24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希同好像进去了吧……
我也说不上什么,但感觉还是不很好笑,感觉相声要搞笑太难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5 收起 理由
言之 + 15 有意思啊!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24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着就乐了。
您这个有东西:new27:
 楼主| 发表于 2017-7-25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 发表于 2017-7-24 17:59
我看着就乐了。
您这个有东西

谢言老板赏(拱手、拱手、拱手)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7-2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京人 发表于 2017-7-24 17:41
陈希同好像进去了吧……
我也说不上什么,但感觉还是不很好笑,感觉相声要搞笑太难了

是,难,真难。
发表于 2017-7-25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吃了吗您呐 发表于 2017-7-24 10:17
谢王老(拱手,拱手,拱手)。明白,明白您的意思。我改成潘基文。

潘基文知名度确实高,但又不是北京市领导了,您看能不能在选号码那儿考虑考虑,比如在权力上下功夫:想打这个发现权力太小管不了,想选那个职权不对口,最后选了个各国元首都要卖个面子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参军 发表于 2017-7-25 23:46
潘基文知名度确实高,但又不是北京市领导了,您看能不能在选号码那儿考虑考虑,比如在权力上下功夫:想打 ...

谢您赏眼(拱手,拱手,拱手)
您说的是。我有空琢磨琢磨。谢谢。
不过,其实吧。我写这玩意吧,就是即兴一乐,然后呢,看看别人乐不乐;然后呢,就丢脑袋后面了,不再想它;然后呢,再遇上可乐的,再乐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2-18 01:40 , Processed in 0.216224 second(s), 2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