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1163|回复: 3

[原创] 历史上的历史之夏商西周(中下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小可 于 2017-1-3 22:40 编辑


    二十七、三点式裤衩
    商朝灭亡之后,西周也在反思,结论是商朝的裤衩不行。周朝觉得,商朝过于自由,追求物欲,思想混乱,理想泯灭。
    理想还是要谈的,裤衩还是要穿的。
    于是,西周就用三点式做了一条大裤衩,或者说大皮裤。
    有人问,三点式怎么又大皮裤,到底穿少了还是穿多了?
    其实啊,所谓三点式,就是“一个出发点,两条硬杠杠”。
    一个出发点:受命于天。
    夏商的裤衩代言人不上档次,不是黄帝就是炎帝,裤衩周的代言人则是上帝。此上帝与彼上帝也差不多,耶稣他妈无故怀孕,西周老祖受孕于天,俩上帝都喜欢勾搭民女。关键是,这样一来,西周统治的合法性解决了:权力来自上天,周王自称天子,无论干啥都是天意,都是合理的,进而直接导致不允许怀疑。您看蒙昧时代都是不允许怀疑的。他说什么,你就必须信什么,怀疑就是最大的罪孽,就该从肉身加以消灭。就冲这一点,西周就有了邪教色彩。
意外怀孕.jpg
    两条硬杠杠之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条杠杠是对老百姓的要求,潜在逻辑是:天下一切都是我的,你们都是我的臣民,你们活得稍微好点,那都是我的恩赐,你们的一切都源于我的正确英明,你们应该时时刻刻感恩戴德。对比一下《独立宣言》怎么说的: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进而认为,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授予。
为什么这么比?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美国那时候也就七岁,相当于中国的周朝。无论人还是社会,七岁时的观念已经很难扭转,因为形成了文化嵌入了基因。一旦进入基因,做事就成了本能,就连思考也首先不依靠理性而依靠本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思维方式一直没变。
    两条硬杠杠之二: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这条杠杠是对统治者的保护。这话谁说的?尧说的。尧治鲧罪,有人求情,尧说了这句话,意思是:刑不以大夫为上,礼不以庶人为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是到了周朝,意思被篡改了,变成了:刑不能上大夫,礼不必下庶人。您看中国语言多有意思,同样一句话,可以翻过来掉过去的干。一方面为统治者恣意妄为提供了方便,找个文人重新解读即可;另一方面也为以后的因言获罪和文字狱埋下伏笔:我想治你的罪,反过来理解即可。你自然想辩解,问题是,你有解释的机会么?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这是统治者的权利。刑一旦上大夫,就成了难得的开恩,需要老百姓磕破脑袋加以感谢。礼一旦下庶人,就成了礼贤下士的美德,需要老百姓感激涕零加以歌颂。法律也成了门面,成了专门给老百姓制定的框框。法律对统治者有利就实施,不利就搁置。纵观历史,您会发现,刑也上大夫,但绝非因之触犯法律,而是统治集团内部争斗的结果。   
    两条硬杠杠是对统治者和老百姓权利义务的划分,公平不公平,其实很难说。毕竟公平只是主观的感受,不是客观的评判。一个社会公平不公平,需要统治者和老百姓共同认同。老百姓快逼死了,统治者还嫌税少,或者统治者很低调了,老百姓还嫌权利少,公平的靴子就无法落地。无论如何,西周通过三点式,成功拉低了底线,增大了老百姓的容忍度,也增大了统治者的任性空间。
总之,西周就是这三点式,它简直不是裤衩,而是一条闷不透风的大皮裤。如果说夏倾向路人甲,商倾向路人乙,西周则以路人乙之名,行路人甲之实,且变本加厉。
         西周.jpg
二十八、三点式盔甲
    有人说,盔甲怎么会有三点式?
    不新鲜。您看现在的网游动漫,小姑娘都穿着三点式的盔甲,手握刀把,义正词严,如官如皇;眼神轻浮,穿着巨露,若淫若娼----这都是跟西周学的。
          制度三点式.jpg
    言归正传。
    裤衩三点式,毕竟是理论,显得太柔软,一扯就下来,所以要罩上三点式的盔甲,就是西周的三个制度:井田制、宗法制、分封制。
        盔甲三点式,都基于亲缘关系建立。周朝不断反思商朝之败:为什么商朝的诸侯国不断的造反?因为不是亲戚。为什么800家诸侯跟着自己干掉商朝?因为都是亲戚。结论是:亲戚很重要,任人唯亲也很重要。
        宗法制就是一种按照血缘关系分配国家权力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宗族组织和国家组织合二为一,宗族等级和政治等级完全一致。宗法制的核心是“嫡长子继承制”。按照西周的宗法制度,宗族分为大宗小宗。周天子是大宗,天子的嫡长子也是大宗,其他儿子被封为诸侯。诸侯相对天子是小宗,在自己封国内则是大宗。诸侯的嫡长子继承大宗,其它儿子被分封为卿大夫。卿大夫相对诸侯是小宗,在自己的采邑内则是大宗。从卿大夫到士大夫也是如此。因此贵族的嫡长子总是不同等级的大宗,不仅享有对宗族成员的统治权,而且享有政治上的特权。宗法制度几千年来一贯如此。封建政治的特点,就是政治地位与宗族伦理始终紧密结合。不过您留神,很多大宗活着是大宗,死了是大粽子,被挖坟的概率极高。
         宗法制.jpg
        井田制,既是一种所有制,又是一种赋税制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其他人只能有使用权。周天子把土地分给诸侯,诸侯又分给卿大夫,卿大夫又分给子弟臣属。当然,种地的都是老百姓。
井田.jpg
        西周的道路河渠纵横,把田地分成一个个的方块,形状像井字。统治者把最肥沃的井田,成千上万块的留给自己,把距离城市较近的土地,交给与自己同族的平民耕种。这些人住在城市里,叫做“国人”。国人的土地,每九个方块叫做一“井”。中间的一块叫做公田,收成属于统治者;其余的八块叫私田,一部分收成归统治者,一部分收成归国人自己。统治者还把距离城市较远的贫瘠土地,交给不同族的庶人耕种。这些人住在城市之外,叫做“野人”。野人们首先要在统治者的井田上劳作,然后才准许耕种维持自己最低生活的贫瘠土地。不过您别以为当国人就风光,国人有当兵的义务,打败了会被俘虏沦为奴隶,两亩地一头牛也没了。
        分封制,就是“分封亲戚,以藩屏周”。据《荀子》记载,周初分封了71国,其中姬姓之国就有53个,包括武王的叔叔、弟弟、儿子、侄子,还有一些亲支近派。它们广泛分布在中原地区,形成了保护周王室的屏障。由于和众多的旧国错杂在一起,也方便了监视别国动向,加强了西周王朝的统治。
        武王分封的大国包括:周公旦封于鲁国(周公旦派儿子去上任);姜子牙封于齐国;召公奭封于燕国;武王的叔伯哥哥封于吴国;武王的亲叔叔封于虢国;武王几个弟弟封于蔡国、曹国、雍国、管国、滕国等;武王的几个儿子封于晋国、韩国、应国等。还有几个亲支近派,姒姓封于杞国;嬴姓封于葛国;妫姓封于陈国;芈姓封于楚国……
  还有一个问题,商朝遗民怎么处理?商朝建国六百多年,商族人口可是不少。
        姜子牙主张全部杀掉。周公旦说,噫,恁多人,杀了可惜,留着种地多好。
        姜子牙说,人太多,不听话可咋整?
        周公旦说,莫事,让商奸管这帮龟孙儿。
        姜子牙说,人太多,势力大可咋整?
        周公旦说,莫事,封两个官,分而治之。
        于是,商族被一分为二。一部分以商丘为中心建立宋国,分封给纣王的哥哥微子启。这小子早就跟西周勾搭连环,堪称商奸。另一部分以朝歌为中心建立豳国,分封给纣王的儿子武庚。武王又派自己的三个弟弟管叔、蔡叔、霍叔,在朝歌的东、南、北分别建立卫国、鄘国、邶国,监视着商族的遗老遗少。
        武王死后,分封制还在进行,土地不够就抢别人的地盘。当年跟武王打天下的800诸侯这才发现上当了,吃完糖饼,地盘没了。分封之后,诸侯国一下子从800多下降到200多。就是这200多,西周也不放心,虽然都是亲戚,可是都是外族。非我族类,不能相信,于是派自己的亲支近派加紧监视。
分封图.jpg    
        通过三点式盔甲,西周的上升通道彻底向平民关闭了,想当官必须基于亲缘裙带关系。西周是靠穷苦人起家的,包括姜子牙在内的很多大臣都出身于穷人。可是爬上权力巅峰之后,他们很快蜕变为特权阶层,变本加厉的压榨穷人。他们的后代也忘记了父辈的贫困,只记得父辈的光鲜。
二十九、周公旦东征
        武王觉得亲情靠谱,穿了两层三点式,结果还是三点全露:三个兄弟造反了。
        怎么回事呢?
        武王灭商后没两年就病了,得病期间,周公天天祈祷:真主呀,就让我替二哥得病吧。武王得知很感动,就提拔了他,还让他侍奉左右,结果这一病就没好。怎么呢,周公天天给他下药,后来武王也察觉了:
        四弟,我怀疑药里有毒。
        正常,你咋害死咱爸的。
        你都知道了?
        我早知道了。
        武王就死了。
        周公还说呢:二哥,不好意思,你儿子也是我的……
   他儿子谁?周成王嘛。
        武王死后,成王继位。周公辅政,大权独揽。成王才十三岁,凡事都听亲爹旦叔的。
        周公叫姬旦,排行老四。他上位后,老三管叔、老五蔡叔、老八霍叔就不乐意了。这仨人一直在外面监视武庚,没机会抄肥。仨人心想:姬旦这小子太过分,毒死了二哥,扶正了儿子,净顾自己吃肉,连口汤都不给我们喝-----您看,没有不透风的墙。三个人一商量:朝中大臣除了姬旦,就数召公奭和姜子牙最有分量,这俩也不是好蛋,干脆让他们来个旦碰蛋,两不怨。
分赃不均.jpg
        他们仨就散布谣言,说周公旦有意篡位。这纯粹是谣言,从来子篡父位,哪有父篡子位的?姜子牙和召公奭心里跟明镜似的,可表面还装糊涂,领着文武百官去找周公说理。
        周公见这阵势,心里发虚,赶忙说,二位爷,容我解释,走,咱们到帘子后面说。
拉上帘,周公说:二位,咱们周朝除了皇上,就数太师、太傅、太保这三公了。咱仨分了吧:我当太师,姜尚你当太傅,召公你当太保。
        召公说,再提半级呗。
        周公说,你都太保了,再提我儿子就脱袍让位了。
        召公说,不提也行,再给块地盘,燕国那地儿太冷,不适合度假。
        周公一咬牙,也罢,咱老家西岐那一大片都归你了,你看中不中?
        姜尚说,我呢?他们燕国冷,我们齐国也不热乎呀。
        周公说,哎呀,没地盘了,都分光了,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可以抢周围的地盘,他们来告状,我向着你说话。
        仨人就这么说定了。
   姜尚和召公钻出来,对文武百官说,散了吧,周公解释清楚了,他没有篡位的意思。
        其实啊,文武百官贴着帘子听得一清二楚,骂着街就走了。周公旦还以为大伙不知道呢,还装得一本正经。您看,整个周朝,只有武王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只有周公不知道别人都知道儿子是他的。
        总之,三兄弟失算了。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仨人找到了武庚,说,咱们反了吧,你当大王,我们当三公。
        为什么找武庚啊?武庚手底下有人,商朝驻东夷的十五万精锐部队都在武庚手里呢。
        武庚本来没想造反,架不住这仨人一通煽乎,再说当皇上也挺逮,所有人围着你,飘飘然比吸毒感觉还好,稀里糊涂就同意了,联络了一批殷商的旧贵族,又煽动了东夷几个部落,联合起兵清君侧,史称三监之乱。三个监视的作乱嘛。
        周公旦、姜子牙、召公奭这下坐不住了,他们得捍卫胜利果实啊。这仨老头,一人一身三点式,带领周族人杀将过去。这仗打得可比牧野之战惨烈多了,商朝十五万精锐部队可不好惹,再说商朝人也不信邪,管你穿什么裤衩呢!仨老头忙活了三年多,三点式磨成了丁字裤,这才平灭了叛乱。
        平叛之后,西周吸取教训,建立了两京制度。原来的都城叫镐京,也叫宗周,因为是周族的聚居地,祖先宗庙的所在地。西周灭商之后,夺取了大片地盘,延伸到东海之滨。从地理来看,镐京已处于西部边陲,无法有效控制中原地区,还时常受到西北犬戎的威胁。西周便在东边的洛邑建立了一个行政副中心,称为成周,意思是周朝大业已成。两京制度一是为了加强控制东方,防止叛乱发生;二是避免犬戎打来无处可逃,狡兔三窟,留个后手。周公旦还把朝歌的商族归罗齐了,整体迁移到成周附近,重新建立卫国,派九弟康叔去当诸侯,加紧监视。
        东征期间,姜子牙的齐国也没闲着,以平叛为名,搂草打兔子,灭掉了周边的五十多个小国,占领了大片地盘。齐国实力迅速壮大,奠定了春秋的格局。您看看春秋五霸,第一个就是齐桓公,凭的就是姜子牙攒下的家底。
双城记.jpg
        三十、制度是坏的
        周朝的统治架构是这样的:天子周围有三个顶级大臣,叫三公:太师、太傅、太保。还一个职位与三公地位相当,性质不同,叫做太宰。三公是决策者,太宰是执行者,总揽全国政务。也可以理解为:天子是董事长,三公是大股东,太宰是总经理。总经理下面有很多高管,其中四个最重要:司徒,司马,司寇,司空。司徒掌管土地分配,组织百姓耕作,负责诸侯国的疆域划界。司马负责军队后勤,钱粮征集,战车制造,军队训练。司寇掌管刑罚和司法。司空负责土木工程建设。这些人还挂着一串串的中小贵族,以三点式为基础构成了统治者阶层。
        应该说,西周三点式很有问题。
        亲情靠谱么?您看看文王怎么死的,武王怎么死的。那么别的呢?友谊靠谱么?您看看皋陶怎么死的,伯益怎么死的。爱情靠谱么?您看看苏妲己怎么死的,杨贵妃怎么死的。民主靠谱么?您看看苏格拉底怎么死的……在权力面前,我们尚不知什么靠谱。
那么制度呢?制度也不靠谱。不过,既然文明必须穿着裤衩,制度就不能没有。
        历史上总有人争论不休。有人说制度应该这样设计,有人说不对,制度应该那样设计。可是您记住,甘蔗没有两头甜,裤衩不能里外香。历史上总有人妄想设计一个完美的制度,这个出发点就已大错特错。如果说国家理论是一条裤衩,看似能够包住一切,那么国家制度顶多只是半条裤衩,至少会有半个屁股感觉凉嗖嗖的。我们建立一个制度,首先要认识到制度是不靠谱的,是有局限性的,别说完美,稍好一些都不可能。如果有人跳出来说,他设计了一个制度,有多么完善,有多少优点,有多么新奇,能解决多少问题,我们一定要警惕,他绝对是个骗子,也许很快就会出现一个光屁股的皇帝,自以为穿着华丽的裤衩,还不断的上街游行炫耀,所有人都心里门清却所有人都不说,只有幼稚的小孩子才会说,他什么都没穿。
    皇帝新衣.jpg
      如果选择一个旅途的伴侣,您是愿意选择一个待人很好,热情似火,但是性格偏执,暴怒时会杀掉你的,还是选一个平淡似水,最多只是打伤你的?制度选择也是如此。制度是不靠谱的,人们又离不开它。所以正确的做法,不是先看一个制度有什么优点,而是先警惕它的危害,要看在所有制度可能造成的危害里,哪个制度造成的危害最小,矮子里面拔将军。比如说民主制度,论优点,它至少不如一些历史时期的贤人政治,而且有些老百姓,你给他点儿阳光他就灿烂,你把他当人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况且民主的低效率也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显然,民主的危害要比人治和独裁小得多,所以这个裤衩是最柔软的,所以民主制度才为理性的政府和人民所广泛接受,所以《丘吉尔》记载:Democracy is not what good stuff, but it is a kind of system, the bestwe could find so far,翻译成白话就是:民主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它是我们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不坏的一种制度。
        制度不是铁律,不该神圣化,它不过是人的意志的体现。好的制度也许会很好,坏的制度肯定会极恶。亲缘政治就是人治,人治极点就是独裁,独裁也可以制度化,独裁者称它是最完美的制度,但历史早已证明它能够造成最大的危害,死亡千万人以上的大灾难几乎都与独裁有关,这个最恶的制度需要最先摒弃。
        也许制度根本不是选的,是从自身文明土壤滋生出的。你想要民主就能民主了?你说不要独裁就没独裁了?大姑娘整容也不能光看人家的双眼皮好,自己割一个,成肚脐眼了。植皮还讲究不排斥呢,貂皮再漂亮,续到狗身上,也挂不长久。民主制度必须基于深厚的民主信仰,否则即便选了也是一层皮,很快就会烂掉……
         制度植皮.jp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19.jpg
三十一、成康之治世
        周公旦既是太师,又兼太宰,权倾朝野。有人说他贤明,有人说他独裁,孔子甚至崇拜得死去活来。但是,我们很难从道德层面对历史人物进行评判,很多人不过是自然规律的提线木偶,很多事也不是想么怎样就怎么样。比如说,注射了狂犬病毒,文明的人也会疯癫不堪;注射了权力的药剂,再蔫的人也会精力旺盛,有的人会成为享乐狂,有的人会成为变态狂,有的人会成为工作狂,这都是人体的自然反应,与思想境界毫无干系。
        那么周公旦是什么狂?表演狂。
        周成王生病时,周公旦剪掉自己的指甲沉到大河里,对河神祈祷说:姬诵还小不懂事,就让我替他得病吧。大臣们听了直撇嘴,心说怎么的,把儿子也毒死啊?这就是表演惯了。真想表示,别剪指甲,断条胳膊扔河里头。有一次,周公旦正洗头,听说贤人来访,顾不得擦干,披头散发去见贤人,露着大眼珠子,活脱一个贞子。还有一次,周公正在吃饭,贤人三次来访,周公来不及咽下去,三次吐出嘴里的饭食,一边剔牙一边去见贤人。其实真在乎那点儿时间么,嚼两口咽下去好不好,不嫌恶心。
        其实都是安排好的,为了表示求贤若渴,找了一帮群众演员冒充贤人。不信您看历史,没有记载表明周公提拔了什么贤人,提拔的都是亲人,比如说桐叶封弟。周公深得大禹三过家门的真传,留下了“握发吐哺”的美名,连曹操都写诗称赞: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那位说,曹操傻呀?当然不是,他也是顺坡下驴欺骗别人,后来趿拉着鞋去见许攸,当时什么心态他自己不清楚?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21.png
        周成王和周康王在位期间,国力强盛,社会安定。有人说,这正是周公旦的功劳。果真如此?我们说,周公确实有贡献,不过个人总是渺小的,“成康之治”与其说是周公吐哺的结果,不如说是良好的秩序使然。
        之前说过,西周以路人乙之名,行路人甲之实。怎么回事呢?周朝分果子,不关注结果公平,也不关注自由竞争,关注的是社会秩序。《史记》记载: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意思是,虞国人和芮国人分果子,都说对方不公平,听说文王公平,就去找他决断。到了西岐一看,一切井然有序。这帮人顿时明白了,原来公平就是秩序,那我们也建立秩序去。
        周朝这么做,未必没道理。某种程度上,公平即秩序。比如说,岔路口,汽车乱糟糟的抢行,最后路口都堵死了。没有了秩序,也就难分谁对谁错。马路过不去,对谁都不公平。安上红绿灯,很难说先走的就公平,但只要有秩序,大家都能过去,马路就顺畅了。商朝灭亡的重要原因,就是过于重视自由竞争,而不重视这种竞争的有序性。
        周灭商之后,以三点式为基础,建立了一套自上而下、等级鲜明的制度体系,“制礼作乐,经礼三百,典礼三千,总称周礼”。无论周礼是否合理,若能让所有人遵守而不反抗,这个社会就是安定的。社会安定必然有利于发展生产,出现治世也很正常。
成康之治,正是这种秩序的自然成果。
         秩序.jp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23.jpg
三十二、小太阳复活
        不过,话得两头说。
        有秩序是好事,但不能走极端,过头了会成为灾难。
        很不幸,周朝把秩序用过了头,成为一种风雨不透的威压。
        周康王临死之前,自认为还没活够,还应该折腾一番,遂开始到处打架,仅与鬼方作战就斩首4800人,俘虏13000人。到了昭王和穆王时代,爷俩更不想白活一回,开始宣称自己是太阳,强迫万民敬仰。这回老百姓都笑了,这招夏朝玩过了。大家就假装信,笑嘻嘻的说:咳,他说是就是呗,较什么真啊。上面还叮嘱,必须真信啊,其实他自己都不信。西周的特点就是,上面糊弄下面,下面糊弄上面。
        周昭王很不高兴,糊弄怎么行,必须真信嘛。他找来一帮谋士,商量怎么办。有人出主意,说老百姓不信您,是受蛮夷文化的熏陶。咱周围那帮野人,东夷西狄南蛮北戎,天天讽刺您,说您不是太阳,是装在套子里的人。
        周昭王不明白,什么叫装在套子里的人?
        大臣也不明白,说,许是装在裤衩里的人?
        装在裤衩里的,那还是人么?
        昭王听了大怒,打丫的。集结大军,进兵东夷。东夷让商朝打怕了,心说怎么又来了,我们投降还不行么?二十六个邦国集体投降了。昭王一看高兴了,势头不错嘛,挥师南下攻打南蛮。南蛮在楚国以南,这帮人可不像东夷那么怂,贼横贼横的,打退了周昭王三次进攻。第三次进攻,周昭王不小心掉汉江淹死了。《竹书纪年》记载:昭王末年,南巡不返。什么叫不返,就是吹灯了。
        昭王死后,穆王继位。西征昆仑,东攻徐国,北伐犬戎,东跑西颠,不够得瑟的,可惜年纪不饶人。《史记》记载:穆王即位,已五十矣。打了几年仗,老头奔六了。周穆王天天琢磨:死前咋才能当上太阳呢?又有人出主意:既然野人打不完,干脆就封闭全国,不让老百姓跟蛮夷交往,思想不流通,他们只能信仰您了。        
        周穆王一听,妙,妙,喵~~~~踩猫尾巴了。
        您看周朝打仗不行,控制老百姓可在行,因为已经建立了一套严密的秩序体系,三点式的亲缘关系盘根错节,深深扎进了每寸土地,牢牢控制着全国百姓,谁也跑不掉。
         装在套子里的人.jp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25.png
三十三、全民并发症
        在无比坚固的秩序里,无限的权力无限的膨胀着,挤压着无比脆弱的人格。
       周穆王成功的扮演了小太阳。老百姓称之为穆天子,编造了美妙的传说,说他曾驾八骏之乘,驱驰九万余里,行至飞鸟解羽之所,登昆仑之丘,观黄帝之宫,设宴于瑶池,与西王母做歌相和,反正吹得没边了……他的一举一动都让百姓关注备至,感恩戴德。他不小心放一个屁,全国百姓集体惊呼:多么美妙的屁啊,有尧舜之遗风!有人说,西周的老百姓怎么了?他们病了。这种病,一个人会得,一群人也会得,只要具备四个条件:
        1、人质感到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
        2、人质感到杀手的一些小恩小惠。
        3、人质与外界信息隔离,只能接受杀手的说法。
        4、人质觉得自己逃不掉,今后将长期如此。
         您看这四条,西周老百姓是不是全遇上了?
        有人说,劳动人民是伟大的。我们说,伟大必须做些什么。鲧的伟大,是命换来的;胡兰的伟大,铡刀换来的。剪指甲扔河里,那不是伟大;什么都不做,更不叫伟大。
        可惜,当时的老百姓什么都没做,他们让专制吓怕了。专制不是统治者的独角戏,而是一群没有人格的百姓和骄横跋扈的官皇的集体表演。专制造就了百姓的病态人格,病态人格助长了专制的嚣张。官皇不以压榨百姓为惧,百姓不以接受奴役为耻,导致了全体人格的堕落。只要自己日子过得去,哪管别人头上有多绿,个体意识的缺失反而导致了极端的自私自利。每个人都围观着自己的世界,品尝着别人的悲惨,乖乖的按照潜规则行事。专制者炮制信仰,自诩为太阳。他们封锁消息,封杀舆论,歪曲事实,自我吹捧。臣民永远心怀恐惧的匍匐在专制者的阴影之下,心灵扭曲的吹捧着、崇拜着、热爱着统治者。爱到什么程度呢?有个小伙子,娶媳妇那晚,有洞房不入,置新娘不顾,认真学习周穆王关于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指示。新娘子也够境界,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陪着爷们一起学。两口子光着屁股学了一夜,给自己的新婚之夜留下了美好记忆……西周还奉行“敬天法祖”,统治者不仅让老百姓崇拜自己,还让老百姓崇拜自己的祖宗。当时的西周,广泛传唱着一首歌曲,即《诗经·甘棠》: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三句话一个意思,翻译成白话就是:郁郁葱葱甘棠树,别剪别毁细养护,因为曾是召公休息处。就因为召公奭在树下坐过一屁股,这棵树就当成国宝被供奉起来了,到处展览。是的,您没听错,到处展览。有个老农民顺口说了句,这树像裤头,没什么看头,结果被百姓举报,以恶毒攻击的罪名抓起来,很快被批斗致死。
          这就是西周王朝的奇特风景。        三千年后,斯大林对丘吉尔说,你打赢了战争,人民却把你选下来了,英国人太忘恩负义。丘吉尔说,我打仗的目的,就是要捍卫人民选掉我的权利。对伟大人物的忘恩负义,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标志。
那么反过来呢,对伟大人物甚至根本不伟大的人物感恩戴德,唯唯诺诺,又是什么标志?
斯德哥尔摩的标志。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得这种病。科学家发现,过于追求物欲、盲目从众,缺乏自我价值和平等观念的人,更容易得这种病。文化水平较高、喜欢独立思考的人,不容易得这种病。西周统治者深谙这一点,遂压制自我意识,鼓吹集体价值,警惕严肃讨论,默许低俗娱乐。西周统治者还始终用歪曲的历史观灌输着老百姓,希望老百姓永远肤浅,永远热爱他们、崇拜他们、颂扬他们,永远斯德哥尔摩下去。那时候的西周,由于官皇满口放屁,空气质量非常糟糕,PM2.5常年在250以上,您想想老百姓能不得病么?
         全民并发症.jpg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28.png



发表于 2017-1-4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
发表于 2017-1-4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
发表于 2017-1-15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春秋战国那段啥时候写完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1 12:44 , Processed in 0.231906 second(s), 2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