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查看: 719|回复: 10

[原创] 历史上的历史之夏商西周(中上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8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袁小可 于 2016-12-28 12:15 编辑


十五、商朝的分权
        商朝从汤开始到纣灭亡,共传17代31王,大约六百年。与夏朝的中央集权不同,商朝大部分时间的权力比较分散:
        一是君权本身比较分散。
        也许商汤觉得夏朝的嫡长子继承制有问题;也许商汤觉得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大儿子二儿子都是我种,手心的手背的都是我肉……总之他设计的继承制度非常奇特:兄终弟及,弟传兄子。如此循环,不是嫡长子也有机会。商朝中期,继承制度又改成了兄传弟子。直到商朝晚期,皇帝说干脆去他妈的,就让我儿子当,当完儿子还要当孙子,这才恢复了嫡长子继承制。所以商朝皇位继承是发散性思维。
        二是君权臣权相互制约。
        我们说过,商朝制度很多,大臣习惯按制度办事。其中有个制度,叫做贵族公议制,类似于罗马的元老院。但凡国家大事,需要贵族成员集体商议决断。这个制度一直到商晚期嫡长子继承制之后才逐渐废掉。此外,商朝重视人才,人才能力强,权力欲也强,人多了就敢跟皇帝叫板。《史记》记载:“帝太甲不遵汤法,乱德,伊尹放之于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帝太甲悔过自责,反善,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您看看,大臣权力大了就可以流放皇上。
        三是中央与地方分权。
        夏朝是中央集权,谁不听话过去打谁。商朝崇尚自由,不愿意管太多。《史记》记载:“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说明商汤并不限制老百姓的自由。商朝地方诸侯也是高度自治的,因为商朝地盘比较大,翻山越岭管起来不方便,干脆任其发展。中央权力的分散,造成地方势力的膨胀,为商朝的灭亡埋下隐患。
        四是金钱与权力争位。
        夏朝是权力先于金钱。商朝由于权力分散,金钱逐渐掌握了话语权,从上到下都忙于赚钱。十个臣民九个商,还有一个要开张。现在管做生意的叫商人,您知道这词咋来的?就是因为商朝的商业十分繁荣,号称“商葩翼翼,四方之极”,商族的老百姓特别善于经商赚钱,所以西周把做买卖的通称为“商人”。
        我们说,权力横行不好,金钱上位就好么?显然不是。缺乏制约的金钱比缺乏制约的权力还要野蛮。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通神,也能买命。仅举一例:商朝的活人殉葬非常普遍,仅殷墟的甲骨文就记载了一万多人。从考古发掘来看,殉葬者大多是墓主人的妻妾和奴仆,有的一个墓就殉葬了五百人,有活埋的,也有剁碎了埋的,有头无肢、有肢无头的到处都是。墓主人都是什么人?大多是有钱的富商。这就是有钱人的作为。
        商朝崇尚自由竞争,但是毫无约束的竞争必然导致金钱横行,不择手段,权钱勾结,腐败盛行,最终导致严重的贫富分化。有人说殉葬是上古社会才有的现象,但我们更担心殉葬只是金钱失去制约的结果。现代文明未必没有殉葬,也许殉葬的形式更隐蔽更漂亮了。纵观历史,总能听见有人说,哎呀,这种事怎么可能再发生呢?可是没多久,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头换面又出现了,何况活人殉葬也算不得太夸张的事,所以我们有理由警惕。

    松绑.jpg
十六、商朝的迁都
        频繁迁都是商朝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前前后后迁了六次,直到盘庚迁都于殷,才基本稳定下来。也难怪商朝不搞中央集权,皇帝不稳定,皇都也不稳定,权力中心一直颠沛流离,怎么搞集权啊?
        为什么会如此?
        首先是因为商族有迁徙的传统。《史记》记载:自契至汤八迁。就是说,商朝建立之前就已经搬了八次家。一方面,迁徙是被迫的。因为夏朝是中央集权,经常把一些大氏族赶来赶去,生怕你呆稳了发展势力。另一方面,也与商族的经商传统有关。买卖人干什么?倒买倒卖当倒爷嘛,东奔西走是必须的。
        商朝建立之后,除了传统因素,还有别的原因。
        从表象来看,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商朝重视发展经济,都城自然是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发财和就业的机会多,全国百姓都跑来讨生活,随之带来一堆问题:交通堵塞,用水紧张,治安混乱,房价物价高涨,粮食接济不上……尤其逢年过节,官商排队送礼,交通那个堵呀,百姓那个气呀……智囊们就向皇上建议,说这么下去不行,房价泡沫太大,您得尽早整治。皇上说,咋整啊?智囊说,迁都啊,原来的都城不是都城了,房价物价自然下降,新的都城百业待兴,房价也上不去,两全其美,利国利民……皇上说,那还等啥,赶紧卷炕席啊。
        有人说,房价高治理就得了,干嘛非迁都啊?问题是它治理不动,商朝的金钱能和权力分庭抗礼。有钱人可以炒作一切,权力也成了炒作的商品,都城就是炒作房价的绝佳卖点嘛。权力想整治,金钱不买帐,权力只能远走他乡。
        当然,反复迁都还有深层动因,这与皇位继承制度有关。对于商汤来说,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可对于儿子们不是啊。哥哥娶了媳妇,哥哥的小舅子关弟弟屁事啊。可是哥哥当了皇上,小舅子们也想沾光,走马灯似的找姐夫批地盖房。时间一长,都城的土地都让哥哥的娘家人开发了。弟弟继位之后,弟弟的小舅子们跑来诉委屈,说都他妈开发差不多了,连口汤都没留下,房子土地一直升值,你嫂子家的资产大大的。皇上说,那咋办?小舅子说,迁都啊,迁到新地方,你给咱们也批块地,都城盖房子不怕不升值。咱们迁都,他们也得跟着搬,房子带不走都得变现,成千上万套房子没人接盘,让丫赔个底儿掉。
        您看看,真正的智囊是皇上的小舅子。
        所以说,明里暗里都有理由,反复迁都实属必然。
        为什么盘庚迁殷之后不迁都了?因为逐渐改成了嫡长子继承制,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了,所以没必要了。

      商朝迁都.jpg
  
十七、武丁的中兴
        从夏朝集权到商朝分权,老百姓暂时松了口气。但是,好比一个姿势呆久了会难受,换个姿势暂时舒服了,时间长了还是会难受。
        分权的恶果很快显现:争位的内讧不断发生,自家的兄弟天天打架,进而又导致内乱不断。《史记》记载:中丁以来,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诸侯莫朝。意思是说,商朝内乱从中丁一直到阳甲,历经九世,延续百年。九世之乱又导致了诸侯不朝。中央权力削弱,地方就闹独立,商朝国力日渐衰落。
        盘庚迁殷之后,传位给了弟弟小辛,小辛传位给弟弟小乙。小乙这人挺会教育孩子,把儿子武丁下放到民间,与普通民众一起干活。武丁在工地上认识了一个建筑工人,叫傅说。这个人喜欢谈论国家大事,经常抨击商朝王室。武丁还挺爱听,经常虚心请教。
        武丁说,傅老师,我们为什么越来越衰呢?
        傅说说,因为太乱,缺少秩序。你们说不折腾,实际陷入另一种折腾。就说一直迁都谁受得了,被窝刚捂热就走人,那还能不感冒?根本原因还是权力太弱,金钱太强,权力都成了商品,大臣都成了猎物,有钱人天天围猎,逮住就往里灌钱,灌得跟注水猪似的,大臣们也受不了。比如说,房价这么高,咱工地这开发商天天围猎,只要大臣一点头,大把票子就来了。还不单是抵制诱惑的问题,大臣们也有难处,商人们都有后台,都是王室的老婆孩子,敢不点头,不光位子难保,自身都难保。你想想,维持秩序的大臣都成了猎物,这个社会还能有序么?
        武丁说,有道理,那咋办?
        傅说说,平衡呀。一切关键在于均衡,权力和金钱也要均衡,现在权力弱势,金钱强势,你当了皇帝,一定要集中权力,削弱那些有钱人。
        武丁听完,好似泄气的皮球:不行啊,承包商是我大舅,审批的是我三姨夫,我本有希望当皇上,亲戚们都看好我,我要是得罪他们,他们在贵族公议大会上反对我,我连皇上都当不成了,这些利益集团我也不敢动啊。
        傅说说,你呀,别着急,一步步来。
        傅说告诉武丁,从内外两方面着手。内部从皇位继承开始,皇帝是国家的核心,皇帝继承要是没有秩序,今天弟弟干明天哥哥干,二弟干三年三哥干五年,这个国家的秩序好不了。应该首先稳定皇位继承制度,最好是嫡长子继承制,哪怕嫡长子是个傻子也行,总比诸子夺权没有秩序强。外部呢,必须要征讨那些不听话的诸侯,加强中央集权。
        武丁一拍大腿,好勒,我一上台,就这么干。
        傅说淡然一笑,说道,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武丁说,再难我也干。
        傅说说,不是那意思。
        傅说的意思其实是,对于统治者,不需听其言,只需观其行。统治者说的肯定都对,冠冕堂皇,挑不出毛病。老百姓热了,统治者肯定说,该剃头,结果呢,剃了个阴阳头,这叫什么事。
        武丁上位后,马上提拔了傅说、甘盘、祖己等一批能人,都是民间劳动时结识的人才。武丁知道,振兴国家没有人才等于空谈。如果都靠那些拍马屁的,天天听他们说,忠于您,忠于您,国家根本强盛不起来。武丁广纳贤言,对内整治腐败,约束金钱,对外打击不听话的诸侯国。他在位时期,灭躬方,亡土方,平西羌,定襄,扩疆千里,国力强盛,史称“武丁中兴”。
        从武丁开始,皇位继承逐步向嫡长子靠拢,到了庚丁时期,正式确立了嫡长子继承制度。
        皇上稳定了,都城稳定了,商朝开始向中央集权发展。诸位皇帝开始学习夏桀,频繁开展军事行动。甲骨文记载,商朝后期先后与人方、土方、及方、井方、屯方、龙方、耳方、羌方、髳方,还有好多敲不出字的部落发生了几百次战争,谁不服就打谁。通过不断巩固中央集权,金钱势力慢慢下降,权力逐渐占据上风。

   权钱勾结.jpg

十八  亶父的微笑
        武丁东征西讨的时候,曾与西方一个诸侯国擦肩而过。由于打两下就服了,武丁几乎没有印象。但在他班师回朝之际,那个诸侯国的首领望着武丁的背影,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这个诸侯国,就是周族部落。这位首领,就是亶父。
        我们先介绍一下周族部落。这个部落有个特点:善于说谎。
        周族的始祖叫后稷,在大舜手下主管农业,跟大禹、大契都是同事。契是卵生的,后稷也不是好来的。《史记》记载: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就是说呀,后稷的母亲郊外野游,看见一个巨人的脚印,忽然性欲大发,想去踩它一脚,一踩就怀了孕,生下一个儿子,这就是后稷。
        有人说,这是真的吗?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政治隐喻。
        其实呀,这是周族为了抬高身价,故意说自己祖先是大仙生的,就跟西方人说耶稣是上帝和玛丽亚在马厩里生的一个道理。可是呢,人家耶稣的母亲还是黄花闺女,生了耶稣不算出轨,后稷的母亲可是有爷们的人。
        那位爷是谁呀?帝喾。
        看看《史记》怎么说的。
        《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后稷,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为帝喾元妃。
        《史记﹒殷本纪》记载: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诸位看明白了吧,帝喾的大老婆生了后稷,二老婆生了大契,三老婆生了唐尧。也就是说,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听着有点别扭,可是没有办法,架不住商族和周族瞎哔哔:我们祖先是鸟儿生的,我们祖先是脚印儿生的,就跟多光荣似的。他们净顾着吹牛皮痛快嘴,丝毫不顾及人家帝喾的感受:四个媳妇出轨了俩,心里能好受么?先不说戴绿帽的事,仅这身体状况就不乐观,媳妇总跟别人怀孕,他自己难道有不育症?就连唐尧是不是亲生的都可疑了。其实不说您也清楚,哪儿有什么鸟啊脚印之类的,都是劳动人民的孩子,都是竹竿子砸出来的。
        后稷喜欢种庄稼,他知道什么土地适宜种什么,粮食产量很高。唐尧就让这位哥哥主管农业,专教百姓种植庄稼,一直干到大舜时期。大禹得势之后,派自己的亲信伯益主管了农业,把后稷赶去了荒凉的西部。周族从此一代不如一代,流窜于戎狄的地盘。传至亶父时期,周族重拾了后稷的手艺,开始种庄稼,慢慢富裕起来。可是戎狄经常来抢粮食,亶父没有办法,带着周族翻山过河,一直搬到了岐山南麓。
        好了,让我们把目光收回到亶父的冷笑。当时周族与商朝相比力量还很弱小,但是亶父已经开始打商朝的主意。这就是《鲁颂》描写的: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歧之阳,实始翦商。
        周族为什么觊觎商朝的地盘?因为周族具有农业传统,对土地有一种天然的渴望,哪里土地肥沃想去哪里。周族看着商朝恨得慌,觉得他们占着那么好的地方,光做买卖不种庄稼简直是暴殄天物。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周族从亶父时代就开始发展势力,终极目标就是灭商。

          脚印.jpg

二十、文王是商粉
        到了文王时期,周族日渐强盛。
        周文王叫姬昌,是个商粉,特别喜欢商朝文化。您看历史上有不少商粉和周粉,互相攻讦谩骂。商粉说周朝僵化封闭、假公济私、愚弄百姓、卑鄙龌龊;周粉说商朝金钱至上、自私贪婪、道德沦丧、冷酷无情。
        商朝还没灭亡,文王就是商粉了,他喜欢商朝的自由氛围,喜欢商朝的礼贤下士,当然也喜欢商朝的金钱。文王的治国方略也参考了商朝:
        一是赋税制度。坚持公私田制度,公田收入是唯一赋税,私田收入绝不染指。
        二是自由竞争。山川河流森林矿产,任由百姓开采利用,周族王室一律不伸张主权。
        三是鼓励经商。对于商人一律免税,而且从不干涉,想干啥就干啥,想咋干就咋干。
        四是选贤任能。周文王从平民中选拔了一大批人才,还亲自到渭水河边请来了姜子牙,当时的姜尚还是寒微百姓。可以说,周朝是依靠穷苦人起家的。
        周文王连皇位继承也仿效商朝做法。商朝中期皇位是传弟弟的。周文王崇尚古风,让二儿子姬发当了继承人,顺便给大儿子伯邑考一个美差,派他去商朝当人质。
        由于措施得力,周族势力越来越大,天下九州坐拥六州。这时候,周文王忽然接到商朝帝辛的邀请,让他去都城赴宴。很多人就劝文王别去,说商朝没安好心。周文王晃着脑袋说,不不不,我要去领略自由的文化气息,你们不懂,商朝是自由文化,绝不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当时商朝已经迁都到朝歌。周文王进了朝歌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高楼大厦一眼望不到尽头,无家可归的游民依然露宿街头。有钱人在宽敞的房屋里宴饮作乐,使用着精美的青铜器;老百姓在狭小的地穴里吃糠咽菜,只有一两个陶罐。光鲜亮丽的红男绿女钻进了豪华的马车,衣衫褴褛的老人小孩却只能沿街乞讨。大腹便便的官商走进了气派整洁的庙堂,嘤嘤嗡嗡的苍蝇飞进了遍布饿殍的幽巷。淘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贫富差距实在太大了。周文王不禁开始怀疑,这就是我崇尚的古风?

       贫富分化.jpg

二十一、爸爸吃儿子
        周文王是个商粉,商帝辛却是个夏粉。他倒不是崇尚古风,而是另有原由。《史记》记载: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是为帝辛。就是说呀,帝乙的大儿子叫微子启,他妈是偏房,他就是庶出,不能继承皇位;帝辛的母亲是正房,帝辛是嫡长子,所以继了位。帝辛继位的理论基础,就是夏朝的嫡长子继承制,您说他能不喜欢夏朝么?
        爱屋及乌。
        帝辛天天琢磨:周族势力太大,我得及早打算,看看夏朝怎么干的。对了,夏桀请商汤吃饭,把他关起来了,嘿嘿,我也学学夏桀,请姬昌老小子来吃饭,把他也关起来。结果他学得真彻底,夏桀把商汤放了,他也把文王放了。商汤一回去,商族就把夏朝给灭了;姬昌一回去,周族就把商朝给灭了。历史总是惊人相似。
        当然,放虽放了,过程却很曲折,原因也挺狗血。
        帝辛刚囚禁文王,周族就得到了消息。山高路远怎么知道的?费仲派人通知的。费仲是帝辛的宠臣,这人特别贪财,善于发现商机。他派人告诉姬发:你给我送两个美女四匹马,我能想办法通融,把你爸爸和你哥哥都放了。
        结果姬发派人送来四个美女八匹马,还捎话给他:你要能把他俩弄死,另有重谢,这算定金。
        费仲一听,够狠。
        姬发怎么了?那还用说吗,弄死他爸爸,他才能登基,弄死他哥哥,他才能消除威胁。
        果然,帝辛来找费仲商量,说现在西周这俩人,怎么处理啊?
        费仲说,大王啊,您不是喜欢夏朝吗,咱就照夏朝办。
        帝辛说,都放了?
        费仲说,NoNoNo,夏朝流行父子相食,大禹吃了他爸爸,后羿也险些让儿子吃了,咱们干脆让他俩来个父子相食。
帝辛说,好主意,可是咱们不能因循守旧,要吃出新意啊。
        费仲说,这容易,以前是儿子吃爸爸,这回让爸爸吃儿子。
        帝辛说,妙哉。
        您说这叫什么创新啊。
        就这么炖了伯邑考,叫来周文王,说,老姬头,这是你儿子的肉包子,快吃吧,别客气。
        周文王也没客气,吭哧吭哧的吃完了。
        帝辛一看,这老头不简单,吃儿子不眨眼,明日午时问斩。
        可是当天晚上,姜子牙给费仲送来八个美女十六匹马,请求释放文王。毕竟是老领导,渭水河边知遇之恩,姜太公能眼睁睁不管吗?
        费仲虽腐败,倒也讲诚信,给钱就办事,爬出被窝来找帝辛:大王呀,杀不得。
        帝辛说,怎么呢?
        费仲说,人家吃了肉,表了忠心,按规矩就得放人,您可不能坏了夏朝的规矩。
        帝辛说,有这规矩?
        费仲说,当然啦,夏桀就放了商汤,再说姬昌一把年纪,老棺材皮一个,还能干啥啊?
        ……
        周文王一回家就骂街,不学了,不学了,不学商朝了,还得学夏朝。
        姬发直冒冷汗,庆幸老大死了,可这老头咋出来了?这费仲不靠谱,还是我亲自下药啵!
        所以,周文王没多久就死了。
    纵观历史,英雄豪杰往往不是死在敌人手里,而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权力.jpg

二十二、纣王这个人
        帝辛还有一个名字:纣王。
        这名字一听就是周朝人给起的。因为夏朝的君主叫后,商朝的君主叫帝,周朝的君主才叫王,比如文王、武王、厉王、幽王……纣王的意思是残暴的君主。
        应该说,这家伙确实不善。他学习夏桀,把大柱子烧红了让人爬,还把九侯剁成了肉酱,把鄂侯做成了肉干,把比干的心挖出来,把自己的弟弟关起来(炮烙之刑,醢九侯,脯鄂侯、剖比干、囚箕子),用铁血手段镇压了一大批人。他还纵酒好色,以酒为池,县肉为林,让男男女女光着屁股在里面游泳。
        不过,我们看待历史人物,应当回到当时情境。
        纣王登基时,商朝的形势就八个字:内外交困,四分五裂。
        先说内部。纣王是嫡长子,上面有个哥哥微子启,下面有个弟弟箕子,还有个老王叔比干。嫡长子继承制之前,无论兄终弟及,还是弟终子继,他们都有机会继位,您想这帮人能甘心么?至于九侯和鄂侯,都是商朝贵族公议大会的成员,改成嫡长子继承制之后,他们权力大大削弱,他们能服气吗?这些人拧成一股绳,一齐跟纣王对着干。
        再看外部。商朝经过六百年的折腾,疲态尽显。由于贪污腐化成风,诸侯离心离德,商王朝已经对地方失去了控制能力。西面是虎视眈眈的周族,北面是到处抢掠的戎狄,东面是不时造反的东夷,南面是根本不听话的九苗,附近还有随时可能叛变的昆吾、封父、卢、彭、羌、微等部落。
        最要命的还是内外勾结。《竹书纪年》记载:微子启,胶鬲与周盟。《史记》记载:微子乃与太师、少师谋遂去。太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您看看,抱着祭乐器奔周,相当于把国家财产向国外转移,这纣王还能忍吗?于是大开杀戒,用酷刑把反对派全收拾了,纣王发了一笔横财。为什么呢?因为商朝是举国腐败,当官的都能贪。比干,九侯,鄂侯,箕子,个个不是省油的灯,金银财宝不知道翻出来多少。纣王有钱了,拿出一部分赈济百姓,一时间深得百姓拥护。
        另一部分怎么办?用作军费,平复叛乱。史书记载,帝辛派人征讨东夷,自己南下攻打九苗。经过不断征战,商朝实现了名义上的统一,还把势力扩展到了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但是,连年征战耗费国力,尤其是与东夷的战争,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东夷为什么总闹腾?因为它跟夏族同化了,商朝灭了夏朝,东夷自然闹腾。双方打了数十年才决出胜负,商朝虽然胜了,国力消耗殆尽,成了一个空架子,平复的叛乱又开始蠢蠢欲动,为西周乘虚而入提供了便利。
总之,纣王是暴君,但不是昏君。《帝王世纪》称赞他:倒曳九牛,抚梁易柱。《史记》也说他: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

纣王.jpg

二十三、斯德哥尔摩
        纣王残暴,传说是因为某女人的蛊惑。
        妲己。
        历史上有这个人么?
        是的。《左传》记载,纣王曾攻击有苏部落,首领选择投降,献出牛羊、马匹和妲己。
        这个妲己,和《封神演义》里头的差不多,长得巨漂亮,开始挺淑女,后来忽然变得心狠手辣,但是变化原因绝非什么狐狸精附了体。
        那是因为什么?因为她爱上了纣王。
        为什么爱纣王?因为她得了病。
        这个病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您也许听说过这种病,其命名源于瑞典首都的一起银行抢劫案。科学家研究发现:人质对恐惧的承受力有一条脆弱的底线,超过底线就会崩溃。当遇上一个凶狂的杀手,随时可能取他性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渐渐付托给这个杀手。时间长了,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呼一口气,都觉得是杀手对自己的恩赐,对杀手的恐惧遂转化为感激,甚至变成一种崇拜。如果人质是女性,则会对杀手产生爱情,甚至反过来帮他害人。
        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般要具备四个条件:
        一是人质必须真正感到杀手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二是人质能够感到杀手有一些小恩小惠的举动;
        三是人质与外界信息隔离,只能接受杀手的说法;
        四是人质必须相信,逃跑是不可能的,今后将长期如此。
        您看这四条,妲己是不是全遇上了?
        我们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并不奇怪,它跟艾滋病相似,得了也是不知不觉的,也许您也得了,只是还不知道。这种病是基于人类的一种自然属性,这种属性不光人类有,动物也有。您看动物世界就会知道,雌狮子喜欢鬃毛长身体壮的狮子,因为这种狮子能给她带来安全感,能够保护自己和后代。女人也是如此。女人和男人的机理不一样。男人是相貌控,看见美女就会心动。女人看见帅哥尽管也愉悦,但不会过于心动。什么时候真正心动?看见有权有钱人的时候。您一定见过女干部围着大领导,女孩子围着大老板,其实未必是她们品德不好,爱慕虚荣,而是与生俱来的自然属性,因为权钱能给她们带来安全感,能够提供哺育后代的大房子。无论她们想不想生孩子,这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是深深嵌入基因的。后稷母亲踩到巨人脚印为什么会有性欲?因为她触碰到了权力。权力就是春药,不仅之于男人,而且之于女人。
        总之吧,羔羊爱上了灰狼,妲己爱上了纣王,愿意为纣王献出一切。这纣王又是个爱折腾的主,喜欢女人,喜欢杀人,妲己只能变着法哄他高兴,陪着出主意呗。您看那些害人的,可能本身就是受害者,自己陷入病态都不知道。

      斯德哥尔摩.jpg

二十四、商朝的灭亡
        公元前1068年,周武王统帅兵车300乘,虎贲3000名,甲士45000人,进抵孟津,与反商的庸、卢、彭、濮、蜀、羌、微等800个部落会合,展开一场大规模的阅兵仪式。这次阅兵,一是检验自己的实力和号召力,二是考验追随的各部落的忠诚度,史称“孟津观兵”。
        有人问,他怎么一下子拉起来八百诸侯,有那么大号召力?
        您别忘了,西周早有准备,从亶父就惦记灭商。为了扩大势力,周族推出了一个重大举措----联姻。西周王室无论谁生孩子,无论娶还是嫁,都必须找外族人,绝不许内部消化。从亶父到武王已历经四代,期间仅文王就生了十个儿子:长子伯邑考、次子姬发、三子管叔鲜、四子周公旦、五子蔡叔度、六子曹叔振铎、七子郕叔武、八子霍叔处、九子康叔封、十子冉季载。这么子子孙孙的,可以想象周族拉拢了多少部落。您以为800诸侯都恨商朝?不是,都是帮着亲戚打架来了。再说,来也不白来,每人一张糖饼。农业发达嘛。
        依着武王意思,阅兵效果不错,一鼓作气直捣朝歌。可是杀到半路又回去了。
        怎么回去了?
        忘穿裤衩了。
        师出必有名啊。周朝再强大,毕竟是商朝属国,没理由直接干仗,就属于以下犯上,在道义上不占理。老百姓会说:给我一个理由先。
        姜子牙就劝姬发:娃呀,咱没正当理由呀,先回去等等吧。
        怎么叫娃呀?因为武王拜姜尚为相父,俗称干爹,实际上很可能是亲爹。
        武王还不服气:咋没正当理由啊,他们吃了我哥哥,关了我爸爸,杀了我爷爷。
        姜尚说,娃呀,那是咱先挑的事儿,当年商帝武乙在渭水河边打猎,让你爷爷季历偷偷给杀了,还跟商朝说是雷劈死的,商帝文丁这才动手杀了你爷爷。再说了,这是私仇,拿不出手,想灭商朝必须找个高大上的理由,回吧回吧!
        就这么着,八百诸侯吃完糖饼,冲着朝歌方向骂一通闲街,灰头土脸的散伙了。姜子牙还劝呢:放心吧,明儿还来一拨儿呢,听说明儿那拨儿可好,都穿大裤衩子。那个谁,二他妈妈,明儿给大伙儿烙俩糖饼。
        二他妈是谁呀?老皇后啊,武王行二嘛。您说这亲密度能不惹人生疑么?
        就这么着,武王回去缝裤衩了。第二年,缝好了。
        什么理由啊?《史记》记载:牝鸡司晨,惟家之索。意思是,母鸡打鸣,容易败家。
        您说这叫什么理由啊?其实是暗指妲己唆使纣王干坏事。干什么坏事了?说来也巧,那年正赶上商朝攻打东夷取得彻底胜利。胜了就回来呗,不行,纣王残暴成性,非要给点颜色看看,十几万大军在东夷瞎霍霍,军纪败坏得不得了。这么一来,老百姓不骂纣王,反说是妲己出的坏主意,您说邪门不?其实不然。纵观历史,很多朝代的老百姓都认为皇上是好的,只不过身边有了佞人。
   总之吧,周武王率领大军压境,陈兵朝歌外的牧野。商朝的主力军还在东夷霍霍呢,根本调不回来。纣王匆忙组织了一帮战俘和奴隶应战,这些人哪儿有战斗力啊?士气为零、武力为零、智力为零、必杀技为零,一上战场就跑光了。纣王没辙,自杀身亡。武王属于痛打落水狗型的,人死了还要踏上一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他用大斧子把纣王脑袋砍下来,挂在旗杆上示众,又找到了妲己,妲己也自杀了,为纣王殉情了。武王连呼可惜,对着妲己尸体连射三箭,以示惩罚,其实挺没劲的。
        商朝的灭亡,就这么简单。

       母鸡司晨.jpg

二十五、谁抹黑纣王
        应该说,周灭商和商灭夏,性质不太一样。商灭夏是统治者和老百姓矛盾激化的结果,瓜熟蒂落之际,商汤摘得胜利果实。周灭商则是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激化的结果。您看纣王酷刑对付的都是什么人,比干,九侯,鄂侯,箕子,没有老百姓,都是统治者。我们不否认老百姓也对商朝不满,因为商朝确实腐化堕落,但这种不满是一贯的,帝辛时期没有明显激化的迹象。
        您注意,商朝有那么多的皇帝,殉葬了那么多的活人,没有人说他们是暴君。纣王只收拾了几个统治集团的官僚,就背上了暴君的恶名,这里面难道不是有问题么?
        到底谁在抹黑纣王?三种人。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周王朝。
        您看自古以来,一个朝代灭了另一个朝代,总会将后者说得一无是处,以显示自己上位的合法性。更何况周与商既有家仇又有国恨。《竹书纪年》记载:武乙狩于渭河,大雷震死。这是周族的说法,商朝人不信,怎么跑你们地盘就挨雷劈呢?商帝文丁反戈一击,震死了西周首领季历。直到文王武王,还在怨怨相报。
        周族的撒谎艺术简直登峰造极。他们开足了宣传机器,一方面极力丑化纣王,说纣王是夏粉,夏桀的毛病纣王全有;夏桀没有的毛病纣王也有,世间坏事让纣王做绝了。说得老百姓有些奇怪:恁多坏事他一个人干的过来么?他咋还有精力东征西讨统一全国呢?另一方面,周朝把自己打扮成老百姓的拯救者,说自己拯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老百姓更加疑惑:怎么觉得你来之后日子更不好了呢?
        抹黑的,还有商朝内部的反对派。
        商朝是金钱帝国,金钱是很残酷的。比如活人殉葬,有活埋的,也有剁碎了埋的,较之这些,炮烙剖心算不得什么,可是要看用谁身上。用在老百姓身上他们不吭气,用在他们自己身上就嗷嗷叫唤了。您甭忘了,统治集团,那是有话语权的,是能著书立说流传于世的。微子和太师、少师跑到西周,开始大造舆论,痛诉纣王暴虐。实际上他们自己不残暴么?他们死后用了多少活人殉葬?与其说老百姓命贱,不如说老百姓不掌握话语权。他们在书中把比干等难兄难弟打扮成了贤臣。其实商朝六百年了,体制固化了思想,人再贤还能贤哪儿去?纣王从他们家搜出那么多金银财宝,他们怎么不说呢?他们往国外转移财产,他们怎么不说呢?
        第三种人,就是后世的人们。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胜利者的裤衩上都喷着花露水。纣王失败了,自然就成了污水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何况是三千年的积毁。孔子徒弟子贡,官至鲁国宰相,他以敏锐的政治经验评价纣王说:帝辛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译成白话就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
        对了,历史上还有不少商粉和周粉,他们对纣王的评价截然相反。商粉说纣王特别好,周粉说纣王特别坏。我们评价纣王之前,不妨想想小马过河。纣王这潭水,也许没有老牛说的那么浅,也没有松鼠说的那么深。

    抹黑.jpg
二十六、商亡的原因
        历史上有很多商粉不服气,说西周是乘人之危,帝辛的十几万精锐部队都在征伐东夷,否则不会失败。这么说当然不对,无论如何,西周远比商朝强大,而且苦心经营多年,灭商是迟早的事。
        商朝灭亡的原因,应该从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从直接原因来看,是商朝自己导致了自己的灭亡。一来,周文王是依靠学习商朝才迅速强大起来,应该说商朝那套宽松自由政策,对国家是有好处的。二来,商亡内因是统治集团内部矛盾不可调和,商朝的内部帮派林立,分赃不均,以致出卖国家,叛逃西周;商朝的附属国离心离德,一盘散沙,纷纷把子女送到西周,与其联姻。三来,商朝存续六百多年,很多问题积重难返,比如贪污腐化,贫富悬殊,权钱勾结,中央分权导致对地方诸侯国失去控制。总之吧,商朝的气数已尽。
        我们说,一个人的寿命有限,一个朝代也是如此。商朝坚持六百多年,是历朝历代时间最长的。尽管周朝八百多年,但真正从周武王到周幽王还不到三百年,剩下五百多年则是春秋战国时代。当年周文王渭水河边邀请姜子牙,背他前行了八百零八步,姜太公因此说保佑周朝江山八百零八年,文王欲蹲身再背,太公摇头说:天数如此,不可更改。谁能想到,老天爷也打折扣。
        第二,从历史惯性来看,商朝灭亡是对夏朝矫枉过正的结果。商朝充分吸取了夏朝的教训,凡是夏朝做的,商朝尽量避免。夏朝走向一个极端,商朝为了纠正这个极端,却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也许是在所难免:比如一个钟摆,左边摆完了,肯定往右摆,不会停中间。比如一辆汽车,撞完左边护栏,必然会反弹,撞向右边护栏。我们说,集权不好,难道分权就好?鸟官人皇不是好人,富商巨贾就是好饼?集权与分权,不过是同一目的的不同手段;官皇与商贾,不过是同一批人的不同嘴脸-----在此重温一下统治者的初衷:一是最大化的初次分配,二是最大限度维护统治。
        第三,从地理环境来看,商朝的灭亡是大自然的选择。周朝和商朝的冲突是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冲突。中原地区的自然环境,包括易于耕种的黄土、丰沛雨量的季风、定期泛滥的黄河,都非常适合种地,虽然也适合经商,可惜人都贪图安逸。本可以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谁愿意东奔西跑风来雨去的冒险当倒爷?你看看古希腊和威尼斯为什么商业发达,再看看波斯商人和阿拉伯商人为什么满世界跑,因为周围不是山就是海,要么就是大沙漠,被大自然逼得没辙了。
        古希腊国王曾客气地问陌生人:怎么称呼您?海盗还是商人?说明这俩职业都差不多。今天不高兴出海虏货就是海盗,明天高兴了出海买货就是商人,反正都挺受尊重。商朝墓穴发掘出了很多贝壳,说明也有向海上发展的趋势,但到了周朝就绝迹了,因为周朝重农抑商,出海的动力不足了。所以说,一个国家的发展与自然环境密切相关。中国此后三千年都是农业文明,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的自然环境适合农业文明的发展。(未完,待续)

      农业文明.jpg


发表于 2016-12-28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了,好看,爱看,喜欢看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 发表于 2016-12-28 11:16
我看了,好看,爱看,喜欢看

您了比我还急,我还没编辑完呢,您就加精了,天底下还有这好事呢
发表于 2016-12-28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1:19
您了比我还急,我还没编辑完呢,您就加精了,天底下还有这好事呢

看过了,熟悉了。谢谢您吧。我把您的作品段落剪切复制,我跟海客我们俩商量来商量去,可有意思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 发表于 2016-12-28 11:23
看过了,熟悉了。谢谢您吧。我把您的作品段落剪切复制,我跟海客我们俩商量来商量去,可有意思了

您的表扬是我的动力!
发表于 2016-12-28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1:24
您的表扬是我的动力!

行动起来!
发表于 2016-12-28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6-12-28 12:21 编辑

看到迁都的事了,没提到副中心。

看到“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了,异母知道了,异父都有谁呀?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波海 发表于 2016-12-28 11:51
看到迁都的事了,没提到副中心。看到“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了,异 ...

写了呀,一个脚印,一个鸟,一个帝喾,三个爸爸嘛
发表于 2016-12-28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2:05
写了呀,一个脚印,一个鸟,一个帝喾,三个爸爸嘛

噢,我当是隔壁老王、老李、老陈呢。
看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文革期间有些人患上了这种病。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波海 发表于 2016-12-28 12:20
噢,我当是隔壁老王、老李、老陈呢。
看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文革期间有 ...

老同志思想有问题,研究历史您老说现在干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5-30 01:00 , Processed in 0.305594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