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5410|回复: 1

白蛇传(票房演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9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甲:作为一个相声演员哪,得多观察,多研究。
乙:唉。
甲:这点我做得就很不错。
乙:哪你就做得不错啊?
甲:咱观察的广,研究的深啊!
乙:都什么啊?
甲:多了,象什么语言文字、民风民俗、健康医药、少数民族、煎炒烹炸、焖炖熬煮。我是文会子弟书,武能唱大鼓!
乙:嗯?!
甲:武……能打老虎。
乙:我还以为你跟大鼓妞打起来了呢。
甲:最近新研究的啊——
乙:什么?
甲:民俗学。
乙:你不研究孔子么?
甲:最近民俗热啊。
乙:看什么热研究什么?
甲:不是,这也算国学的一支啊。
乙:噢,那您都研究什么啊?
甲:唉,今天是6月17,再过一周又一个重要的民俗节日,是什么知道么?
乙:端午节啊。
甲:端午节,有什么纪念活动么?
乙:吃粽子,纪念屈原啊!
甲:屈原何许人也啊?
乙:屈原啊,那是三闾大夫啊。
甲:哦,穿三双鞋的大夫!
乙:什么啊?
甲:履乃鞋也么。
乙:别上口了!不是,这三闾大夫是古代的一个官名。是主管宗族事务的一个官。
甲:那好不央的纪念他干嘛啊?
乙:这是因为啊。屈原虽然忠于楚王,却屡遭排挤,后来听信谗言而被流放,最终投汨罗江而死。老百姓呢,为了不让鱼虾吃屈原的尸体,那么用苇叶包裹江米,做成粽子,投进江中,喂食鱼虾。
甲:哦!依着你嘛,是这么个说法!
乙:干嘛还依着我啊,谁都这么说。
甲:不对!屈原根本就不是当官的。
乙:啊?那他是?
甲:屈原是修锁配钥匙的。
乙:好嘛,真敢说
甲:你看啊。屈原有这么一个册子,
乙:还册子?
甲:叫【闷骚】!反映他这种苦逼的心理啊。
乙:打住!【闷骚】?那叫【离骚】!【离骚】!
甲:【离骚】啊?我念了好几年【闷骚】了。
乙:什么学问啊!
甲:就说这意思吧!这里面有一句话啊。叫做【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知道这句么?
乙:这是句名言啊!
甲:怎么讲?
乙:你给说说。
甲:这就是屈原自己诉苦。
乙:诉苦?
甲:道路是漫长而又久远啊,走起来无穷无尽!我这上楼下楼的四处找锁配钥匙,整个小区跑遍了,我累啊!我容易么!
乙:好么,还是个江湖人。
甲:长学问了吧
乙:没听说过。
甲:你说的这屈原是一个历史人物。
乙:对。
甲:那么跟端午有关的民间传说你知道么?
乙:那得说是白蛇传了。
甲:不错!在三言二拍里有这么一篇文章,【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乙:就别上口啦?
甲:我问问你,白娘子带着小青在哪遇见的许仙?
乙:西湖啊!
甲:怎么遇见的?
乙:游湖借伞哪。
甲:哪天?
乙:哪天?
甲:不知道了吧。
乙:您知道?
甲:那当然啦。这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
乙:那你给说说吧?
甲:让你长点学问。说白娘子游湖借伞是哪天?记住喽!三月五号。
乙:它凭嘛是三月五号啊?
甲:学雷锋纪念日。
乙:没听说过!哪会有雷锋么?
甲:老雷锋!
乙:老雷锋?
甲:西湖边上有一座雷峰塔,那就是为了纪念雷锋盖的。
乙:是啊?
甲:宋徽宗还亲笔题名啊,瘦金体提了这么七个大字。
乙:什么啊?
甲:向雷锋同志学习!
乙:好么!我可没见过瘦金体的,就见过行书体的啊
甲:你说的那是后来的更新版本,那属于第二代。
乙:你可真敢说,这要搁文革,早就给你毙了。
甲:我说的这是农历的三月五日。老西湖宣传月,老雷锋纪念日。
乙:好么!
甲:其实你当许仙真是想学雷锋做好事呢?
乙:不是么?
甲:别有用心。
乙:哦?
甲:三月五日,那是踏青的好日子啊!那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出来了。许仙一门心思看妞去。
乙:是啊!
甲:在家就捯饬好了。头戴方巾,手摇折扇,一派斯文秀士的模样。“妞呢?嘿,这娘们不错啊!”
乙:就这还斯文那。
甲:正把合着呢,嗯!一眼看见白娘子了。“嚯!尖果!大瓷美人!这真是彪彪彪彪彪得佛,彪彪彪得佛”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英语,beautiful。这妞漂亮啊!还是一高级白领。
乙:啊?他怎么看出是高级白领的?
甲:那当然了,白娘子嘛,那衣服领子,多白呀!
乙:哦!这么个白领啊!
甲:心动不如行动啊!干脆吧!
乙:怎么着?
甲:掏出手机来,摇!
乙:你摇什么啊?
甲:想泡妞,摇微信嘛!
乙:嗨!那白娘子怎么样啊?
甲:白娘子也动心啊!
乙:这倒是。她下山不就是动凡心了么。
甲:白娘子一看许仙:“这小帅哥,唇红齿白的,一双迷人眼。尖孙啊这个!尤其是小流氓这劲,多可爱啊!”
乙:都流氓了还可爱那!
甲:有心过去吧,又挨着面子不好意思的。
乙:怎么办啊?
甲:叫自己的马仔!
乙:马仔?
甲:小青啊!
乙:合着小青是马仔。
甲:“小青,你立功表现的机会到了。姐姐我对那尖孙有点意思。去!给我搭个搭个,扇呼扇呼去!这事要是成了,白不了你!”
乙:好么!
甲:小青赶紧过去跟许仙套磁。“喂!帅哥!照半天眼了,是不是对我姐姐有点意思啊!叫什么你啊?多大了?结婚了嘛?说半天了,下这么大雨,你就这么看着啊?”
乙:那怎么着呢?
甲:“把你手里雨伞给母们使使呗。”
乙:许仙呢?
甲:当时就把伞借过去了。
乙:许仙也是。干嘛还借啊!要换我,直接送!
甲:要不说你外行呢!送?那是一次性的。借好啊!有借有还啊!
乙:哦!为了下次还能见面。
甲:白娘子拿过伞来,一看!嚯!许仙还是一成功人士。
乙:这怎么看出来的?
甲:人家这伞都是定制的。
乙:定制的?
甲:伞上写着字呢。【泡妞】
乙:什么啊!那是写着【许】字。
甲:对!一般成功人士都用定制产品啊!
乙:好么!我回家也在伞上写着【刘】字去!
甲:等第二天,两人一见面,感觉更好了!小青再这么一撮合,马上!
乙:怎么样?
甲:速配成功!
乙:非诚勿扰啊!
甲:两人婚后的日子也不错啊。
乙:哦。
甲:开了个药铺兼诊所,专治不孕不育,电话四个二四个九。
乙:嗨!
甲:门口树一大牌子,写着【五洲女子医院】
乙:让你这做广告来啦!
甲:关键白娘子医术高啊!那真是服务周到,未语先笑,手法精妙,代客煎药。人送外号——
乙:什么?
甲:白衣天使。
乙:好嘛。
甲:医患关系多么和谐!为什么后来管医生叫白衣天使呢,就打她这儿来的!
乙:是啊?!
甲:夫妻俩感情也好啊。
乙:怎么个好法?
甲:许仙一看白娘子这工作看病这么辛苦,心疼啊!专门卖水果回来。洗干净了,亲手喂到嘴边。
乙:这感情!
甲:“娘子,给”“官人,我要。”“要?娘子,给”“官人,我还要。”“还要?娘子,给”“官人,我还要嘛。”“还要那?娘子,给”许仙就这么给力!
乙:这幸亏许仙是开药铺的啊!一般人还真盯不住。
甲:盯不住什么啊?
乙:啊!我说那买水果的钱啊。
甲:是啊!就说相敬如宾这么个意思。
乙:那倒是。
甲:这日子过得好好儿的吧。倒霉!来了添乱的了。
乙:谁啊?
甲:法海啊!说许仙上辈子是大德高僧。非要把许仙带回庙里修行去不可。
乙:是啊!
甲:而且啊,忽悠许仙。“你们家有蛇精!”“蛇精?还鸡精呢!”
乙:还味精呢!
甲:但是架不住扇呼啊!三说两说,把许仙说的有了疑心了。最缺德的,还出了一主意。
乙:什么主意啊?。
甲:端午节让白娘子喝雄黄酒。
乙:对!这蛇最怕雄黄。
甲:等到端午节放假。
乙:那会儿有端午节放假嘛?
甲:法定假期嘛。
乙:没那事儿。
甲:非让白娘子喝雄黄酒。
乙:没错儿。
甲:白娘子不能喝啊,小青也拦着。“官人,小姐今天不能喝。”
乙:为什么不能喝?
甲:“因为……他这个,最近酒驾查得严着啊!逮着就得拘留!”
乙:没这句,是因为小姐身怀有孕。
甲:对!身怀有孕。许仙不管那套啊,把小青赶跑了,非得让白娘子喝。
乙:你瞧。
甲:白娘子一琢磨,喝吧,我吃了预防药啊。
乙:啊?还有预防药?什么药啊?
甲:海王金樽啊!
乙:那不管用啊
甲:真让你说着了!喝下去就坏了。
乙:怎么啦?
甲:用句文言词形容啊!猪八戒大闹高老庄——!
乙:这怎么讲?
甲:现了原形了!
乙:这哪路文言词啊!
甲:许仙还想给她喝醒酒汤呢,结果一掀蚊帐,趴这一大长虫!“噢——”吓死过去了。
乙:死得到挺脆。
甲:这要是搁京剧,立马就是一个吊毛啊!你来一个!
乙:我来不了!
甲:小青赶过来了,赶紧把白娘子叫醒喽,“姐姐,你爷们都GAME OVRE啦!”
乙:什么词汇!
甲:赶紧,人工呼吸!强心针!电击!
乙:哪会儿有电击嘛?
甲:白娘子会法术啊!就这么一通抢救,还真不错,嘿嘿!
乙:给救活啦?
甲:死透了!
乙:这不白说么!
甲:只有一个办法了!必须得去蓬莱仙岛盗取灵芝才能救活许仙。马上,打的奔机场!
乙:这都不像话!
甲:反正是着急啊。等到了蓬莱,一看还真好!有灵芝仙草!
乙:好啊!
甲:刚要去摘,不行!有人看着呢。
乙:对!鹤童鹿童嘛。
甲:两仙童正游戏呢!
乙:游戏?
甲:啊!文字游戏!俩人正对句呢!鹤童先说:【一大念个天,鹤仙问鹿仙。问南极子哪里去?跨鹤上西天。】鹿童一看,这我也会啊!【木兆念个桃】
乙:打住吧!那都死人了,这多着急啊!
甲:对!那长虫跟你一样着急!
乙:这叫什么话啊!
甲:白娘子心说了,我那爷们还等着我救呢,你们还有心思对活?我啊!抢吧!
乙:抢?行吗?
甲:不行啊!打不过人家啊!那仙鹤是蛇的克星啊。
乙;这倒是。
甲:眼瞧着就要崴泥啊!幸好南极子,奔头,大脑袋来了。心地善良啊。念她一片痴情,把灵芝草送给她了。
乙:没错儿。
甲:后来南极仙翁被评选为当年感动中国人物。
乙:哪儿的事啊?
甲:白娘子是高兴万分啊!捧着仙草回家了,把许仙救活了。许仙活可是活了。害怕啊!
乙:那是啊!看见白蛇的原型了。
甲:哪敢再跟这长虫一起生活啊!借着还愿,跑到金山寺找法海去了。
乙:这还主动的!
甲:白娘子不干啦,跟小青俩人找上门去了。索要许仙,小青一见法海就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乙:怎么打的?
甲:“秃驴!还我家相公!”
乙:这是打招呼嘛!
甲:要说还是白娘子,高级白领,受过良好教育,耐心跟法海交涉,希望他不要错误地估计形势,做伤害双方感情的事情。主张双方就许仙的争端能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本着平等互利,合作双赢的精神,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乙:听着怎么跟外交部发言人似地啊!
甲:白娘子说啦,许仙是白娘子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乙:拿许仙当南海了!
甲:法海不听那个啊!到最后白娘子真急了,“好你个秃驴啊,给脸不要脸,老娘给你拼了!”
乙:这是白领说的么?!
甲:调动海军部队,要水漫金山。
乙:海军部队?
甲:虾兵蟹将蛤蟆精啊!
乙:嗨!
甲:法海一看,请出四大功曹,二十八星宿,调动空军部队,上演一场海空作战。
乙:好么!
甲:许仙在庙里听说白娘子为了他跟法海打起来了,着急啊!在小沙弥的帮助下,顺利逃往美国……
乙:啊?!什么美国啊!那是逃出金山寺。
甲:对!逃出金山寺,来到断桥边。
乙:这还差不多。
甲:路遇战败的白娘子和小青。小青一见许仙,气得脸色儿跟浮萍似地。
乙:浮萍?
甲:青啊!小青,小青的嘛!
乙:这么个小青啊!
甲;当时是宝剑出鞘,就要动手:“你个龟孙子!王八蛋!姑奶奶我今天非剁烂了你不可!”
乙:这是真急了。
甲:白娘子赶紧护着许仙,(叫板)“妹妹,且慢动手啊!----”“我找个爷们容易么?”
乙:嗨!我还以为要唱呢!
甲:“我九百年才找着这么一小流氓啊!我容易么!你这就要动手给宰喽。你给宰了,姐姐我找谁要去啊?”
乙:要什么啊?
甲:要水果吃啊!
乙:瞧这点出息。
甲:转身,再数落许仙:“你也是!好好的日子不过,你闹什么妖啊!”
乙:谁闹妖啊!
甲:“还出家?吃荤丧了你!说走你就走啊!一点感情都没有,拿我当礼拜天过那!”
乙:瞧这一嘴词。
甲:“小青,你也是!上来你就动手。你谁啊?你就一臭打工的。你牛逼什么啊?还要剁老板?你要疯啊!要造反啊你!”
乙:嚯!
甲:小青一看,难过啊!委屈!“好啊,打也是你,护着也是你。怎么着都是你有理!拿我当三孙子似地。我为了谁啊?行!今就今了,我还不伺候了!我啊!我不干了!辞职!跳槽!裂穴!
乙:还裂穴?!
甲:白娘子一看,这不行啊!这是得力助手啊!不能让她走。
乙:那怎么办、
甲:哄吧!别!别走!姐跟你玩笑呢。这样,打今儿起,咱双薪,五险一金也给你上喽。你那法国学历我也当真的了!行不?
乙:好么!合着还是假的?
甲;不管怎么着吧。好说歹说把这两人哄好了。也不能就在这呆着啊!家是回不去了,躲到许仙的姐姐家了。
乙:是!
甲:几个月后。产下一子,两口子看着孩子,嚯,这漂亮!黑头发,蓝眼睛……
乙:……你等等吧,怎么黑头发还蓝眼睛?
甲:人蛇混血儿嘛!
乙:好么?!
甲:这孩子也有了,日子是越过越甜美。
乙:这不挺好的嘛。
甲:倒霉,法海又来了!这回还没空手。
乙:还带着礼物来的?
甲:手里捧着一佛钵。
乙:佛钵?
甲:那是法海收妖的法器啊!
乙:是啊!
甲:非要把白娘子收走。白娘子跟小婴儿那是难舍难分啊!
乙:多可怜哪。
甲:哀求法海啊!法海是根本不听那一套
乙:多可恨!
甲:最后白娘子气坏了,是痛斥法海啊。
乙:她是怎么说的?
甲:(天津快板前奏)
乙:天津快板?
甲:竹板这么一打啊,别的咱不说。说一说秃驴你啊,不必笑呵呵。你带着屠刀念弥陀,在这瞎得瑟。任你下黑手啊!任你罩佛钵。我们俩的情和爱啊,气死你个老梆磕!气死你个老梆磕!
乙:别说,还真有点意思。
甲:法海一听,怎么茬?跟我玩天津快板?嘛我也不尿你啊!瞧我的!(山东快书前奏)
乙:好么!山东快书!
甲:闲言碎语不多讲,表一表妖精你听端详!大不该,多年的修行你不要,一心下山搞对象。万不该,水漫金山来作乱,人神共愤你理不当!看我法海的神通大,亮这佛钵把你装!浪里格里浪里格朗
乙:一天津快板,一山东快书,还真和窑性!
甲:法海也不跟白蛇这掰饬了。当时是口念咒语:阿衣吃了黑!
乙:这不济公么?
甲:我又不会咒语,我琢磨着差不多。
乙:差远了!
甲:立马就把白娘子给装进去了。这一下,白娘子心说我算是套牢了,出不去了。
乙:尽这路词汇!
甲:这才镇在雷峰塔下,是永隔人间!
乙:多惨!
甲:小青那着急啊!打又打不过,救又救不了!干脆,我跑吧!
乙:溜啦?
甲:不是!跳槽,另寻名师,学艺去啦!
乙:哦!我说的呢!
甲:光学艺也不行啊!势单力薄啊!
乙:那怎么办啊?
甲:怎么办啊?认干爹!
乙:认干爹?管用嘛?
甲:管用!厉害极了!干爹带着人到了雷峰塔下,就两字:
乙;什么啊?
甲:强拆!
乙:好么!
甲:当时就把雷峰塔给拆了,把白娘子给放出来了。
乙:哦!
甲:最后怎么样你知道嘛?
乙:不知道。
甲:这是我最重大的研究成果!
乙:最后怎么样了呢?
甲:最后白素贞带着小婴儿远走异国他乡,为了掩人耳目,孩子跟妈姓白,他继承了白娘子高明的医术,世代行医,开枝散叶!其中有一位后代,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还为中国人民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乙:有这人?
甲:有啊!
乙:谁呀?
甲:白求恩!
乙:去你的吧
发表于 2012-6-19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窑性”,当年好像560曾说过这个词,应该是“爻性”。
我十分想念56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5 07:49 , Processed in 0.179948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