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9676|回复: 14

相声【批孔子】碎糖演出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7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洋翻新的不错!俺非常喜欢,俺也把俺的演出本发上来,大家点评一下吧!

乙:现在轮到我给您表演一段相声,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这四门功课,那门也不容易。
甲:哦!您在这表演那!
乙:啊!是我表演。
甲:见过您!
乙:嗯!我倒是常来。
甲:您演过相声,也说过评书。
乙:嗨!就是瞎说。说不好。
甲:嗯!谦虚啊!
乙:不是谦虚,实话!
甲:哦!那我问问您,您经常说评书,对历史方面?
乙:喜欢,也看些书,反正是多少了解一些。
甲:哦!也看些书啊!那了解到什么程度了呢?
乙:嗨!您像什么三皇五帝夏商周,归秦及汉三国休。晋终南北隋唐继,五代宋元明清收。差不多的都了解点。
甲:呵!可以呀!这么说你肚子不窄呀!
乙:嗨!我们这就是记问之学。很粗略。
甲:嗯!好!有时间。有时间到我那。
乙:哦?到您那?
甲:到我那,我好好的夹磨夹磨你。
乙:什么您哪?夹磨夹磨我?
甲:就是归置归置你。
乙:归置归置?您这路话我还真不懂。
甲:没文化呀!这么说吧。我打算传你点。
乙:传我点?视频?
甲:什么呀!我打算授你点。
乙:售我点?光盘?
甲:装傻?装傻是不是?
乙:不是!真不明白你这话。您的意思是?
甲:传授你点呀!教你点淆问。
乙:还淆问!您先别教我了。我先问问您吧。您哪位呀?
甲:合着上来聊半天,你不知道我是谁?
乙:没领教,您是?
甲:专家!我是专家。
乙:还真没理会。
甲:不怨你,不怨你啊,我是久居海外。毕竟我们研究的层次比较高,圈子比较窄,所以理解我的人还不多。
乙:也难怪!术业有专攻嘛!尤其您又一直在国外。
甲:对!对!
乙:哦!我问问您吧,您在那个研究机构呀?
甲:嚯?可以呀!你还知道研究机构?
乙:您不是专家吗,肯定有研究的地方呀?
甲:我呀,我在Old river  Confucius Studing Association。
乙:看看人家,不愧久居海外,这英语张口就来!麻烦您,后面的我倒是听懂了,是个什么孔子研究会?
甲:老合,老合孔子研究会!old不是老吗,river是河,得加强英语的学习呀,小同志!
乙:谁小同志呀!老合?耳熟啊?
甲:说明我们这个研究会就像历史悠久的长河一样。
乙:哦,有道理。您贵姓呀?
甲:我?免贵姓信。
乙:姓信?这姓可少见。
甲:我们是战国时信陵君无忌的后代。
乙:哦!名门之后。
甲:呵呵!不敢当!不敢当!
乙:哎!不对呀!信陵君不是姓魏么?魏无忌呀!
甲:嗯!你还有点历史知识啊!要不我打算不错传你点呢!有基础!不错!信陵君是姓魏,但是由于后来战乱避祸等历史原因后来改姓信了!现在基本上姓信都是信陵君的后代!
乙:哦!这就是了!
甲:因为在下崇拜曾子,所以取名一个曾字。
乙:哦!佩服!佩服!不愧是专家!那我称呼您信先生?信学者?信专家?
甲:见外了不是!干嘛还先生,学者呀!你我兄弟相称就行。
乙:幺!兄弟相称?
甲:啊!子曰:肩膀齐为弟兄嘛!没关系!
乙:要不人家有学问呢!一张嘴就是文言。那就称呼您?
甲:信曾哥!我!
乙:哦?你是信曾哥?
甲:啊!
乙:您就光信曾哥?春哥呢?你就不信啦?
甲:春哥谁呀!谁徒弟?
乙:李宇春呀!不都这么说嘛!信曾哥,得永生;信春哥,不挂科!超女么!
甲: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超女?我连英国达人都不看!这完全巧合!
乙:干脆!那我就称呼您得了!
甲:也行!随意!随意就好!
乙:对了!打听一下,您主要是研究什么呢?
甲:空子!我主要研究空子。
乙:什么?研究什么?
甲:孔圣人,孔子研究会嘛!这都不知道!
乙:好嘛,吓我一跳!
甲:哦!您原谅啊!我这长期说外语,在国语这发音上有时不太标准。
乙:也是!那我问问您,您主要研究孔子的哪个方面呢?
甲:哦!问到点上了啊!各位,就显出我的淆问来了!我的最新论文的题目是孔子与中国曲艺的关系。
乙:孔子与中国曲艺的关系?什么关系?
甲:孔子是中国曲艺的鼻祖呀!这就是我的主要论点。
乙:好么!你这够可以的!这中国曲协这么多人研究,都没研究出您这论点来。
甲:是呀!他们有说周庄王,有说东方朔,还有的说什么宋代的。那都是走了歪路啦!全都错啦!
乙:哦!您这还真新鲜。您给说说怎么样?
甲:说说?也行!那我就简单说说,不能全说,我那论文八百多万字。
乙:好么!我们也没这么长时间。您就简单说说就行。
甲:好!我就捡主要的提提。有不明白的就问啊!
乙:那是!我们肯定虚心向您请教。
甲:好!我先问问你,孔子在哪里人士?怹老人家仙乡何处?
乙:这有学问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孔子?山东曲阜呀!
甲:着呀!曲阜;阜者,山也。
乙:不错!
甲:曲阜,就是曲艺之山呀。原来叫曲阜吗?
乙:还真不叫这名。
甲:对呀!这就是后人为了纪念孔子怹老人家而后改的名字!
乙:是啊!
甲:孔子叫什么?
乙:姓孔,名丘,字仲尼呀!
甲:嗯!对!那么为什么叫仲尼呢?古人这字是很有讲究的。
乙:这倒是!这字不是随便起的。
甲:哎!这仲,伯仲叔季呀!仲是第二的意思。
乙:不错!
甲:泥呢?这是古汉语,泥,当坏了,失败的意思。
乙:啊?
甲:仲尼,就是说孔子连着两次使活都泥了,那么孔子为了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而勉励自己,故此称自己为仲尼。深了这个!
乙:您等会吧!哪个尼呀?人家孔子那个仲尼可没有三点水。
甲:这是通假字!你不懂!
乙:得!谁让咱学问浅呢!
甲:我再问问你,最能反映孔子的主要著作,都有什么?
乙:那得说【论语】,【春秋】。
甲:哎!不错!【论语】就是对口相声集呀!
乙:【论语】是对口相声集?
甲: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捧哏的笨呢!【论语】,顾名思义呀!轮换着说话。这不是对口还是单口呀!
乙:好么!
甲:【论语】开篇第一句话就点题啦?
乙:哪句呀?
甲:【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有没有?
乙:有呀!
甲:【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那是说上活得经常溜活,还得心情愉悦着,充满兴趣的溜活,不能烦!这节目得长演长新。这就是孔子教表演心得呀!
乙:哦!那【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呢?
甲:这就是招揽观众,蔓人的话。朋友们都来啦!从哪来的都有!满坑满谷,我很欣慰!全鲁国会听相声的都在这呢!买卖道么!
乙:哦!!!!连买卖道都教?
甲:孔子,好老师呀!不保留!不藏着掖着!
乙:反正是听着可耳熟!那这【春秋】呢?
甲:你也是!孔子怹老人家这么大能耐,能光说对的,不说单的么?
乙:那这么说【春秋】就是单口相声集啦?
甲:看!学问见长!
乙:我就长这学问呀!
甲:这就是简单说几条,再有了!你们相声里有个【吃元宵】,有没有?
乙:有呀!
甲:那就是孔子根据自己的实事编的。
乙:这【吃元宵】还是实事?
甲:那可不!孔子原来都拿这段当返场使。
乙:是呀!
甲:你看!现在这些相声演员一到返场,都说,说点实事吧,这就是孔子怹老人家留下来的。
乙:好么!我刚知道这规矩是这么留下的。
甲:对了!我这么大淆问,我能胡说么?【论语】,那上面记录的都是孔子的实事。
乙:这倒是不假。
甲:怹老人家平时喜欢什么?你知道吗?
乙:那就是看看书吧。
甲:不对!不对不对!
乙:那专家的意思?
甲:好赌两把。
乙:孔子还赌博?
甲:干嘛还呀!孔子最喜欢赌钱了!【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焉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乙:这是说?
甲:这就是孔子说:吃饱了喝足了,没事干!这不有赌博场子么!干这个比做圣贤都好!
乙:好么!还有赌局。那我问问您吧,孔子手气怎么样?
甲:输了,孔子是外行呀!输了不少呀!从赌局出来,不由得长叹了一声:苍孙,章年不正,念了杵也!子路,颜回,脚行!
乙:孔子也会黑话?
甲:怎么说是黑话呢!孔夫子!满春满典!要不说孔子是曲艺的鼻祖呢!
乙:好么!还满春满典?哦!合着孔子就爱赌博?
甲:那哪能呢?怹还喜欢游山玩水呀,交朋访友呀
乙:怎么证明呀?
甲:周游列国呀!一边找朋友,一边赌博,多好!
乙:还找朋友?见过谁呀?
甲:老子呀!当时人称北孔南老呀!
乙:好么!尽听说北侯南张,刚知道还有北孔南老这么一说!
甲:孔子跟老子这么一聊,完了!
乙:那是!老子是谁呀!肯定特投机,特崇拜!
甲:哪呀!孔子直摇头!不怎么样!
乙:那么呢?
甲:老子是楚国人呀!就是现在的湖南,湖南话孔子听不太懂呀!出了门了!跟徒弟说,不行呀!口不正,也就是大兵一路的,不行!不行!
乙:好么!连大兵都有!
甲:对了!孔子,孔圣人!什么不知道!
乙:得!您接碴说。
甲:孔子打楚国一出来,又出事了!
乙:怎么啦?
甲:这一路尽是检查站,搜身!
乙:越说越不像话了,哪的事呀!
甲:【论语】里有呀!
乙:这【论语】里又有?
甲:【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乙:那是曾子说的。
甲:是曾子从孔子那学来的!你哪懂呀!
乙:好!就算是孔子说的,跟您这检查,搜身也不挨着!
甲:谁说的!【吾日三省吾身】。省就是检查;孔子是山东人呀!这日呀!山东话,现在就当靠讲!孔子急啦!【我靠!一路搜俺三次身!还他娘的没完没了啦!】
乙:您打住吧!孔夫子还骂街?
甲:孔子说过呀!【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
乙:这是?
甲:这是说,我打小就贱,所以干了很多卑鄙的事!骂街在孔子来说算不了什么!现在说相声的谁不会骂街呀?这都是孔子怹老人家留下来的。
乙:好么!你可真敢说!
甲:结果这一路下来,连着急带生气,连输带花,一分钱都没了!才有去人家饭馆吃元宵这事!
乙:合着这事是这么来的!
甲:吃完就完啦?以后还没着落呢?
乙:那怎么办呀?
甲:孔子有主意呀!起飞智!
乙:还起飞智?
甲:画锅,撂地!把子路,颜回叫过来。
乙:啊!
甲:爷仨儿开了个相声大会!
乙:那怎么开呀!
甲:孔子自己先来一个单的,照着一小时说;颜回,子路再来一个对的;【抻着点!抻着点!】乙:好么!还抻着点?
甲:那是呀!照着四五十分钟演!最后这爷仨儿一起来个群的。
乙:好么!这就下来啦!
甲:孔子肚囊宽绰呀!连着演了一个月,愣没翻头!
乙:这是孔子,这是郭德纲呀!
甲:反正是越演越火呀!出名了!
乙:您先等会吧!这子路,颜回也会说相声?
甲:对了!孔子不光是相声表演艺术家,相声理论家!也是相声教育家呀!孔子教的徒弟多了!三千弟子,七十二闲人!公冶长!公冶长知道么?
乙:知道呀!懂鸟语那个!
甲:什么叫懂鸟语呀!那是误传!其实是学的口技!
乙:好么!孔子还什么都会!
甲:那是!相声演员十二项基本功谁传下来的?孔子!那子路,颜回都是怹的得意门徒,能不会么?颜回那是文哏相声的代表人物!那【讲四书】说的最好了!
乙:得!我也不跟你抬杠了!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吧!
甲:孔子出名了!得拿名气挣钱呀!做代言!
乙:孔子还做代言?
甲:就给吃元宵那个饭店做代言人,还亲笔题名【如家酒店】。
乙:您拉了【快捷】两字了吧?
甲:快捷干吗?
乙:是黄门脸的那个吗?
甲:黄门脸干嘛呀!现在常说孔子是儒家的代言人。就是这么来的!
乙:好么!这儒家是这么来的!
甲:出名了,有钱了,就止步不前了么?
乙:那还怎么样?
甲:怎么样?孔子那是一般人嘛!有抱负!有气魄!贷款投资,还得扩大经营呀!
乙:还扩大投资?
甲:卖衣服呀!汉服!!
乙:还汉服?不卖华服呀?
甲:华服干吗!光卖服装就完啦?开饭店!
乙:还开饭店?
甲:孔家菜呀!孔酒!你看现在去山东孔府还有孔宴孔酒呢!都是那会传下来的!
乙:我可是越听越耳熟!
甲:但是孔子最大毛病给他害了!
乙:什么毛病呀?
甲:赌钱呀!尽赌博了!正业也不管了!生意是越来越差,这钱也越输越多!后来是借钱还赌!最后是连当带借呀。这不这天么!债主子全来喽!
乙:好么!
甲:这人是越聚越多呀!把孔子他们呢,是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非让还钱不可!
乙:那可怎么办呀?
甲:孔子还不知道那!怹在陈蔡赌的正高兴呢!子路进来就急啦!【师傅,别赌啦!人家把咱都围啦!】孔子还是很稳的!【嗯!这就是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呀!可叹哉!可恨矣!】
乙:还拽那!
甲:子路还是年轻,遇事不稳!【师傅!就他们这帮孙子!装逼者,挨揍之而不宜贯乎!打吧!】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孔子一听,直皱眉头。【不像话!咱们现在可不比从前啦!现在都是有身份,有层次的人啦!!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乙:也是!这话是粗俗了点。
甲:【子路!我可告诉你!你这可有点茅坑上练跳远---过分啦!】
乙:什么词汇!这师傅也不怎么样!
甲:【他们人多势众呀!咱们爷仨儿那行呀!先忍着吧!】
乙:也就只能这样了!
甲:这就是:被困陈蔡!
乙:好嘛!这是被困陈蔡!
甲:光忍也不是办法呀!没吃没喝的!受不了呀!
乙:这倒是!
甲:要不说是圣人呢,关键时候,就是有人相助。
乙:谁呀!
甲:范丹!
乙:范丹?
甲:丐帮的祖师爷呀!跟孔子是发小!
乙:哦!还发小?
甲:范丹正在街上工作呢。
乙:你就说要饭就得啦!
甲:一看!围了一大群人。过去看看吧!一打听围的是孔老二。
乙:好么!连小名都有!
甲:范丹一想,这可是个机会。打孔子一出名一直没机会见呀!
乙:这倒是!一般出名了都不容易见!
甲:赶忙拨开人群,进去了!一见孔子,赶忙施礼呀!【我说老爷!】
乙:好么!还这叫街的味呢!
甲:【老爷!您看我们这帮兄弟,现在是天天乞讨为生呀!但是手段太少呀!除了叫街就是嘞砖。忒累啦!这一天下来也要不了多少呀!救您呢,不是不可以,您老人家得传授我们点本事呀!】
乙:哦?那孔子呢?
甲:孔子有能耐!有本事!不慌不忙!【这样吧!范丹,我也知道你们是穷家门的!这样,你呢出去找几块竹片来!我呢,传你段子。你哪数着数,我打一段,你给一斤米;打两段,你给两斤面。打今儿起,传你多少段,给多少段粮食。】范丹说好呀!这可是圣人传的,那可算得上是镇帮之宝呀!又一想,这得起个名儿呀!也好留给后辈子孙!这样吧!既然这是数数数来的镇帮之宝,以后就叫数来宝吧!这数来宝就这么来的!!!这从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孔子是曲艺的祖师爷呀!
乙:好!真好!
甲:呵呵!见笑!
乙:你这可说是狗带嚼子---胡嘞呀!
甲:这是什么话?
乙:你这就是醉雷公—胡批呀!
甲:呵?听着意思,你好像不老相信的?
乙:干嘛还不老呀!我根本就不信!
甲:你不信?有人信!还告诉你!我前些日子刚在北大讲完课。
乙:北大照相馆?
甲:什么呀!北大!百年讲堂!
乙:您还百年讲堂?
甲:那是呀!北大的校长特邀我去的!当时是齐满坐满呀!什么于丹,易中天,上至北大的那些老教授,下至研究生全去啦!就那些本科生都进不来!
乙:还全去啦?
甲:就我一上台,把我这论点啪啪啪这么一讲,哗!!!全场这气氛!
乙:都给您鼓掌?
甲:哪呀!全跑喽!
乙:能不跑吗?
甲:跑呀,活该!你们自己没学问,层次低!理解不了我这高深的!
乙:是呀?
甲:货卖于识家!就有那懂行的,没走!
乙:还有没走的?谁呀?
甲:季羡林。季老,不愧是国学大师,在那坐得稳稳当当的!
乙:听你讲课?
甲:哪呀!气死了!
乙:别挨骂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 收起 理由
xenon + 5 有点意思。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4-17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我给加一番:
...
甲:还有群口呢!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就是一段群口相声:《扒马褂》。
乙:你先等会儿吧,那时候有马褂吗?
甲:老马褂。
乙:那也不对,压根儿没提扒马褂这里头。
甲:你糊涂啊,三人行,三个人的群口;必有我“撕”,都撕破了,还不是扒马褂吗?
乙:那后面还有“择其善者而从之”?
甲:选个合适的穿着。
乙:“其不善者而改之”?
甲:不合适的就给改个坎肩。
乙: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
发表于 2012-4-17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4-17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糖兄,我是在等不了了我,你把你那《奋斗》的录音给我一份儿吧,实在下不来啊!
huojianxin@hotmail.com
 楼主| 发表于 2012-4-17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兄,已经发送到邮箱了。这次演得很差啊!对不起大洋的作品,也对不起各位观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4-17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上的人 发表于 2012-4-17 13:09
有意思,我给加一番:
...
甲:还有群口呢!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就是一段群口相声:《扒马褂 ...
加的有意思!感谢一下!
发表于 2012-4-17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traste 发表于 2012-4-17 16:35
言之兄,已经发送到邮箱了。这次演得很差啊!对不起大洋的作品,也对不起各位观众了!
是不是天气不好?贪狼也咳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4-17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 发表于 2012-4-17 16:37
是不是天气不好?贪狼也咳嗽了。
俺是前期太忙,准备不充分。也没时间翻新。演的时候节奏也不好。总之是很差啊
发表于 2012-4-17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traste 发表于 2012-4-17 16:40
俺是前期太忙,准备不充分。也没时间翻新。演的时候节奏也不好。总之是很差啊
差不差的我先不管,怎么还没收到?! 你寄对了地址了么?我这急性子我受不了这个。
发表于 2012-4-17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言之 发表于 2012-4-17 16:44
差不差的我先不管,怎么还没收到?! 你寄对了地址了么?我这急性子我受不了这个。
那就我来吧。
已经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相声文海,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7-28 04:36 , Processed in 0.232625 second(s), 21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