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演出评论 2003年度 查看内容


2003年春节联欢晚会大点评

作者:rugal


发布时间:2003-2-10 11:34| 发布者: xuuu| 查看: 5811| 评论: 1 |来自: 中华相声


最昂贵的行头

  每年的岁末,有关春节联欢晚会的内容都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不大不小不冷不热的话题。比如主持人,今年又轮到谁上,谁又将复出,谁又被起用,等等。各种官方的民间的报纸的网络的的媒体总要煞有介事地起哄一番。其实,无论是倪萍还是李咏,朱军还是赵忠祥,都已经无法借助媒体一厢情愿的炒作再度唤回人们久违的新鲜感。

  不过,2003年当主持人们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原因在于,主持人身上昂贵的服装。据有关方面的报道,今年的晚会专门委托南京市采用全手工制作,有1500年历史,正在申报人类文化遗产的云锦为主持人们制作了50套行头。这些服装每个工人每天只能完成五厘米进度,单单人工费就高达500万元。而这500万元在晚会之后究竟如何处理,就不得而知了,可以肯定的是,明年的联欢晚会是派不上用场了。

  我不知道,明年的这个时候,还有哪一个观众会记得主持人说过的哪一句台词,人们能回忆起的,恐怕只有这些价值连城的行头。我们且不去说这里面存在的某些不合理,只是如今的联欢晚会,主持人留给我们的不是挥洒自如的幽默感,不是妙语连珠的机智,甚至不是美貌和性感,让我们记住的只剩下这一身行头。这总不能说是一种进步吧?

最无聊的小品《都是亲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春节联欢晚会从中央电视台的内部联欢会变成了全中国老百姓在除夕之夜共同关注的耗资巨大的年夜饭,从此,这桌年夜饭由于夹塞了太多政治意味而开始变质,由于承担了太多娱乐之外的社会功能而开始变味

  今年的这个小品就是在这样的需要之下诞生的产物。整个节目情节荒诞,台词设计粗俗不堪,故作惊人之语实则缺乏基本的美感,剧本构思严重违背人们的生活现实和心理逻辑。从这一点上说,这是典型的闭门造车式的央视小品。小品将一个患有痴呆症的老年人作为戏剧冲突的核心,这无疑成为这个小品设计上的硬伤,一个残疾人不合理性的行为带给我们的应该是同情和怜悯,而不应该是供人取笑的娱乐效果。

  其实导演的意图是想通过这个小品表达关怀弱势群体的美好愿望,这样的初衷当然无可厚非,但是有必要提醒创作人员的是太多的教化功能只能是艺术创作的死敌,在政治搭建的小房间里,在舆论功能的威逼利诱之下,艺术创作只能供出一份冠冕堂皇却平庸乏味的答卷。纵观二十年来的联欢晚会,抛却了太多政治说教的小品,比如陈佩斯的《正角与反角》,赵本山的《卖拐》都令人难忘,相反的好作品,却一个没有。

最具讽刺意义的节目《魔术》

  最具讽刺意味的画面无疑出现在李咏的这个魔术小品中。主持人在煞有介事地捣鼓一番之后,他变出来的是一瓶喝过的非常可乐。尽管进行了拙劣的伪装,明眼人还是能看出其中的奥妙:这是一个不折不扣地隐性广告,主持人手中的决非什么普通的道具,这瓶可乐我们根本喝不起。其实,隐性广告在联欢晚会上并不是什么秘密,据说连台下的座位都玄机重重,广告商们想在这里露个脸,都必须缴纳重金。然而,可笑的是,中央电视台忽然自己朝自己抡起了耳光,在随后的一个,名叫《说广告》的相声里,泛滥成灾的广告遭到了猛烈的批评。两个初出茅庐的相声演员在这台广告费最为昂贵的晚会上,肆无忌惮地揭露广告对于人们的视觉迫害。前后两个节目如此戏剧性地安排,真不知道创作人员是出于一种自我批评的勇气,还是一种哭笑不得的苦衷?

最乏味的节目《激情依旧》

  平心而论,象《激情依旧》这样的节目在历年的联欢晚会上都像雨后的笋一样层出不穷,然后再像过街的耗子一样在人们的骂声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无法将它们与八十年代的那些经典小品相提并论,甚至只能勉强地称之为小品,因为他们根本不具备小品应该具备的娱乐功能。吕丽萍和孙海英的出现,我想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成就了一部电视剧,也许还因为,这两位在婚姻的道路上奔波了大半辈子的中年人一夜之间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老两口。他们的出现本身就能带来眼球效应,还有什么比两个离过婚的演员更让中国老百姓关注的呢?他们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背后的感情传奇显然更能满足中国老百姓评头论足的欲望。这才是这个小品出现的深层动机。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节奏缓慢的小品在剧本创作上的漫不经心,除了最后的大团圆,前面的情节沉闷冗长。演技出众的孙海英在空洞的剧本面前也无计可施,每一次的亢奋都师出无名,每一次的激动都象是莫名其妙的躁动。

  仅仅因为一部电视剧的成功,仅仅因为个人生活方面的传奇色彩,就能成为一个节目出现的理由?按照这样的逻辑,明年的联欢晚会,我们也许能看到陈凯歌和陈红,梁朝伟和张曼玉。

最令人讨厌的人

  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总会存在一些令人讨厌的人,他们不是导演,不是演员,他们似乎和节目的好坏无关,然而,他们却无处不在。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们是谁,可是整整的一台晚会,他们都会用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叫喊来提醒他们的存在。他们就是托儿,一群导演请来鼓掌的托儿。

  既然是年夜饭,就得玩命地热闹,从服装,道具,造型,灯光,一切都必须热闹起来,否则就是不够喜庆,不构祥和,不够春天。但是,节目总是有好有坏,再高明的导演也无法让一个正常人持续不断地笑上300分钟。于是,托儿就出现了。在每一个节目的开始,中间和结束,他们总要不失时机与时俱进地叫上两声好。于是,我们在那么多原本不好笑的地方听到了那么多兴高采烈的叫好声,这样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的智商,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没看懂?

  这些托儿总是些特别容易高兴的人,舞台上的风吹草动,总能换来他们不遗余力的喝彩。每回听到他们的掌声,我总是联想起打折商店里伙计们不遗余力的吆喝。不管怎么说,不论这些托儿的艺术品位如何,他们的敬业精神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今年的晚会策划者为了感谢他们,还特意为他们安排了一首歌,这首歌的名字叫《快乐的人请鼓掌》。

最可悲的艺人赵本山

  演员陈佩斯告别央视之后,东北人赵本山成了央视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说,在退出央视舞台的传闻过后,赵本山的出现是个意外;那么,这一次赵本山的失败却是个必然。从《卖拐》的轰动,到《卖车》的黯然失色,再到今天的无人喝彩,晚会一直将宝押在赵本山身上,在这样竭泽而渔的索取面前,再杰出的演员也只能落入雷同和粗劣的结局。

  在2000年的晚会之后,赵本山已经成为中国喜剧届最有影响力的演员,然而这样的地位也给赵本山带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之前有传闻说,由于剧本的单薄,赵本山想退出晚会,然而最终赵本山与央视的妥协说明,赵本山已经面临尊重艺术和名利诱惑之间的艰难选择,已经进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怪圈。

  其实道理很简单,艺术创作需要时间,需要灵感的出现,而保质保量的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式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艺术理想,这样做只能迅速地缩短艺术家的艺术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说,陈佩斯与央视的决裂,也许不失为明智之举。

最值得称道的小品《我和爸爸换角色》

  尽管这个小品因为缺乏深刻的立意而颇遭非议,然而在我看来,这是今年最为出色小品。虽然在剧本创作上也存在脱离生活逻辑的缺陷,可是在台词的选择和处理上,带有浓郁的民间色彩。较之冯巩的小品,节奏把握上简洁流畅;较之黄宏的小品,在语言的魅力上则胜之远矣。

  郭东临的角色是一个替老板喝酒的公司小职员,富有酒席经验的郭东临演来得心应手,完全来自日常生活的用语让这个小人物活灵活现。这个小品让我找到了多年来一直不喜欢黄宏的理由:一个功成名就的大腕明星怎么可能将一个鞋匠,花匠,出租车司机演得有血有肉呢?

最亲切的歌曲《让爱住我家》

  这个普普通通的一家子可能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短短几分钟的演唱会成为2003年晚会上的一个可爱的亮点。在人们厌倦了晚会专业户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之后,焦头烂额的策划者们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广大人民群众。不过,这一家子能够走进门禁森严的央视大门,绝不仅仅因为他们写了一首歌,丈夫的留美归国和妻子的台湾同胞身份,才是他们从亿万个家庭中脱颖而出的真正原因。

  不过,从节目的时间长度和时段安排上看,从4000首歌曲中跳出这么一首,与其说是央视对于十三亿电视观众的一次眷顾,不如说是一次不算慷慨的施舍。

  从大的方面讲,从一九八三年至今的联欢晚会与其说是普天同庆的仪式,不如说是中央电视台和一些大腕明星们的自娱自乐。而普通老百姓,在大多数时候,则更像是踮起脚尖观看大户人家操办喜事的无关紧要的看客。

最不伦不类的音乐剧《不见不散》

  在我的印象中,在联欢晚会上,划出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为喜爱高雅艺术的人们准备一出音乐剧,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可是据我所知,我认识的大多数朋友总是选择这一段时间上上洗手间。从这一点上说,我们的晚会还真是注意到了以人为本。在这样的晚会上,塞进这样不伦不类的音乐剧,恐怕只能说是不合时宜。在观看晚会的观众中有近8亿的农民兄弟,我不知道他们会利用这一段时间干些什么?聊天,骂娘,谈谈明年的收成还是进城打工?反正不会是利用这段时间来提高一下自己在音乐方面的修养。

  在我看来,真正的音乐剧是静静地坐在剧场里,屏息凝神,注视着不远处灯火灿然的舞台上,一片起落有致的哀弦急管。而不是男女老少围坐在觥筹交错的餐桌前,围坐在彩色的黑白的电视机前,有事没事地瞅两眼的东西。何况,这样的音乐剧也是在谈不上什么阳春白雪:几首翻唱的口水歌,几个过气的流行歌手,一个象白开水一样的情节设计,的确没有理由征用如此宝贵的晚会时间。

  高雅艺术自然有高雅艺术特有的格调,特殊的欣赏人群,特定的氛围和存在的环境,在这样玩命热闹的联欢晚会上兜售高雅艺术,实在不是什么高雅的艺术行为。

2003/02/09


 

云也退    

  很喜欢这篇文章,写得很沉稳,不是那些动辄这也烂那也烂的文章可比的。

  晚会无聊(乃至无耻)的地方就不提了,我是赞成停办一年让各界都好好反省反省的。就最值得称道的小品《我和爸爸掉个个》说两句:

  虽然那个扮演老师的女演员比较做作一些,但总体而言这个作品很优秀。郭冬临的小品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不卖弄,不贫嘴,逼真,生活气息浓烈。因此,他有些很白的话“你要死啊!”“老师他占我便宜!”四两拨千斤,造成了最强烈的效果。

  我也一直在思考我越来越反感黄宏、赵本山他们的缘由,觉得这篇文章里说得有道理:黄宏没有真实体验过他演的角色的生活。当然郭冬临也不一定就有,但是郭在处理语言的时候能够最大限度地贴近生活,贴近平民,从一个常人的角度——而不是从担负着把全场观众逗乐的演员的角度——揣摩台词。这种自下而上的思路是他表演成功的关键所在。

  看过这个小品以后我对《足浴》、《马路情歌》不屑一顾:大家想想一个出租汽车司机怎么能够贫嘴到黄宏、冯巩的程度?张嘴就是自鸣得意的顺口溜,句句押韵,现实生活中能有这样的人吗?黄宏居高临下,把一个个顺口溜端到观众跟前,恨不能把你的嘴撬开,这样的节目只能给人陌生感,让人反胃。

  郭冬临的几个小品,如《有事您说话》,从来不在上台的时候先冲着观众说四句押韵的自我介绍骗点掌声,或者“改革春风吹满地”之类的无聊话。郭冬临很实在,表演干干净净没废话。普通人的生活本来就简单得很,小品只是为生活添一点作料,何必绞尽脑汁去编顺口溜呢?

  于是想起李文启,想起他创作的那些精彩的小品,从来不靠顺口溜赚笑。他为黄宏创作的《青海姑娘》讽刺当代作家不潜心创作追名逐利的行径,虽然不太知名,却是我所听过的难得的小品佳作。饰演作家的黄宏跟出租车司机比起来,也显得更加真实一些。

2003/02/09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18661551708 2017-4-25 21:13
引用 abcde 2004-2-12 21:26
因为无聊,所以没看!
引用 平凡过客 2003-2-13 14:01
特别是音乐剧,真是无聊.请了一都什么呀,基本上年年都是一些混子,像伊相杰,李崎.
你说他们都干嘛的!没本事不是你们的错,出来丢脸就是你们不对了/
引用 平凡过客 2003-2-13 14:01
特别是音乐剧,真是无聊.请了一都什么呀,基本上年年都是一些混子,像伊相杰,李崎.
你说他们都干嘛的!没本事不是你们的错,出来丢脸就是你们不对了/
引用 tao-taoing 2003-2-10 21:46
那个双簧挺有意思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相声文海,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7-28 04:29 , Processed in 0.152492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