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名家 张寿臣集 查看内容


张寿臣艺术活动记事

作者:陈笑暇、倪钟之、张立林、田立禾


发布时间:2002-5-14 09:53| 发布者: xuuu| 查看: 10446| 评论: 0


张寿臣的祖父原籍河北省深县,四十来岁时迁来北京,定居于南城天桥一带,以做木工为业。有二子一女。次子自幼在京剧科班学艺,工武生,初露头角,中年夭折。女许配艾家(即名丑艾世菊之祖母)。长子张诚甫,张诚甫少年时随父学木匠,家境贫寒,于二十五岁时拜韩连玉为师,改说评书。因与相声演员焦德海、李德钖关系密切,所以也说相声。张诚甫生子张寿臣。

一八九九年 即清光绪二十五年,一月二十九日(农历戊戌腊月十八日)出生于北京西交民巷小四眼井。

一九零三年(五岁) 艺人倍受欺凌,生活朝不保夕,张诚甫欲改变现状,寄希望于后代,是年送张寿臣进私塾读书。半日读书,半日随父在隆福寺、护国寺等明地说相声,贴补家用和交纳学费。此时随父学会《六口人》、《家堂令》等“小孩哏”节目,由于年龄小,说话天真,很受群众喜爱。

一九零六年(八岁) 遇肃亲王禁相声(见一九六二年《天津晚报》),北京说相声遭到官方禁止(两年后开禁)。此时张诚甫专说评书。张寿臣不能随父说相声,正式上学。

一九零九年(十一岁) 丧父。中途辍学,正式以说相声为业,维持家中生活。

一九一零年(十二岁) 正月拜焦德海为师,焦德海系“德”字辈师长,活路宽,久占天桥。张的拜师为相声又延续了一代新人。学艺期间,张寿臣学会了大量节目,出演即红,时人谓之“娃娃红”。

一九一三年(十五岁) 满艺出师,继续和师友演出:于西安市场,护国寺等明地。为时不久,随年龄的增长,声音、形体发生变化,行话谓之“倒人缘儿”。收入日渐下降。同行不愿搭伴,只能自己单干。或在别人说完之后借地卖艺,或在北京南城根等处撂地,每日至多赚二、三十个铜子儿,全家陷于啼饥号寒之境,延续三年之久。这时,他住在宣武门外南下洼天川路.路南有一个“越中先贤祠”,祠内开设演讲所,每日到那里去听讲演,在这里听过关多福先生说《豫让论》,蔡友梅先生讲《京华故事》,增长许多知识,为后来改编相声节目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一九一五年(十七岁) 春季,第一次离开北京。与师弟聂小锁步行经通州、三河县、玉田县至唐山,沿途演出。这是相声第一次来到唐山、三河县和玉田县。在归途中,曾到天津北开市场、三不管等地演出,与李瑞峰等曾短期合作。

一九一六年(十八岁) 回到北京,仍在南城根儿、天桥等处撂地。“俩子儿一回,仨子儿两回”地维持生活。

一九一七年(十九岁) 回到师友之间。在天桥与高德明,高德亮;陈荣启、刘德志合演。由于几年的闯练和积累,不但掌握了大量的传统相声段子,表演亦趋于成熟。此时他还常演单口相声,开创了年青演员演单口相声的先例。有一次在天桥演出《柳官上任》,围了几层观众,收入初见抬头。

一九一九年(二十一岁) 与焦德海同上“四海升平”茶社的“灯晚”,后来自己单上。在这里认识了庄荫棠先生。庄系报社编辑,能编擅演,刘宝全的节目大都经他改编。张寿臣对部分节目进行加工,许多“文字哏”的相声如《写对子》。《文章会》等均受庄先生指点。同年,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接受了一些民主思想和爱国主义思想,为后来创作相声《揣骨相》、《哏政部》及评书《丁汝昌破倭寇》等有较高思想内容的节目积累了素材,奠定了基础。

一九二零年(二十二岁) 白天到天桥、东安市场演出,晚上到“四海升平”茶社演出,直到二十四岁。张寿臣相声已在北京各处初具声誉,也得到同行的赏识。

一九二三年(二十五岁) 与负有盛名的李德钖搭伴,互为捧逗,参加北京“大观楼”、“城南游艺社”等剧场的杂耍演出,同台的有刘宝全、汪金兰、郭荣山、王金友、谢芮芝等人,在这期间,曾演出于天津“燕乐”,“歌舞楼”,并到沈阳作短期演出。李系“德”字辈最有声望的演员,张寿臣和李的一年合作,使许多传统节目在表演上都比原来有很大的发展。


一九二五年(二十七岁) 专事逗哏,与陶湘如搭伴,从此立足于天津,走向艺术的兴旺时期。在此期间,改编了大量的传统节目,对《文章会》、《倭瓜镖》、《大相面》、《八扇屏》、《对对子》、《全德报》、《老老年》、《训徒》等都做了大幅度的增删工作。另外,创作了讽刺卖国贼的《揣骨相》,揭露官府黑暗的《哏政部》及《洋钱伤寒》,《五百出戏名》、《三节会》、《百家姓》、《窝头论》、《地理图》等新节目,由于演出内容适应当时群众需要,对许多节目进行了系统整理,所以取得了较高成就,形成了稳而不瘟、谐而不俗的艺术风格。当时,和刘宝全、金万昌、荣剑尘、罗文涛被誉为杂耍界五大王。在天津观众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并为天津的相声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又应“胜利”等唱片公司的邀请,灌制了大量唱片,其中有《歪讲“三字经”》、《百家姓》、《三节会》、《地理图》等。

一九三一年(三十三岁) “九一八”事变爆发。在演出中宣传抗日,抨击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经常演出《揣骨相》、《朋友还是敌人》等节目,歌颂爱国将士,揭露投降派卖国行径。收常宝堃(小蘑菇)为徒,代收李寿增、常连安、富寿严为师弟。

一九三三年(三十五岁) 在歌舞楼演出,在台上公开赞颂抗日将领吉鸿昌将军.与吉鸿昌将军会见,事后收到吉鸿昌赠书。次年吉鸿昌将军遇害,张悲愤万分。

一九三五年(三十七岁) 陆续收赵桂梧、刘宝瑞、刘化民为徒。

一九三七年(三十九岁) 与侯一尘搭伴,并演单口。此期间创作了单口相声《娃娃哥哥》、《庸医》以及《属牛》、《掉蝎子》、《二十四孝》、《携琴访友》、《爱船借箭》等单口小段。“七七事变”,京津沦陷后,多次拒绝日方提出到东京(实际是釜山)录制唱片的要求,遭到特务的跟踪,乃与侯一尘到南京、镇江等地作短期演出。

一九三八年(四十岁) 与侯一尘演出于“小梨园”、“大观园”等曲艺场子。被恶霸袁文会强迫在“燕乐戏院”补缺,替戴少甫、于俊波演出。收戴少甫为徒,代拉于俊波为师弟。

一九四零年(四十二岁) 到北京参加启明茶社演出,无端遭到特务毒打,养病半年。在此期间,创作了《夸讲究》等节目。

一九四三年(四十五岁) 回天津,与周德山搭伴演出于天津各曲艺场,并与白云鹏同台演出于新中央戏院兼演滑稽小戏。经常宝堃介绍收叶利中为徒。

一九四四年(四十六岁) 陆续收冯立璋、于世德、康立本、袁佩楼为徒。与刘宝瑞、阎笑儒、于世德等到济南大观园“共乐茶社”演出,年底回北京。

一九四五年(四十七岁) 在北京天桥明地演出,搭伴者有刘德志、白全福,王长友、于世德等人,并在东城某民营电台演播相声。代收师弟白宝霆、尹凤歧。八月,日本投降,宣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心情振奋,回津与于俊波演出于“小梨园”并赶场在电台演播相声。

一九四六年(四十八岁) 年底因演《山西家信》遭国民党伤兵毒打,产生改行想法。收冯立全、孙少清为徒。

一九四七年(四十九岁) 与周德山合作,演出于“小梨园”。思想苦闷,有心退出舞台;但又为生活所迫改行说评书,由蒋轸庭介绍拜张诚润为师,起名张豫华(未公开用)。在“宝和轩”先说《清官秘史》,后说《水浒》。并创作了一些中篇评书《枪毙刘汉臣》、《白宗巍跳楼》、《姚家井》、《丁汝昌破倭寇》等。收朱相臣、穆祥林、沈君(口技艺人,本名沈观澜)为徒。

一九四九年(五十一岁) 天津解放,继续说评书,演出于南市、河东地道外等地。

一九五零年(五十二岁) 去西安说书。

一九五一年(五十三岁) 回津。常宝堃、程树棠赴朝慰问时牺牲于朝鲜战场,于追悼会上作悼念常、程的祭文(见一九五一年《天津日报》),表现了对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拥护。

一九五二年(五十四岁) 应邀去唐山相声大会短期演出。回津后应孙书筠邀请加入群声曲艺社,演出单口相声。同时,仍在茶楼说书。

一九五三年(五十五岁) 参加天津市曲艺工作团,专事单口相声的演出。收田立禾为徒。佟大方、张锐、张剑平以学评书的名义拜张寿臣为师。

一九五四年(五十六岁) 随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去石家庄一带慰问演出。

一九五六年(五十八岁) 为继承北方评书传统节目,由市文化局安排在南市通海茶社,演述评书《水浒》。由何迟整理的《小神仙》、《吃西瓜》两本单口相声选集出版。其代表节目《三近视》被译为外文在国外发表。年底,所在单位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并入天津电台广播曲艺团,改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曲艺团。

一九五七年(五十九岁) 在天津各曲艺场随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曲艺团演出单口相声。

一九五八年(六十岁) 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张寿臣单口相声选》,共收集代表性单口相声十五段.同年开始在天津戏校少年训练队(附在天津曲艺团内)任教。并不断为全市专业相声演员辅导。扶持群众性的业余曲艺活动,收业余演员邢炳涛为徒。

一九五九年(六十一岁)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曲艺团重新改组,被分配到天津市文化局领导的天津市曲艺团。

一九六零年(六十二岁) 去北京参加第三届全国文代会与全体代表一起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接见,当选为中国曲协理事。天津市文化局派专人记录整理他的表演艺术经验。收南开区曲艺团胡振江为徒。

一九六一年(六十三岁) 每周四在“天乐戏院”为全市相声演员讲课。收和平区曲艺杂技团张嘉利为徒。

一九六二年(六十四岁) 应天津电影制片厂之请,拍摄单口相声《贼说话》,收入电影记录短片《曲艺集锦》中。同时拍片的还有王佩臣的铁片大鼓《太公卖面》,曾振庭的连珠快书《蜈蚣岭》。文化局与天津曲协筹委会联合举办第—届“津门曲荟”,在“老艺人专场”中演出了单口相声《三近视》,内部演出了《怯进京》。十月,中国曲协天津分会成立,当选为副主席。百花出版社再版《张寿臣单口相声选》。同年在“八一礼堂”演出单口相声《小神仙》,是一生中最后的一次演出。为继承张寿臣的单口相声艺术,市团有关领导选派赵佩茹拜张为师。

一九六三年(六十五岁) 当选为第三届天津政协委员。此间陆续发表了《谈单口相声的表演》、《我对传统相声的看法》、《借劲使劲》等论文。

一九六四年(六十六岁) 退休。仍坚持传艺和提供史料等活动.

一九六五年(六十七岁) 当选为第四届天津政协委员。

一九七零年(七十二岁) 病故于天津。

(原载《天津演唱》1983年,第四、五期)


文章奇哉!!!
1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1 09:00 , Processed in 0.134294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