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网友文集 袁小可集 查看内容


历史上的历史之夏商西周(中上段)

作者:袁小可


发布时间:2017-1-4 10:00|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053| 评论: 10



十五、商朝的分权
        商朝从汤开始到纣灭亡,共传17代31王,大约六百年。与夏朝的中央集权不同,商朝大部分时间的权力比较分散:
        一是君权本身比较分散。
        也许商汤觉得夏朝的嫡长子继承制有问题;也许商汤觉得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大儿子二儿子都是我种,手心的手背的都是我肉……总之他设计的继承制度非常奇特:兄终弟及,弟传兄子。如此循环,不是嫡长子也有机会。商朝中期,继承制度又改成了兄传弟子。直到商朝晚期,皇帝说干脆去他妈的,就让我儿子当,当完儿子还要当孙子,这才恢复了嫡长子继承制。所以商朝皇位继承是发散性思维。
        二是君权臣权相互制约。
        我们说过,商朝制度很多,大臣习惯按制度办事。其中有个制度,叫做贵族公议制,类似于罗马的元老院。但凡国家大事,需要贵族成员集体商议决断。这个制度一直到商晚期嫡长子继承制之后才逐渐废掉。此外,商朝重视人才,人才能力强,权力欲也强,人多了就敢跟皇帝叫板。《史记》记载:“帝太甲不遵汤法,乱德,伊尹放之于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帝太甲悔过自责,反善,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您看看,大臣权力大了就可以流放皇上。
        三是中央与地方分权。
        夏朝是中央集权,谁不听话过去打谁。商朝崇尚自由,不愿意管太多。《史记》记载:“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说明商汤并不限制老百姓的自由。商朝地方诸侯也是高度自治的,因为商朝地盘比较大,翻山越岭管起来不方便,干脆任其发展。中央权力的分散,造成地方势力的膨胀,为商朝的灭亡埋下隐患。
        四是金钱与权力争位。
        夏朝是权力先于金钱。商朝由于权力分散,金钱逐渐掌握了话语权,从上到下都忙于赚钱。十个臣民九个商,还有一个要开张。现在管做生意的叫商人,您知道这词咋来的?就是因为商朝的商业十分繁荣,号称“商葩翼翼,四方之极”,商族的老百姓特别善于经商赚钱,所以西周把做买卖的通称为“商人”。
        我们说,权力横行不好,金钱上位就好么?显然不是。缺乏制约的金钱比缺乏制约的权力还要野蛮。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通神,也能买命。仅举一例:商朝的活人殉葬非常普遍,仅殷墟的甲骨文就记载了一万多人。从考古发掘来看,殉葬者大多是墓主人的妻妾和奴仆,有的一个墓就殉葬了五百人,有活埋的,也有剁碎了埋的,有头无肢、有肢无头的到处都是。墓主人都是什么人?大多是有钱的富商。这就是有钱人的作为。
        商朝崇尚自由竞争,但是毫无约束的竞争必然导致金钱横行,不择手段,权钱勾结,腐败盛行,最终导致严重的贫富分化。有人说殉葬是上古社会才有的现象,但我们更担心殉葬只是金钱失去制约的结果。现代文明未必没有殉葬,也许殉葬的形式更隐蔽更漂亮了。纵观历史,总能听见有人说,哎呀,这种事怎么可能再发生呢?可是没多久,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改头换面又出现了,何况活人殉葬也算不得太夸张的事,所以我们有理由警惕。

    松绑.jpg
十六、商朝的迁都
        频繁迁都是商朝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前前后后迁了六次,直到盘庚迁都于殷,才基本稳定下来。也难怪商朝不搞中央集权,皇帝不稳定,皇都也不稳定,权力中心一直颠沛流离,怎么搞集权啊?
        为什么会如此?
        首先是因为商族有迁徙的传统。《史记》记载:自契至汤八迁。就是说,商朝建立之前就已经搬了八次家。一方面,迁徙是被迫的。因为夏朝是中央集权,经常把一些大氏族赶来赶去,生怕你呆稳了发展势力。另一方面,也与商族的经商传统有关。买卖人干什么?倒买倒卖当倒爷嘛,东奔西走是必须的。
        商朝建立之后,除了传统因素,还有别的原因。
        从表象来看,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商朝重视发展经济,都城自然是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发财和就业的机会多,全国百姓都跑来讨生活,随之带来一堆问题:交通堵塞,用水紧张,治安混乱,房价物价高涨,粮食接济不上……尤其逢年过节,官商排队送礼,交通那个堵呀,百姓那个气呀……智囊们就向皇上建议,说这么下去不行,房价泡沫太大,您得尽早整治。皇上说,咋整啊?智囊说,迁都啊,原来的都城不是都城了,房价物价自然下降,新的都城百业待兴,房价也上不去,两全其美,利国利民……皇上说,那还等啥,赶紧卷炕席啊。
        有人说,房价高治理就得了,干嘛非迁都啊?问题是它治理不动,商朝的金钱能和权力分庭抗礼。有钱人可以炒作一切,权力也成了炒作的商品,都城就是炒作房价的绝佳卖点嘛。权力想整治,金钱不买帐,权力只能远走他乡。
        当然,反复迁都还有深层动因,这与皇位继承制度有关。对于商汤来说,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可对于儿子们不是啊。哥哥娶了媳妇,哥哥的小舅子关弟弟屁事啊。可是哥哥当了皇上,小舅子们也想沾光,走马灯似的找姐夫批地盖房。时间一长,都城的土地都让哥哥的娘家人开发了。弟弟继位之后,弟弟的小舅子们跑来诉委屈,说都他妈开发差不多了,连口汤都没留下,房子土地一直升值,你嫂子家的资产大大的。皇上说,那咋办?小舅子说,迁都啊,迁到新地方,你给咱们也批块地,都城盖房子不怕不升值。咱们迁都,他们也得跟着搬,房子带不走都得变现,成千上万套房子没人接盘,让丫赔个底儿掉。
        您看看,真正的智囊是皇上的小舅子。
        所以说,明里暗里都有理由,反复迁都实属必然。
        为什么盘庚迁殷之后不迁都了?因为逐渐改成了嫡长子继承制,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了,所以没必要了。

     商朝迁都.jpg
  
十七、武丁的中兴
        从夏朝集权到商朝分权,老百姓暂时松了口气。但是,好比一个姿势呆久了会难受,换个姿势暂时舒服了,时间长了还是会难受。
        分权的恶果很快显现:争位的内讧不断发生,自家的兄弟天天打架,进而又导致内乱不断。《史记》记载:中丁以来,弟子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诸侯莫朝。意思是说,商朝内乱从中丁一直到阳甲,历经九世,延续百年。九世之乱又导致了诸侯不朝。中央权力削弱,地方就闹独立,商朝国力日渐衰落。
        盘庚迁殷之后,传位给了弟弟小辛,小辛传位给弟弟小乙。小乙这人挺会教育孩子,把儿子武丁下放到民间,与普通民众一起干活。武丁在工地上认识了一个建筑工人,叫傅说。这个人喜欢谈论国家大事,经常抨击商朝王室。武丁还挺爱听,经常虚心请教。
        武丁说,傅老师,我们为什么越来越衰呢?
        傅说说,因为太乱,缺少秩序。你们说不折腾,实际陷入另一种折腾。就说一直迁都谁受得了,被窝刚捂热就走人,那还能不感冒?根本原因还是权力太弱,金钱太强,权力都成了商品,大臣都成了猎物,有钱人天天围猎,逮住就往里灌钱,灌得跟注水猪似的,大臣们也受不了。比如说,房价这么高,咱工地这开发商天天围猎,只要大臣一点头,大把票子就来了。还不单是抵制诱惑的问题,大臣们也有难处,商人们都有后台,都是王室的老婆孩子,敢不点头,不光位子难保,自身都难保。你想想,维持秩序的大臣都成了猎物,这个社会还能有序么?
        武丁说,有道理,那咋办?
        傅说说,平衡呀。一切关键在于均衡,权力和金钱也要均衡,现在权力弱势,金钱强势,你当了皇帝,一定要集中权力,削弱那些有钱人。
        武丁听完,好似泄气的皮球:不行啊,承包商是我大舅,审批的是我三姨夫,我本有希望当皇上,亲戚们都看好我,我要是得罪他们,他们在贵族公议大会上反对我,我连皇上都当不成了,这些利益集团我也不敢动啊。
        傅说说,你呀,别着急,一步步来。
        傅说告诉武丁,从内外两方面着手。内部从皇位继承开始,皇帝是国家的核心,皇帝继承要是没有秩序,今天弟弟干明天哥哥干,二弟干三年三哥干五年,这个国家的秩序好不了。应该首先稳定皇位继承制度,最好是嫡长子继承制,哪怕嫡长子是个傻子也行,总比诸子夺权没有秩序强。外部呢,必须要征讨那些不听话的诸侯,加强中央集权。
        武丁一拍大腿,好勒,我一上台,就这么干。
        傅说淡然一笑,说道,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武丁说,再难我也干。
        傅说说,不是那意思。
        傅说的意思其实是,对于统治者,不需听其言,只需观其行。统治者说的肯定都对,冠冕堂皇,挑不出毛病。老百姓热了,统治者肯定说,该剃头,结果呢,剃了个阴阳头,这叫什么事。
        武丁上位后,马上提拔了傅说、甘盘、祖己等一批能人,都是民间劳动时结识的人才。武丁知道,振兴国家没有人才等于空谈。如果都靠那些拍马屁的,天天听他们说,忠于您,忠于您,国家根本强盛不起来。武丁广纳贤言,对内整治腐败,约束金钱,对外打击不听话的诸侯国。他在位时期,灭躬方,亡土方,平西羌,定襄,扩疆千里,国力强盛,史称“武丁中兴”。
        从武丁开始,皇位继承逐步向嫡长子靠拢,到了庚丁时期,正式确立了嫡长子继承制度。
        皇上稳定了,都城稳定了,商朝开始向中央集权发展。诸位皇帝开始学习夏桀,频繁开展军事行动。甲骨文记载,商朝后期先后与人方、土方、及方、井方、屯方、龙方、耳方、羌方、髳方,还有好多敲不出字的部落发生了几百次战争,谁不服就打谁。通过不断巩固中央集权,金钱势力慢慢下降,权力逐渐占据上风。

  权钱勾结.jpg

十八  亶父的微笑
        武丁东征西讨的时候,曾与西方一个诸侯国擦肩而过。由于打两下就服了,武丁几乎没有印象。但在他班师回朝之际,那个诸侯国的首领望着武丁的背影,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这个诸侯国,就是周族部落。这位首领,就是亶父。
        我们先介绍一下周族部落。这个部落有个特点:善于说谎。
        周族的始祖叫后稷,在大舜手下主管农业,跟大禹、大契都是同事。契是卵生的,后稷也不是好来的。《史记》记载: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就是说呀,后稷的母亲郊外野游,看见一个巨人的脚印,忽然性欲大发,想去踩它一脚,一踩就怀了孕,生下一个儿子,这就是后稷。
        有人说,这是真的吗?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政治隐喻。
        其实呀,这是周族为了抬高身价,故意说自己祖先是大仙生的,就跟西方人说耶稣是上帝和玛丽亚在马厩里生的一个道理。可是呢,人家耶稣的母亲还是黄花闺女,生了耶稣不算出轨,后稷的母亲可是有爷们的人。
        那位爷是谁呀?帝喾。
        看看《史记》怎么说的。
        《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后稷,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为帝喾元妃。
        《史记﹒殷本纪》记载: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诸位看明白了吧,帝喾的大老婆生了后稷,二老婆生了大契,三老婆生了唐尧。也就是说,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听着有点别扭,可是没有办法,架不住商族和周族瞎哔哔:我们祖先是鸟儿生的,我们祖先是脚印儿生的,就跟多光荣似的。他们净顾着吹牛皮痛快嘴,丝毫不顾及人家帝喾的感受:四个媳妇出轨了俩,心里能好受么?先不说戴绿帽的事,仅这身体状况就不乐观,媳妇总跟别人怀孕,他自己难道有不育症?就连唐尧是不是亲生的都可疑了。其实不说您也清楚,哪儿有什么鸟啊脚印之类的,都是劳动人民的孩子,都是竹竿子砸出来的。
        后稷喜欢种庄稼,他知道什么土地适宜种什么,粮食产量很高。唐尧就让这位哥哥主管农业,专教百姓种植庄稼,一直干到大舜时期。大禹得势之后,派自己的亲信伯益主管了农业,把后稷赶去了荒凉的西部。周族从此一代不如一代,流窜于戎狄的地盘。传至亶父时期,周族重拾了后稷的手艺,开始种庄稼,慢慢富裕起来。可是戎狄经常来抢粮食,亶父没有办法,带着周族翻山过河,一直搬到了岐山南麓。
        好了,让我们把目光收回到亶父的冷笑。当时周族与商朝相比力量还很弱小,但是亶父已经开始打商朝的主意。这就是《鲁颂》描写的: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歧之阳,实始翦商。
        周族为什么觊觎商朝的地盘?因为周族具有农业传统,对土地有一种天然的渴望,哪里土地肥沃想去哪里。周族看着商朝恨得慌,觉得他们占着那么好的地方,光做买卖不种庄稼简直是暴殄天物。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周族从亶父时代就开始发展势力,终极目标就是灭商。

          脚印.jpg

二十、文王是商粉
        到了文王时期,周族日渐强盛。
        周文王叫姬昌,是个商粉,特别喜欢商朝文化。您看历史上有不少商粉和周粉,互相攻讦谩骂。商粉说周朝僵化封闭、假公济私、愚弄百姓、卑鄙龌龊;周粉说商朝金钱至上、自私贪婪、道德沦丧、冷酷无情。
        商朝还没灭亡,文王就是商粉了,他喜欢商朝的自由氛围,喜欢商朝的礼贤下士,当然也喜欢商朝的金钱。文王的治国方略也参考了商朝:
        一是赋税制度。坚持公私田制度,公田收入是唯一赋税,私田收入绝不染指。
        二是自由竞争。山川河流森林矿产,任由百姓开采利用,周族王室一律不伸张主权。
        三是鼓励经商。对于商人一律免税,而且从不干涉,想干啥就干啥,想咋干就咋干。
        四是选贤任能。周文王从平民中选拔了一大批人才,还亲自到渭水河边请来了姜子牙,当时的姜尚还是寒微百姓。可以说,周朝是依靠穷苦人起家的。
        周文王连皇位继承也仿效商朝做法。商朝中期皇位是传弟弟的。周文王崇尚古风,让二儿子姬发当了继承人,顺便给大儿子伯邑考一个美差,派他去商朝当人质。
        由于措施得力,周族势力越来越大,天下九州坐拥六州。这时候,周文王忽然接到商朝帝辛的邀请,让他去都城赴宴。很多人就劝文王别去,说商朝没安好心。周文王晃着脑袋说,不不不,我要去领略自由的文化气息,你们不懂,商朝是自由文化,绝不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当时商朝已经迁都到朝歌。周文王进了朝歌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高楼大厦一眼望不到尽头,无家可归的游民依然露宿街头。有钱人在宽敞的房屋里宴饮作乐,使用着精美的青铜器;老百姓在狭小的地穴里吃糠咽菜,只有一两个陶罐。光鲜亮丽的红男绿女钻进了豪华的马车,衣衫褴褛的老人小孩却只能沿街乞讨。大腹便便的官商走进了气派整洁的庙堂,嘤嘤嗡嗡的苍蝇飞进了遍布饿殍的幽巷。淘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贫富差距实在太大了。周文王不禁开始怀疑,这就是我崇尚的古风?

      贫富分化.jpg

12下一页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言之 2016-12-28 11:16
我看了,好看,爱看,喜欢看
引用 袁小可 2016-12-28 11:19
言之 发表于 2016-12-28 11:16
我看了,好看,爱看,喜欢看

您了比我还急,我还没编辑完呢,您就加精了,天底下还有这好事呢
引用 言之 2016-12-28 11:23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1:19
您了比我还急,我还没编辑完呢,您就加精了,天底下还有这好事呢

看过了,熟悉了。谢谢您吧。我把您的作品段落剪切复制,我跟海客我们俩商量来商量去,可有意思了
引用 袁小可 2016-12-28 11:24
言之 发表于 2016-12-28 11:23
看过了,熟悉了。谢谢您吧。我把您的作品段落剪切复制,我跟海客我们俩商量来商量去,可有意思了

您的表扬是我的动力!
引用 言之 2016-12-28 11:26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1:24
您的表扬是我的动力!

行动起来!
引用 王波海 2016-12-28 11:51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6-12-28 12:21 编辑

看到迁都的事了,没提到副中心。

看到“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了,异母知道了,异父都有谁呀?




引用 袁小可 2016-12-28 12:05
王波海 发表于 2016-12-28 11:51
看到迁都的事了,没提到副中心。看到“后稷、大契、唐尧,这仨人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了,异 ...

写了呀,一个脚印,一个鸟,一个帝喾,三个爸爸嘛
引用 王波海 2016-12-28 12:20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2:05
写了呀,一个脚印,一个鸟,一个帝喾,三个爸爸嘛

噢,我当是隔壁老王、老李、老陈呢。
看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文革期间有些人患上了这种病。
引用 袁小可 2016-12-28 12:23
王波海 发表于 2016-12-28 12:20
噢,我当是隔壁老王、老李、老陈呢。
看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文革期间有 ...

老同志思想有问题,研究历史您老说现在干嘛
引用 王波海 2016-12-28 13:28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6-12-28 14:53 编辑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2-28 12:23
老同志思想有问题,研究历史您老说现在干嘛

好吧,那咱们就讨论历史上的“一个脚印和一只鸟”。

一个女人踩上了一个巨人的脚印,于是怀了孕,这事一听就知道不是电信诈骗就搞传销的,没法信。但如果这个巨人的脚印足够大,跟外国的私人游泳池那么大,灌满了水,而且先前有个男人在里面边没穿裤衩又扑腾又手淫,然后拍拍屁股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女人,天热出大汗,一看四外无人,小池子里的水这么好,于是脱了衣裤进去清凉一下,虽然通过水流精卵结合的可能性不到百万分之一,但万一那啥了呢,总比踩脚印受孕靠谱些吧?

人鸟交媾没听说过,鸟与兽的生殖系统差别很大,人与兽类似,听说外国有人兽交媾的,中国也有“狗日的”一说,是不是年代久了以讹传讹,错把兽写成鸟了?要不就是古人也把“屌”戏称为“鸟”。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9-26 17:11 , Processed in 0.220956 second(s), 2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