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网友文集 袁小可集 查看内容


新加坡小记

作者:袁小可


发布时间:2017-1-4 09:51|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3293| 评论: 49


                             一  初到印象

      新加坡是个历史悠久(1965年建国)、幅员辽阔(相当于北京市五环内)的国家。最近我有幸到此一游,颇有感触。
      下了飞机,八点多了,新加坡的太阳还没出来。我跟同事争论半天到底是经度原因还是纬度原因,一旁空姐听不下去,正言厉色说是天气原因。云层虽厚,遮不住新加坡人民的热情。我们在地铁里琢磨怎么走时,有个漂亮姑娘主动搭讪:请问你们要去哪里?
      听说新加坡是英语国家,我赶紧打着手势说,Hi,Can you helpme ?
      姑娘面若桃花的说,Cetently,What’s the matter?
      我忽然想起自己英语不好,就说,Canyou speak Chinese?
      姑娘脸一沉说,瞅你那损色,刚才说中文,你非拽英语,二货到底去哪儿?
      我尴尬的说了酒店名称,姑娘耐心告诉我怎么走,临走还送我一本旅游地图。我激动地捧着地图,带着姑娘的体温带着姑娘的芳香直奔酒店。出于感激,我一路都盯着新加坡的姑娘,发现她们大体分四类:一是中国姑娘,或者说华人姑娘,从外表看不出她们跟中国姑娘的区别。二是马来姑娘,皮肤稍微黑一些,身材小巧一些。三是印度姑娘,肤色更黑,眉心还有红点。四是欧美姑娘,新加坡的白人女孩比北京要多得多,说明新加坡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城市。从姑娘也能推断出,新加坡是一个深受中华文化、马来文化、印度文化、欧美文化影响的大熔炉。从姑娘们从容安详的表情判断,这几种文化融合得还不错。
      姑娘没看够,酒店就到了。新加坡不愧是花园城市,绿化都是立体的。酒店每层阳台外面都有茂密的绿植。吃早饭时,阳光照在窗外竹叶上,散发着一缕田园的诗意。
随处可见的立体绿化随处可见的立体绿化

                                二、逛街闲游

      办完入住,我们决定到处逛逛。走在街上,发现这里简直不像英语国家,无论地铁还是商店招牌,中文都处于核心位置,英文和马来文反倒像拼音一样溜边摆放。
      走不远就是一个大喷泉,别的喷泉都是从下往上、从里往外喷,该喷泉则是从上往下、从外往里喷。为什么往里喷,因为这喷泉名为财富喷泉,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财富喷泉
      财富喷泉.JPG
      走过喷泉,就是新加坡殖民时期的特色建筑,来福士酒店。后来又发现一个殖民时期的建筑,从英文招牌(fire sation)判断,应该是消防局。
      来福士酒店
      binguan.JPG
      貌似新加坡消防局
      jianzhu.JPG
      接着就走到了新加坡的白筷子纪念碑,人家称为“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为人民设立纪念碑,让人觉得心里暖乎乎的。
      纪念碑.JPG
       随之经过了一个教堂,叫做圣安德烈教堂,通体洁白无暇,据说是用贝壳粉制作的,里面的彩色玻璃非常漂亮。后来发现,新加坡的宗教信仰非常多元化,佛寺、道宫、清真寺、印度庙都不在少数。后来很快又看见一座印度庙。
     教堂
     jiaotang.JPG
     印度庙宇
     印度庙.JPG
      出了教堂,来到一个政府部门,什么部门也说不清楚。8月的新加坡非常闷热,我们想进去乘凉,门口站岗的马来小伙告诉我们,进去需要买票。买票就算了,站门口吹吹冷气,欣赏了下风景。门口能看见金莎娱乐大楼。俩同事约我晚上去大楼顶上的大船里游泳,我说不去了,晚上约了言先生。
      政府机关
      政府机关.JPG      
      对面的风景
      对面的风景.JPG
      一拐弯,出现一个商场似的玻璃门,上面写着supremecourt。凭着有限的英文,我判断这是新加坡某街道的一个派出法庭。我一看门口只有俩保安,里面冒冷气,应该挺凉快,就招呼同事们,走吧哥几个,咱们假装上访的进去歇会儿。倒也挺顺利,安检之后进入大厅,看了大堂的中文介绍,才发现这里是新加坡最高法院。我背后也开始冒冷气,敢情人家这最高法院跟商场一样谁都能进,除了不让带照相机。
      在最高法院歇完脚,同事开始闹腾,想去购物。新加坡有个地方叫做小印度,类似于国内的小商品市场,主要卖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比如黄金。大多是22K的,算下来跟国内金价差不多,甚至还贵一些。当然,贵有贵的道理,人家的首饰加工非常精致,比菜百周大福好看一万倍,件件精美绝伦,很多还镶嵌着白金和各色宝石,要单独收取高额的加工费。所以来这里买黄金一定要想清楚图什么,投资保值就别买了,如果出于对艺术品的热爱,买些金首饰应该没错。我是热爱艺术的,所以攥着金镯子不撒手。印度老板热情洋溢的介绍了半个钟头,最后问我,喜欢不喜欢?我说喜欢。他说,想买不想买?我说想买。他说,那还不赶紧买?我说,我没钱。他说,别挨骂了。好嘛,新加坡还有说相声的。
      小印度小商品市场
      xiaoyindu.JPG
      小印度当铺,一排排都是
      xiaoyindudang.JPG
      小印度的金店(里面禁止拍照,不是我拍的)
      jindian.jpg
      小印度最多的不是金店,而是当铺。很多房子都挂着一个大大的中文,写着繁体字的“当”。想想也合理,人有走运的时候,也有倒霉的时候。走运的时候来这买黄金,倒霉的时候再来这当了,尘归尘,土归土。有句诗说得好:我赤条条来,也赤条条走,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铺盖。
(待续)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言之 2016-8-22 15:15
除了以前的拾乐、状元、里拉和丑兄,小可是我见过的第五位莅临新加坡的相声网网友。

引用 王波海 2016-8-22 17:18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6-8-22 17:20 编辑

本坛新闻公报
中华相声网北京8月18日电:中华相声网网民袁小可本月20日正式访问新加坡。根据安排,袁小可将于8月20日至25日对新加坡进行访问,下榻于来福士酒店。访问期间,小可将拜访中华相声网驻新办事处主任言之先生,并携丰厚礼品赠其家属。小可还将在无言之陪同下参观新加坡最高法院、市消防局、圣安德烈教堂并视察小印度商品市场。之后小可很有可能受到言之的盛情宴请,双方将对如何举办首届中华相声奥林匹克运动会进行磋商。
引用 剪烛西窗 2016-8-22 18:51
一个如炎炎烈日,其论述光照乾坤,一个如朗朗明月,其文意幽深沉郁。公元2016年8月20日,言之与袁小可在新加坡真正意义上地会面了,这是中国相声历史上两位伟大相声人不同凡响的相遇。1000多年以后,人们将会将言之与小可的这次相遇,比作是太阳和月亮的相会。
引用 笑参军 2016-8-22 19:24
日前,言之与袁小可在新加坡低调会面,虽然也有相关媒体予以报道,但据说他们曾在某宾馆密谈二十分钟,具体内容则不得其详。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次密谈意义重大,可能对中国相声的未来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不过也有专家认为,这次密谈只是就醒木材质改革方案进行磋商,因为涉及原材料招标问题,所以不宜公开。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6-8-23 06:37
言之 发表于 2016-8-21 23:15
除了以前的拾乐、状元、里拉和丑兄,小可是我见过的第五位莅临新加坡的相声网网友。

没见过你这样的。上来就把人家底给刨了。人家小可算心思白费了,本来费劲巴列地留了扣子的:

“有句诗说得好:我赤条条来,也赤条条走,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铺盖。(待续)”

这到底是怎么见面的,我琢磨半天了... ...

引用 任自言 2016-8-23 08:22
二人只不定有密谋了什么呢。小印度挺好,都是阿三。小可没看见人妖吗?
引用 言之 2016-8-23 09:14
王波海 发表于 2016-8-22 17:18
本坛新闻公报
中华相声网北京8月18日电:中华相声网网民袁小可本月20日正式访问新加坡。根据安排,袁小可 ...

您这看稿儿写稿哇?
引用 言之 2016-8-23 09:15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16-8-22 18:51
一个如炎炎烈日,其论述光照乾坤,一个如朗朗明月,其文意幽深沉郁。公元2016年8月20日,言之与袁小可在新 ...

老师有时间来小岛游玩
引用 言之 2016-8-23 09:16
笑参军 发表于 2016-8-22 19:24
日前,言之与袁小可在新加坡低调会面,虽然也有相关媒体予以报道,但据说他们曾在某宾馆密谈二十分钟,具体 ...

这劲费的!
引用 言之 2016-8-23 09:16
月亮上的人 发表于 2016-8-23 06:37
没见过你这样的。上来就把人家底给刨了。人家小可算心思白费了,本来费劲巴列地留了扣子的:

“有句诗 ...

中心思想领悟得不好,就是游泳了呗!
引用 言之 2016-8-23 09:17
任自言 发表于 2016-8-23 08:22
二人只不定有密谋了什么呢。小印度挺好,都是阿三。小可没看见人妖吗?

他们同事真了不起,下飞机去小印度,也不怕被熏晕。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6-8-23 12:50
言之 发表于 2016-8-22 17:16
中心思想领悟得不好,就是游泳了呗!

你们那儿游泳都赤条条的啊?还有铺盖是怎么回事?接着编... ...
引用 言之 2016-8-23 13:08
月亮上的人 发表于 2016-8-23 12:50
你们那儿游泳都赤条条的啊?还有铺盖是怎么回事?接着编... ...

不是编,多怎您来了,咱也赤条条就结了!
引用 袁小可 2016-8-23 14:56
本帖最后由 袁小可 于 2016-8-23 15:21 编辑

                   三    他乡故知

      俗话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诸位,这些跟我没关系。
      问题是,没关系我说它干嘛?因为前边还一句,久旱逢甘雨,虽然也跟我没关系,但是新加坡有一位言先生,是我在国内认识的朋友,这次能在海外一睹尊容,可算是他乡遇故知啊。
      言先生天津人,长期从事尖端科技基础研究,后来作为人才被引渡到新加坡,从此走上了不归路。多年来,言先生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几乎为中新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差点得到李光耀父子的高度评价。除了钻研科学,言先生还与一小撮群众致力于振兴中国某项传统艺术,并亲自担任堂主。在这些人的不懈努力下,该项传统艺术目前已经奄奄一息。所以在后来的聚会上,我俩自始至终没提一句该门艺术,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
      言先生够意思,通完电话立马放下工作来到宾馆。一见面还是让人稍感诧异。该先生在国内热情豪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到了新加坡竟变得无比斯文,满嘴英语,还戴眼镜,怪不得古人云“淮南为橘淮北为之”,比如这位言先生,在淮河以南的新加坡被称为“言橘”,在淮河以北的天津又变成“言之”。古人的话,你不服不行啊。
      言先生一把拉住我说,走,我请你吃螃蟹,吃大虾,吃章鱼。不由分说,拉进地铁。见了老乡,他又恢复了豪爽,滔滔不绝的介绍新加坡的风土人情,尤其是新加坡人民的住房状况。新加坡的房屋产权是99年,但是老房子一般到了二三十年,政府就会把它们拆掉,在原地盖起更高更多的房子,除了分配给原来的拆迁户,还能富余出很多套房用来安置本国公民。搬迁之后房屋产权期限重新计算,所以拆迁户也很乐意。
      出了地铁,来到新加坡的硅谷。这里是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密集的场所,空气中充满了文化气息和海鲜味道。言先生找了一家中国风情的大排档,用英文点了螃蟹大虾和章鱼,又像兄长一样和蔼可亲的说,吃吧,快吃。我嘴中叼着螃蟹,眼睛望着兄长,心里想着过去几年和言先生等一小撮群众在网上吹吹拍拍的幸福时光和充实生活,顿时百感交集,想说几句肺腑之言,话头太多不知从何说起,想了半天,终于将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大虾别放辣椒啊。
      饭桌上,我蘸着椒盐,向言先生真诚忏悔了近期由于思想上不求上进而导致无所事事、无甚可写的空虚状态,言先生对我进行了宽恕和鼓励,详细介绍了他自己一家四口的幸福状态,以及小撮群众的大概情况。他不停的说,我安静的听,仿佛回到了多年前。说句实话,我也在那一小撮群众的鼓励下写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头来看,那些轻浮的文字已成过眼云烟,再不值一提,而那些热情的头像却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人内心充满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幸福感。经历了无尽的虚无之后,你让我说幸福是什么,我只能说,幸福就是和老婆孩子一起散步吃饭,幸福就是和一群朋友东拉西扯,不在乎吃什么聊什么,在乎有人跟你一起待着。家人和朋友就像新加坡的遇难者纪念碑,即便你不是英雄他也会想着你,这总让人心里暖乎乎的。
      言先生自始至终让我感觉到一种生活状态,一种不浮躁、不过分逐名利、踏踏实实过好日子的沉静状态。这种状态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新加坡的。如果是他自己的,我希望能借给我一些。如果是新加坡的,我希望能借给中国一些。
      我和言先生相聊甚浓,无奈时光似水,言先生又用公交车把我送回殡仪馆。我说我也送送你吧,他忙摆手说不用了,天色将晚,入土为安。这真是让人感动,能认识这样的朋友,把我刻在纪念碑上我也乐意。这么说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严重失礼,比上纪念碑还难受。言先生又送了我闺女一个礼物,我不远万里来到新加坡,却什么都没给人家孩子买,这是我的重大过失,或者说,我在人与人交往方面还缺乏基本的常识。我坦白,我曾接受过言先生的两个书包一袋糖果,里先生的一只烧鸡,麻先生的一张有奖贺卡(没中奖),半先生的一本名著,任先生的一杯牛奶,李先生的一顿大餐,麟先生的一本非常之珍贵的书籍,但几乎都未曾回礼。想起这些,我就羞愧得恨不得躲到月亮上,我想就连月亮上的人也会问我,你怎么赤条条就来了,大老远的没带两条?我会跟他说,真待你意识到这一点,比赤条条还难堪啊。
      好在言先生已经走了。罢了,来日方长吧。
      刚回房间,同事打电话过来,说天色尚早,出去转转?我说,不去了,睡觉了。我年轻时出国喜欢到处转,一处都不放过。如今我哪儿都不想去,宁肯躲在房间跟老婆孩子聊天。新加坡的酒店房间赠送一部免费的智能手机,免费上网,免费视频,还免费打国际长途,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待续)              新加坡的居民楼
         juminlou.JPG


引用 言之 2016-8-23 15:06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8-23 14:56
三    他乡故知

      俗话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诸位,这些跟我没关系。

小可兄你做梦呢吧?多会儿吃螃蟹吃大虾吃章鱼了?
我失意了还是您安错了户头?刘宝瑞讲话儿:这不没有的事嘛!

引用 任自言 2016-8-23 15:41
又行贿!言之你问题严重了。又受贿,小可你完蛋了你!
引用 言之 2016-8-23 15:52
任自言 发表于 2016-8-23 15:41
又行贿!言之你问题严重了。又受贿,小可你完蛋了你!

没有我没有,我们俩一人一块嗦啰蜜(他从北京带来的)在海边儿聊半宿,渴了喝口海水,饿了嗦啰口嗦啰蜜,没有他写的那些个情节。
其实,他忘了写我嘱咐他写上的那些个菜:孜然鲍鱼,侉炖龙虾,凉拌鱼翅和红烧燕窝。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6-8-23 22:56
本帖最后由 月亮上的人 于 2016-8-23 06:58 编辑

手机发重了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6-8-23 22:56
本帖最后由 月亮上的人 于 2016-8-23 07:08 编辑

文中有一点我很同意。当年新加坡建国总理、前内阁资政李光耀很欣赏言之,甚至欲传位的。后来遗嘱遭到篡改,传位于言之加了几笔被改成了传位于长子(我估计新加坡人中文都不老好的,要不就是改的英文名)。遂不了了之。这事千真万确,言之告诉我的。

查看全部评论(49)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8 22:39 , Processed in 0.242267 second(s), 3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