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论捧逗


搜索
中华相声 首页 网友文集 任自言集 查看内容


教育观众这件事 喜剧人就别掺和了

作者:任自言


发布时间:2016-11-22 17:51|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745| 评论: 13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北京青年报    
◎任自言
    这两年让观众欢乐的电视节目真不多。电视剧里,国共斗争除了潜伏就是策反;历史题材的不是宫斗就是历史虚无的瞎掰;抗战则是八路军武工队的神功;而现代题材除了香车美女就是离婚小三。

    看生活养生节目吧,这个台的主持人说观众们要低盐低糖,那个台的厨师说要教观众做五尺高的大蜜供,一个帮你长寿,一个催你早死。你说这欢乐得起来吗?索性就把电视关了。但是,牛群县长教导过我们:“你看也得看,你不看也得看,你要不看,你把电视关,你可就看不见,你就更心烦。”

    实在无聊,便看了几眼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上海人是精明的,他们不局限于南方,是放眼全国。于是东北的草根演员,香港的詹瑞文,台湾的彭恰恰,北京的开心麻花、俞白眉、贾玲、曹云金、高晓攀、德云社,悉数登场。

    2016年的《欢乐喜剧人》一结束,浙江卫视就开播了《喜剧总动员》。其实就是《欢乐喜剧人》的翻版,只不过主持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喜剧综艺可以说是成功的,很多观众都在周末晚上守着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几档节目收视率攀升,终于让北京卫视坐不住了,也办了个《跨界喜剧王》。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喜剧人,固然让屏幕热闹了起来,但是热闹之后,观众们似乎又感觉这类节目暗藏危机。

    喜中有悲不再讨巧
    《欢乐喜剧人》似乎并不能让观众很欢乐。很多节目都想教育教化观众,这也引来了像我这样的肤浅观众的不满。
    我看喜剧节目就为图一乐。春晚陈、朱的《吃面条》 《主角与配角》看一遍乐一遍,要问这小品有啥中心思想,从中升华了什么,我还真说不出来。要说最有教育意义的喜剧小品,当属黄宏喊出的“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从此我就再也不看了。

    但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喜剧节目除了教育观众,又有了感化观众的作用,作品一定要喜中带悲,而且一度很讨巧。观众们,尤其是美女观众,笑完之后,拿着手绢擦眼泪。于是各班社的演员、编导一股脑儿都要把喜剧改成悲剧,《欢乐喜剧人》一度成为“欢乐悲剧人”,《喜剧总动员》一度成为了“悲剧总动员”,喜剧演员们一度认为不把台下的美女观众们弄得梨花带雨,就不是好的喜剧演员!

    更令人感到无聊的“喜中悲”就是《跨界喜剧王》的某前运动员,好好的扯到了自己训练比赛的艰辛,气氛颇似动员报告。当然也有让人叫好的“喜中悲”的节目,最极致的当属贾玲的《你好,李焕英》,有喜有悲,比那些说教的喜剧小品强得多。

    相声加盟越来越颓
    曲艺与戏剧本来并不大搭界,但不知道为什么喜剧类综艺节目必须有相声演员的参与。《欢乐喜剧人》里,李菁没两集就被淘汰了,曹云金最后的名次都没要,自觉退赛。高晓攀的节目必须搞情怀,愣把老戏班的班规在舞台上背了一遍。

    德云社“祭出”的岳云鹏除了《五环之歌》,已经没啥可称道的段子了。从创作的角度看,“小岳岳”没有什么太高的创作甚至改编的能力,但每次走上《欢乐喜剧人》的舞台,都号称自己的相声作品是熬了多少个夜晚“闯作”出来的。但是,明白相声、常听相声的观众一听,就知道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老段子的堆砌。

    尽管在德云社的共同努力下,小岳还是拿了《欢乐喜剧人》的冠军,但他的颓势从《喜剧总动员》就显露出来了,没了孙越,没了史爱东,岳云鹏尽显疲态,郭德纲似乎试图挽回,可惜儿子郭麒麟的技艺有限,该淘汰还得淘汰。

    相声这门艺术非要挤到喜剧人的中间,其实是不伦不类的。喜剧小品要灯光,布景,人物,冲突。相声表演两个人就能解决,跟开心麻花、杨树林拼布景、拼演出,还真不好使。与其这些相声演员在喜剧人的节目里拼得头破血流,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剧场说相声攒攒人气。

    东北喜剧有点拧巴
    《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等综艺节目的涌现,让观众们又看见了东北喜剧演员的身影。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草根出身,从东北的小剧场走出来,最知道普通观众想看啥,因此,在这些喜剧综艺的节目里,都会看见当年草台班子的演出痕迹——把演员从台上用担架抬走,吹着唢呐打幡,这些其实都是二人转的表演方式。台下观众起哄拍手叫好,演员也就完成任务拿银子回家。可是到了电视台的大舞台、大阵仗,草根出身的演员们似乎也有些拧巴,太俗了领导不同意,太雅了观众不乐意。《欢乐喜剧人》里,小沈阳弄出过保护大山、保护大自然的作品,东北人的喜剧粗犷豪迈,笑料紧密,演员装傻充愣、插科打诨的表演方式有些观众还是乐于接受的,但非要在舞台上悲惨地向观众大声呼喊“救救大山,救救大山吧”,我还以为大山是个要死不行了的病人呢。

    “学院派”差强人意
    相对于草根派的杨树林剧团,麻花团队、贾玲团队乃至不大接地气的香港詹瑞文,这些团体和个人都受过艺术院校正规教育。学院派的作风与草根派截然不同,尽管草根们也学着弄灯光,弄布景,弄故事,弄人物,但是有些精髓还是抓捕不到,其实就是“细致”。

    学院派的节目与话剧很贴近,尤其是麻花团队,舞台腔要比草根派明显得多,但形体动作要比草根派细腻。从学院派的表演作品来看,他们总想给观众一些启示。沈腾、贾玲这些演员有着丰富的舞台实践经验,也不愁作品本子,只要深挖素材,在这样舞台上锻炼,对于他们将来绝对是有益。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任自言 2016-11-22 12:19
以下是全本。也挺为难编辑同志的。大家可以对比着看。。。

观众眼里的喜剧人

这两年让观众欢乐的电视节目真不多。
看电视剧吧,国共斗争的除了潜伏与策反,没啥新意;历史题材的不是宫斗就是历史虚无的瞎掰;抗战的不是女鬼子的大腿,就八路军武工队的神功。现代题材的应该很好吧,除了香车美女就是离婚小三。
看生活养生节目吧,这个台的主持人说观众们要低盐低糖,那个台的厨师父说要教观众做五尺高的大蜜供,一个帮你长寿,一个催你早死。你说这欢乐的起来吗?索性就把电视关了。但是,牛群县长教导过我们,“你看也得看,你不看也得看,你要不看,你把电视关,你可就看不见,你就更心烦~~。”(相声《拍电视》台词)
实在无聊,便看了几眼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倒是填充了周末闲暇的时光。东方卫视是上海电视台的吧,按说,江南吴侬软语的滑稽戏,独角戏也不大符合北方人的胃口,因此一度质疑,他们办的喜剧人能喜剧到那儿去?上海人是精明的,他们不局限于南方,是放眼全国。于是东北的赵家班,香港的詹文瑞,台湾的彭恰恰, 北京的麻花,俞白眉,贾玲,曹云金,高小攀,还有那个让北京电视台恨的咬牙切齿的德云社,均悉数登场。
欢乐喜剧人的衍生品就是笑傲江湖。笑傲江湖与欢乐喜剧人的方式其实差不多,参加欢乐喜剧人的是专业班社或是专业的戏剧、相声演员;而笑傲江湖面向社会,面向不大知名的低层演员,这样的做法受到了底层演员的欢迎,他们渴望来到舞台。面向名导名演员展现自己技艺,希望为将来博个好出路。
  不知道为啥,2016年的欢乐喜剧人一结束,浙江卫视就开播了《喜剧总动员》。说白了就是欢乐喜剧人的翻版。只不过主持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但总感觉,浙江台和东方卫视有意给北京台脸色,因为北京台的仇敌郭德纲脚踩浙江与东方,害得北京台转播这两个台的喜剧节目必须把郭的影像“挖”掉。
    《欢乐喜剧人》这类的喜剧综艺节目可以说是成功的,很多观众都在礼拜六守着晚上9点的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害得北京卫视什么励志演讲的节目都没观众去搭理。观众是最简单,最朴实的,上了五天班,看了五天领导的脸色,下班了我还得听你的就“哼哼”教导,这不是找骂是啥?喜剧多好看,大家哈哈一乐,又放松又愉悦。
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的收视率攀升,终于让北京卫视坐不住了,于是撕了装X的面皮,咬咬牙也办了个“跨界喜剧王”。 北京台就是这点好,从来不知道羞耻,从来都是跟着别人学。别人有旅游节目,北京台就让“鲁大头”带着一帮明星去以色列。别人有唱歌的节目,北京台就赶紧让明星跨界唱歌。北京的“创新精神”就从来没有在北京电视台体现过。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喜剧人,固然让屏幕热闹了起来,但是热闹之后,观众们似乎有感觉到喜剧人这类节目暗藏的危机。

不再讨巧的喜中悲。
欢乐喜剧人似乎并不是让观众很欢乐的。很多节目都有着教育与教化观众的目的,这一度也引来了像我这样的肤浅观众的不满。
对于我这类肤浅的观众,看喜剧节目就为图一乐。春晚的陈朱的《吃面条》 《主角与配角》看一边乐一遍,你要问我这小品有啥中心思想,你从中学会了什么,我还真说不出来 。        要说有最有教育意义的喜剧小品,当属黄宏喊出的“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从此我再也不看这类无耻的喜剧节目。当然,赵本山的小品还是可以看两眼,毕竟他的那些格调不高的节目,还能让我这肤浅的观众乐一下,可惜,赵坏了事后,他就无声无息了。
但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喜剧节目除了教育观众又有了感化观众的作用,作品一定要喜中带悲,而且喜中悲的作品一度很讨巧,观众们,尤其是美女观众,笑完之后,拿着手绢擦眼泪。摄像师傅更乐意摄下这样的镜头,这多感人啊。于是 各班社的演员,编导一股脑的都要把喜剧改成悲剧,欢乐喜剧人一度成为欢乐悲剧人,喜剧总动员一度成为了悲剧总动员,喜剧演员们一度认为不把台下的美女观众们弄得梨花带雨,就不是好的喜剧演员!
最更令人感到无聊得喜中悲就是跨界喜剧王的邓大姐,好好演得你喜剧就行了,到最后又扯到了自己训练的辛苦,自己的比赛的艰辛,知道的是演喜剧呢,不知道以为又来作动员报告呢。当然,也有让观众叫好的喜中悲的节目,最极致的当属贾玲的《你好,李焕英》,有喜有悲,比那些说教的喜剧小品强的多。我承认我看个节目是看一遍哭一遍。
我感觉的喜中悲形式节目是长久不了的,毕竟是喜剧类综艺节目,成天介弄得老百姓哭啼啼的,咋能愉悦的工作与学习呢?

令人乏味的相声
      也不知道为啥喜剧类综艺节目里必须有相声演员的参与,曲艺与戏剧本来就不大搭界。相声演员们非要削尖了脑袋往喜剧人里挤。欢乐喜剧人里,李菁没两集就淘汰了,曹云金最后的名次都没要,自觉退赛。高小攀得节目是不搞情怀,他就心里难受,弄得相声小品都不知所云,愣把戏班子的班规在舞台上背了一遍。
      德云社藉出的岳云鹏。小岳除了糟改牡丹之歌的五环之歌,他已经没啥可称道的段子了。从创作的角度看,小岳没有什么大的创作甚至改编的能力,但每次走上欢乐喜剧人的舞台,都号称自己的相声作品是熬了多少个夜晚“闯作”出来的。但是,明白相声的,常听相声的观众一听,就知道岳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老段子的堆砌,小岳也就糊弄糊弄台下不大听相声的美女观众们,有时我都为这些美女着急,有啥可乐的呢?
    尽管,在德云社社长和社员们的共同努力下,小岳还是拿了2016欢乐喜剧人的冠军。但小岳的颓势从浙江台的喜剧总动员就显露出来了,没了孙越,没了史爱东,岳云鹏尽显疲态,郭德纲似乎试图揽回颓势,把自己的儿子扔到了台上,郭麒麟在德云社里的技能也就是个二三流,他爹曾豪言壮语“我让谁红谁就红!”。可惜郭麒麟的技艺也就顶在这儿了,该淘汰还得淘汰。 郭似乎还是不服,又在笑傲江湖推出了张鹤伦,可是挨到决赛,张也惨遭出局,郭的捧星能力也大打折扣,但郭的江湖地位似乎还是很稳健。张鹤伦在自己的节目中也表明了“德云社里流氓多,流氓的老大他姓郭”。
相声这门艺术非要挤到喜剧人的中间,其实是不伦不类的。喜剧小品要灯光,要布景,要人物,要冲突。相声表演两个人就能解决,你跟麻花,杨树林他们拼布景,拼演出,还真不好使。与其这些相声演员在喜剧人的节目里拼的头破血流,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剧场说相声攒攒人气。

东北喜剧的卷土重来
    “一出山海关,全是赵本山”。尤其是参加笑傲江湖的演员,百分之八十,都是东北那疙瘩的,不知道得以为笑傲江湖是东北某台的真人秀。
观众心里有谱,以杨树林为团长的民间社团,其实就是赵本山的班底。老赵销声匿迹后,他的小品都不能在电视上播了,东北的赵家班似乎眼看就要完蛋了。可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喜剧总动员等综艺节目的涌现,观众们又看见了赵的身影,只是他的徒弟在台前,老赵隐在了台后。
老赵的徒弟们绝大多数都是草根出身。他们从东北小剧场走出来,最知道普通观众想看啥,因此,你在这些喜剧综艺的节目里,都会看见当年草台班子的演出痕迹,什么把演员从台上用担架抬走,什么吹着唢呐打幡,这些其实都是二人转的表演方式。台下观众起哄拍手叫好,演员也就完成任务拿银子回家。可是到了电视台上的大舞台,大阵仗,草根出身的赵徒们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太俗了吧,领导不同意,太雅了吧,观众不乐意,东北演员们也试图突破‘俗’的底线,也想高台教化,这不伦不类的小品,按照侯宝林先生的说法:“这也不是个味儿啊”(相声,《北京话》的台词)。
欢乐喜剧人里,小沈阳弄出过保护大山,保护大自然的作品,东北人的喜剧有着粗犷,豪迈的特点,笑料紧密,演员的装傻冲愣,插科打诨的表演方式对于我这样的肤浅的观众还是乐于接受的。您非要在舞台上,悲惨的向观众大声呼喊 “救救大山,救救大山吧。”我还以为大山是个要死的病人呢。

   学院派的稳扎稳打
  相对于草根派的杨树林剧团,麻花团队;贾玲团队,乃至不大接地气的香港詹瑞文,这些团体和个人都是受到过正规艺术院校教育的。学院派的作风与草根派截然不同,尽管草根们也学着学院派们的弄灯光,弄布景,弄故事,弄人物,但是有些精髓的东西还是抓捕不到,其实就是“细致”。
学院派的演出的节目其实与剧场的话剧很贴近,尤其是麻花团队,舞台腔要比草根派明显的多,但形体动作要比起草根派细腻的多。从学院派的表演作品来看,他们总想给观众一些启示。于是乎,学院派们编排的节目的时候累,累的跟狗似的,观众看得也挺累,累得只打瞌睡。我这样的肤浅的观众认为,搞喜剧的,只要别太庸俗,太低俗,太媚俗,把观众逗笑了,就算完成了任务的90%了。您非要让我在您的喜剧节目里找出些理想啊,抱负啊,演员自己心累不说,还不讨观众的好 。
     沈腾,贾玲这帮演员在还是很敬业的。这些演员有着丰富的舞台实践,他们其实是不愁作品本子的,只要深挖素材,那是应有尽有。  学院派们是相当努力与顽强的,不管名次如何,他们一直混迹在喜剧人的综艺节目里,沈腾不来,有王宁,艾伦,贾玲不来,有潘斌龙,张小斐,我这样肤浅的观众是欢迎他们出现在喜剧人的综艺节目中的,在这样舞台上锻炼,对于他们的将来绝对是有益处的。

跨界的尴尬
     我这样的肤浅观众一直以为喜剧属于戏剧的一种,电影电视演员跨界演喜剧,听着都别扭,电影电视演员就不演喜剧电影,喜剧电视剧了?
    电影电视演员演出个相声这是算跨界,说白了也就是玩票。你非要渴求这些人跟相声演员一样的演出也不现实,但是从李晨的一无是处的捧哏来看,岳云鹏的逗哏真是一文没有。按相声逗哏演员的说法,旁边立个电线杆子,逗哏的都能把观众逗乐,岳云鹏旁边的站的是个大活人,小岳也没把电视旁的观众逗得有多乐,也不知道是李晨的尴尬,还是岳云鹏的尴尬。
     到了十一二月的时候,体育明星们似乎是训练的冬眠期。奥运也结束了,世界杯也没戏了,天冷了,也不需要训练了,于是运动员们上上娱乐节目也无可厚非。但是不知道为啥,那个打乒乓球的前世界冠军也跟着裹乱。本来就没什么表演能力,楞舔着老脸演出喜剧。身后的谣言还没摆脱呢,一脸的戾气上台非要逗大家乐,这冠军的脸皮倒是很厚重的。台下的观众鼓掌也不是,笑话也不是,不知道是冠军的尴尬,还是观众的尴尬,我看高小攀到是傍着冠军一脸的谄媚和幸福。
   收视率实在不行了,只好学人家东方和浙江了,叫上几个二三流的所谓演说家,搜罗几个二三流的小星星,再加上有些资本的奥运冠军,这种“喜剧王”的草台也能搭起来,本身就是个很尴尬的事。都说喜剧难搞,这么一看也挺简单。
祝愿。。。。
   估计这样的喜剧综艺节目是一时半火不会结束的,各个卫视估计也会跃跃欲试的开播自己的喜剧人节目,但是这类喜剧人节目的滥觞,必然会导致节目的下降,当然这对于我们观众是无所谓的,大不了关电视睡大觉。着急的还是电视台和喜剧人们,这样难题,我们解决不了,只能是喜剧人们去努力了。祝愿这类节目还是能走的长远一些吧。
引用 笑参军 2016-11-22 14:19
“祭”出岳云鹏,哈哈
引用 笑参军 2016-11-22 15:42
跨界说相声本身就扯淡,尤其是外行逗哏往往依靠段子本身而不是演员表现力,比如侯耀华的一些“相声”。在“喜剧人”这类节目中,几个外行逗哏的“笑”果都不怎么样,李菁捧哏的几个因为他托的紧还能下来,于谦捧李主持就不行了,谦哥虽然能耐不小但颇有点“自扫门前雪”的味道,这样跨界逗哏哪玩的转啊
引用 王波海 2016-11-22 16:23
任自言的文章终于登上大雅之堂了,好!

据说《北京青年报》的姊妹《京华时报》年底就彻底歇菜了,原因说是由于新媒体的冲击和市场环境的变化,身陷困境,亏损严重,医治无效,不幸休刊。据资深评论员说,《京华时报》的离去代表了旧媒体的没落和无奈,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报纸、杂志业会出现雪崩式的休刊。

引用 袁小可 2016-11-23 14:20
任自言 发表于 2016-11-22 12:19
以下是全本。也挺为难编辑同志的。大家可以对比着看。。。

观众眼里的喜剧人

编辑不容易,阉得挺仔细,宫廷干过吧。
书记挺享受,电视也看了,美女也搂了,牢骚也发了,稿费也拿了。
引用 任自言 2016-11-23 14:25
袁小可 发表于 2016-11-23 14:20
编辑不容易,阉得挺仔细,宫廷干过吧。
书记挺享受,电视也看了,美女也搂了,牢骚也发了,稿费 ...

那儿我就搂美女了。。。反正阉割的挺完整。可见编辑同志还是很专业很用心的。
引用 王波海 2016-11-23 19:36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6-11-23 19:37 编辑

我曾写过一篇杂文,说的是在华声天桥剧场听郭德刚说相声的事,结果编辑给改成《请郭德刚说堂会》什么的,记不清了,反正一看报纸的大标题,我差点儿没钻床底下去。
受刺激后懒得写了,加上主编也换地了,那个版面就让小姑娘、小媳妇们占领了,天天花花草草,育儿经尿不湿什么的,也挺好。
引用 笑文 2016-11-25 09:23
任自言 发表于 2016-11-22 12:19
以下是全本。也挺为难编辑同志的。大家可以对比着看。。。

观众眼里的喜剧人


我倒觉得相声应该参与进来,甭管曲艺还是戏剧,总归是逗人乐的艺术。这类综艺节目无非是借比赛为框架,把一个个节目装进去而已,既能激发演员们的创作积极性,又能让观众如看电视剧似的一期期勾着你,我看挺好。说到相声,我觉得不应曲高和寡的自视清高,本身就是市井之中的民俗艺术,有喜玩票的参与一下挺好,我们也听个新鲜!
引用 笑文 2016-11-25 09:28
传统综艺节目已经让观众有了审美疲劳,今年春晚如不换招,我实在忍不住要去打麻将了!
引用 笑参军 2016-11-25 12:23
本帖最后由 笑参军 于 2016-11-25 12:25 编辑
笑文 发表于 2016-11-25 09:23
我倒觉得相声应该参与进来,甭管曲艺还是戏剧,总归是逗人乐的艺术。这类综艺节目无非是借比赛为框架, ...

相声进戏剧综艺没什么,但实在不喜欢跨界说相声。看明星跨界无非看个新奇,弄个真人秀、演个小品什么的都挺好,最不济还可以当人肉道具,看人前无比光鲜的明星被整成狗也挺过瘾。但相声一共就俩人,每个人分量都很重,外行人真逗不乐大伙。像李咏也算名嘴了,可一穿上大褂就有不会说话的感脚。
引用 dadako 2016-11-28 06:56
喜剧人还可以全家洗底,说了三代的的英雄还得继续说下去,过几年没人记得谁是袁文惠了,更没有人记得谁是他干儿子了
引用 1文字 2016-12-29 12:47
任自言 发表于 2016-11-22 12:19
以下是全本。也挺为难编辑同志的。大家可以对比着看。。。

观众眼里的喜剧人

还是原文更好。1楼的媒体版,有的东西给删除了。
引用 根儿正不长 2016-12-29 22:30
dadako 发表于 2016-11-28 06:56
喜剧人还可以全家洗底,说了三代的的英雄还得继续说下去,过几年没人记得谁是袁文惠了,更没有人记得谁是他 ...

我看了常宁那段儿,第一反应是:原来蘑菇没死,其实是躲起来了。再加上他自己承认根据他家事改编的,这想法就更强烈了。

查看全部评论(13)

Archiver|中华相声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6-29 03:11 , Processed in 0.274573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