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网友文集 京房徒孙集 查看内容


相声《一天》

作者:京房徒孙


发布时间:2016-9-29 16:17|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2073| 评论: 12


相声《一天》
作者:京房徒孙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联系邮箱:
myhzxn@qq.com  QQ:846272541。)

甲:有句老话,听说过吗?
乙:哪句?
甲:就这句。
乙:当然听说过。
甲:我还没说呐?
乙:那你紧着问什么?
甲:听着,老话这就来了,
乙:你说。
甲:“公道行,人心平,天下宁。”
乙:哎,大行公道,不安定因素就化解了。
甲:至理吧?我有一朋友,老曲,干这个的。
乙:他是?
甲:“天下第一难、天下第一烦。”“站起来是把伞,遮风挡雨;俯下身是头牛,鞠躬尽力。”(曲折身子的动作)
乙:变形金刚啊?
甲:金刚干什么?人家是纪检的。
乙:噢?
甲:这我有体会。
乙:是吗?
甲:我跟他跑过一段儿,体验生活。
乙:哦。
甲:哎呀太难了,才跟了半天,我就想,“县太爷该吃中午饭了吧?”
乙:怎么?
甲:“打退堂鼓”呀。
乙:嗐!跟不下去就直说,别给自己提职称。
甲:刚去,就碰一案子,
乙:哦。
甲:涉嫌“受贿违纪强拆致伤包二奶综合案。”
乙:哪儿来这罪名呀?!
甲:就说这复杂嘛。市里,点名儿让他来。
乙:那是信任他。
甲:信任啊?信任他的都排队二里地啦。前脚进办公室,跟着就进来一位。
乙:嗯。
甲:一介绍,老上级,
乙:哦。
甲:“棘手吧?你给他来个‘阎王殿判官接待天宫考查团,’”
乙:这是?
甲:“应付一下得了。”
乙:变相求请的。
甲:前脚儿走,跟着进来一位,“复杂吧?牵上扯下的。教你一招儿,‘独眼儿龙细看丑媳妇儿,’”
乙:这是?
甲:“睁一眼,闭一眼。”(左右眼轮替开合。)
乙:放一马的意思。
甲:前脚儿走,跟着进来一位,“我家里‘做被卧光有被里儿棉花套子,’”
乙:这是?
甲:“‘你得给我个‘面子’。”
乙:嗐!
甲:“可就看你怎么查了?”
乙:要翻脸。
甲,乙:前脚儿走,跟着进来一位,
甲:这句你也会啦?
乙:两里地的队你不得说几百遍。
甲:老曲直犯嘀咕,“这是,遇着‘马其顿古老国王’啦?”
乙:怎么?
甲:“压(亚)力山大!”
乙:还真是。
甲:这回进来的,他弟弟,“有人塞我一封信,让你亲启。”
乙:啊?
甲:打开来,一幅图。
乙:噢?
甲:左边儿朱红笔,大问号儿圈一纸包儿,“五十万,笑纳!”
乙:这是红包啊。
甲:右边儿,黑笔大问号儿,画了一刀一枪。
乙:有字吗?
甲:“吹毛得过,天涯明月刀;百发百中,镜面儿盒子炮。”
乙:让他选择呢。
甲:我这心都寒了,这么难来呀?
乙:可不。
甲:成战场了都。赶紧的,脱鞋,
乙:这是?
甲:往脚底板儿抹油。
乙:溜啊?
甲:人老曲,一撇嘴,“司空频见惯。”
乙:就这么坦然?
甲:好么,我原以为来这儿是看铁面黑老包断案,惊堂木一拍,“威……武……!”
乙:哪儿跟哪儿呀。这是纪检,不是开封府大堂。
甲:“狗头铡伺候!”“咔嚓!”多刺激。哟!溅一身血。
乙:尽想耍威风。人家包拯包大人,明察暗访,细致周到你看不见?
甲:早知道我才不趟这浑水呢。
乙:你呀,瞪大你那势力眯逢眼儿,好好看看人家这工作的不易吧。
甲:他兄弟刚走,又进来一位。
乙:还是求情的?
甲:好么这位,九尺高的汉子,紫红脸膛儿,横眉立目,怒而生威。
乙:要打架是怎么着。
甲:一眼我就看出这是干什么的了,
乙:干什么的?
甲:别看他手里没拿红包,后腰准别着“镜面儿盒子炮”。
乙:准是。
甲:伸手就拨“110”。
乙:赶紧报警。
甲:老曲一把按住了。
乙:哦。
甲:笑脸相迎,先让坐,泡香茶,端过去,
乙:这是?
甲:“老哥,有什么难,慢慢说。”
乙:上访的?
甲:汉子那嘴,有一乍来宽,说个话,轰隆隆打雷似的,“都说这儿明如镜,清如水,专找来了。”
乙:噢?
甲:前因后果,桩桩件件。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一、二、三三四!
乙:出上操啦?
甲:说明情况嘛,一条一条的。
乙:嘿好。
甲:老曲都笑了,“当过兵吧?”“二十军的。”
乙:噢?
甲:“英雄部队!朝鲜长津湖一战,你们一个连,大冬天儿的穿单衣。命令一下趟过河向美军攻击,出水那全是冰呀!”
乙:可不呗,零下三十度那是。
甲:“一身的冰甲往上冲。”
乙:瞧瞧这个。
甲:“山上那美军陆战一师,划着十字儿直喊‘阿弥陀佛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乙:吓晕了都。
甲:他哪儿见过纪律严明、不怕死到这份儿上的!
乙:那时的子弟兵都这样儿。
甲:“你呢?”“三十八军。”“哟,‘万岁军’!三所里穿插阻敌,绝啦。”
乙:那仗灭了美李军一万多。
甲:一说这个,近乎了。两双战友的大手紧紧地握了一会,连手上的细菌都给挤死了。
乙:嗐!太热情了。
甲:这位怎么回事儿呢?
乙:哦。
甲:开发商强拆伤人,牵扯一百来户儿呢。
乙:哟!利益太大,尽出这事儿。
甲:这位老兄领头儿告了几个地儿,转这儿来了。
乙:这回事儿。
甲:都说完了,再看老李,还是那么平静。“好,我都记下来了。”
乙:哦。
甲:这位可急了,
乙:怎么?
甲:“这么欺负人的事儿,你怎么不拍桌子呐?!”
乙:啊这?
甲:“你得生气呀!你得把脸气紫了像茄子呀!”
乙:跟他似的?
甲:“老实交待!是不是,收了他们二百万?!”
乙:嘿好么,也太急脾气了?
甲:人老李可不急,不温不火,还是笑脸儿,“你这个事儿,前两天就有人反映,调查组正在路上。”
乙:噢?
甲:“真的?骗人是小狗儿!”
乙:满带孩子气的。
甲:半信半疑走了。一小时电话打过来,轰隆隆的,差点把老曲那手机震碎喽。
乙:不至于。
甲:“老曲呀,错怪你啦,调查组坐我家里呐。真正包大人再世!改天,改天吧,改天我给你磕三百个响头陪不是。
乙:瞧这位豪爽的。
甲:这就一上午。下午人家开会,谈案件里的线索、机密,这我不能参加。
乙:是。
甲:会开完,该吃饭了。带着我,“先吃个便饭。”
乙:哦。
甲:“再去城北一联系点儿去看看。”
乙:还晚上去。
甲:白天忙活儿呢,晚上都在家。
乙:真细致。
甲:跟着吧。还没找着饭馆呢,让人给拦住了。
乙:怎么?
甲:非让参加个宴会老曲非不去。
乙:嗯。
甲:“你不去我去呀!”老曲直瞪我。
乙:宴无好宴的事儿。
甲:一进包间儿,人不少啊,就剩首位那空座儿了。
乙:那是专等他呢。
甲:有一位,衣着鲜亮、满面红光。我估计,
乙:啊。
甲:“福布斯排行榜”,这位能排在两万名以外。
乙:嗐!那也算有钱了。
甲:老曲一捅我,“涉嫌人之一。”
乙:噢?
甲:赶紧的,给我加了个坐儿。菜都上好了啊可没动过筷子。
乙:可等了一阵儿了。
甲:围桌儿坐着,还有五位佳丽。
乙:哦?
甲:妖艳简装,搔首弄姿的。
乙:那不小姐吗?
甲:可不,我这叫个恨呀。
乙:该恨。
甲:老曲身边儿安排俩,我这儿一佳丽没有?!
乙:嗐!他恨这个。
甲:一看这场面就知道怎么回事儿,见着老曲眼色,
乙:哦。
甲:我手伸兜儿里那边儿手机就响了。
乙:当托儿啊?
甲:“喂,我曲呀。什么,摔着啦?别哭,别哭。我马上打直升机回去!”
乙:哪儿打那个去?
甲:拉上我,道了个歉,赶紧奔外走。
乙:这就不参与了。
甲:一桌子人都愣那儿了,满脸尴尬。
乙:哦。
甲:我心说:我没吃上啊,你们谁也别想吃痛快喽!
乙:什么人呀这是。
甲:桌儿上都看清楚了,“曹操鸡、包公鱼、洪武豆腐;”
乙:啊。
甲:“怀胎鱼、素烤鸭、葡萄鱼、油爆虾、米粉肉、爆乌花,李鸿章大杂烩、千张蒸咸鸭、香炸琵琶虾……”
乙:报菜名过瘾是怎么着?
甲:多闻一会儿也好啊。
乙:嗐!
甲:“红烧果子狸”,从来没吃过,都对不起哈喇子。
乙:太没出息了。得亏没让你坐老曲那椅子上,不然你早泡污泥坑里了。
甲:说是这么说,心里也惭愧。人老曲怎么就不受诱惑?!
乙:算你有良心。
甲:随便找个地儿,吃了口。奔那村儿。其实不远,
乙:哦。
甲:小溜达着转到十一点,这才往回走。
乙:嗯。
甲:大黑天儿的田埂小路摔一跤脚脖子还给崴了。
乙:瞧这。
甲:老曲挺过意不去的。磨蹭吧,上公路就能拦车了。
乙:是。
甲:慢慢走着,细想想这一天,
乙:怎么样?
甲:很感动,也很感慨。
乙:是吗?
甲:由衷的。在耳根子那儿我跟他说,
乙:嗯?
甲:“你呀,别姓‘曲’了。”
乙:怎么呢?
甲:“一点都不‘曲’,你那是‘白菜价儿买了二斤糖炒栗子’,”
乙:这是?
甲:“‘直(值)’啊!”
乙:嗐!三句话离不开占便宜。
甲:“改姓‘直’得了。姓‘公’也成。行公道,平人心,安宁天下。”
乙:那跟姓没关系。
甲:人家说了,“‘曲’也对着呢。”
乙:啊?
甲:“有难处的那个,误解你。哭声、骂声、埋怨声,得受得了这委曲。”
乙:这话对呀。
甲:“复杂疑案,得勇对曲折艰难。”
乙:是。
甲:“阴险狡诈,咱曲折应对。”
乙:可不。
甲:“想吃‘红烧果子狸’,别曲意奉承。”
乙:太对了!
甲:老曲是真累了,
乙:瞧这一天忙的。
甲:说着说着喘开粗气了,豆粒儿大的汗珠子就如同壶口瀑布呀。
乙:嗐!别比那个。
甲:我给他鼓劲儿,
乙:你给鼓劲儿?
甲:“坚持,一定要坚持!想想二十军,想想长征两万五,坚持就是胜利!”
乙:哎。
甲:老曲站住了,“你先下来歇歇,真背不动了。”
乙:背你呐?!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土豆姥爷 2015-5-29 12:27
久违了。
就这俏皮话
引用 骑鲸 2015-5-29 12:46
本帖最后由 骑鲸 于 2015-5-29 12:48 编辑

中间有两处出现了“老李”,我就是奇怪这如果是笔误怎么来的?是不是主人公您一开始写的是叫老李,后改的老曲?
引用 京房徒孙 2015-6-11 18:34
土豆姥爷 发表于 2015-5-29 12:27
久违了。
就这俏皮话

谢谢老姥爷,确实久违了。
你在坚守,我也在坚守。那些大法官给这个判了刑,又给那个判刑。咱们只有坚守。
那四个连着的俏皮话儿我都挺得意的。原来没有,只是对话,感觉很平,换换俏皮话儿试试,居然还看得过去。
引用 京房徒孙 2015-6-11 18:38
骑鲸 发表于 2015-5-29 12:46
中间有两处出现了“老李”,我就是奇怪这如果是笔误怎么来的?是不是主人公您一开始写的是叫老李,后改的老 ...

哈哈,确实原来是老李。我认识一个曲先生就是干类似这行儿的,让我敬佩,就改成曲了。不过二稿就改了,看过多少遍也没改干净,粗心的人品可见一斑点。
引用 言之 2015-6-11 22:49
京房徒孙 发表于 2015-6-11 18:38
哈哈,确实原来是老李。我认识一个曲先生就是干类似这行儿的,让我敬佩,就改成曲了。不过二稿就改了,看 ...

好底!
不稀奇您这个,以往的作品都是周正的,稳当的,这个不例外。
唯一令我看一遍就记住了的包袱儿就是,握手太热烈把细菌都挤死了!
您说您怎么琢磨的?!
引用 京房徒孙 2015-6-12 07:39
言之 发表于 2015-6-11 22:49
好底!
不稀奇您这个,以往的作品都是周正的,稳当的,这个不例外。
唯一令我看一遍就记住了的 ...

谢谢言之一如既往的支持。您算是个有见识的人,不愧南开毕业。
这可能是我第二篇在发了两星期后才被加精的相声了。上一篇是《谢师宴》,那里边几乎包括了网上所有主要的有关谢师宴问题的社会道德伦理观点,我只是用一个故事把它们串起来而已。语言简练、紧凑,内容自然就能丰富。
前些天似乎发生了一阵子围攻大战,好像针对的还不只一个人。有的承受不住正常的评论,走了。那是他的事儿,气量问题。而极尽挖苦、揶揄、讽刺之能事的那些恐怕就不是目标的过错了,而是人性的暴露。
既然说到这儿了,就再唠叨几句讨人嫌的话。就我的印象,这里的加分逐渐沦为了拉帮结伙的工具,似乎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加分都成了人情分。一些人抱成一团儿,相互吹捧,形成了一个大的利益集团,跟现实社会各领域一模一样。不入此毂,便被排斥、打击、围攻。不是也有人威胁、利诱过我吗。
人家来发表相声,你看不上眼,爱怎么评论怎么评论,集体围攻就太过了。都以为自己对相声认识准确、深刻,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并不算错,自我吹捧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把人贬得一钱不值,唯我独尊,就不好了吧。
我那四篇《相声方法论》,反响极度平淡,那可是根据最好的艺术院校里的全国重点教材的内容写的。那几本书一看就把我迷住住了,至少看了六遍,划满了道道,真正的艺术道路指引者呀。对这类东西居然没有共鸣?想想,去打击别人是不是有“五十步笑百步”的嫌疑。

引用 言之 2015-6-12 08:42
京房徒孙 发表于 2015-6-12 07:39
谢谢言之一如既往的支持。您算是个有见识的人,不愧南开毕业。
这可能是我第二篇在发了两星期后才被加精 ...

党同伐异,比比皆是,不足为奇。客观的评论终究是有的,尽管是少数。
您这个就是不加精,也是个好作品。信我。
一个作品能有一两句为人熟记和乐道就很难得了。您加油!
引用 唧唧歪歪 2015-6-12 09:16
关于手上的细菌,知乎上有个问答: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579858

“我用力一握拳,会捏死手上的细菌吗?”
引用 言之 2015-6-12 09:39
唧唧歪歪 发表于 2015-6-12 09:16
关于手上的细菌,知乎上有个问答: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579858

“我用力一握拳,会捏死手上 ...


你是个实在人!
引用 京房徒孙 2015-6-18 18:27
唧唧歪歪 发表于 2015-6-12 09:16
关于手上的细菌,知乎上有个问答: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579858

“我用力一握拳,会捏死手上 ...


还真有讨论这问题的啊。
我想捏死个把细菌、真菌大约并不稀奇,把病毒的DNA链压断恐怕也是有的。但是用这法子消毒肯定不成。
引用 京房徒孙 2015-6-18 18:28
言之 发表于 2015-6-12 08:42
党同伐异,比比皆是,不足为奇。客观的评论终究是有的,尽管是少数。
您这个就是不加精,也是个好作品。 ...


谢谢严之,加油是肯定的。
引用 唧唧歪歪 2015-6-19 15:14
不能捏死啊!

对于手掌来说

细菌很小,很硬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5-30 01:00 , Processed in 0.224832 second(s), 2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