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网友文集 任自言集 查看内容


忆承武

作者:任自言


发布时间:2016-6-21 16:00|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2899| 评论: 2


         认识承武先生是在中华相声网的一次新春聚会上。承武先生领着大家进了德云社听相声。似乎是半农引荐给我的,说这位瘦高个,瘦高脸的先生,就是网名“布衣承武”的张承武,他拜了张文顺,又与德云社的人熟络,便有了艺名张德武,与郭德纲是平辈的兄弟。见面无非寒暄客套了几句,鬼使神差的交换了手机号。似乎就没什么深刻记忆了,只是感觉这人看着挺实诚。
         第二天,收到了承武的短信,说是欢迎来德云社听相声,来了就给你留个好位置。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客套两句,心说这人到是很会来事。谁知,以后他发的短信越发的勤了,才知道他不是“会来事”,他是真心愿意交朋友。互发短信似乎是承武先生最乐意的交流方式,每年都收到他拜年的短信,尽管现在微信发达的很。
          承武先生是我第一个知道的“纵身”下海的相声演员,之前是学校的美术老师,是位文化工作者。由于热爱曲艺,拜了张文顺先生,献身相声事业了。德云社是他的第一个专业相声舞台吧?我只知道早年间德云社的水牌都是出自怹的手笔。
        张文顺先生去世在冬天,似乎是215日。我动笔誊写了大饼构思的挽联,与大饼、舍庐鱼等去天桥德云社致祭。灵堂里,站在张文顺先生遗像前的承武看着很憔悴和悲恸,看到我们这些相声爱好者来送送他师父,他很感激和慰藉。我握着他的手安慰了他几句,他只是低着头说感谢感谢。他对他的师父很是爱戴,以后每年在他师父的临终日,他都发帖感叹和祭奠,比那些口头上说无比热爱师父的徒儿们强了许多。
           再去天桥听相声,已是德云社多事之秋。承武见我来了,径直到我的座位来找我,怪我为啥不提前告诉他一声。我看他精神不错,就聊了聊德云社的变故,他对德云社是有感情的,尽管他对管理模式,分配收入有自己的看法,但他说他是不想离开的。记得那次承武的相声说的很HIGH, 还拿我抓哏,同来的朋友感到很有乐趣。之后的不久,他离开了他早年苦心跟随的德云社。
           前些年,陪朋友去星夜会馆,看见承武先生的表演,就在网上发了条微博。还没走出剧场,他的短信就来了,又怪我跟他客气,为啥不找他,起码聊聊天也好。我是真不想打扰他,我知道他那时好像已经生病了,需要透析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承武有时发个短信问候一下,我有时也敷衍着回复。只拿他当一个朋友,一个普通的朋友。
            去年夏天,自己摆弄新手机,无意触动了一个号码,赶紧挂机。没1分钟,那个号码就回电了,是承武的。我不好意思说是摆弄手机摆弄错了,他却热情地问这问那,说你怎么不听相声了?你们怎么不聚会了?相声网聚会一定要找他,他邀请大家去星夜听相声。我对他的热情,都有些蒙圈了。我只是“嗯唉就是”的应付,我突然想起他身体有恙,我说你身体还好吧?他坚定地回答说,现在还好,身子不错,就等你们的聚会招呼我呢。 不成想,这是与他的最后的通话。
             2016年的1月,王波海先生建立了个中华相声网的微信群,我便把他邀请到群里,群里的朋友喊着要新入群的群友发红包。大家图个乐,一分钱的红包也有,五毛钱的红包也有。承武是个实诚人,往群里扔了个大红包,我抢了他725。这是与他最后的接触了。
         本想2016年再与他联系时,忝着脸向他要副字画,显着咱高雅一些。按承武的脾气,他不可能推辞我的请求。正思忖着怎么措辞给他拜晚年顺便索要画品呢,消息传来,他走了,215日走的,跟他师父同一天。。。
         他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但感觉他又不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君子之交淡如水。
         承武,走好。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言之 2016-2-16 10:48
斯为相声爱好者之交往典范也!
痛惜一个爱相声的人的早逝。
引用 王波海 2016-2-16 11:40
借任自言的宝地说几句,不另开贴了,节能减排。
张承武比我小十岁,为人温良恭俭让。虽然多年前我们就认识了,但交往并不深,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直言不讳,甚至对他拜师说相声颇有微词,说他不是这块料。别看我说话不好听,但承武老弟并不生气,反而是更加努力,想必是要做出个样儿来让我看看。后来在张一元的场子听他说相声,果然进步不小,有模有样了。我想如果再有几年的努力,他肯定会让我刮目相看。可惜时间不等人,猴年初一刚过,十五未到,阎王爷就催命来了。呜呼哀哉,老弟走好。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1 12:47 , Processed in 0.407969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