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白帝城

发布时间:2014-10-17 12:25|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8162| 评论: 0


白帝城

壮怀无可与天争,泪洒重衾病枕红。 
江左仇深空切齿,桃园义重苦伤情。 
几根傲骨支床卧,一点雄心至死明。 
闲消遣酒后茶余谈今古,唱一段先主托孤在白帝城。


刘玄德怀义挟仇每思图报,不听那军师规谏才大战猇亭。 
被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又合啻全军既没损将折兵。 
恰遇那赵子龙奋勇当先前来接应,将先主救出了重围幸未伤生。 
奔至在白帝城中闭门自守,忙传旨将馆驿改做了永安宫。 
忽报到,冯习和张南,傅彤与程畿、沙摩柯卒于王事,刘先主闻报之下血泪飘零。 
唉!悔不听军师之言才至有今日,尚何颜再回成都去见群英。 
因此上染病在龙床渐渐沉重,为痛那关、张二弟吾的两目昏蒙。 
又嫌那侍从们嘈杂喝退了左右,独卧在龙床之上叹气唉声。 
猛然间阴风骤起扑人面,桌案上灯影儿摇摇灭复明。 
孤零零御体难支浑身冷,颤巍巍四肢无力心内惊。 
恍惚惚在灯光之下见二人侍立,先主怒、喝连声: 
哼!朕心绪果不安宁,曾嘱咐你们暂离宫, 汝何敢前来扰乱,欺朕病无能,你们未免也太欺情!


又谁知他连喝数声并不稍退,细看时,哎呀,原来是关、张二弟面带戚容。 
先主惊问二弟尚在吗?关公说:吾等非人乃是魂灵。 
蒙玉帝念吾等平生不失信义,因此才敕封为神表彰愚忠。 
大料着我的哥哥与兄弟们相会不远,刘先主闻至此眼望着关、张大放了悲声。 
猛然间如梦惊觉二弟不见,惊唤从人问了问,他们回奏谯楼鼓打三更,残月照窗棂。 
刘先主自知不能久于人世,立命人宣召太子与卧龙。 
不一日刘禅与孔明星飞奔至,见先主病入膏肓在危急中。 
孔明拜伏在龙榻下,小幼主跪倒磕头眼圈红。 
天子传旨忙赐座,对孔明欠身耸体把话明。 
说:唉!朕不才自得先生竟成帝业,不料想我未纳忠言才兵败彝陵。 
现而今我死在旦夕此子太弱,故不能不托先生代唤愚蒙。 
说话时见马良之弟马谡在侧,刘先主遂命他退出又问卧龙: 
先生啊,你看这马谡之才是否可用?孔明说:哎呀主公啊,此人以为是当世的英雄。 
刘先主连连的摇头说:非也非也!论先生你那雄才目力比孤明。 
朕看他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先生啊,你日后要慎察且莫要看轻。 
吩咐毕这才传旨命群臣觐见,取纸笔来写成了遗诏递与卧龙。 
此一时诸臣闻诏俱来听命,刘先主一阵昏迷痰往上涌。 
呀!吓坏了治国的英才和诸将,齐呼道,陛下要保重、暂且消停。 

这位昭烈帝他苏醒了半晌睁龙目,喘吁吁说我有限的光阴要别一别众卿……

诸文武跪向床前齐顿首,乱哭道、吾皇的圣训臣等们恭听。 
叹君王眼望群臣把肝肠痛断,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尽胸中的那一片情。 
病深沉可怜哪还有英雄泪,只落得我的眼眶发酸把脸一红。 
半晌说;唉!卿等与孤同患难,数年来耳鬓厮磨如影随形, 
谁成望寡人命短今将死,谁成望将离数载意和情。 
谅今世咱们无日相逢重聚首,愿来生我与诸公们做亲弟兄……
这位昭烈帝说到了伤心处悲声凄惨,哎呀,这不痛坏了那些知恩感义众英雄。


天子说:卿等们休哭听孤一语,能谨记你们方是真心把刘备疼。 
所虑者,吾儿阿斗非良器,朕一死他不辱门庭全仗着诸公。 
倘若是我那犬子稍有些个不到之处,你们须念在玄德今朝这托付的情。 
众公卿若有意垂怜我愚父子,诸般的事你们千万地要遵照军师的将令行。 
群臣叩首齐声说遵旨,天子说:唉!我无有力气再苦叮咛。 
你们但念朕临死床头伤心苦话,望诸公牢牢切记在胸中。 
吾只求百姓唯一心、这百年如一日,我刘备不幸中幸我是虽死也犹生。 
再其余何用我多言相嘱咐,你们一位位俱是大义纲常无有个不明。 
言至此呛呛咳嗽说:吾儿何在?小阿斗跪在床前两泪零。 
天子说:你也不用啼哭也不必跪,为父我有几句遗言孤要你听。 
朕一死你立时便自为皇帝,可莫忘了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 
这基业并非我父子己身创立,这是诸文武血汗心机辐辏成。 
论创业难守业尤难我一言好难尽,吾的儿凡事须从往可处行。 
你自己愚蒙要听人指教,军国事但凭诸葛老先生。
再其余休玷辱你两位叔父、我三人的义气,好或歹关兴与张苞你要加着倍的疼。 
我但愿你一生安稳在规矩内,你的父我做鬼在黄泉也有笑容。 
总而言之要紧要紧是门庭和姓字,你切不可倾覆社稷玷祖搦宗。 
你活着时要是滋味全无就空活在世上,那赵子龙在长坂坡前就枉立了功。 
你死后要留取须眉的真面目,到阴曹那时才好与朕重逢。 
你快进前来,速行大礼把军师拜见,这位诸葛亮老先生从今后就犹如与你父相同。


卧龙大痛撩袍抢跪,急忙忙手搀幼主泪盈盈。 
向龙床不住的磕头说:臣该死罪!刘先主悲声凄惨叫先生。 
指阿斗:此子幼而失娘今又丧父,望求你视如己子教训他成名。 
你若是安心不管托孤的后事,今日里就别叫皇儿把大礼行。 
无奈何容幼主叩拜、那军师也叩拜,叹忠良虚灵心中好似油烹。 
昭烈帝眼瞧着阿斗将头点,伸手来颤颤巍巍就拉住了卧龙: 
孤和你手足的情长今日满,我刘备怎么不幸短命就撇了先生。 
叹此时我连军师的面目都看不真切,为痛关、张把血泪流干我的二目蒙。 
你俯耳来朕当有几句天良话,这阿斗立业倾家可无有定凭。 
若可以保我的先生你就操些个心吧,如不可保谨记吾言你望爽快行。 
废皇儿你就在川中登大宝,也足可以上合天意下顺民情。 
我再托君生平未了心头的恨,不过是北魏、东吴事两宗。 
诸葛亮一闻此言连叩首,臣若有一点私心天不容。 
感陛下知遇的恩德托孤的厚意,更何况君臣的大义如骨肉的恩情。 
臣势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割心见胆效命竭忠。 
我诸葛亮对天若有欺君话,臣死后我如何能够去见圣明。 
天子说:唉!我在枕上磕头是不能够拜了,朕只好衔环结草世世生生。 
昭烈帝他把心血操干神思耗尽,一声叹满腔余恨、二目双瞑。 
驾崩时天子六十单三岁,改建兴幼主即位五路进兵, 
那位诸葛亮老先生,扶杖观鱼大显奇能。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5-30 01:04 , Processed in 0.145889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