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原创 LILA作品 查看内容


[京剧剧本]《凤还巢》(逗尔墩整理)

发布时间:2014-4-17 17:05|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42558| 评论: 27



剧情简介:明朝退休兵部侍郎程浦在一次郊游时遇到被权奸陷害的故友之子穆居易,欲将自己妾生的二小姐雪娥许配给穆公子为妻。回家与夫人商议,程夫人执意要嫁自己生的女儿大小姐雪雁给穆居易。程浦将穆居易留在家中攻书。大小姐雪雁听说穆公子英俊,假冒妹妹之名去书房相会。穆公子一见之下,见她粗陋无比,连夜愤然逃去。程夫人乘程浦被朝廷起用、赴任离家之机,要假俊秀美貌的二小姐之名,为自己的女儿雪雁与穆居易 完婚。镐京朱千岁久慕程二小姐美貌,假冒穆公子之名将冒名的雪雁娶到家中。花烛之夜,二人相见对方的丑陋,后悔不已。穆居易离开程府后,与程浦同在洪元帅军中任职,与程浦相遇,功绩卓著。于是,解释了以前的误会,穆居易与程雪娥终成眷属。

此剧为梅兰芳等改编。

人物:

程浦 (老生)兵部侍郎。

程夫人 (老旦)程浦夫人。

程雪娥 (旦)程浦次女。

程雪雁 (彩旦)程浦长女。

穆居易 (小生)程浦故友之子,书生,程雪娥未婚夫。

朱焕然 (丑)镐京千岁,皇亲。

刘鲁七(净)桃花山山寇。

周监军(净)太监

洪功(老生)领兵元帅

家院(杂)丫鬟 (旦)二家丁(丑)

八喽兵(武行)四家丁(流)

僕相(丑)中军(杂)


第一场

(八喽兵引刘鲁七上。)

刘鲁七(念) 自幼生来胆气刚,

练就拳棒与刀枪。

结交绿林英雄汉,

桃花山上自为王。

某,刘鲁七。自幼练就全身武艺,来到这桃花山上自立为王,倒也逍遥自在。这几日闲暇无事,不免扮作相士模样,一来游山玩景,二来山寨粮草不足,再看看可有什么好买卖。喽啰的!

 有!

刘鲁七 听爷吩咐(唱(西皮摇板))

山寨之事多谨慎,

游山观景走一程。

八喽兵,刘鲁七分下。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逗尔墩 2014-4-10 21:23
本帖最后由 逗尔墩 于 2014-4-15 21:31 编辑

第七场



[程浦上。

程浦    (唱【西皮散板】)

    家门不幸生痴女,

    怎不教我暗伤心。

[家院上。

家院    启禀老爷,今有监军周公公奉万岁之命前来下旨。

程浦    香案接旨。

家院    香案接旨。

[四军士引周监军上,四军士暗下。

周监军    圣旨下。

程浦    万岁!

周监军    跪听宣读。诏曰:“南方贼寇作乱,甚是猖獗。据五省经略使洪功奏请,派前兵部侍郎程浦帮办军务。程浦着即驰赴军前,不必来京陛见。”旨意读罢,望诏谢恩哪!

程浦    万万岁。公公奉旨前来,一路多受风霜之苦。

周监军    岂敢!为国勤劳,何言辛苦。你我在京师一别,至今数载,大人你还是这样的强壮啊!

程浦   夸奖了。只是部臣之中,能员甚多,怎么圣上偏偏要起用老朽哇?

周监军    这是元帅洪功的举荐,老先生不必太客气啦。

程浦    我有一事奉求公公。

周监军    有话请讲。

程浦    想这四月初二日乃是小女出嫁之期,等婚事完毕,再赴大营如何?

周监军    侍郎此言差矣。

程浦    何差呢?

周监军    只知女儿出嫁,难道说国家大事就不要紧了吗?

程浦    如此,我即刻前往就是。

周监军   这便才是。

程浦   请至书房用茶。

周监军    请。(下)

程浦    我又要出门远去了。家院,请穆公子前来。

家院    是,有请穆公子。

内声    穆公子不辞而别。

家院    启老爷,穆相公不辞而别。

程浦    啊,穆公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已择定了日期与你完婚,你为何不辞而去呀!莫非……唉!家院,此事千万不可叫夫人知道,你要记下了。

家院    是。

程浦    唉!这是哪里说起。

[程浦、家院同下。



第八场



[二家丁引朱焕然上。

朱焕然    (唱【西皮摇板】)

    无事带领鹰和犬,

    来至郊外猎一番。

[穆居易上。

穆居易    原来是朱千岁,小生有礼了。

朱焕然    这不是穆相公吗?慌里慌张的,要上哪儿去呀?

穆居易    如今朝廷用兵于南方,小生意欲前去献策。

朱焕然    这就不对啦!闻听人言,那程侍郎将他女儿许配于你,择定四月初二日就要迎娶啦,你怎么倒要避婚远去呢?

穆居易    小生也曾发过誓愿,功名不就,誓不娶妻,因而远去。

朱焕然    哦!(自语)原来如此。(寻思)好!真乃有志气的男子,我也不拦阻于你,你有盘费吗?

穆居易    这个……

朱焕然    这算不了什么。小子,把我带的宫宝送给穆相公以作盘费。送过去!
家院    是。

穆居易    多谢千岁。

朱焕然    不必谢了,小意思。

穆居易    告辞。

朱焕然    别忙,你可有脚程吗?

穆居易    也无有哇。

朱焕然    这又算的了什么。小子,把我骑的那匹青鬃马,送给穆相公乘骑。送过去!

家院    是。

穆居易    千岁如此大恩,何以报答哇!

朱焕然    咱们过的多,说什么报不报的。

穆居易    告辞了。

朱焕然    送行来不及,我净等着接风啦!
穆居易    感恩不尽,后会有期。千岁,请了,请了!

朱焕然    请。

[穆居易下。

朱焕然    哈……真是个书呆子。那位程小姐,我是亲眼瞧见过的,长得是如花似玉,他怎么倒要避婚逃走呢!嗯!这也是他无福承受,也是有之。我想程侍郎奉旨帮办军务,离家远去。我不免趁这机会,等到四月初二日那天,假冒穆居易的名字,我前去娶亲,将程小姐娶过我家来。我们两人成为夫妇,就是程侍郎回来,我们木已成舟,他也说不出什么来。再一说哪,他还敢把我朱千岁怎么样嘛?嗯!有理。小子们!带路回府!

[同下。



第九场



[穆居易上。

穆居易    (唱【西皮摇板】)

    蒙千岁侠义心鞍马来赠,

    待将来出头日再报大恩。

[四军士、中军、周监军、程浦同上。

程浦    穆相公慢走。

穆居易    原来是年伯,小侄有礼了。

程浦    你往哪里去呀?

穆居易    欲到大营献策。

程浦    我已择定四月初二日与你完婚。你为何不辞而去呀?

穆居易    年伯不要动怒。小侄前者也曾发过誓愿,功名不就,誓不娶妻。又不便与年伯说明,故而不辞而行。

程浦    唉!他怎么又发过什么誓愿哪!

周监军    大人,此位是……

程浦    这就是前京兆尹穆建业之子穆居易,文武全才,小女就是许配此人。

周监军    哦,咱家有一言,大人休怪。

程浦    公公有何金言,请讲当面!

周监军    我平日最不喜欢那些少年的人儿,就知道谈情说爱,从不晓得立志建功,报效国家。方才令婿言道,功名不就,誓不娶妻,真乃是可喜可敬之士。咱家意欲将他带到大营,荐于洪功,定然重用。那时扫平贼寇,再行洞房花烛之礼,程大人你看好是不好哪?

穆居易    多谢公公。

周监军    罢了,罢了,来,打道帅府。

[众同下。



第十场



[程夫人上。

程夫人    (念)老爷从军去,嫁女任我行。

[丫鬟暗上。

程夫人    可恨老爷偏心太过,竟将二女儿许配穆公子。今当四月初二日穆公子迎娶之期,我不免将大女儿嫁过门去,老爷日后回来,木已成舟,又当如何?我就是这个主意。丫鬟!

丫鬟    有。

程夫人    与你家大小姐穿戴好了。

丫鬟    遵命。

[丫鬟下。家院上。

家院    启老夫人,花轿到门。

程夫人    搭上堂来。

家院    搭上堂来。

[二家丁、轿夫、丫鬟、程雪娥扶程雪雁上轿。丫鬟暗下。程夫人送出门。

程雪雁    (掀开轿帘)妈呀,我这女婿是那个白面书生吗?

程夫人    是那个白面书生呀!

程雪雁    没错,就是他,再见了!
[程雪雁、轿夫同下。

穆夫人    (笑)哈哈哈……

程夫人    (回身看见程雪娥)啊,你做什么来了?

程雪娥    送我姐姐来了。

程夫人    你送出闺门也就是了。为何送到院外,倘被外人看见,岂不被人耻笑!回房去罢!

程雪娥    是。

程夫人    老爷啊老爷!女儿之事,看是由你还是由我,哈哈……(下)

程雪娥    爹爹将我许配穆郎,今日大娘又将我姐姐嫁了过去。爹爹不在家中,无人替我作主。思想起来,唉,好不烦闷人也!

    (唱【南梆子】)

    她明知老爹爹为奴行聘,

    反将她亲生女嫁于穆门。

    想是我程雪娥生来薄命,

    因此上难得配如意郎君。

[丫鬟上。

丫鬟    参见小姐。

程雪娥    罢了。

丫鬟    小姐,今日为何在此愁闷?

程雪娥    今日之事,焉得教人不闷哪!

丫鬟    小姐可知今日谁家前来迎娶?

程雪娥    怎么这样的糊涂!除了穆家,还有哪家?

丫鬟    不是穆家。

程雪娥    不是穆家又是谁家呢?

丫鬟    乃是朱千岁家中。

程雪娥    (惊)朱千岁家中?

丫鬟    正是。

程雪娥    你是怎么知晓?

丫鬟    方才有人看到,大小姐抬往朱家去了。

程雪娥    哦!抬往朱家去了?

丫鬟    正是。

程雪娥    你快去打探明白,报我知道。

丫鬟    遵命。(跑下)

程雪娥    哎呀呀!怎么世上竟有这样的奇事呢!那日,朱千岁前来拜寿,也曾见过一次,那相貌长得十分丑陋,与我姐姐么……真可以称得是一对女貌郎才,有那边冒名前来迎娶,就有这边顶替前去出嫁,怎么这样的凑巧哇!大娘啊,大娘!如今你是枉用心机了。

[丫鬟上。

丫鬟    参见小姐。

程雪娥    探听之事,怎么样了?

丫鬟    实是抬往朱家去了。

程雪娥    哦,实是抬往朱家去了。

丫鬟    正是。

程雪娥    怎么这样的凑巧哇!

丫鬟    啊,小姐,还有一事未曾禀明。

程雪娥    还有何事呢?

丫鬟    那穆公子早已不辞而去,至今并未归家。

程雪娥    哦,那穆公子走后,未曾归家?

丫鬟    正是。

程雪娥    他……他往哪里去了?

丫鬟    不知去向。

程雪娥    何不早说?

丫鬟    先前不知。

程雪娥    你再去探听探听,穆郎独自一人,往哪里去了?快去。

丫鬟    遵命。(下)

程雪娥    又是哪里说起。穆郎好好住在我家,因何不告而去了?莫非他不愿就这门亲事么?既然不愿就这门亲事,只管明言,何必离家远走。事有蹊跷。唉,穆郎啊穆郎,独自一人往何方去了!

    (唱【西皮摇板】)

    我二人婚姻事已经言定,

    为什么无故的私自潜行。

     左思来右想去心中难忍,

    儿的亲娘啊!

    我暂且回绣阁再听信音。(下)



第十一场



[朱焕然上。

朱焕然    (笑)哈哈哈……(唱【西皮摇板】)

    我今已派花轿去,

    少时定娶美人回。

[家丁上。

家丁    花轿到门。

朱焕然    搭上堂来。

家丁    搭上堂来。

[傧相暗上。一家丁引程雪雁乘轿上,程雪雁下轿。

朱焕然    赞礼上来。

傧相    伏以:两家成婚配,夫唱要妇随。洞房花烛夜,才知谁是谁。

朱焕然    我早就知道娶来的是谁。

傧相    搀新人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妇交拜,同入洞房。

傧相

二家丁    小人讨赏。

朱焕然    每人一份,下边去领。

[二家丁、傧相同下。

朱焕然    想不到,我把程小姐娶过门来了。待我掀开盖头观看美人便了!

[朱焕然欲掀盖头,程雪雁拉住盖头不放。

朱焕然    美娘子,你我既为夫妇,又何必害臊呢?来,来,来,你放下手来,我看看。

[朱焕然掀开盖头,二人对看。

朱焕然    哎哟,我的妈呀!(唱【散板】)

    观此女生得来容颜难看,

    血盆口黄板牙鼻孔上翻。

    手指头伸出来亚似钢钻,

    裙边下露出了那尺二的金莲。

    莫不是母夜叉洞房出现,

    何方的妖魔怪把我来缠。

    哎哟,我的妈呀!这个碴儿不对呀,程小姐我是亲眼瞧见的,长得挺好看的,今天把她娶过来,怎么变成一个大老妖啦!

程雪雁    哟!怪呀!那穆郎是个小白脸呀,怎么今天变成个小花脸啦!——你怎么长得这么不是人样儿呀?

朱焕然    哎哟,你还说我长得不好看哪,你也不瞧瞧镜子,你那个样子,让谁受得了哇!

程雪雁    我自来就是这个长相。

朱焕然    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假冒穆居易的名字,前去娶亲。实指望娶个美貌佳人,没想到弄这么一个秃尾巴鹌鹑来,这可怎么好哇!有了,我跟她商量商量,把这门亲事打退了,也就结啦,指不定行不行哪!美娘子,您请过来,留神闪了腰。

程雪雁    你说什么呀?郎君?

朱焕然    郎君?我真狼狈了。我跟您说实话,我呀,不是穆居易。

程雪雁    啊?你是谁呀?

朱焕然    我是朱焕然,朱千岁。是我假冒穆居易的名字前去娶亲,没想到把您娶过来啦,现在我觉得有点儿不合适,恐怕将来见不起程老先生。这么办罢,我怎么把您抬来的,我把您原封不动给您送回去。您瞧怎么样啊?

程雪雁    得了吧!奴家乃是兵部侍郎的千金小姐,就任凭你这么抬来抬去的。难道你就这么轻贱我不成吗?

朱焕然    就您这付尊容,谁敢轻贱呢!

程雪雁    你听我告诉你,你既然把我抬过来了……

朱焕然    我抬错了。

程雪雁    我也####

朱焕然    别介!

程雪雁    你也别嫌我丑。

朱焕然    不敢,不敢。

程雪雁    我也别嫌你不济。

朱焕然    您多包涵罢!
程雪雁    咱们俩人可称得起是郎才女貌。

朱焕然    我看是豺狼虎豹。

程雪雁    咱们俩人已经拜了天地啦,生米已然做成熟饭啦。

朱焕然    这碗饭您教我怎么吃呀!
程雪雁    如其不然哪,我告诉你们皇帝老倌,问你个冒名顶替的罪过。

朱焕然    别介,别介。您嘴下留德罢。

程雪雁    (逼问)怎么样?你答应不答应?

朱焕然    我不能答应!
程雪雁    你答应不答应?

朱焕然    我不敢不答应!

程雪雁    你答应了。郎啊!

朱焕然    这是什么玩艺呀!

程雪雁    (唱【西皮散板】)

    从今我与你夫随妇唱,

    到晚间还要你叠被铺床。

朱焕然    这是什么鸟叫呀!

程雪雁    随我来呀!你过来吧!

朱焕然    唉!我的罪孽深重!

[程雪雁强拉朱焕然下。



第十二场



[中军引洪功上。

洪功    (唱【西皮摇板】)

    本帅领兵挂帅印,

    教场排列熊虎兵。

    胸中妙策行千里,

    定把贼寇一扫平。

众    (内)公公、大人到。

中军    启元帅,程浦大人到。

洪功    有请。

[四军士引程浦、周监军上,下马。四军士暗下。

洪功    不知公公、大人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周监军    岂敢,元帅用兵,多受辛苦。

洪功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

程浦    不知近日军情如何?

洪功    叛徒甚是猖狂,敬候大人划策。

周监军    我要在元帅台前荐举一人,不知可肯容纳否?

洪功    但不知是哪一位?

周监军    就是前京兆尹穆建业之子穆居易。此人可算得文武全才。

洪功    公公举荐之人定然不差。此人今在何处?

周监军    现在帐外。

洪功    来。

中军    有。

洪功    穆居易进帐。

穆居易    (内)来了!

[穆居易上。

穆居易    (念)奇谋追陆逊,投笔学班超。

    公公!年伯。

周监军    见过元帅。

穆居易    元帅在上,晚生有礼。

洪功    少礼,请坐。

穆居易    告坐。

洪功    公公道,足下智勇兼优。明日教场,就烦足下,调动军马,与贼敌对如何?

穆居易    多谢元帅提拔。

洪功    后帐摆宴,与公公、大人接风。正是:才子兵甲藏胸中,

周监军    书生马上也英雄。

程浦    临阵须要心仔细,

穆居易    不附青云怎建功。

洪功    公公、大人!

周监军

程浦    元帅请!

众    请!

[周监军、程浦、洪功、穆居易同下。中军、四军士随下。



第十三场



[八喽兵、刘鲁七同上。

众    (念白)来到朱府!

刘鲁七    抢!

[朱焕然同四喽兵同上。

朱焕然    你们这是干什么?

刘鲁七    可认得某家?

朱焕然    你不是那个看相的先生吗?

刘鲁七    着哇!前来讨卦礼来了。

朱焕然    我给你还不成吗?

刘鲁七    哼!——喽啰的!

众    有。

刘鲁七    两厢搜来。

[八喽兵分搜,搜出包袱。

刘鲁七    查点有多少金银!

众    金银无数。

刘鲁七    起过了。日后山寨若是粮饷不足,某家再前来借贷。——喽啰的!

众    有。

刘鲁七    回山。

众    啊!

[八喽兵、刘鲁七同下。程雪雁上。

程雪雁    哎哟!可了不得啦!都抢光啦,这可怎么办哪!

朱焕然    怎么没把你也抢去呢!

程雪雁    这是怎么说呢?这都是你平日仗着皇亲国戚横行霸道,才遇着这样的事情哪!

朱焕然    得啦,你别埋怨我啦,我认了还不行吗?

程雪雁    你认了?我可是跟你受了罪了哪!

[朱焕然、程雪雁同下。



第十四场



[程夫人上。

程夫人    (念)为人莫欺心,欺心害自身。

[丫鬟暗上。

程夫人    唉!也是老身偏心太过,指望将大女儿嫁与穆公子,谁想又被那丑陋的朱焕然骗了去了。这且不言,闻得草寇作乱,眼看杀到庄前,不免将二女儿唤将出来,去她姐丈家中,躲避躲避。丫鬟!

丫鬟    有。(程夫人进)

程夫人    唤二小姐出来。

丫鬟    有请二小姐。

程雪娥    (内)来了!

[程雪娥上。

程雪娥    (念)拈针闲刺绣,听唤下妆楼。

    参见母亲。

程夫人    罢了。你且坐下。

程雪娥    告坐。唤儿出来,有何吩咐?

程夫人    闻得草寇作乱,眼看杀到庄前。我意欲带领我儿去至你姐丈家中,躲避躲避,你看如何?

程雪娥    母亲请稍待。且住!前日那朱千岁,前者来设计谋我,未得成功。今日若是去到他家,岂能容我清白,还是不去的好。禀母亲,大姐家中,孩儿不愿前去。

程夫人    唉,冤家呀!(唱【西皮原板】)

    如今贼兵来作乱,

    眼看杀到我庄前。

    不往镐京去避难,

    祸到临头向谁言?

程雪娥    母亲(接唱【原板】)

    本应当随母亲镐京避难,

程夫人    是呀,你就该随为娘前去才是呀!

程雪娥    (接唱)女儿家胡乱走甚是羞惭。

程夫人    前去避难,又讲得什么羞惭?

程雪娥    (接唱)小妹行见姐夫尤其不便,

    何况那朱千岁甚是不端。

程夫人    儿啊!那朱千岁有什么 不端之处呢?

程雪娥    母亲!(接唱)

    那一日他来将我骗,

    幸中母亲巧机关。

    如今若再去重相见,

    他岂肯将儿空放还。

程夫人    话虽如此,也胜似被那强盗所害呀!

程雪娥    母亲!(接唱【流水】)

    母亲不可心太偏,

    女儿言来听根源。

    自古常言道得好,

    女儿清白最为先。

    人生不知顾脸面,

    活在世上也枉然。

程夫人    我儿若是被强盗所害,你爹爹回来,问起我儿,我有何言答对呀?

程雪雁    (接唱)强盗兴兵来作乱,

    不过是为物与金钱。

    倘若是财物遂了愿,

    也未必一定害人结仇冤。

    倘若女儿不遭难,

    爹娘回来得团圆。

    倘若女儿遭了难,

    爹爹他定要问一番。

    如今称了儿心愿,

    落一个清白的身儿我也含笑九泉。

程夫人    如此说来,我儿你是一定不去的了?

程雪娥    女儿情愿死在家中,大姐那里不愿前去。

程夫人    你倘若被害,不要怨着为娘。

程雪娥    绝不怨着母亲。

程夫人    好,既然如此,回房去罢。

程雪娥    儿遵命!(唱【散板】)

明知陷阱要提范,

军前寻父说根源。(下)

程夫人    家院,此去避难,多者半月,少者十日。吩咐外厢车辆走上。

家院    是,车辆走上。(下)

[车夫上。

程夫人    (唱【摇板】)

速到镐京暂避难,

但愿此去得保全。

[程夫人、车夫同下。



第十五场



[程浦上。

程浦    (唱【西皮摇板】)

为女儿婚姻事放心不下,

我只得到帅府前去求他。

程浦    有请公公、元帅。

[中军、洪功、周监军同上。

程浦    公公、元帅!
洪功    大人!请坐。大人到此,必有见教。

程浦    下官次女与穆居易早已订婚,原定前年四月完婚,只因军事紧急,奉旨前来,婚事故而搁起,如今军事粗定,次女又避难至此,欲求元帅作主,与他二人完成婚事,不知元帅可肯应允否?

周监军    不错的,这件事情咱家早就知道。

洪功    此乃大喜之事,又是军中一段佳话,有何不可。请公公一同主持如何?

周监军    好极啦。何不将穆大人请来,当面说明,也好办成此事。

洪功    好。来,有请穆大人。

中军    有请穆大人。

[穆居易上。

穆居易    (念)一身经百战,立志扫烽烟。

参见公公、元帅、年伯。

洪功    世兄少礼,请坐。

穆居易    晚生谢座。元帅相传,有何见谕?

洪功    恭喜世兄,贺喜世兄。

穆居易    晚生喜从何来呀?

洪功    今有程大人小姐避难至此。如今营中无事,本帅作主,与你二人完成花烛,岂不美哉!

穆居易    启禀元帅,晚生前者也曾发过誓愿,功名不就,誓不娶妻。

洪功    前日圣上有旨到来,钦封世兄以为镇威将军,这还不算功名成就吗?

穆居易    这个……

周监军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从前所说的话,咱家也都知道。如今封官授爵,再说功名无有成就,那可就说不下去啦。再者,程家小姐又避难至此,正好趁此机会,完成花烛。你再要是这个那个的,元帅的面子可也要紧哪!这么办吧,今儿个就是好日子,程大人赶紧请回,吩咐令嫒上妆,我与元帅陪伴新郎,今晚成亲,不就得了吗!赶紧请回。

程浦    是是是。(笑)哈哈哈……(下)

[穆居易不悦。

周监军    喂,穆大人赶紧的打扮去罢,你就别假装的不愿意啦。

穆居易    哦,是,是,是。唉,这二公真乃是多管闲事啊!(下)

周监军    啊,元帅!

洪功    公公。

周监军    看穆大人的样子,总是有点儿不受用,这是……?

洪功    莫非他嫌程家小姐长得丑陋不成?

周监军    程家小姐咱家也曾见过,真是品貌兼优,我是知道的。

洪功    哎呀,这倒难了!

周监军    说甚么难与不难,你我二人既然是媒人,总要与他们办成了才好。

洪功    既然如此,公公请。

周监军    元帅请。正是,说媒如同保帐,

洪功    两造都要为难。

[同下。



第十六场



[朱焕然上。

朱焕然    (念)家业俱被贼抢光,如今成了叫化郎。想不到我的家业俱被强盗抢得是一干二净的。是我流落街头乞讨。这时候,我的岳母又来啦,天天跟我要吃要喝,这可怎么好?有啦,我把她请出来,跟她要个吃饭的主意吧。有请岳母。

[程夫人、程雪雁上。

程夫人    (念)不想弄巧反成拙,

程雪雁    (念)如今做了讨饭婆。

朱焕然    岳母!

程夫人    贤婿!

朱焕然    再“咸”我就吃不得啦。

程夫人    事到如今,有什么长策无有?

朱焕然    这会儿,甭说长策,我连个短策都没有啦。

程夫人    闻得你岳父现在南方得胜,如今前去投奔于他,你意如何?

朱焕然    投奔我岳父去?那我可不去。

程雪雁    妈呀,他不去,咱们去。

朱焕然    别忙,你去我也去,我舍不得你。

程雪雁    你舍不得我,我还舍不得你哪!
程夫人    走哇!(唱【西皮摇板】)

悔恨错嫁亲生女,

[程夫人、程雪雁同下。]

朱焕然    (接唱)但愿混碗饱饭吃。



第十七场



[穆居易上。丫鬟扶程雪娥上,入帐中。丫鬟暗下,穆居易闷坐。

洪功    (内)走哇!

[洪功、周监军同上。

洪功    (唱【西皮摇板】)此媒说得好勉强,

周监军    (接唱)倒教咱家无主张。

洪功    (接唱)将他送入红罗帐,

周监军    元帅!
    (接唱)你我怎好到洞房。

洪功    公公,走哇!
周监军    元帅,上哪儿去呀?

洪功    去到洞房。

周监军    洞房?那个地方咱们去得吗?

洪功     常言道三日无大小,可以去得的。

周监军    可以去的,好,待咱家也来经验经验这档子事情。

洪功    公公请!
周监军    元帅请!

洪功    穆世兄。

穆居易    (不悦地)啊,二位!又来了。

洪功    (向周监军)只好自己坐下。

周监军    没办法,找个地方坐下罢。

[众同坐。周监军示意洪功向穆居易说话。

洪功    啊,穆世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穆居易    怎么又是晚生的不是呢?

洪功    今乃大喜之日,我们作媒人的进得门来,你看也不看,理也不理,教我等好生难堪呀!

周监军    常言说得好,夫妻上了床,媒人扔出墙。此之谓也!

洪功    话虽如此,如今夫妻尚未上床,这媒人怎么就出了墙了呢?

穆居易    公公、元帅,你二公前来做甚哪?

洪功    这话奇了。我们是做媒人的呀。

穆居易    媒已说成,也就是了,何必又来逼迫呀?

洪功    这话越发的奇了。我们恨不得把你们夫妻欢欢喜喜,送入洞房,才了却我们一桩心事。怎么说起“逼迫”二字来了?

穆居易    (激动地)如此,多谢二公的美意!
周监军    (向洪功)看他这个样子,不能在这儿待着啦。元帅,您请坐罢,我走啦!
洪功    慢来,慢来,想此事同他提起,他就是大大的不悦,我想其中定有缘故,我要问他一问。

周监军    别问啦,问也是碰钉子。

洪功    一定要问。

周监军    一定要问?元帅,那你就问问去,我可有点儿不耐烦啦!

洪功    公公请坐。

周监军    问问去!

洪功    啊,穆世兄!

穆居易    元帅。

洪功    想这门亲事,自从提起,你就大大的不悦。你我既属至交,何妨直言哪!

穆居易    此非军旅大事,元帅何劳过问哪?

周监军    怎么样!元帅,是个钉子可就得碰啊!

洪功    话虽如此,既然本帅一力承当,少不得要问个水落石出。

穆居易    元帅一定要问?

洪功    一定要问。

穆居易    就请去问程家年伯,他那心中自然明白。

洪功    哦,程大人他明白。

穆居易    程大人他是明白的。

洪功    (自语)程大人他明白!
周监军    元帅,他说什么来着?

洪功    他说程大人明白。

周监军    程大人明白?哈哈,这个老头儿莫非有什么把戏不成吗?叫他来,问问他。

洪功    是,是,是,有请程大人。

[程浦上。

程浦    元帅!公公!

周监军    来来来,里面说。

程浦    将下官唤出,有何事议?

洪功    今日大喜之日,穆大人总是满面怒容,我等问起情由,他说程大人明白。你然知晓,何妨对我们一讲啊!

周监军   对啦,你说说,我们听听!
程浦    哎呀!下官我也是一些儿不晓得呀!

洪功    有得,他也不知道哇!

程浦    前者提起亲事,他就大大的不悦。今日又是如此的光景。有劳元帅向前问他一问,到底因为何事,他的心中不悦,何妨请他明言哪!

周监军    对啦,有什么心事,自管明说,不要这么糊里糊涂的,教人家不明白。元帅!

洪功    公公!

周监军    问问去。

洪功    是是是。啊,穆大人!

穆居易    元帅!

洪功    程大人言道,他是一些儿也不晓。还请世兄说个明白。

穆居易    此事晚生实实不愿明言,既是元帅执意要问,我也不得不说了。

洪功   说了的好。

穆居易    当年定亲之后,程年伯约我住在他家,有一日晚生忽然不辞而去,请问程年伯他可知晓?

洪功   哦!还有此事,待我去问来。……啊,程大人,那穆大人言道,当初定亲之后,是你留他在你家中居住,有一日不辞而去,你可知晓?

程浦    不错,有的。

洪功    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程浦    怎么是下官的不是呢?

洪功    他既不辞而去,这门亲事就算罢了,何必勉强啊?

周监军    是呀!何必这么死乞白赖的呢?

程浦    我要问问他,到底因为何事,要私自逃走呢?

周监军   对呀!元帅!

洪功    公公!

周监军    问问去。

洪功    是是是。啊,穆大人!

穆居易    元帅!

洪功    你究竟因为何事要私自逃走呢?

穆居易    唉!此事关系人家闺阁,本来不应明言,事到如今也就顾不得了。那夜晚生正在他家书馆温书,他的女儿竟自前来私奔,是我用计将她推出。彼时,本想对程年伯将此事说明,退却亲事,只是又恐伤他的脸面。因此,不辞而去。二公请想啊,晚生如今已是朝廷命官,焉能要这私奔之女!

周监军   元帅!

洪功    公公!

周监军    还有这档子事情,不怪人家不愿意呀!问问他知道不知道,问问去!
洪功    是,是,是,程大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程浦    怎么又是我的不是呢?

洪功    哎呀,此事不说也罢。

程浦    元帅有何金言,请讲当面哪!

洪功    说出来只恐有伤你的脸面。

程浦    讲讲何妨?

周监军    元帅他都不要脸了,你就说吧。

洪功    那穆大人言道,有一夜在书馆温书,你的女儿,前去私奔,是他用计,将她推出,才得脱身逃走,想一个女孩儿家,不知道守闺门,岂不是你治家不严之罪么?

程浦    哦,他就是为此事心中不悦么?

洪功    啊,此事还小么?

程浦    (笑)哈哈哈……

周监军    有得,他还乐得出来哪!我买块豆腐碰死!

程浦    请元帅再去问问那穆大人,那夜私奔的女子,可是他亲眼得见?那女子的面貌他可还能记得?

洪功    不问也罢!

程浦    定要问的。

周监军    嗯,元帅,他说得有理,可以问问去。

洪功    是,是,是!啊,穆大人,那日私奔的女子,可是你亲眼得见?

穆居易    嗯,我是亲眼得见,见之再见。

洪功    他的相貌你可还记得?

穆居易    哎呀呀!那副尊容,教人如何忘得了。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哎呀呀!可怕人也。

洪功    (向程浦)是他亲眼得见,见之再见,哎呀呀,可怕人也!

程浦    再问他一问,今日的新娘子,他可曾看见否?

周监军    对呀,元帅,你再辛苦一趟。

洪功    是,是,是。(向穆居易)今日来的新娘子,你可曾看见否?

穆居易    这倒不曾。

洪功    (向程浦)他不曾看见。

程浦    这就好了。请他上前看上一看。若是那夜他所见之人,不但任凭他退婚,诺!我还情愿受责。

周监军    对!元帅再来一趟。

洪功    这倒要讲的。(向穆居易)今日来的新娘子,请你看上一看,若是那夜所见之人,他任凭你退婚。

穆居易    哎呀,不看也罢。

洪功    你是一定要看。

穆居易    一定要看?

周监军    一定要看。

穆居易    罢!就再看上一看,只怕看了,今晚就越发的睡不着了。

周监军    傻小子!你要是看见了,恐怕你就不睡啦。

穆居易    就再看上一看,看上一看。

[帐帘打开。

穆居易    (看程雪娥,惊奇。拭目细看)咦!哎呀呀……怎么变成一个绝色的女子啊!

洪功    可是那夜所见之人?

穆居易    非也。

周监军    哈哈,飞也,我拿鸟枪打你。

洪功    不是的?

穆居易    不是啊。

周监军

洪功    不是的?

程浦

穆居易    一些儿也不是的。

周监军

洪功    (同佯怒,坐)嘿!岂有此理!

程浦

程雪娥    (哭)喂呀!

穆居易    啊,娘子!千不是,万不是,都是下官的不是,娘子不要着恼,下官与娘子赔礼了。

程浦    唉!

穆居易    岳父大人,小婿有罪了。

程浦    实实与人难堪了。

穆居易    岳父不必动怒。小婿罪该万死,明日再来领责就是了。小婿与岳父大人跪下了。

程浦    贤婿请起。(转怒为喜)

穆居易    多谢岳父大人。

程雪娥    (哭)喂呀!

穆居易    (向程雪娥)娘子,我这厢赔礼了。

洪功    啊!做媒人的好难噢!

穆居易    (向洪功)元帅不必动怒,改日负荆。

洪功    哼。

穆居易    卑职这里跪下了。

洪功    世兄请起,我是与你作耍呢!

穆居易    多谢元帅。

程雪娥    (哭)喂呀!

穆居易    (急向程雪娥)啊,娘子,千万不要悲伤,下官还要重重的赔礼,重重的赔礼。

周监军    嘿,这是哪儿的事呀!

穆居易    (急向周监军)啊,公公!
周监军    公公,我还婆婆呢!
穆居易    我这里跪下了。

周监军    起来,起来。闹了半天连口茶都没喝上。

程浦    我们陪公公前去饮酒,随我来,随我来。(下)

洪功    走哇!

周监军    元帅上哪儿去呀?

洪功    后面饮酒去。

周监军    唉,闹得这么乱七八糟的,自己怎么办得了呢?

洪功    哎呀,公公啊!此事你是外行啊。

周监军    我可不是外行吗?

[周监军、洪功同下。

程雪娥    (哭)喂呀!

穆居易    哎呀,娘子啊!(唱【摇板】)

这是我做事少谙练,

还望娘子你恕下官。

程雪娥    (接唱)老爹爹他做事太不检点,

教女儿在人前受此熬煎。

穆居易    娘子啊!(唱【流水】)

休将岳父来抱怨,

都是下官的理不端。

那夜独坐在书馆,

见一个夜叉走向前。

她道是小姐来相见,

下官不查信她言。

因此连夜逃出馆,

都是我受了她的冤。

程雪娥    (接唱)先前有人到书馆,

你就该先对我父言。

奴家生来非下贱,

我岂肯私自进花园!
    每日闺阁多腼腆,

如今受逼在人前。

有心来把青丝剪,

焚香念佛也就安然。

穆居易    (接唱)夫人不必生此念,

为丈夫罚跪在面前。(跪)

夫人一笑才算免……

夫人啊!(接唱【摇板】)

不然就跪它整一年。

[周监军、洪功暗上,向房内看。

周监军    跪下一个,跪一年可受不了哇!

程雪娥    呀!(接唱【流水】)

    奴本当要把青丝剪,

怎奈我夫君跪面前。

左思右想柔肠百转——(跪)

穆居易    多谢夫人。

程雪娥    (接唱【摇板】)险些误了好姻缘。

[周监军、洪功进房扶起穆居易、程雪娥。程雪娥羞下。

洪功    今日凤还巢,恭喜贺喜。

穆居易    多谢二公。

[周监军、洪功同下。

内声    老夫人到。

穆居易    有请。

[程浦暗上。程夫人、程雪雁、朱焕然同上。

穆居易    岳母大人来了,参见岳母。

程夫人    贤婿少礼。

穆居易    啊,大姨姐!

程雪雁    妹丈。

穆居易    多谢千岁慨赠银马之恩。

朱焕然    小意思,不必谢啦!
穆居易    有请夫人。

[程雪娥上。

程雪娥    何事?

穆居易    老夫人与大姨姐都来了,上前见过。

程雪娥    是。母亲万福!

程夫人    罢了。

程雪娥    姐姐,有礼。

程雪雁    妹妹,我还礼啦。

穆居易    见过姐丈。

程雪娥    是,姐丈万福。

朱焕然    还礼,还礼。(向程雪雁)喂!你这儿来罢!那天我看见的是她。(指程雪娥)

程雪雁    你看见的是她呀!

朱焕然    啊。

程雪雁    那天晚上我看见的还是他呢!(指穆居易)

穆居易    如今幸喜散而复聚,人口平安。后堂摆宴,与老夫人压惊。夫人随我来呀。哈哈……

请!

[程浦与程夫人挽手,穆居易与程雪娥挽手,朱焕然与程雪雁挽手,同下。



——剧终

引用 任自言 2014-4-10 22:38
俺看的人生第一场现场活人京剧就是《凤还巢》。捏时也就六七岁吧。杜近芳的主演。
引用 施伟柱 2014-4-11 08:11
我第一次听这出《凤还巢》是几位梅派传人联袂主演的,买的还是盗版磁带,不是全剧,更没有唱词。我主要听朱焕然、程雪雁那场,真哏儿。

有两个包袱儿,这个剧本里没有。
朱焕然 :我跟您说实话,我呀,不是穆居易。
程雪雁:呦!那你是什么东西?
朱焕然:说话怎么这么温存呀
程雪雁:如其不然哪,我告诉你们皇帝老倌,问你个冒名顶替的罪过。
朱焕然:别介,老太太。

程雪雁:什么?老太太?缺德呀,有这么漂亮的老太太吗?




引用 河北玉麒麟 2014-4-11 12:20
穆居易    非也。

周监军    哈哈,飞也,我拿鸟枪打你。

这是源自相声的还是相声源自这里的
引用 河北玉麒麟 2014-4-11 12:21
是不是要言之给配段儿音
引用 土豆姥爷 2014-4-11 12:25
录了全本,辛苦了。顶喜欢“强盗兴兵来作乱”那段唱。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4-11 23:21
逗兄:您等等,我给您校对一下,这两天忙点。
引用 老是糊涂斋主 2014-4-11 23:53
好像是有些错字。自由(幼)生来胆气刚,

以(一)来游山玩景
教您就(久)等啦!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4-12 19:39
河北玉麒麟 发表于 2014-4-11 12:21
是不是要言之给配段儿音

严重支持!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4-12 19:43
逗兄:今天匆匆忙忙校对了一遍,错漏肯定不少,仅供参考:

第一场
刘鲁七  (念)自生来胆气刚,。。。
来游山玩景,二来山寨粮草不足,。。。
第二场
今日里享泉诗酒怡情。。。。
朱焕然    老先生您早来了。恕我一步来迟,教您等啦!。。。倒,久
旁一长者和一少年。。。。
程浦看穆居易,穆居易下。。。。
家院    我家千岁你哪。。。。
穆居易    学生姓穆名居易,先父两榜进士,也曾在朝为官。这句话后漏一句
居易一向在外面读书,伪造杀戮。。。。未遭
来来来,给这位老先生看看功名富贵如何#得好,不白看,。。。
我妹妹是我二娘生的,我二娘的天仙似的,。。。
第四场
适才送罢三千客,此不见意中人。。。。
那穆公子还不见到来,适合缘故哇?。。。是何
程老先生不是外人,我进来。。。。
二家丁打扇,程夫人上。。。。
老夫次女虽侧室所养,。。。
第十四场
今日弱势去到他家,岂能容我清白,。。。若是
第十五场
下官女与穆居易早已订婚,。。。
程大人赶紧请回,吩咐令上妆,。。。
第十六场
我把她请出来,跟要个吃饭的主意吧。有请岳母。。。。
第十七场
洪功    你究竟为何何事要私自逃走呢?。。。因为何事
彼时,本对程年伯将此事说明,。。。
那副尊,教人如何忘得了。。。。
因此#####,。。。连夜逃出馆
周监军、洪功进房扶起穆居易、程雪娥。程雪娥下。。。。
程雪娥    合适?。。。何事
堂摆宴,与老人压惊。夫人随我来呀。哈哈……。。。

引用 言之 2014-4-12 21:07
河北玉麒麟 发表于 2014-4-11 12:21
是不是要言之给配段儿音

遵命。努力中。
引用 逗尔墩 2014-4-13 08:07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14-4-12 19:43
逗兄:今天匆匆忙忙校对了一遍,错漏肯定不少,仅供参考:

第一场刘鲁七
  (念 ...

谢谢西窗老师。我是粗心惯了。:)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4-13 18:48
逗尔墩 发表于 2014-4-13 08:07
谢谢西窗老师。我是粗心惯了。:)

您可以参考这个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624427979&uk=1680113040
这是已出版的剧本和曲谱。
引用 言之 2014-4-13 21:25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14-4-13 18:48
您可以参考这个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624427979&uk=1680113040

您别理他,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好,他啊,这憋着是要给人家捣眼了,不然他整剧本儿干嘛?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4-14 00:02
言之 发表于 2014-4-13 21:25
您别理他,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好,他啊,这憋着是要给人家捣眼了,不然他整剧本儿干嘛?

或许逗兄要全部重排凤还巢,也未可知?
引用 逗尔墩 2014-4-15 21:11
言之 发表于 2014-4-13 21:25
您别理他,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好,他啊,这憋着是要给人家捣眼了,不然他整剧本儿干嘛?

来,我给你捣眼。
引用 逗尔墩 2014-4-15 21:36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14-4-14 00:02
或许逗兄要全部重排凤还巢,也未可知?

感谢西窗老师,这些天我也挺忙,根据您的校对和提供的资料,刚刚都订正了。只有一处,第十一场:

朱焕然    我抬错了。

程雪雁    我也####

小豆子兄提供的pdf版本这个地方因为是书的边角位置,看不清。您提供的那个版本里也没有。我猜应该是“上错了。”吧?

主要是那天想起这出戏来想看看剧本,见网上没有,所以要来整理出来。我对干这种力气活儿挺感兴趣的。捣眼行,导不了演,我也就给人把把场子。。。
引用 言之 2014-4-15 22:08
逗尔墩 发表于 2014-4-15 21:11
来,我给你捣眼。

别捣,回头瞎了!
就是这出凤还巢就够说一气的。现在看戏都奔着丑会去了吧?都不认为朱焕然为富不仁了吧?有些观众的低级趣味是深不可测的。
引用 逗尔墩 2014-4-16 00:02
言之 发表于 2014-4-15 22:08
别捣,回头瞎了!
就是这出凤还巢就够说一气的。现在看戏都奔着丑会去了吧?都不认为朱焕然为富不仁了吧 ...

我想听一听@哈哈儿 的意见。

查看全部评论(27)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0-18 22:40 , Processed in 0.231141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