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别母乱箭(白凤鸣版)

作者:白凤鸣


发布时间:2013-9-30 12:14|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1668| 评论: 0


兴衰治乱显豪强,从来国难苦忠良。
为主殉义应嘉奖,酬君罹祸事堪伤。
妻贤血溅龙泉上,子孝尸横玉砌旁。
周遇吉他割恩断爱尊母训,你看他满怀的壮志去赴疆场。(甩板)

这将军忍痛含悲离府第,也顾不得妻亡子丧与那年迈的高堂。
我不表这位周遇吉单骑奋勇出门去,再表那老家将只身入内来报端详。
报!禀太太:夫人尽了节,公子也相随着丧,言至此悲声凄惨泪成行。
太夫人一闻此言连连的夸奖,说不枉我苦志周门守一场。
好媳妇玉碎珠沉给夫争气,好孙儿遇难轻生替父增光。
最难得芳名美誉传千古,喜吾门节妇贤孙萃一堂。
想老身我受子之荣膺诰命,自应该随儿一死要报君王。
莫说我还想重活这些个岁数,我怎忍苟延残喘玷染纲常。
太夫人寻思已毕唤家将,你快去把他们母子的尸身运进厢房。
再将那柴草堆积在中厅上,务须要排列于前窗,你再去给我堵两廊。
你与我一火而焚休要待慢,成全我这千秋不朽有辉光。
你若见赤焰飞天黑烟满地,你赶紧的上他乡躲避远处去潜藏。
老家将一闻此言跪倒在华堂上,哎呀,太太呀,叫老奴我藏身于何处,避难到何方。
想小人自幼儿多蒙周门抚养,我怎肯抱头鼠蹿把大恩忘。
理该将这条性命酬了家主,就是粉身碎骨也应当。
况夫人巾帼青年明大义,小公子孩提稚幼也懂得纲常。
难道说主人能作忠良将,单单的我做奴婢的就缺乏侠义肠。
我情愿这条老命不要跟随恩主去,也博得个幽魂侍奉在太君旁。
太夫人欣然鼓掌说,难得得很,可喜你身为奴仆志气忠良。
我那孩儿为国尽忠丹心耿耿,我那媳妇为夫殉节烈志洋洋。
我那孙儿他不辱家门全孝道,我老身是玉成儿志要报君王。
更有你这义气的仆人能够殉主,这才称得起义仆、节妇、孝子、贤孙要逞强,
真乃是天随人愿才称了我的心肠,与那祖上也增光。(甩板)

既然如此你还不去收拾么迟延怎的,我还要魂助我儿去面那李闯王。
家将说,奴痛周门遭奇祸,太太无故的受灾殃。
想太夫人素日里待奴婢等恩同春雨,真算得持家有法严似秋霜。
不能够慈眉善目地归天去,怎不叫我这沐恩奴婢痛断肝肠。
恨只恨朝中的宰府无谋略,带累得边上的将军满门亡。
太太说,唉,你既愿从全节义,又何必频频的怨恨徒把心伤。
我劝你也不必多言啦速去备办,老家将悲声应是,出离了中堂。
惨切切先把她母子的尸搬运,一捆捆干柴茅草在户旁。
家将含悲说,我收拾已毕啦,太君带笑说,你就点何妨。
这义仆口虽答应不忍得动手,可怜他痴立在阶前目瞪心慌。
太夫人看破其中再难的勉强,也只好我亲自举火点户燃窗。
嚯!霎时间引着了柴草红霞起,转瞬间火光四射延及了厢房。
太夫人身随着猛火归天去,老家将退出户外刀刺肺肠。
望火光放声大哭将头叩,说太太呀,豪爽的灵魂可莫要忙。
好歹在前途略等上一等,待老奴我是跟随恩主到西方。
转身形抖抖衣襟往烟中跳,一缕忠魂丧无常。
最可叹满庭烈焰焚周母,呀,好可惜半缕残烟老母亡。
只烧得那画栋雕梁全折断,只烧得窗残柱倒玉石亡。
只烧得那忠良府邸人声寂,只烧得烟突墙壁火茫茫。
只烧得雾腾腾滚滚的烟尘弥宇宙,乱纷纷团团火焰上了穹苍。
我单表那周遇吉正欲出城诛军斩将,猛回头见府内升烟一片的红光。
勒住战马将娘想,不由人悲惨焦急腹内着忙。
马转星飞奔到仪门外,抬头望,好凄凉,啊,见一 片烈焰狂,
这不烟滚滚,雾茫茫,尘荡荡,土扬扬,
在耳边厢又听得瓦碎砖崩劈声响,呼噜噜倒了群房,空余了半截墙。(甩板)

周遇吉知母自焚心痛碎,忙下雕鞍是欲奔火堂。
明大义的忠良重又思想,娘叫我一命酬君在阵上亡。
我今日若将老母的遗言忘,岂不是既违母训又背君王。
无奈何眼望着火场稽颡拜,磕头碰地叫亲娘。
儿遇吉罪如丘山真不孝,因君禄连累高堂被祸殃。
叫一声我那苦命的娘往何方去,言至此晕绝于地是倒卧平阳。
重苏醒我有心再 将衷肠诉,猛听得一片哭声震四方。
细查看原来是黎民去逃难,虎将军见此光景心内着忙。
也顾不得痛母思妻将儿想,忙爬起,含眼泪,望火光,
这心惨惨,意茫茫,整甲胄,理戎装,抖灰尘,把剑装,按头盔,抬虎膀,
你看他提枪上马连抖丝缰叭拉叭拉把马趟,前去赴疆场。
来到城门下留神看,见几个守城的军卒他们半皆受伤。
周总镇传令开城把吊桥放,出城去叭叭叭叭连磕战马往前趟。
见密匝匝旌旗招展遮天日,乱纷纷贼军列队似铜墙。
周遇吉一见群贼红了眼,恨不能生吞活咽才称了我的心肠。
叭拉拉拉拍马拧枪将阵闯,滴溜溜溜战杆翻花挨着的必亡。
怒冲冲阵前力战四员将,雄赳赳鞭打了一只虎,枪挑左金王。
只杀得流寇心惊魂胆丧,不亚如山中的猛虎赶群羊。
那李自成见忠良英勇连连的夸奖,说好一员虎将真是盖世无双。
传令众儿郎把箭放,唰唰唰弓开弦响箭似飞蝗。
周遇吉单枪怎把雕翎挡,可怜他连人带马被乱箭伤。
怒咆哮着了伤战马将阵闯,奋雄威这带箭的将军尚能够逞强。
出重围,力尽筋疲精神萎顿,到荒郊,见惨惨的秋风就透出了月光。
那战马,被热血攻心倒卧在地,噗通通,轻跌落马,那顾得鞭枪。
只觉得箭穿银铠混身痛,又搭着血染征袍遍体生凉。
强跪起眼见皇都尊圣上,说臣遇吉命尽难将流寇防。
原指望保全社稷扶明主,不料苍天绝我在阵前亡。
语罢的忠良将头叩,软却却紧咬牙关挺胸膛。
无气力勉强挣扎寻利刃,哧的一声剑横虎项血染沙场。
这一回这位周遇吉全忠尽孝与后人作榜样,而到今只落得在武庙去配飨,列入无双,流最久长。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4-24 23:43 , Processed in 0.167142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