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一门忠烈(白凤鸣版)

作者:白凤鸣


发布时间:2013-9-30 09:19|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0325| 评论: 0


头本《宁武关》——《一门忠烈》

(白凤鸣版本)

 倾覆社稷有前因,一力难扶枉伤心。

 可怜孝母忠君将,国破家亡玉石焚。

 怨气悲风凝铁甲,愁云惨雾透征裙。

 一腔热血千秋恨,在宁武关苦坏了周遇吉这位干国的良臣。(甩板)

 

这将军见闯贼已破岱州郡,才知道这是国家气数天意该因。

出重围一念思亲情难却,几回欲死复逡巡。

某非不愿为国捐躯疆场死,都只为心内悬挂着太夫人。

一路上纷纷尘滚银枪冷,半途中惨惨风云天地昏。

无奈何我可奔到了宁武关中自家门首,见依稀风景也不差毫分。

下征驹,老家将问安已毕,就接过了枪马,勇忠良把银盔正正,又抖了抖征尘。

进仪门脚踏花砖行甬路,到庭前英雄举目细留神。

但只见萱亲在堂上开琼宴,妻子在筵前把酒斟。

呀!这是我为国忘家把心都使碎,竟忘了今朝是母亲的寿辰。

太夫人一闻人报说是将军到,早见那周遇吉阶前拜倒口呼娘亲。

禀太太万福金安康健否,太太说,我这残喘多亏是儿妇她精心。

一摆手,说吾儿免礼,忠良站起,见夫人连忙问候格外的殷勤。

小公子向父打躬垂手立,那勇忠良真有千般的悲痛万种的伤心。

无奈何看看娘亲瞧瞧自己,观观爱子望望夫人。

暗思量此际团圆少时何在,这一家人须臾对面顷刻离分。

那周遇吉满腹愁肠强忍耐,来!命家童把这残席撤去重整瑶樽。(甩板)

 

遇吉说,老母千秋儿来祝寿,太太说,唉!每年今日叫你,必得大远的劳神。

眼见得公子与夫人双侍奉,伴华筵壶倾玉液酒气喷。

周遇吉在席前跪奉三杯酒,无奈何把牙关紧咬、满面含春。

说娘啊,他的声气儿倒噎,又涨红了虎面,泪珠儿在眼圈里乱转强撑着精神。

说儿愿母:眉寿喜同山岳永,洪福得共海天深。

这忠良拜罢平身将身倒背,偷擦得素罗袍袖血泪淋。

太夫人看破忠良是悲切切,忙问道:啊!吾儿何故泪纷纷?

周遇吉强硬着心肠陪着笑脸,说儿见母桑榆暮景、两鬓如银呐,未免我记在心。

萱亲这样的年高迈,儿不能承欢膝下侍奉晨昏。

太太说你是为此含悲么?将军说正是,太太摇头,未必是真。

可是啊我听说岱州有兵来犯境,你为何转回宁武不顾敌人?

这忠良惊慌满面含糊答应,说曾打仗,是孩儿我得了胜、那流寇他无存。

太夫人见忠良变色声音儿惨,老人家在这疑心之上更疑心。

唤遇吉,忠良答应,说儿我在,太太说,莫非你把岱州失陷回转回家门。

这忠良半晌惊呆说,这个……儿来拜寿,太夫人见真情已露站起身。

手指忠良说,好冤家还敢支吾说假话,你看看你一身甲冑遍体是征尘。

周遇吉见萱亲震怒连着声地问,无奈何双膝跪倒把话云。

悲切切说,流贼势众岱州兵少,因此上我把城池失守了辜负了圣恩、我也难对众黎民。

孩儿我要在阵上一死把职任尽,为只为先到家中报母亲。

这位勇忠良磕头血溅在花砖地,痛泪成行洒战裙。

忽见那老家将惊慌气喘在阶前跪,报!禀老爷可不好了,那流寇的人马就围困了城门。(甩板)

 

太夫人眼看忠良说,你还不快去!大丈夫效命在疆场那才是报君。

正说话间忽听得一片哭声闻四野,却原来是那军民逃散各纷纭。

遇吉说,娘啊,孩儿我愿做军前鬼,但只是,老家将他只身怎样的护送娘亲。

太夫人冷笑一声,遇吉差矣,你还指望我们蓬头垢面逃窜于风尘?

你不想你的子幼妻娇娘我又老,这一条枪焉能保得住这些人?

快去吧,千万的全忠休要丧志,必须要断头折臂斩将诛军。

临死时好歹要争强淋漓痛快,你作一个轰轰烈烈大明臣。

你的娘一把骨头一条老命,我是半完儿志半酬君。

遇吉说,娘啊!孩儿我在膝下流连非是怕死,叫为儿怎生割舍太夫人?

老太太手指忠良说,冤家你很好,想必是你要先在家中逼死娘亲。

忠良大恸把头叩,太太连催把阵临。

周遇吉无可如何就别了老母,娘啊!空养了孩儿枉费心。(甩板)


 不孝男只为居官连累母,言至此气堵咽喉无有话云。

站身形一步一哭朝外走,扭虎项不住的回头望母亲。

儿遇吉今生不能全孝道,也只好来生再报我娘恩。

太夫人强撑着伤心说你还不快去!勇忠良万分无奈转过仪门。

忽听的背后有哭声声音惨,一回头却原来是亲生的爱子和结发的夫人。

转彪躯忙将公子怀中抱,脸对脸把个勇战的将军痛碎心。

悲哀哀叫了一声娇儿,两行泪落,这也是吾儿命苦才投着你这样啊苦命的天伦。

公子的小手儿紧紧把忠良的脖项搂,别去啦,我那亲亲的好父亲。

勇忠良狠狠心肠眉头皱,轻轻的放下了公子眼望着夫人。

总镇说此时节下将全忠难顾你,夫人说,妾身舍命愿酬君。

总镇说,下将誓作奇男子,夫人说,小妾能为烈妇人。

总镇说,卿须知烈妇形藏非易事,夫人说,夫主的言词透疑心。

总镇说,诶,时穷事变英雄都少,何况你红颜绿鬓一钗裙。

周遇吉素晓夫人明大义,也只好硬住了心肠用话嗔。

说我此去血染钢锋身亡于阵上,拋下了你这伶仃母子和太夫人。

关破时万马奔驰千军鼎沸,一定是满城兵火遍地烟尘。

似卿这面似芙蓉腰似柳,怎保得冰清无垢美玉无痕?

我遇吉食君俸禄应该死,夫人呐你把贞节二字不可认真。

我今朝身殉于国你休念挂,这离乱年卿去逃生我也不争。

你何难重选绣幕红丝系、再画蛾眉柳叶新……

这夫人一闻此言,剎时间粉面焦黄浑身乱战,对将军悲碎了芳心痛断了魂。(甩板)


呜咽咽腮边只有双重泪,乜呆呆口内全无一字云。

周遇吉把绝话说完见夫人不语,只当他患难之时改变心。

气忿忿权将武物作离书一纸,伸虎爪唰的一声昆吾出鞘递与了夫人。

愤怒的忠良将然要走,烈贤人剑横粉颈血染香尘。

噗通通香躯倒卧流平地,勇忠良急急回头望夫人。

赶向前手扶玉体把夫人叫,只见他一息未断柳眉颦。

总镇说,哎呀!好狠的夫人丢了下将,你竟自割恩断爱玉碎珠沉。

虽是拙夫不才我的言语冒犯,你怎么会连一语全无把烈志伸。

这夫人奄奄一息强挣扎,她那眼珠儿来回的乱转、慢启朱唇。

说妾身本当晨昏侍奉高堂母,膝下温存你我的后人。

只为你一时的疑心才逼急了我,也是我妇道家无知、行事粗心。

奴本是名门家的媳妇、名门家的女,我的夫你是盖世奇男盖世伟人。

说话时这位气短的夫人要寻公子,儿呀,你看她芳心一痛走了香魂。

小公子将身扑倒在娘的身上,搂抱住鲜血淋淋断气的娘亲。

连叫我的亲娘见夫人不语,这不急得他打着滚儿的悲啼惨不忍闻。(甩板)

 

站起来眼望着忠良双脚跺,一回身噗的一声,头碰石阶鲜血淋淋。

忠良大惊说吾儿别怕,赶上前扶起公子细留神。

只见他气绝紧把牙关咬,他的命尽频将四肢伸。

周遇吉泪眼瞧妻、妻不语,悲声唤子、子归阴。

无奈何放下公子将人叫,来呀!多半晌从外边才来一马军。

这个马童跑到近前将要跪,总镇说,你快去!唤齐了阖府的家丁把阵临。

马童说,哎呀老爷呀,将弁奔逃有多一半,府内何曾有一人?

忠良点头一声长叹,到如今难顾妻儿两尸身。

又听得轰天炮响、锣鸣震地,无奈何向妻点首、对子沉吟。

狠心肠宝剑拾来叉鞘内,瞪双睛他把战靴一跺出府门。

上征驹提枪顿辔精神抖,气昂昂一腔忠孝贯乾坤。

这一回周遇吉匹马单枪就杀出了城外,到后来在疆场上把个勇战的将军乱箭攒身,忠烈在一门。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3-28 17:57 , Processed in 0.188933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