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中华曲艺 曲艺文献 查看内容


四體相爭

发布时间:2013-9-23 10:02|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6755| 评论: 0


四体相争

常言说得好:舌头跟牙齿那么两个相好,有时候还要咬到。有一回,手、脚、脑壳、勾子登四个扯起皮来了。手就把几个喊到:“哎,脑壳、脚、勾子登,我们大家都长在人身上,做啥子事情,都完全靠我一双手去做,一年累到头,两个手光马马的。脑壳划得着,一件事情都没有做,享受帽子。脚也划得着,享受了鞋子袜子。最划得着的,还是勾子登,闷笃笃的阴到肥,就象财主一样,遇事不出头,只晓得闷笃笃的阴到肥。”勾子登说:“我不出头?!我不敢出头嘛。我出头只有吊苕的。有划得着的——”“哪个划得着哇?”“脚才划得着嘛,百事不做,光享受鞋子袜子。”脚听到勾子登这么说他,就冒火了:“啥子喃?我没有做事情?我乘了全身的重量,走路,总是我两只脚在走嘛,没有喊你两个去走嘛。你勾子登一步也不能走嘛。我享受鞋子袜子,你们就眼红了。脑壳没有做事,享受帽子,你们咋个不说喃?”脑壳一听就说话了:“啥子?!我没有做事?享受了一顶帽子你们就眼红呐。我吃苦,你们咋个不说喃?”“你吃的啥子苦哟。”“啥子苦?!要是你两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脚的立场没有站稳,屁股坐歪了,站在反动派的立场上,弄在昭觉寺去敲沙罐,打我的脑壳,你们再没得眼红的了。”

注:光马马:成都土语,意即空空的。
闷笃笃:成都土语,指憨痴状。
吊苕:成都土语,此处意为献丑。
昭觉寺:今存,在成都北。1949年前,曾将寺后的竹林空地作为刑场。
敲沙罐儿:及对处极刑者,用枪打头部,成都人戏称为敲沙罐儿。

四体相争这个笑话的结尾部分,是曾炳昆在建政初期“镇压反革命”的运动中编纂的。作为故事,眉眼口鼻相争,肝脾诉讼,长短嘲之类的“四体争”或“两相争”的笑话,泛见于宋、明、清人的笑话集里。
(大楼东整理自《曾炳昆笑話集》(四川文藝出版社1988年出版))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4 10:12 , Processed in 0.135151 second(s), 2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