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网友文集 京房徒孙集 查看内容


活活美死

作者:京房徒孙


发布时间:2013-7-30 08:32|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8031| 评论: 5


相声 《活活美死》
作者:京房徒孙    ‎2013‎年‎7‎月‎23‎日,‎星期二
(联系邮箱:jftszxn@sohu.com   QQ:846272541;810663806。)

甲:我对门儿住一家儿,
乙:哦。
甲:姓桂,桂局长。
乙:啊。
甲:百家姓儿里有:“郤璩桑桂,濮牛寿通。”那个桂。
乙:噢。
甲:我爸说了,“我们,那是发小儿。”
乙:噢~~?
甲:发小儿啊列位,法国人的小孩儿呀。
乙:去!你还成洋种儿了?
甲:怎么呢?
乙:发小儿那是说,他们俩一块儿长大的。
甲:噢~~?好像你这个对。他们打小儿就在一起,我肯定也不是洋种儿。
乙:你当不了杂种。
甲:去!怎么说话呢这是?
乙:实话。往下说你的。
甲:我爸还说了,“不光这个,咱们跟他,‘通家之好’。”
乙:哦。
甲:就好像,家都搬到了通州那么好。
乙:嗐!满不懂啊。
甲:又不对啦?不是有那么首诗吗,“最好是通州,旱涝全保收,吃的黄金面,城里叫窝头。”
乙:哪儿来的这个,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甲:那就是两家儿住隔壁,中间儿墙塌了,通家嘛。一家子是的那么好。
乙:有点儿这意思,也老大不对。
甲:运通开到家啦?
乙:又改公交车了。
甲:联通服务到家啦?
乙:哎呀,“水仙不开花儿,你装什么独头儿蒜?”
甲:怎么呢?
乙:“通家之好”,两家儿交情深厚。这意思。
甲:噢~~,对,是这意思,你又说对了,平生第二次吧?
乙:说你的。
甲:的确,我们两家交情深厚。
乙:这就对了。
甲:为什么呢?祖爷爷辈儿上,那就是拜把子兄弟。
乙:嚯!这还久远了?
甲:拜把子呀,列位。老大一水库,掰了坝子,都成凶堤了。那可是危难之中见……
乙:您先等等吧,你这儿闹洪灾来了?!
甲:又不对了?
乙:拜把子那是磕过头的。你尽给瞎解。
甲:对,你又对了。反正老早那的时候,都住八里庄儿那儿。
乙:哦。
甲:我们家开一煤厂,他们家开杂货铺子。
乙:买卖人。
甲:我们家这儿贴着:“乌金墨玉,石火光桓。”
乙:对,过去煤铺贴这个,称赞煤炭是个宝,黑色金子,光焰盛大。
甲:诶,“乌金墨玉,石火光桓。”他们家那儿,“生意兴隆通北海,财源茂盛达香山。”
乙:哦这,又不对了,那叫:“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甲:嗐,就他那小铺儿,四海它也得通得过去?就在四九城内外通通得了。
乙:反正是商业上的吉祥话儿。
甲:我们家供那,雷公;他们家,赵公明。
乙:祖师爷。
甲:我们家要是缺点儿什么,上他家去,一要,准给。
乙:哦。
甲:你比方我去了,“叔儿,家里今儿吃螃蟹,借您点儿醋。”立马儿给打,“来来来,这碗端好,小心洒喽。”
乙:这多好。
甲:他们家缺了,上我家来,“叔儿,家里今儿吃醋,借您点儿螃蟹。”
乙:有这么借的吗?
甲:就说这意思。
乙:没有这意思的。
甲:我爸,大他半岁,前半辈子,一直让着他,
乙:哦。
甲:让他叫哥。
乙:那是让吗?后半辈子也得这么叫。
甲:换不过来啦哈?
乙:没人换过。
甲:上小学那时候儿,俩人儿,一块儿逃学,上京密运河游泳去。
乙:瞧这淘的。
甲:游累了,上来,躺大土堤上,晒太阳。
乙:哦。
甲:桂叔,好跟我爸开玩笑。
乙:啊。
甲:他是小胖子儿。我爸瘦,天天晒,黑瘦黑瘦的。他取笑这个。
乙:哦。
甲:“喂,你怎么那么黑?它怎么这么黑啊,你气死猛张飞,还不让黑李逵,你是东山背过碳,在西山挖过煤,你当过两天,煤铺的少掌柜的吧?那煤块儿里掺过,石头子儿的吧?”
乙:相声儿没少听。
甲:讽刺我爸,出身不好。你反正这开店铺的,扩大点儿,也算黑几类了。
乙:还真是这历史,上学、工作,都受影响。
甲:我爸也不让啊,“打竹板儿,望西北,小掌柜的真叫鬼,叼着烟卷儿撇着嘴,他往酒里兑凉水。老掌柜的比他美,三百斤重一条腿。”
乙:啊~~?!
甲:就说他爸有那么老胖。
乙:斗上嘴了。
甲:怎么唱这个呢?过去那要饭的,丐帮那个,
乙:啊。
甲:打着“哈拉巴”,就是那牛肩胛骨,在家门口儿,尽唱这个。
乙:那是不赏钱的才唱这损的呢。
甲:不能光这个呀,还得畅想呢,
乙:这想什么?
甲:桂叔说了,“这要是每顿,能吃上,五海碗大米饭,五海碗白面条儿子?”
乙:撑死啊?!
甲:反正我爸说了,当时那感觉,有那么大肚量!
乙:平常油水儿太少。
甲:我爸得问呀,“菜呢?”“菜呀?熬白菜那锅里,满是大白肉片子,哎呀,活儿活儿美死!”
乙:嗐!就这理想呀?
甲:那可不呗,那时候定量,窝头咸菜管够吃,那就谢天谢地啦。
乙:是。
甲:大米白面肥肉片子可着劲儿的糟?准是进天堂了。
乙:嗐!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
甲:不信你问问朝鲜人现在想什么?还不如我桂叔当初呢。
乙:可不,吃个半饱儿算是高抬他们。
甲:高中了,俩人儿,得下了课,这才去运河那儿游去。
乙:这就不敢逃学了。
甲:游累了,上来,躺那儿晒太阳,畅想,
乙:老一套。
甲:“哎呀,这要是能考上个好大学?活儿活儿美死!”
乙:改这个了。
甲:你要说,这就是缘分,怎么呢?俩人儿,考上同一所大学。
乙:噢?
甲:这回有游泳池了,这得穿的整整齐齐的啊,人模狗样儿,下去,狗刨儿。
乙:您先等等吧,有穿整齐了下去的吗?
甲:都知识分子了,这不得来个三角儿的西服?
乙:那叫游泳裤儿。
甲:可不就叫那个嘛。
乙:亨是,过去,他们都光着,狗刨呢?
甲:那可不,穷孩子游野河,哪儿来那么多讲究?又不是娶媳妇儿。
乙:嗐!
甲:累啦啊,上来,畅想,
乙:还来这个。
甲:“这要是,分配到部直机关?活儿活儿美死!”
乙:大白肉片子刚管够,又把富贵功名追求。
甲:一分配工作,真都是市直机关,俩人儿还住同一宿舍。
乙:还没散。
甲:晚上躺床上,畅想,“要是再娶上那‘胡蝶大影星’当老婆?唉呀,活儿活儿美死!”
乙:别介,那都老太太了,找什么也别找个妈呀。
甲:找妈干什么?那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儿,叫胡小蝶,长得那叫个好看,就跟当年蝴蝶是的,赞美她:“蝴蝶大影星”。
乙:这回事儿。
甲:分在市直下属,也在这宿舍区住。近水楼台,送上门儿来一般,桂叔,能不流哈喇子吗?
乙:可不。
甲:跟我爸说了,“胡小蝶,你让我先追,成不?”
乙:瞧瞧这亲哥们儿,这问题就不让了。
甲:“不抢,谁跟你抢那个。真要抢到手,我也看不住呀。”
乙:你爸,真油子!
甲:去,怎么说话呢这是。
乙:就说他城府深。
甲:你要说桂叔这个,光爱、光喜欢?你就是掏出心来,这都不成,
乙:哦。
甲:怎么呢?得有各方面儿条件。
乙:那可不。
甲:就他那,一米六,撑着二百来斤的脂肪,
乙:这不就叫没人样儿吗?
甲:可不就这没人样儿的,任你一颗红心藏跳动得千般忠诚,那也是白搭。
乙:先天条件不好,就别吃天鹅肉啦。
甲:诶,苍天开眼,机会来了。
乙:噢~~?
甲:那天夜里,胡小蝶那屋儿里,浓烟滚滚!后来分析啊,准是电线短路,那火星子沤着哪儿了。
乙:那熏死人更快。
甲:一嚷嚷,都出来啦啊,围着,可把桂叔给乐坏了。
乙:乐坏啦?!
甲:“感谢太上老道君赐给机会!阿弥陀佛。”他直划十字儿。
乙:这都什么信仰?
甲:拽了条毛巾,尿桶里一涮,系鼻子嘴这儿,往里就爬。
乙:这对,下边儿烟少。
甲:愣是从床上,把胡小蝶,生生给拖了出来。
乙:真好。
甲:媒体采访英雄,“浓烟烈火之中,你一定克服了不少困难吧?”
乙:要听听面对死亡的感言。
甲:桂叔说了,“那可不呗,我打躺下三个要救她的呢。”
乙:嗐!
甲:打那儿以后,也不过两年的时间,人家都有孩子了。
乙:那还不获得姑娘的芳心。
甲:跟我爸说,“这要是再当上个处长?活儿活儿美死!”
乙:“阿弥陀佛”白念了,总是放不下。
甲:这话我都听见过半句。
乙:是吗?
甲:那是桂叔升局长以后了,来我们家喝酒,
乙:瞧这春风得意的。
甲:跟我爸说,
乙:说什么?
甲:“再弄上三两套房产,几百万存款?”
乙:啊这?
甲:“活儿活儿,哎呀……”,我爸赶紧拦着,“别,别,千万别想那个,再把自己毁了。”
乙:可不,这就不老正当的。心中老装那么多利禄,该放下啦啊。
甲:我爸可真是为他好。
乙:你爸可真是“三十年前的天津炸果子,”
甲:怎么意思?
乙“老油条”了。
甲:去,又说这个。
乙:这可是夸奖。
甲:桂叔,真正幸福的一家人,都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
乙:过五十了。
甲:还跟初恋时是的那般腻糊儿。
乙:是吗?
甲:让我看见了呀。
乙:哦。
甲:怎么呢?那天我正楼道里修自行车呢。
乙:啊。
甲:胡小蝶送桂叔出门儿,也不避我。
乙:你们通家之好呗。
甲:他儿子出国留学了。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儿,全是我的。
乙:人家那是把你当儿子了。
甲:可不呗。你再看我这胡婶儿,
乙:哦。
甲:就这年龄了,风韵便象三十那般可人。
乙:嚯!
甲:多好的皮肤!那真是:“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乙:这不洛神吗?
甲:可不,“情人眼里出洛神”嘛。
乙:哪儿来的这句,那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甲:反正一样,就那么好。你看看,你流什么哈喇子?
乙:谁流啦?
甲:不流你擦什么?
乙:去,你往沟里带我。
甲:你就瞧我这胡婶儿吧,恩恩爱爱那股子劲儿。
乙:啊。
甲:给整整衣服,
乙:哦。
甲:在桂叔脖领子上,择下一根儿,并不存在的头发细丝儿。
乙:瞧这份儿感情流露。
甲:“烟,带了吗?”
乙:问这个?
甲:桂叔挺不耐烦的,“带了,带了,这不。”“嗯,这就好,‘中南海’。”
乙:局长了,还抽“中南海”?
甲:“干什么都得留点儿神儿,楼上周局长,一个不留神儿,抽了‘九五至尊’,这不,进去啦。”
乙:嗐!为的是这个。
甲:“行了,行了,别提他。”
乙:不让提。
甲:“日记别带着,”“没带,没带。”不成,打开包儿看,
乙:这也得检查。
甲:“嗯,这就好。楼下韩局长,一个不留神儿,”
乙:啊?
甲:“日记走光,这不,进去啦。”
乙:好么。
甲:“哎呀,不是我说你,知道什么叫走光吗?”“哟,还嫌我不时尚啦是吧?就知道你要花心。”
乙:撒点儿小娇。
甲:“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走光,……不就是,……不该让人看的地方儿,光天化日了吗?”
乙:瞧她这形容。
甲:“嗯,光盘你是不会带的,那也得小心点儿。”
乙:这也小心?
甲:“一楼成局长,一个不留神儿,光盘走光,这不,进去啦。”
乙:又双规一个。
甲:“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了,开会都快迟到了。”
乙:你这桂叔可真不如人家胡婶儿
甲:“没完!带的什么表?”拉着桂叔的胳膊看,“嗯,‘北京牌儿’,还行。嗨,十八层杨局长,一个不留神儿,”
乙:啊?
甲:“‘江诗丹顿’走光,让网络局给拍去啦,这不,正审查呐吗。”
乙:有这么当子事儿。
甲:“哪儿来的网络局呀?”“反正就是那照片儿,爬网上走光去啦。”
乙:嗐!全是“走光”,她倒是喜欢,还是恨呀?
甲:“哎呀,每天这一套,我说你烦不烦?”
乙:我都烦了。
甲:“不烦!小心驶得万年船。处处得留神儿。”
乙:这话也对。
甲:“好啦,走吧。留神儿啊。”
乙:可走了。
甲:都走出八里地了,后边还喊呢,“留神儿啊,千万留神儿!”
乙:嗐!
甲:可是呢,打那天起,我桂叔,可就再没能回来。
乙:哟!车祸了?
甲:没有,好儿好儿的,就是啊,让专案组,请去打长工了。
乙:那不就是双规吗?
甲:这得有俩仨月吧,人家打电话来,能够探视了。
乙:哦。
甲:胡婶儿,瘫床上起不来了。
乙:哟!瞧瞧这个,心中的玫瑰,要枯萎。
甲:早先那可是宾客盈门,
乙:哦。
甲:每天不得几百号儿?朋友、客户、同事、下属、苍蝇、老鼠、狐狸、老虎,
乙:去!狐狸、老虎都出来了?!
甲:什么人都有嘛。现在好了,门框上站着几只喜鹊!
乙:动物园儿是怎么着?那叫“门可罗雀”。
甲:对,你又对一次。
乙:本来嘛。
甲:胡婶儿打电话,这个说有事儿,那个干脆不接。
乙:人情世故,全在这儿了。
甲:怎么办,我爸说了,“我去看看吧。发小儿兄弟一场,错归错,情归情。这时候不帮一把,那还是人吗?”
乙:这才是真人!
甲:带着我,
乙:怎么还带着你?
甲:帮提东西呀,我胡婶儿开的单子。
乙:哦。
甲:五床棉被,六条褥子,七箱二锅头,八麻袋开心果,九百条儿“中南海”……
乙:她让你搬家来了?人家那儿不让带老多东西。
甲:不让再扛回来呗,这不得顺着我胡婶儿吗。
乙:是,这时候还真不能讲道理,就得顺着。
甲:一去,局长哭的跟个泪人儿是的。哎呀,二百斤重的呼天抢地,真正一座挂着瀑布的太白雪山。
乙:你就别挖苦了。
甲:我爸安慰他,
乙:得这样儿。
甲:“自己做的自己担,他们做的他们担。”
乙:这话对。
甲:“争取早出来,哥哥跟你没好够,还等着一块儿蹲墙根儿晒太阳呢。”
乙:多贴心。
甲:“小蝶没事儿,你嫂子在呢,一直住她那儿啦,你就放心。”
乙:瞧瞧这,什么叫情谊?!
甲:其实,也没太大的事儿,就是春风得意,太过张扬,让阴谋诡计,咬了一口。
乙:瞧瞧,小人,真难防!
甲:该退赔的退赔,该交待的交待,再来个减刑,一年半,出来了。
乙:这还成。
甲:我爸带我去接。看他那样儿,挺高兴,一迈出监狱大门儿,
乙:哦。
甲:桂叔,张开双臂,冲着太阳,“活儿活儿美死!”
乙:全放下啦!

另附:
两个垫话,一个底。
垫话:
1、
甲:我对门儿住一家儿,
乙:哦。
甲:姓桂,桂局长。
乙:啊。
甲:百家姓里有“郤璩桑桂,濮牛寿通。”那个桂。
乙:噢。
甲:我爸说了,“我们,那是发小儿。”
乙:噢~~?
甲:发小儿啊列位,法国人的小孩儿呀。
乙:嗯~~?
甲:法国,这都知道吧?沈阳正北上,号称:“白鹤之乡”,
乙:你那是法国呀?!
甲:啊?那獾子洞湿地,美着呢。
乙:你那是法库!
甲:反正就那么好,秀水河中常沐浴,八虎峰顶盼朝阳。
乙:哎呀,人发小儿是说,他们俩一块儿长大的。
甲:噢~~?这意思。
乙:往下说你的,别不懂装懂。
2、
甲:我对门儿住一家儿,
乙:哦。
甲:姓桂,桂局长。
乙:啊。
甲:百家姓里有“郤璩桑桂,濮牛寿通。”那个桂。
乙:噢。
甲:我爸说了,“我们,那是发小儿。”
乙:噢~~?
甲:发小儿啊列位,这两家儿发大财的时候,他俩可都还小。
乙:去!这跟发财有什么关系?
甲:那跟什么有关系?发糕、发馒头、发面饼?
乙:你非得发个东西是不是?发小儿那是说,他们俩一块长起来的。
甲:噢~~?这意思。
乙:往下说你的,别不懂装懂。
底:
甲:“小蝶没事儿,你嫂子在呢,一直住她那儿啦,你就放心。”
乙:瞧瞧这,什么叫情谊?!
甲:最后,要走了,桂叔,拉着我爸的手,“现在,要是能躺在运河土堤上,”
乙:啊。
甲:“熬白菜里再有吃不完的大肥肉片子,哎,活活美死!”
乙:嗐!

本作者的所有作品,都可大幅改写。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逗尔墩 2013-7-27 05:06
好作品。
我记得当时有个小段跟最后那部分挺像的,老婆子提醒老头子注意的,是哪段来着?
楼主的作品既有丰厚的文化,语言又那么通俗,包袱又那么可乐,“三角的西服”,“吃醋借螃蟹”等等……佩服佩服。
引用 京房徒孙 2013-7-30 06:33
逗尔墩 发表于 2013-7-27 05:06
好作品。
我记得当时有个小段跟最后那部分挺像的,老婆子提醒老头子注意的,是哪段来着?
楼主的作品既有 ...


谢谢啊。
“吃醋借螃蟹”是借用来的,出处在哪儿不知道。写到这儿就想到这个了,觉得很恰当,不用白不用。
引用 dadako 2013-7-30 21:32
京房徒孙是如今论坛的高产作家,我还在好多论坛看到过您的大作,好,这么个写法准成专业户!
引用 剪烛西窗 2013-7-30 21:47
写得好,生动!
引用 京房徒孙 2013-7-31 06:36
本帖最后由 京房徒孙 于 2013-7-31 06:48 编辑
dadako 发表于 2013-7-30 21:32
京房徒孙是如今论坛的高产作家,我还在好多论坛看到过您的大作,好,这么个写法准成专业户!


哈哈,在好几个地方发,是为了让相声演员看见的概率大一些。没法子,演员不靠在场子上说相声活着,所以对本子的渴望基本没有。
看起来,发到一笑春秋的效率最低。每次只有一个人看。不过即然发了,就一直发呗。
过去还在中国曲艺网上发,去年一发“我的航母”,那里把论坛给封了。那里应该是曲艺家学会办的,代表的是全国的曲艺工作者,本应该有最大的胸襟,“朝”“野”兼顾,可是呢……套用一句念白:“八年啦,别提他啦。”
清平客那个网站看的人也不多,两三个,可那是专业人事办的。
德云一般来说,提的意见尖锐、中肯。那里是按相声来评。
有好多人是按文章来看的,说的跟看的可是两种写法了。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4-25 06:55 , Processed in 0.226046 second(s), 2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