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相声名家 名家自述 查看内容


爱好和理想(王长友口述,禾波整理)

作者:王长友


发布时间:2013-5-15 13:50|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9443| 评论: 7


【清平客按】这是20世纪80年代初相声名家王长友先生口述的谈艺录,现全文刊出,以飨相声爱好者。
一、从爱好走上相声艺术的道路
  1920年那年,我刚八岁,每天都到天桥去玩耍。那里有说书的、卖艺的、变戏法的和唱戏的,各种艺术都有。我从小最喜欢听相声。那时候,只有相声老演员焦德海、刘德治(一作智)、朱(周)德山、芦(一作卢)伯三,还有一些青年演员如张寿臣、白宝亭、尹凤岐、于俊波、郭启儒等,每天都要去听上几段相声,由心里喜欢这种艺术。后来,我和刘德治住街坊,才认识了刘老师,以后每天就到刘老师家中去学习。刘德治老先生也很喜欢我。经他介绍,我拜了赵霭儒(一作蔼如)为师,他当时在东安市场摆地摊。我在赵霭儒老师那里学了三年多就出师了。之后还向冯乐福学了很多相声节目。
  出师后,我再天桥上地(地摊),当时和我一起演出的,有孙宝才、王凤山。那时候,我年仅十九岁。每天演出的节目,有相声、双簧、快板、太平歌词等。以后又至南京、济南、天津等地演出。

二、勤学苦练
  相声这门艺术,它是综合性的艺术,按四门说、学、逗、唱。这四门必须都得掌握。首先说单口相声。传统节目很多,必须得要学会。有的老师傅有保守思想,你想跟他学一段,很不容易。过去有这么一句话:“愣过一锭金,不给一句春。”(春指的是一个段子)所以,在那个旧社会,学什么都很难,只有靠自己刻苦学习。常言说: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在旧社会,如果不好好学习,不下一定的苦功,你就挣不出饭吃。为了艺术,到哪个地方,都可以参加演出。如果没有艺术,或艺术不佳,到一个地方,也呆不长。同行的常说:“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就是这个意思。在那时候,学了一个段子,每天要背几遍,就是走着道儿,还在念词儿,一分一秒,都不能让它白白地浪费过去。几十年如一日。

三、我对说相声的体会

  相声是语言的艺术,这种语言是在不断地改革、不断地发展的。在清末、民国初年,那时的语言和现在就大有区别。相声的语言,它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改变的。因为语言是反映时代的精神面貌,是从生活中来的。所以,时代在不断地变化,语言也随之而改变。
  在传统的相声节目中,有一些语言已经随着旧时代的消逝而死亡了。比如说,酒瓶子在以前旧时代叫“洋拉子”;火柴叫“取灯”;这个人在门前站一站叫“门外卖单儿”;生炉子的烟筒叫“拔火罐”;棉鞋叫“毛窝”;包袱皮儿叫“挖单儿”,如此等等。这些语言都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特别是物质生活的变化而起了变化。如果我们现在还运用这些语言,观众就不容易明白了。
  相声这个艺术形式,观众是非常喜闻乐见的。但在我这五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深深地感到要表演好是很不容易的。

比如关于“说”的方面

  相声演员的甲乙双方,在漫谈之中能把一些事物反映出来,而且使观众听得津津有味,大笑不止。为什么同时都是这么一句话,相声演员说出来,它就可笑?因为他有表情配合,并运用了迟、急、顿、挫和内在感情的结合。这样,说出的话就产生了发笑的效果。
  相声就是相貌之相,声音之声。在表演中,有了声,还得有相。有了相,才能配合声音。同时,在动作上也要配合。
  说,要稳。字,要准。口齿要清楚,字字句句,要送到听众的耳鼓中去。
  快说时要快而不乱,就好像一串珍珠,线断了,珠子一个接一个,不断地往下落,就是说话时要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快而不乱。
  慢说时要慢而不断。比方说一句话要切开来说,前边一句和后边一句要隔二三秒钟,但要让观众听了不感觉断了。为什么?因为在两句话的当中,它有动作在配合,所以你就不觉有断的痕迹。
  在表演的过程中,动作的表演和节目的内容是结合起来的。因此,演员的表情,他的手眼身法步,都是配合着内容的。表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还有一种潜台词,他说出一个字,观众就领会到后边还有话。作为一个演员,要理解节目内在的情感,并能掌握说的方法,而且非常熟练地表演出来时,就有真实感,也就能达到预期的目的。这个节目,就得到了演出的成功。

关于“学”的方面
  学什么要像什么。首先学各地方言,要下苦功。学哪省的话,要和哪一省的人去学。如相声《山东二黄》,运用胶东的语言。这个段子,首先要向胶东人去学习方言。这样表演出来,字和音,语气都完全相似,否则就不能达到表演的预期目的与效果。
  凡是唱的节目,都属于“学”之内。如传统节目《学评戏》、《学梆子》、《学京戏》,学各种各类的地方戏和曲艺,这都是“学”。
  解放后,学的节目如《王金龙与祝英台》,还有《刘巧儿与窦尔敦》等,都属于学的范围。但要学好,学像,也非是一日之功。要想达到炉火纯青,那就得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练习。

关于“逗”的方面
  甲乙两人在表演一个节目中,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上答下应,配合得很紧密,逗起口来,非常顺利。如《反正话》,甲乙双方是手口相应,效果一个接着一个。所以,在平时,甲乙二人要经常在一起练习,在演出时才能得到效果。
  逗口的节目,大部分都是子母哏。如《俏皮话》和《蛤蟆鼓》这样的节目,都是甲乙双方在逗口之中演出的效果。
  在表情上,虽然没有语言,也要冒出“逗”的意思。如《规矩套子》,它的语言很少,但是效果都是在动作中出来的。这个“逗”,也离不开手眼身法步。总的来说,也得要结合它的内容,要合情合理。

关于“唱”的方面
  相声里边的唱,就是一种歌词。在20年代,老艺人王兆林(一作麟)把太平歌词由老调改为新调,如《韩信算卦》、《劝人方》、《灯下劝夫》、《太公卖面》等等。
  这种艺术表演方法很简单,唱时只用两块竹板作伴奏,这两块竹板的名字叫玉子。

  上述的四门表演方法,作为一个演员,应该都能掌握。
  表演相声,其中以“说”最难,“逗”和“学”较易,“唱”则必须嗓音洪亮,节奏分明,表演动作也要做到表情达意的一致。
  我从事相声艺术活动已经五十多年了,现虽已年近古稀,但是,我的身体还好,精力充沛,还要继续发挥自己的所长,把我的一切贡献给文化艺术事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meilidedamao 2013-5-15 14:17
王长友先生是赵振铎先生的师傅,我没有听过王先生的段子,但是想来应该是说的非常好的,因为他教出了那么好的徒弟。我感觉苏文茂,赵振铎,都是很不错的相声演员,我听他们二位的相声真的非常享受,有一种文学的力量在里面,同时又是平民化的娓娓道来。
相声真的是语言的艺术,今天刚刚听了侯宝林先生的《夜行记》,听的时候深深为语言的魅力折服,我每次听好的相声都很陶醉,都会感觉到艺术是什么。看了这篇文章就知道为什么以前的演员们段子说的那么好了,因为真的是下狠功夫练出来的。现在的演员应该多学习,相声才能进步。
引用 施伟柱 2013-5-15 21:21
又长知识啦,我还以为《刘巧儿与窦尔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新作品呢。
我就听过刘文亮先生,李增满先生说的这个段子。
引用 dadako 2013-5-16 06:27
能够总结的这么细致,看来当年让王先生去教学员还真是选对了人了。
哪怕是如今也值得好多每天在台上胡说八道的演员好好看看.人家当年那条件怎么就有那样的境界呢?
引用 施伟柱 2013-5-18 06:53
王长友;李金斗;李增瑞
王长友;李金斗;李增瑞.jpg
高德明;王长友;王世臣演出《扒马褂》照片
高德明;王世臣;王长友.jpg
引用 言之 2013-5-18 10:13
dadako 发表于 2013-5-16 06:27
能够总结的这么细致,看来当年让王先生去教学员还真是选对了人了。
哪怕是如今也值得好多每天在台上胡说八道 ...

看文字深切体会到,老先生好些话不便说。
引用 骑鲸 2013-5-18 11:34
本帖最后由 骑鲸 于 2013-5-18 11:36 编辑

—— 包袱皮儿叫“挖单儿”

古彩戏法里面的“挖单儿” 原来是打这儿来的,我还以为是蒙古语“夹被”呢。
引用 言之 2013-5-18 19:06
骑鲸 发表于 2013-5-18 11:34
—— 包袱皮儿叫“挖单儿”

古彩戏法里面的“挖单儿” 原来是打这儿来的,我还以为是蒙古语 ...

我觉得应该掉个个儿,挖单是戏法儿的道具名称吧?老百姓管包袱皮儿叫挖单?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3-30 01:18 , Processed in 0.212998 second(s), 2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