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马志明:我的父亲马三立逝世十周年祭

作者:马志明


发布时间:2013-1-29 10:46| 发布者: 海客| 查看: 36302| 评论: 20


81b82a457f74cb8c0df88f5a77ecca7b.jpg

马氏相声接地气

  我的父亲马三立,逝世整整十年了。各地的电台、电视台不断地播放他的节目,观众还是那么喜欢他的艺术。每每想到这些,我就特别地动情,几欲泪下。
  父亲一辈子坎坎坷坷,受尽磨难。旧社会作为艺人,地位低下,人家看不起呀。中年以后,又蒙冤右派,一直抬不起头来。忍辱负重,行事低调,几十年来不争不斗,老老实实为人,认认真真从艺。
  1957年被打成右派以后,父亲感到再也不能说相声了,前途没有希望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那些日子真是痛不欲生。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喜爱听他相声的观众,还有那些正直的领导,也没有不待见他,仍然关爱他。
  我记得当时的天津市文化局老局长王雪波,见到我父亲就不避嫌,而是主动走到他身边,关切地嘱咐他要保重,以后还要说相声嘛。请他回市里时去他家串门。老爷子听了心里特别热乎。回市区的时候真还多次到王局长家喝茶。
  到农村后,老爷子的生活很惨。时值寒冬,他穿着棉袄,裹着棉被,蜷缩在冰冷的露天猪圈里过夜,全身都冻僵了。恰好这天上午,副市长宋景毅去那里视察。一进村就问,马三立怎么样了?村干部不知所措,说马三立就在这里,又急忙把老爷子找来。而且转天就给安顿在与广播室连间的里屋居住。老父亲感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这真是救了他一条命。乡亲们更没有把他当右派,多方关照,时不时围坐在他的身旁,请他说笑话。
  后来,老爷子改正复出,常怀一颗感恩的心,真诚地把观众视为衣食父母,不敢有稍稍的懈怠。对那些老领导也总是不能忘怀。
  一次政协会上,李建国书记去看望他,当得知他医药费报销有困难时,主动打电话指示有关部门先看病,其他事情以后再说。父亲逝世后,老市长李瑞环最先发来唁电表示悼念。
  尤其值得重笔一提的是,天津的父老乡亲在体育馆为他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告别演出。老爷子当众深深地一躬,满怀深情地说了一句话,我值吗?观众高声欢呼,值!此情此景,感人至深。老爷子走的时候,很安静,很放心。
  我一直琢磨,观众特别是青年的观众,为什么那么喜欢他的相声呢,(无论是传统的《开粥场》,还是新编的《十点钟开始》,还有那些随口而出的幽默小段《逗你玩儿》等等)他的艺术魅力到底在哪里?
  由我父亲所形成的马氏相声,就像荒原的野草,深深地扎根于观众的这方沃土之中。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接地气。

揭、讽、散、白

  长久以来,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父亲马三立的相声之所以为人乐道且又得以传世,其实就是四字经。
  一个是“揭”字。揭什么呢,揭人的毛病呗。也就是人性中的共同弱点。古往今来,人性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改变。善恶好坏,融于一体。老爷子在艺术形象的塑造上,是通过笑声把人性深处的那些不同的弱点,一层一层地揭,撕开来给人家看。有人评论说,马三立所创编的“马大哈”、“吹牛皮”、“逗你玩儿”以及“张二伯”、“家传秘方”中那种小聪明式的虚伪和无知,恰如鲁迅 笔下的阿Q,“儿子打老子”所谓精神胜利、自欺欺人的愚昧与奴性,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唤醒人们以修复人性中的弱点。当观众听完马三立的相声,回到家躺在被窝里偷着乐的时候,好像也是在笑着自己。
  另一个是“讽”字。父亲认为,这是相声艺术的根本。因此,在他创作的形象中,大多都以自嘲的方式,来透视社会上各色不同人的活态,让观众听后感到似曾相识,都是身边的人和事,甚至还有自己的影子。创编人物,他非常注重把握尺度和分寸,生怕过犹不及。要善于劝导,更要维护正面风气。记得我在编演《纠纷》时,把民警的形象也略加讽喻,他说这不行。后来按他的意见改过,塑造了一个机趣幽默的民警形象,演出效果很好。
  再一个是“散”字。我父亲站在台上表演,近乎自言自语,唠唠叨叨,有时还显得语无伦次。其实,无论传统还是新编,也无论是长篇还是小段,他都精心、反复地推敲,直到情节安排、语言设计、包袱铺垫、剧场效果等都严整满意为止。他自己念,给人说,一遍一遍地演练。因此一经演出,观众就感到既出人意料又耐人寻味。
  最后一个是“白”字。老爷子说的段子,特点就是浅显通俗。说大白话,讲家常事,都是老百姓想听的。想想,可能就是家里的、门口的、身边发生的人和事。一句“逗你玩儿”,家喻户晓,还成了广告语,甚至被作为商标注册。还有,《家传秘方》里说的“挠挠”,什么身份的人也离不开啊!有人说,马三立的相声就像泥人,虽然土,但可以大大方方地登上大雅之堂。你说,老爷子的玩意儿是不是已经深入到人的心里头了!

别指我,自己闯

  我父亲太爱相声啦,这是他的命。在同行中,不管是前贤还是晚辈儿,他待人仁慈宽爱,谦冲自牧,这些,都是业内有口皆碑的,一辈子混了个好人缘儿。我的搭档黄族民回忆说,老爷子在世时曾对他讲过,等我病好了,你给我量活,再演一次《十点钟开始》。还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段子。这件事大黄一提起来就感动得不得了。然而,他对家人、对子女却是十分的严厉,尤其是对我学艺的要求近乎残酷。爷俩儿几乎极少同台,更不允许我以他的名义搞任何演出。就是一句话,“别指着我,有本事自己奔去!”那时,我还真有些怨气。现在想想,父亲是对的。这样做的结果,不惹闲言碎语,还逼着自己长能耐。老爷子虽是对自己的孙子马六甲疼爱有加,但传艺之事,依然是老规矩,就是一个逼字。得自己闯!
  前些年,几个清华大学毕业的学子找到我,问我需要他们做些什么,我婉言谢绝。但他们一致决定给老爷子扩修墓地。他们讲,这不仅是马家的事。马三立是一个文化符号,树碑立传是为了使他的艺术形象保持永久的纪念。我才疏学浅,老爷子有那么重要吗?他们跟我说,值得!
  马氏相声虽是弱不禁风,但毕竟是一茬一茬艰难生长,一代一代有序传承。
  值此十周年之祭,祈愿父亲的在天之灵,永远被笑声围绕!
(网友名流邻居转自2013年1月23日《天津日报》)

15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adako 2013-1-24 17:46
费了半天劲才看完,我又激动了,去公司厕所躲了十几分钟才缓上劲。
哎,老头这样的演员是否空前咱不敢说,不过如今看来是绝后了。
引用 言之 2013-1-24 21:45
dadako 发表于 2013-1-24 17:46
费了半天劲才看完,我又激动了,去公司厕所躲了十几分钟才缓上劲。
哎,老头这样的演员是否空前咱不敢说, ...

兄是善良人。
引用 袁小可 2013-1-24 22:38
本帖最后由 袁小可 于 2013-1-24 22:40 编辑
dadako 发表于 2013-1-24 17:46
费了半天劲才看完,我又激动了,去公司厕所躲了十几分钟才缓上劲。
哎,老头这样的演员是否空前咱不敢说, ...


你让我想到了《买猴》里的王文书。

兄是善良人。
也是着凉人。
引用 dadako 2013-1-25 00:39
言之 发表于 2013-1-24 21:45
兄是善良人。

按说老先生一辈子致力于让大家发笑,可惜现在每次提起老先生我都有一丝苦涩泛起。
引用 dadako 2013-1-25 00:43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1-24 22:38
你让我想到了《买猴》里的王文书。

也是着凉人。

好包袱!
我也是一来就刻不容缓,抓起纸来告诉我们门卫你别管,我一会儿回来。
引用 马虎 2013-1-29 04:57
<南方周末>上也等了这篇文章。
似乎南周对马家父子非常推崇。
引用 马虎 2013-1-29 04:58
为什么无法删除或修改?
有个错别字。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3-1-29 05:15
马虎 发表于 2013-1-28 12:58
为什么无法删除或修改?
有个错别字。

帖子签名档下面应该分别有“回复”和“编辑” 按钮啊,有没有?
引用 海客 2013-1-29 10:57
马虎 发表于 2013-1-29 04:57
《南方周末》上也等了这篇文章。
似乎南周对马家父子非常推崇。

李玉宵写《一生坎坷马三立》时,就职于东方早报(?),后转南方周末人物周刊,现任腾讯总编辑。所以腾讯做过一些马志明专访。
马三立在文革中交代材料的照片,就是李玉宵设法到天津博物馆弄出来的。那真叫敬业!
引用 袁小可 2013-1-29 11:09
到农村后,父亲的生活很惨。时值寒冬,他穿着棉袄,裹着棉被,蜷缩在冰冷的露天猪圈里过夜,全身都冻僵了。有天上午,副市长宋景毅恰巧去那里视察。一进村就问,马三立怎么样了?村干部不知所措,说马三立就在这里,急忙把我父亲找来。转天,父亲就被安顿在与广播室连间的里屋居住。我父亲感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真是救了他一条命。乡亲们更没把他当“右派”,多方关照,经常围坐在他身旁,请他说笑话。后来,我父亲复出,常怀一颗感恩的心,真诚地把观众视为衣食父母,不敢稍有懈怠。对那些关爱过他的老领导,也总是不能忘怀。

这算是春秋笔法么?
引用 挂桂枝 2013-1-29 13:15
每一次读到那句:“我值吗?”“值!”我都会心酸得要落泪,难受得很。
这一句简单的对话,包涵了多少的感情在里边……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3-1-29 13:19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1-28 19:09
这算是春秋笔法么?

这叫互文。
引用 马大善人 2013-1-29 14:26
十年这么快就过去了?
引用 王波海 2013-1-29 14:30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1-29 11:09
这算是春秋笔法么?

那帮乡亲也都是些势利眼,一看领导关照了,村干部手软了,也跟着套近乎了。
引用 dadako 2013-1-29 18:49
王波海 发表于 2013-1-29 14:30
那帮乡亲也都是些势利眼,一看领导关照了,村干部手软了,也跟着套近乎了。

介叫朴素的阶级感情,领导怎么画线我们怎么跟进,瞧人家农民兄弟这觉悟。
引用 花甲老汉 2013-2-11 14:02
有人说,同一段相声不同的人表演是没办法比较好坏的,其实是不然,听马老说的夸住宅、开粥场就象听一个老朋友聊天,不紧不慢句句入耳,是一种享受,有的演员闭着眼睛背词,脸红脖子粗瞅着都难受,就是天壤之别
引用 老是糊涂斋主 2013-2-24 12:05
老爷子这辈子不易。少马爷也不易。但是观众还是懂行的。知道什么是真金
引用 alcor 2015-11-24 19:33
真的很喜欢听,也很喜欢看老爷子的演出,他的段子我都爱听!
引用 相声晚辈 2016-12-13 09:23
李玉宵写《一生坎坷马三立》时,就职于东方早报(?),后转南方周末人物周刊,现任腾讯总编辑。所以腾讯做过一些马志明专访。
马三立在文革中交代材料的照片,就是李玉宵设法到天津博物馆弄出来的。那真叫敬业!

查看全部评论(20)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1 12:47 , Processed in 0.197933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