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演出评论 2012年度 查看内容


看完专场发大招,褒贬新人交作业!

作者:小棒槌


发布时间:2012-6-15 06:54|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4298| 评论: 20


  有些时日没认真来坛子里工作、学习了,里拉、言之二位领导多次过问我的工作生活情况,我都以谋生太忙汇报答复。结果昨天携娇妻去谦祥益听新人相声专场,被刚从海外回国的言头儿讳之给堵屋里了,一番当面批评教育之后,当场布置作业,写观评一篇,不深刻,不尖锐,不得罪人不给钱。我理亏心愧之下自是应承下来。其实即使言队长不说,迅爷讲话儿了“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了……”。
  话得从头上说,五一前后,具体时间记不大准确,我去史清元兄经营的谦祥益串门,找史兄聊天,史兄透露了一些近期的想法,其中就提到了准备为几对青年演员分别搞个专场。当然我们谈话中自然聊到了搞专场的时机是否合适,这几对青年演员是否具备办专场的实力,专场演出的对青年演员的压力和推动等等几个相关又琐碎的话题。总体上,我归纳史兄初衷有几点,第一,必须给新人创造机会;第二,要敢于给青年演员压力;第三,通过专场让观众让市场甄别演员水平的优劣。同时他流露出对专场举办的一种期待,这种期待中夹杂着丝丝的忐忑。
  此后不久,得知首个新人专场已经确定下来,就是张攀、刘铨淼的5月27日晚上的专场演出,当时我还不知道文艺广播也会正式参与主办。在得知这首场的人选,文艺圈称之为头一场“打炮”,我曾经暗自揣度史兄选人的用意,特别是昨天看完演出送言之回家的路上我们还聊起选择张攀、刘铨淼第一个推出来的内因。我胡乱猜测有几点。首先,在天津现有舞台上活跃着的青年演员中,张攀的歌柳是最有特色甚至说是特长的,“一唱三火”,打炮演出不二选择。其次,张、刘二人的绝对实力在同侪之中未必前茅,但二人配对组合比较稳定,实力平均,虽然年轻合作时间短,但相互配合融合的比较理想,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可以持续搭档下去的前景比较明朗(不考虑小概率事件的情况),比较符合曾子“一羊也赶俩羊也放”的投资选择理念。再次,新人的专场会是系列的演出,张攀、刘铨淼年龄属小兄弟,虽实力、成绩不低,总归属后起,放在第一场,有个“从小到大”的排列顺序,也能应“好饭不怕晚”的哲学定律!总而言之,我认为史兄在这新人专场头一阵的派令选将问题上动了脑筋。言之是默许我的猜测的(也许人家就是抽签定顺序的?)。但我对张、刘组合挂印打先锋是存有一定怀疑的,(当然我的一些担心和疑问后来在演出中确实也有应验,这是后话),因为张攀、刘铨淼二人年轻特点鲜明,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歌柳见长,爱使新活,但说活、文包袱一般,几乎很少碰传统作品,平时演出不显,一旦专场,至少三段,从头柳到尾,演唱会的干活,可就不是一句作品风格单一能够掩盖的了。对这个问题,史兄有他的考虑和布置,他不仅派了将,据说还专门开会商定了演出的节目单,特别掂排了一桌子“硬可的席面”,而且硬性要新人上传统活!可演出前这节目单一公布,还是引起大家的疑虑,“小孩们拿的动吗?”——答案下期揭晓。

先说这派场上的变化就很大胆,没有开场板子。张、刘二人直接一段《非诚勿扰》开场,刘春山、许健接腿子活《汾河湾》,张、刘二人上传统文哏活《对春联》, 刘国钧、谷宗翰组合接传统活《买卖论》,张、刘再上创编作品《风云国足》,张尧、王家林接《大戏魔》倒二,张、刘攒底把杆儿创编歌柳作品《超级男声》!这 节目安排绝对算目前天津青年相声演员的一线阵容,上的还都是各自的拿手活。其实正是这个节目安排让我多了疑虑,有几层担心,一方面,刘、许和刘、谷两对实 力不在二位主角之下,特别刘国钧属近来以传统见长的年轻演员,实力不容小觑,张尧、王家林虽然配对时间不长但以《大戏魔》倒二,这三对名为张攀、刘铨淼助 演实际上少有“失手”极易压盖了主角的颜色,夺了张、刘二人的风头。另一方面,按照史兄的布置,张、刘自选一段传统活,但二人选的是《对春联》!文哏冷 活,而且前人版本众多,推陈出新不易,循规蹈矩更难,自己逼自己上刀山。说什么也没用了,节目单已经定了,看热闹不怕事大,已就已就了,有悬念才有意 思……
    演出前几天,没有和史兄见面,但专场演出的各种媒体形式的宣传已经按计划扑面而来了。说实话这种宣传力度,本身就让人紧张!多少人就为俩人忙活,这俩人得 多大的心才能心平气和呢。海客兄讲话了:年青一代太幸福了!这话语感慨的很纠结呀。但时代就是推着这一对同为23岁的小孩上了专场的舞台,可能一炮而红也 许无可收拾,马三立已死的年代里,相声没有大师!可观众又需要相声,人们只能在新人中努力的寻找明天的大师或者边寻找边制造?无法苛求这些被寄予希望的孩 子将来一定成为大师,只要他们现在能真实的向我们证明他们具有的潜力,都是令人欣慰的,其实这一点现在都是苛求。生活总要继续,相声总要继续……

5月27日演出当天,我早早吃过晚饭就来到园子。园子里已经布置好了,除了横幅是红色的,少个照片,基本上照着老干部灵堂的意思布置的,舞台两侧大花篮排 成两排,我肯定都是真花,我一进屋还没转过屏风就闻见花香了,脑海中飘过侯大师那一声荡气回肠的吟唱:玉兰花儿,茉莉花儿~~,说实话我听一回,就浑身酥 一回,虽然我一回没乐过,但我觉得这是相声的魅力——很美!!
  19:30的演出,19:00已过基本就八成座了,因为是专场,所以观众的针对性很强都是张、刘的拥趸,当然也有很多捧后台坐着的那位“史伯伯”的。 我是血外行,看热闹来的,自然轻松。因为二位主角的很多亲友都早来捧场,所以二人开场之先还忙乱了一阵迎客寒暄,无形中耽误了静心候场,年轻就要有代价 的。
  穆兰大姐准点出场报幕。题外话一句,我很欣赏这位老大姐的报幕,虽然寿爷反对相声大会有报幕串场,但现今发展变化的没有这一工,就不算一出了。同样报 幕,好多美女主持透着自己就不待见自己这活儿,这穆兰大姐就这点好,透着认真,从里到外这么真诚,而且口齿清楚,,每个字都送您耳朵里。不过昨天这刚开场 音响调试的有点问题,园子里观众还没坐住环境乱,老大姐前两句我坐第一排没大听清楚,台下边这躁动劲可见一斑。刚开始报幕就有接下茬的,别看是专场都是铁 粉儿,热情太高都是隐患!
   报幕员把二位主角引上台来,一番寒暄,开场入活。《非诚勿扰》一听名字就是创编的节目,以模拟表演为主,说表结合的段子,适合年轻演员。但我总觉得这类 作品先天就注定无论演的多好都无法成为经典,甚至可以说是“快速消费品”类型的作品,原因很简单“非诚勿扰”这个栏目别说停播,只要收视率降下来这活你就 没法往台上拿了。而现在电视台各娱乐栏目热播平均的周期据统计数字显示不超过3年!一个注定只能使几年的段子,使得再好又有什么意义?!抛开作品,演员状 态在第一个节目中明显没有进入最佳,入活不久张攀就有一个明显的失误,描摹非诚勿扰现场时应该是误把女嘉宾先登场说成男嘉宾先登场了,这其实是一个严重的 失误,但万幸观众比演员还没进入状态,几乎毫无反响的就被捧哏的及时提示后自己找回来了。通过这个失误说明演员兴奋和紧张没有通过开场前安静的候场得以缓 解对演出绝对有不良影响,同时两个年轻演员能够不露痕迹的在台上弥补失误说明还是有一定的能力和经验,第一关扣分通过!
  第二段刘春山、许健的《汾河湾》。腿子活不好使,特别是现在一般使《汾河湾》都加入鞭托,所以这类节目更加火爆,但副作用是几乎无一例外的弱化了情节 的合理发展和必要的人物刻画。即使同样的鞭托,毫无铺垫的打,也明显不如加一句“后台对词”这类的理由显得合理合情。许健的梆子像不像三分样,可以再下功 夫钻研一下,可能会成为今后的亮点。刘、许二人从来都是卖力气的。
  张攀、刘铨淼以整场演出他们两人唯一的传统活《对春联》接刘、许的《汾河湾》,难度是很大的。所以铺纲垫话尝试多个包袱之后才找瓢把儿入活,这种思路 是正确的,但是现今青年演员普遍的弱项包括某些非著名大腕自己都毫无感觉的缺点就是垫话入活硬山搁檩,甚至于满不挨着,片面追求开门包袱要响,不管后头入 活合理不合理。鲜明对比,同日上午,相声广播播寿爷的《巧嘴媒婆》由说相声而一言兴邦一言丧邦铺垫三国演义诸葛亮智激周瑜,由此入活媒婆的巧舌如簧,透着 合理,一个小段的正活说了小半个小时,必须给耳朵!而现在年轻演员不注意入活的合理在实践中就是有具体的问题的,就是无法通过合理的垫话抓住观众的思路和 情绪,所以很多观众显得很浮躁,这有观众自身的原因,其实根源还是在演员。张、刘入活不久就遇到台下观众刨活其实从相声技术的角度分析和垫话、入活没有充 分到位有很大关系。当台下观众连续三番刨活之后,我脑海中想起了上午寿爷的段子,也想起伟大的相声批评家哈哈儿的一个观点(大致意思):谁也没看过张寿 臣、马三立20多岁是怎么使活的,对现在年轻的演员不要苛求!(他这么矫情的人能这么宽容我都感动,真的!)。当然能办专场的都是有把子力气的,我觉得 张、刘在应对台下观众连刨三颗萝卜的这个环节上,处理的比较恰当。首先,小胖子刘铨淼很稳当,没有受到观众影响,死纲死口, 保证节目的连续和正常的情节发展,而后张攀在三次被刨之后分别不同的应对,特别是后两次被刨,没有继续所谓的与台下互动,没有乱抓现挂,是选择了正确的处 理方式,否则这个节目在萝卜对儿环节就彻底失败了,而且两人及时调整,用“犬行雪地梅花五、鸡踏霜桥竹叶三”这一平时不多用的对儿稳定局面,整个应对是成 功的。但是纵观整个节目,我还是觉得这么年轻的演员上这样的传统文哏温活确实有勉为其难得成份,这也是哈哈儿同志一直以来极力反对而我一直以来极力鼓吹 的,通过这次现场我觉得在肯定继承传统的大前提下,年轻演员所表演的传统活还是要有所选择,在学会的基础上应该允许他们不演,到年龄、阅历积累达到之后再 演。否则把两个23岁的小孩因为一个《对春联》就一下放到了马三立、陈鸣志的跟前比较,也是挺瘆人的一事。另外,张、刘在底包袱“窟窿孔”那副对联上有些 小变化,我第一次听到,说明是下了心思了,难为孩子了!
  刘国钧、谷宗翰使《买卖论》上中轴,我在当初看节目单的时候就曾经感慨助演就使《买卖论》,自己专场演什么?另外助演演《买卖论》,让主演使什么?但 看过演出,一切都释然,刘、谷是云托月的手法,并未卯足全力,这段《买卖论》虽筋骨还在但也就是个标配的版本,自然也就不会喧宾夺主。当然现场的情形也说 明我的担心有些多余,都是捧角去的,纵然刘、谷使加强版,这类以说论为主的段子也未必对了当天台下听主儿的口味——还没等台上找底,台底下等着给张、刘送 礼物的小妹妹就站我旁边的过道上了。
   张、刘换挑儿使《风云国足》。这作品貌似没梁子是个硬伤,但因为张攀是个球迷所以有些生活积累,通过表演弥补作品不足。这类没梁子的段子现在相声舞台俯 仰皆是,特点是绝对会有几个很响的脆包袱。抖响了就成功,不响的话彻底泥,没有一点救。其实使到这个段子,回过头来看,可以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擅长歌柳的 张攀在前三个节目中竟然没有一个以柳为主的段子,无论作品如何,前三个段子都是以说为主,结合学、表,这其实是一个不被大伙察觉但是令人欣喜的细节。相声 毕竟是以说为主呀。“演唱会”的担心至此可以终结。其实这个作品我没有听完,言老板就来了,非拉我找史清元聊天,我那60块钱第一排得票又得听又得看呀?
   我着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下面倒二是张尧、王加林的《大戏魔》,我很期待的一个节目。期待原因有三:一、《大戏魔》一直由伯祥李压在箱底,别人不敢轻 动,张尧前几年得这块活,我从来没听过现场;二、好长时间张尧给王友如捧哏,最近又使活想看看水平可否提高;三、张、王新搭档我从来没听过,特别是王加林 从来没听过,很好奇。 言老板聊兴很浓,我也不好打断,还是史兄摸我心思,劝言之听听攒底的活,算是把我解放,一出屋就听见张尧那正抖包袱:钓金龟!
   张攀、刘铨淼以最拿手的《超级男声》攒底是必须的。张攀声带息肉之后轻易不动这段子,自己的专场没什么可保留的。张攀的学唱是很不错的,声音的模仿能力 很强,高音虽然不太充分但是会用共鸣。由于是最后一个节目,状态完全放开了再加上是自己得心应手的段子,所以这段反倒没什么可说,就是高质量完成。
  整场演出除了两位主角,三对助演都没翻场。张、刘前三段也只是分别翻一个小段,但是底活结束,有篮就翻,我没记错应该是连翻四个?这是这场专场对二人 的又一次考验。我不赞成郭德纲连翻二十多个的作法,但我佩服老郭连续二十多个小段不打奔儿的业务水平。当年郭德纲也就比现在的张、刘大十几岁,三十三四岁 的样子。而且老郭当年翻的小段绝大多数是新包袱。相声的江湖,高手林立,深不可测呀!
   演出整体是成功的,无论从商业的角度看上座率以及现场观众的气氛还是从业务的角度看两位青年演员的演出发挥。但是从艺术的角度看,两个人的艺术技巧和修 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对相声艺术的认知还需要更加深入。我太太很认可刘铨淼的捧哏,我也认为刘作为青年捧哏演员不急不躁、不抢不闹,甘于绿叶,难能可贵, 假以时日,归正路,前途不可限量。
   晚上回家之后,我灯下回想,突然觉得张、刘以及今天参演的年轻演员不要说在天津,就是京津两地现在也可算是一线的青年演员,粉丝众多,很擅长搞笑、逗乐,但比较当年那些说着现在没法听的相声的“师、冯”、“刘、冯”、“戴、郑”,可堪曹刘敌手??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钟螺 2012-5-28 23:11
看这模样靴子可不少啊。
引用 小棒槌 2012-5-28 23:28
  (小老板使活就是铺平垫稳,前面这么长的大段楞没入正活,说点评演出,让你看半个小时连园子还没进去呢!凡是耐心看二本儿的都是真捧,往台上真扔翠钻猫眼,喊好都带着哭腔的:小~棒、棒棒~槌儿~~~~)
  先说这派场上的变化就很大胆,没有开场板子。张、刘二人直接一段《非诚勿扰》开场,刘春山、许健接腿子活《汾河湾》,张、刘二人上传统文哏活《对春联》,刘国钧、谷宗翰组合接传统活《买卖论》,张、刘再上创编作品《风云国足》,张尧、王家林接《大戏魔》倒二,张、刘攒底把杆儿创编歌柳作品《超级男声》!这节目安排绝对算目前天津青年相声演员的一线阵容,上的还都是各自的拿手活。其实正是这个节目安排让我多了疑虑,有几层担心,一方面,刘、许和刘、谷两对实力不在二位主角之下,特别刘国钧属近来以传统见长的年轻演员,实力不容小觑,张尧、王家林虽然配对时间不长但以《大戏魔》倒二,这三对名为张攀、刘铨淼助演实际上少有“失手”极易压盖了主角的颜色,夺了张、刘二人的风头。另一方面,按照史兄的布置,张、刘自选一段传统活,但二人选的是《对春联》!文哏冷活,而且前人版本众多,推陈出新不易,循规蹈矩更难,自己逼自己上刀山。说什么也没用了,节目单已经定了,看热闹不怕事大,已就已就了,有悬念才有意思……
    演出前几天,没有和史兄见面,但专场演出的各种媒体形式的宣传已经按计划扑面而来了。说实话这种宣传力度,本身就让人紧张!多少人就为俩人忙活,这俩人得多大的心才能心平气和呢。海客兄讲话了:年青一代太幸福了!这话语感慨的很纠结呀。但时代就是推着这一对同为23岁的小孩上了专场的舞台,可能一炮而红也许无可收拾,马三立已死的年代里,相声没有大师!可观众又需要相声,人们只能在新人中努力的寻找明天的大师或者边寻找边制造?无法苛求这些被寄予希望的孩子将来一定成为大师,只要他们现在能真实的向我们证明他们具有的潜力,都是令人欣慰的,其实这一点现在都是苛求。生活总要继续,相声总要继续……
  
引用 海客 2012-5-28 23:29
钟螺 发表于 2012-5-28 23:11
看这模样靴子可不少啊。
小老板六指还是四足?
引用 钟螺 2012-5-29 00:23
海客 发表于 2012-5-28 23:29
小老板六指还是四足?
爱买靴子,买十好几双靴子闲着没事一只一只往下扔,玩儿呗!曾子曰,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2-5-29 01:38
好家伙,咱们别看这帖啦,什么也没瞧着,听嘣嘣嘣就花了一块五啊!

引用 小棒槌 2012-5-29 01:51
本帖最后由 小棒槌 于 2012-6-3 18:06 编辑
  (看完二本儿,有人要起堂,那票钱可白花了,高潮,highlight,还没来呢,大半夜偷摸的看小棒槌倾情出演的不都是为了看这高潮的吗,我这眼看要丢,您一定也先忍住了,咱们一起来呀~~~~三本儿接演!“正文部分无不良内容,未成年人无需家长陪同亦可观看”)
  5月27日演出当天,我早早吃过晚饭就来到园子。园子里已经布置好了,除了横幅是红色的,少个照片,基本上照着老干部灵堂的意思布置的,舞台两侧大花篮排成两排,我肯定都是真花,我一进屋还没转过屏风就闻见花香了,脑海中飘过侯大师那一声荡气回肠的吟唱:玉兰花儿,茉莉花儿~~,说实话我听一回,就浑身酥一回,虽然我一回没乐过,但我觉得这是相声的魅力——很美!!
  19:30的演出,19:00已过基本就八成座了,因为是专场,所以观众的针对性很强都是张、刘的拥趸,当然也有很多捧后台坐着的那位“史伯伯”的。我是血外行,看热闹来的,自然轻松。因为二位主角的很多亲友都早来捧场,所以二人开场之先还忙乱了一阵迎客寒暄,无形中耽误了静心候场,年轻就要有代价的。
  穆兰大姐准点出场报幕。题外话一句,我很欣赏这位老大姐的报幕,虽然寿爷反对相声大会有报幕串场,但现今发展变化的没有这一工,就不算一出了。同样报幕,好多美女主持透着自己就不待见自己这活儿,这穆兰大姐就这点好,透着认真,从里到外这么真诚,而且口齿清楚,,每个字都送您耳朵里。不过昨天这刚开场音响调试的有点问题,园子里观众还没坐住环境乱,老大姐前两句我坐第一排没大听清楚,台下边这躁动劲可见一斑。刚开始报幕就有接下茬的,别看是专场都是铁粉儿,热情太高都是隐患!
   报幕员把二位主角引上台来,一番寒暄,开场入活。《非诚勿扰》一听名字就是创编的节目,以模拟表演为主,说表结合的段子,适合年轻演员。但我总觉得这类作品先天就注定无论演的多好都无法成为经典,甚至可以说是“快速消费品”类型的作品,原因很简单“非诚勿扰”这个栏目别说停播,只要收视率降下来这活你就没法往台上拿了。而现在电视台各娱乐栏目热播平均的周期据统计数字显示不超过3年!一个注定只能使几年的段子,使得再好又有什么意义?!抛开作品,演员状态在第一个节目中明显没有进入最佳,入活不久张攀就有一个明显的失误,描摹非诚勿扰现场时应该是误把女嘉宾先登场说成男嘉宾先登场了,这其实是一个严重的失误,但万幸观众比演员还没进入状态,几乎毫无反响的就被捧哏的及时提示后自己找回来了。通过这个失误说明演员兴奋和紧张没有通过开场前安静的候场得以缓解对演出绝对有不良影响,同时两个年轻演员能够不露痕迹的在台上弥补失误说明还是有一定的能力和经验,第一关扣分通过!
  第二段刘春山、许健的《汾河湾》。腿子活不好使,特别是现在一般使《汾河湾》都加入鞭托,所以这类节目更加火爆,但副作用是几乎无一例外的弱化了情节的合理发展和必要的人物刻画。即使同样的鞭托,毫无铺垫的打,也明显不如加一句“后台对词”这类的理由显得合理合情。许健的梆子像不像三分样,可以再下功夫钻研一下,可能会成为今后的亮点。刘、许二人从来都是卖力气的。
  张攀、刘铨淼以整场演出他们两人唯一的传统活《对春联》接刘、许的《汾河湾》,难度是很大的。所以铺纲垫话尝试多个包袱之后才找瓢把儿入活,这种思路是正确的,但是现今青年演员普遍的弱项包括某些非著名大腕自己都毫无感觉的缺点就是垫话入活硬山搁檩,甚至于满不挨着,片面追求开门包袱要响,不管后头入活合理不合理。鲜明对比,同日上午,相声广播播寿爷的《巧嘴媒婆》由说相声而一言兴邦一言丧邦铺垫三国演义诸葛亮智激周瑜,由此入活媒婆的巧舌如簧,透着合理,一个小段的正活说了小半个小时,必须给耳朵!而现在年轻演员不注意入活的合理在实践中就是有具体的问题的,就是无法通过合理的垫话抓住观众的思路和情绪,所以很多观众显得很浮躁,这有观众自身的原因,其实根源还是在演员。张、刘入活不久就遇到台下观众刨活其实从相声技术的角度分析和垫话、入活没有充分到位有很大关系。当台下观众连续三番刨活之后,我脑海中想起了上午寿爷的段子,也想起伟大的相声批评家哈哈儿的一个观点(大致意思):谁也没看过张寿臣、马三立20多岁是怎么使活的,对现在年轻的演员不要苛求!(他这么矫情的人能这么宽容我都感动,真的!)。当然能办专场的都是有把子力气的,我觉得张、刘在应对台下观众连刨三颗萝卜的这个环节上,处理的比较恰当。首先,小胖子刘铨淼很稳当,没有受到观众影响,死纲死口, 保证节目的连续和正常的情节发展,而后张攀在三次被刨之后分别不同的应对,特别是后两次被刨,没有继续所谓的与台下互动,没有乱抓现挂,是选择了正确的处理方式,否则这个节目在萝卜对儿环节就彻底失败了,而且两人及时调整,用“犬行雪地梅花五、鸡踏霜桥竹叶三”这一平时不多用的对儿稳定局面,整个应对是成功的。但是纵观整个节目,我还是觉得这么年轻的演员上这样的传统文哏温活确实有勉为其难得成份,这也是哈哈儿同志一直以来极力反对而我一直以来极力鼓吹的,通过这次现场我觉得在肯定继承传统的大前提下,年轻演员所表演的传统活还是要有所选择,在学会的基础上应该允许他们不演,到年龄、阅历积累达到之后再演。否则把两个23岁的小孩因为一个《对春联》就一下放到了马三立、陈鸣志的跟前比较,也是挺瘆人的一事。另外,张、刘在底包袱“窟窿孔”那副对联上有些小变化,我第一次听到,说明是下了心思了,难为孩子了!
  刘国钧、谷宗翰使《买卖论》上中轴,我在当初看节目单的时候就曾经感慨助演就使《买卖论》,自己专场演什么?另外助演演《买卖论》,让主演使什么?但看过演出,一切都释然,刘、谷是云托月的手法,并未卯足全力,这段《买卖论》虽筋骨还在但也就是个标配的版本,自然也就不会喧宾夺主。当然现场的情形也说明我的担心有些多余,都是捧角去的,纵然刘、谷使加强版,这类以说论为主的段子也未必对了当天台下听主儿的口味——还没等台上找底,台底下等着给张、刘送礼物的小妹妹就站我旁边的过道上了。
   张、刘换挑儿使《风云国足》。这作品貌似没梁子是个硬伤,但因为张攀是个球迷所以有些生活积累,通过表演弥补作品不足。这类没梁子的段子现在相声舞台俯仰皆是,特点是绝对会有几个很响的脆包袱。抖响了就成功,不响的话彻底泥,没有一点救。其实使到这个段子,回过头来看,可以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擅长歌柳的张攀在前三个节目中竟然没有一个以柳为主的段子,无论作品如何,前三个段子都是以说为主,结合学、表,这其实是一个不被大伙察觉但是令人欣喜的细节。相声毕竟是以说为主呀。“演唱会”的担心至此可以终结。其实这个作品我没有听完,言老板就来了,非拉我找史清元聊天,我那60块钱第一排得票又得听又得看呀?
   我着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下面倒二是张尧、王加林的《大戏魔》,我很期待的一个节目。期待原因有三:一、《大戏魔》一直由伯祥李压在箱底,别人不敢轻动,张尧前几年得这块活,我从来没听过现场;二、好长时间张尧给王友如捧哏,最近又使活想看看水平可否提高;三、张、王新搭档我从来没听过,特别是王加林从来没听过,很好奇。 言老板聊兴很浓,我也不好打断,还是史兄摸我心思,劝言之听听攒底的活,算是把我解放,一出屋就听见张尧那正抖包袱:钓金龟!
   张攀、刘铨淼以最拿手的《超级男声》攒底是必须的。张攀声带息肉之后轻易不动这段子,自己的专场没什么可保留的。张攀的学唱是很不错的,声音的模仿能力很强,高音虽然不太充分但是会用共鸣。由于是最后一个节目,状态完全放开了再加上是自己得心应手的段子,所以这段反倒没什么可说,就是高质量完成。
  整场演出除了两位主角,三对助演都没翻场。张、刘前三段也只是分别翻一个小段,但是底活结束,有篮就翻,我没记错应该是连翻四个?这是这场专场对二人的又一次考验。我不赞成郭德纲连翻二十多个的作法,但我佩服老郭连续二十多个小段不打奔儿的业务水平。当年郭德纲也就比现在的张、刘大十几岁,三十三四岁的样子。而且老郭当年翻的小段绝大多数是新包袱。相声的江湖,高手林立,深不可测呀!
   演出整体是成功的,无论从商业的角度看上座率以及现场观众的气氛还是从业务的角度看两位青年演员的演出发挥。但是从艺术的角度看,两个人的艺术技巧和修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对相声艺术的认知还需要更加深入。我太太很认可刘铨淼的捧哏,我也认为刘作为青年捧哏演员不急不躁、不抢不闹,甘于绿叶,难能可贵,假以时日,归正路,前途不可限量。
   晚上回家之后,我灯下回想,突然觉得张、刘以及今天参演的年轻演员不要说在天津,就是京津两地现在也可算是一线的青年演员,粉丝众多,很擅长搞笑、逗乐,但比较当年那些说着现在没法听的相声的“师、冯”、“刘、冯”、“戴、郑”,可堪曹刘敌手??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2-5-29 04:09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5-28 09:51
(看完二本儿,有人要起堂,那票钱可白花了,高潮,highlight,还没来呢,大半夜偷摸的看小棒槌倾情出演的 ...
“正文部分无不良内容,未成年人无需家长陪同亦可观看” —— 你这序言部分要打马赛克

等精。



引用 traste 2012-5-29 09:42
好点评!别的不说,就冲写这么多字,就值一块五!
引用 任自言 2012-5-29 10:05
言之来京不?票房的一些同志有意请言之票一场的愿望,不知你了意下可否啊?
言归正传,俺脚着刘铨淼的捧哏不错,小胖子挺实在的看着,这一点俺与小老板的娇妻不谋而合。因此,我十分想见小老板的娇妻。
引用 小棒槌 2012-5-29 12:08
月亮上的人 发表于 2012-5-29 04:09
“正文部分无不良内容,未成年人无需家长陪同亦可观看” —— 你这序言部分要打马赛克

等精。
都是相声AV两门儿抱的?
引用 小棒槌 2012-6-1 21:39
任自言 发表于 2012-5-29 10:05
言之来京不?票房的一些同志有意请言之票一场的愿望,不知你了意下可否啊?
言归正传,俺脚着刘铨淼的捧哏 ...
你也出走南方了,哈哈儿去唐山处理事情,子剑忙着装修,票房5月的活动也搞过了,这这这,言老板很是犹豫,怕给大家平添麻烦。
引用 大楼东 2012-6-2 04:19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6-1 21:39
你也出走南方了,哈哈儿去唐山处理事情,子剑忙着装修,票房5月的活动也搞过了,这这这,言老板很是犹豫, ...
得了忧郁症了他都!
引用 言之 2012-6-3 16:16
大楼东 发表于 2012-6-2 04:19
得了忧郁症了他都!
我跟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站,就跟你半夜醒来一般的心境: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引用 雪夜枫鳞 2012-6-3 17:52
小棒槌 发表于 2012-5-29 01:51
(看完二本儿,有人要起堂,那票钱可白花了,高潮,highlight,还没来呢,大半夜偷摸的看小棒槌倾情出演的 ...
我只想提一句。。。侯大师那段卖布头里的吆唤应该是玉兰花儿~~~~茉莉花儿啊~~~~,瓣儿兰是说之前天津怎么吆唤的。。。。
引用 小棒槌 2012-6-3 18:05
雪夜枫鳞 发表于 2012-6-3 17:52
我只想提一句。。。侯大师那段卖布头里的吆唤应该是玉兰花儿~~~~茉莉花儿啊~~~~,瓣儿兰是说之前天津怎么 ...
您提的对,我改正!
引用 大楼东 2012-6-4 17:33
言之 发表于 2012-6-3 16:16
我跟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站,就跟你半夜醒来一般的心境: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我的本意是“犹豫症”,特此更正。
引用 月亮上的人 2012-6-5 06:09
本帖最后由 月亮上的人 于 2012-6-4 14:17 编辑
言之 发表于 2012-6-3 00:16
我跟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站,就跟你半夜醒来一般的心境: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你瞧这日子口,站得这地儿,说得这话儿,怕是一时半会儿还上不了网腻
引用 弯月上眉梢 2012-6-5 06:32
月亮上的人 发表于 2012-6-5 06:09
你瞧这日子口,站得这地儿,说得这话儿,怕是一时半会儿还上不了网腻
您放心,他憋不住,瞅瞅他留言的时间、登录的时间,他能不上网?他多贼啊他,上网也让人逮不住,无非是不那么自由了罢了。估计他这些日子也闲不了多少,回来也许会搞个人演唱啊嘛滴,庆我们子弟书完工呢。
引用 胖泡 2012-6-15 11:50
言老板聊兴很浓,我也不好打断,还是史兄摸我心思,劝言之听听攒底的活,算是把我解放,一出屋就听见张尧那正抖包袱:钓金龟!

看完这句话我怎么就那么痛快呢!!!

查看全部评论(20)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3-27 16:35 , Processed in 0.274474 second(s), 2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