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理论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沈阳为相声做件大好事”——关于传统相声的搜集与出版

作者:刘英男


发布时间:2012-1-14 00:26| 发布者: 海客| 查看: 19986| 评论: 4




  这篇文章是刘英男老先生2010年应沈阳市文联成立60周年相关活动所写的回忆性文章。当时老先生身体欠佳,年近八十二岁高龄,因为我与老先生相识,才要我打字编辑、保存。这也算是一篇珍贵的相声资料,现在公布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文章所记所载均为老先生所写,我只做了一些文字、段落的编辑。

——生石花 2011.2.25

一、立项与起步

  1978年初,“文革”后,市文联恢复工作时,各部门工作百废待兴,积极运作。我在曲艺工作中把搜集传统相声当作主要任务。为起步造声势,也为地区的专业与业余相声演员,作者增强对传统相声的热爱情结和辨识能力,我们做了一系列有关活动。

   1、1978年5月,我们邀请了相声界泰斗级人物侯宝林等老一辈演员来沈,与辽沈地区的专业演员在辽宁体育馆举行了三场联合演出。当侯老表演的传统相声《打灯谜》时,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2、1979年2月,曾组织在沈阳已退休的相声演员与业余演员,在“五三工厂文化宫”连作三场传统相声演出会,演出很成功,节目倍受观众欢迎。

   3、曾先后邀请外地有声望的老演员罗荣寿、郭荣启、张春奎、于世德、马季等来沈演讲、座谈,为搜集整理传统相声开阔了视野,制造了浓烈的气氛。

   4、1980年7月,市曲协又组织沈阳曲艺团(含已退休的老演员)、沈阳军区相声队的演员及部分辽沈地区专业、业余相声表演、创作、研究人员,召开了为期两天的“相声座谈会”。对挖掘传统相声的重要意义,搜集资料的范围进行充分探讨,这也是搜集传统段子的动员会与誓师会。并决定以沈阳为基础,面向全国广泛搜集传统相声,编印内部资料。开会期间,原中共市委书记处书记吴铁鸣、副市长张霁中到会讲话并合影留念。(见照片)

   5、我按计划先后奔北京、天津、武汉、济南、哈尔滨、长春等地,分别造访老演员,同时也向一些偏远的省发出约稿信。工作很顺利,很快得到各方老演员、老艺人们的支持。接到各地方的稿件、书信如雪片飞来。尤其令我感动的是,中央广播电台文艺部王决同志竟把他们多年积累的录音资料目录供我挑选,我从中复制了82段传统段子。他还把个人珍藏的张笑侠1931年编辑的《相声集》赠我。天津曲协还专门请多位老演员开座谈会,动员大家为我们献稿。另外,武汉、济南、吉林、黑龙江等曲艺团均鼎力相助,源源赐稿。

  在赴外地拜访中,我先后九次到侯宝林家请教。侯先生热情赞扬说“沈阳为相声做件大好事,我支持你”。侯先生为我提供多条线索,使我对各地区的老相声演员做到心中有数。

  6、为探讨传统相声理论的起源与沿革,我专访了相声界理论权威,中央广播电台文艺部的王决,北京大学教授汪景寿,天津南开大学教授薛宝琨,《人民日报》漫画家方成,并保持联系,成为经常来访的好朋友。(照片)

  7、邀请并依靠专家组成核心小组。请春风文艺出版社编审、曲艺专家耿瑛、相声鉴赏家、评论家杨天微、曲艺团作者里果、白继元帮我辑录稽考、校订厘正。相声表演艺术家杨振华无私馈赠稿本。军旅正师级曲艺表演艺术家朱光斗更不计冗庸繁琐,组织相声演员替我记录录音带。在诸位同志的协助下,1980——1981两年内,先后编印了《传统相声汇集》六本,共收入传统相声226篇,约150万字。(照片)

  之后,我们将六本资料集的信息发往全国各省市曲艺团、文化馆、艺术院校、图书馆、各大专院校中文系等,按每套收取成本价,各地纷纷汇款购买。于是“沈阳六本”书讯传遍全国各地,有的还通过私人交往,也传到俄、法、美、英、新加坡等国。


二、起源与沿革

  所谓“传统相声”,其实应该是传承了百余年的近代相声。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近代相声起源于清末民初的北京天桥。在列强入侵、军阀混战的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的岁月里,相声艺术为灾难深重的人民大众送来了辛酸的欢乐。

  处在萌芽期的相声,首先是以娱乐功能博得劳苦大众欢迎的、当初在天桥在空地上出现几处撂地“画锅”的演出形式:演员用白沙子撒成一个圈,然后在圈内使口技学飞禽的啼声,走兽的叫声;或藏在黑纱围成的幕内学各省人、老太太和大姑娘的说话声招徕观众。那时一些观众并不知道这种演出形式的名称,只觉得可乐爱看,所以就有人叫它“人人乐”。这种演出形式一般只有一、两个人。据老艺人记忆说:“一人单,二人联,三人起讧,四个人不挣钱。”当初演出的人员有姓有名的较少,例如:焦德海、刘德智等;有姓无名的较多,例如:韩麻子、周蛤蟆、陈大脑袋等;也有无名无姓的,例如:“穷不怕”、“人人乐”。1914年官方将天桥一带命名为“天桥市场”,参加相声演出的人员也逐渐增多,场地也由天桥扩展到东安市场、西单市场及白塔寺、护国寺、隆福寺等地庙会。随着场地增多,队伍扩大,演出质量提高,艺术上简单地形成了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1931年原“北平笑社”成员张笑侠先后到各场地对相声演出情况做了详细的调查,并于1932年写出《相声总论》的报告,记录了四十个相声段子,计划分上、中、下三集编印,然而我们只见到我国相声史上的第一本《相声集》(上篇),之后的中篇与下篇并未问世。同时笑社的另一位成员张次溪系辅仁大学教授,他在《天桥一览》一书中也详细介绍了“人人乐”的演出情况。这说明相声这一曲艺形式在群众中已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并将稳步跨入它的成长期。

  从1931年起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夕,这一段为传统相声的成长期。主要表现在:相声由北京伸延到全国各大城市,队伍空前壮大,有的城市还建立了固定的演出场所。节目到1939年已发展到270段,有的还被电台选播,扩大了声势,演员的思想觉悟与文化素质也具有一定的提高。更有文人的介入,被称作“清门”的相声爱好者,也热情的动笔写作。据老艺人的回忆,《五红图》、《八猫图》、《红事会》、《三节会》、《洪羊洞》、《窦公训子》几段就出自“清门”写作的。因而相声节目从数量到质量都有一个可喜的飞跃。

   随着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已见到黎明的曙光,一种自强不息的民族自豪感激奋了相声队伍。使相声的发展非常明显的突出了歌颂功能。如:作家老舍在抗战时期先后写出了相声《卢沟桥战役》、《台儿庄大捷》、《新对联》、《欧战风云》等讴歌抗日英雄,鼓舞人民斗志的佳作。

  时代的发展督促艺术的发展。传统相声的讽刺传统,也面临嬗变。

  讽刺是相声的传统。这一点相声艺术家侯宝林、相声理论家薛宝琨、汪景寿等诸权威皆有著述,毋庸赘述。传统相声讽刺的“匕首和投抢”,对准的是它所处的时代的千恶万丑的人和事,但也不免走偏锋,伤了穷人和弱者,它的小市民格调和市侩风习,常造成“讽刺的误用”。

  传统相声在冷嘲热讽的同时,也常运用“参照物”形成对比,这就有了肯定的一面。如《八扇屏》里对“小孩子”、“莽撞人”、“苦人”的大段贯口,艺人是得意洋洋的在炫耀,这不是“歌颂”又是什么?但“歌颂”的目的是在“讽刺”以貌取人、强不知以为知的“万点坑”论者。讽刺的同时又歌颂了对立的一方,歌颂的分量又占了主导地位。传统相声的讽刺框架里糅杂着盛赞历史名将、古典建筑、山川名胜、中华美食、传统戏曲等等,在《八扇屏》、《庙游子》、《满汉全席》、《大戏魔》等常演曲目中,都存在这种现象。讽刺时也抒发着基于爱国主义民族自豪感的对美好一面的歌颂。这是“自然流露”,当事者也许没有明确意识到,但客观事实存在,它的思想价值、认识作用摆在那里,这对广大听众就是给予。同时,也在总体上升华相声自身艺术品位,提高艺人身价,为相声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讽刺是相声的传统,但讽刺不是相声传统的唯一。有位名家把相声分成纯逗哏的、纯粹技巧表演的、讽刺的、歌颂的四大类,见解很精辟。无论从题材内容上,还是表现形式上,相声都不是“讽刺”二字所能完全涵盖的。

  建国后十年,是传统相声的盛世期。相声队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在天桥撂地的被视为“叫花子”的艺人,今天成了文艺工作者。相声声誉不断扩大,演员地位大幅提高,有的在各地区被选为人民代表、政协委员,有的被大专院校聘为客座教授。

  在全国文代会与曲艺改进协会筹委会的鼓舞下,相声队伍热情高涨,各地队伍迅速组织起来。在北京、天津、沈阳、武汉、济南、哈尔滨、重庆、西安等地均成立了公办的曲艺团相声队,各队又都有自己的固定演出场所;大城市的广播电台也不断播放相声节目,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还组建了“中国广播说唱团”,带头对传统相声进行普查、挖掘、记录,整理出一批优秀传统相声段子献给广大听众。据该团1960年10月份的统计,传统相声段子有371段。

  但随后的几次政治“风暴”,也险些“吹”毁了相声的艺术之林。强调讽刺是相声的一切,不承认它哪怕是朦胧的歌颂成分,这固然不对,但“只准歌颂,不准讽刺”,更是相声的灭顶之灾。


三、出书与续集

  1989年8月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贾德臣来沈,提议让我把已编印的六本《传统相声汇集》及后来收到的材料分成四卷交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因出版社要求,如果出版需交付十万元印刷费,否则不予开印。当时主持文联工作的邵振棠同志说:“单位经济困难,拿不出这笔钱,只能由个人想办法。”于是,我给相声演员姜昆同志写信求援,姜昆同志很快回信,非常高兴,愿意与我合作,答应出资出书。1990年12月我将分好的四卷相声稿本交由文化艺术出版社。1993年10月《中国传统相声大全》正式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姜昆为名誉主编,并由他提议冯不异同志与我并列主编。出版后不久,冯不异同志病逝。2004年初,贾德臣(已受聘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顾问)与文化艺术出版社第五编辑室主任李恩祥专程来沈,要我一人完成《中国传统相声大全》(补遗卷)的编稿任务。我盛情难却,于2004年9月赴京交送《补遗卷》稿本。2005年6月《中国传统相声大全》(补遗卷)出版。该卷共收入单口,对口相声、太平歌词共计九〇篇,约50余万字。

  2006年5月贾德臣、李恩祥二位同志又让我从已经发表的书目中遴选有代表性的传统段子编成《中国传统相声大全(精品集)》。我经过认真筛选,于同年9月将“精品集”稿本交到出版社,2007年10月出版。共收入传统相声72篇,约55万字。(照片)

  2009年4月,李恩祥同志同我商量,要我把已出版的《大全》及《补遗卷》合二为一,重新编辑修订,出版修订版一至五卷。我欣然领命,按其要求更新、补充部分内容,重新编排目录,将书稿交付出版社,并与其签订出版合同。事后,因为出版社搬迁,将出书计划推迟到2010年年底,并向我承诺出版计划不会变动。

 

附:《中国传统相声大全》出版前后有关各方面的反映

1、《辽宁日报》于1986年5月10日(周末版)头版头条发表了殷实同志的文章《追踪笑的足迹——记传统相声整理者刘英男》文中介绍到各地访问老相声演员,搜集资料的情况,并配有与侯宝林谈话的照片。(照片)

2、相声大师侯宝林曾多次在各种场合说“沈阳为相声做件大好事”。

3、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1981年应邀在沈演出后,在座谈会上称赞沈阳在相声发展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抢救了濒临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为我题写了“老骥伏枥”横幅。(照片)

4、武汉《文化报》于1990年第21期报道了“《中国传统相声大全》即将出版”盛赞“为了弘扬民族文化,振兴相声艺术,保存古老相声艺术的宝贵资料,《中国传统相声大全》即将问世”。

5、日本朋友熊木敬悦非常喜欢我国的相声,他从天津得到我们编印的《传统相声汇集》后,于1982年12月26日寄给我的贺年片中写道:“刘英男先生:您好!希望您的挖掘史料工作进行顺利。出乎意料之外,这次我得到了常驻北京的机会,已在本月23日到北京。愿望以后也常常通信,而得到您的支持。祝:新年快乐!1982年12月26日熊木敬悦于北京。 另,你能否告诉我您的通讯地址?”注:熊木敬悦为日本三井银行驻北京事务所所长。

6、法国巴黎第八大学教授来仙客是个中国通,他已搜集许多相声资料,并在教学中已经开讲中国相声课。他很崇拜杨振华。在1981年1月13日给杨振华写的信中,恳求得到中国传统相声资料《传统相声汇集》。

7、1994年11月,辽宁省曲艺家协会授予我“优秀曲艺编辑”的荣誉证书。

8、2000年6月,荣获中国沈阳市委、沈阳市人民政府联合颁发的“沈阳市荣誉文艺证书”。

1

文章奇哉!!!
5

文章妙哉!
1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蓝天茜影 2013-11-25 21:45
考虑入手一套
引用 坐井笑天 2012-12-2 15:35
十万块钱买断名誉主编 ...
引用 huangxiaoxia 2012-6-20 13:42
各位老师,孩子想学相 ...
引用 huangxiaoxia 2012-6-20 13:41
想问大师们,孩子想学 ...
引用 1961 2012-1-25 23:54
刘先生功德无量!
引用 意不平 2012-1-14 23:04
姜昆不仅自居名誉主编位子,还把一位无尺寸之功的冯不异强安到刘英男前面,做了第一主编。这TM什么事!
引用 2012-1-14 21:10
刘先生功德无量!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相声文海,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7-24 04:44 , Processed in 0.130517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