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演出评论 2009年度 查看内容


十年磨一剑,剑锋待磨砺——贺众友十年,感团庆专场

作者:清平客


发布时间:2011-8-8 14:12| 发布者: LILA| 查看: 15220| 评论: 0


  当拿到《众友十年 相声茶馆(一)》这本凝聚着众友相声人心血的文本书籍和收录七段节目的纪念光盘时,我心中涌动的是对他们十年磨一剑的钦敬和慨叹;而当看完众友相声十年团庆专场演出之后,我更想说的是剑锋待磨砺,任重而道远。

  在本文之前,已有多位观众撰写观感,或详或略,我都认真拜读,获益匪浅;继而梳理自己的思路,虽然对本次演出的一些节目也感觉颇有商榷之处,但毕竟十年的坚守极为不易,传承发展更是倍加艰难(相比相声,北京评书的传承发展则是难上加难,因此我深有体会),思之再三,只想简单地谈一点个人感受,就不作长篇累牍式的具体评论了(自己不过是个普通观众,也没有这个资格)。
 
  我是在金乐欣赏的演出,一段快板,一段群活,其他都是一捧一逗。开场由赵博唱上一段《霸王别姬》。由于园子里不是一般地乱,即便我伸长脖子,支楞起耳朵,也没怎么听清,殊觉歉然(在我们的宣南、崇文书馆,则完全没有这种情况,因此我确实不太适应)。不过感觉这段快板似乎文绉绉的,词句很是雅致,可惜放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表演,台下又没有多少观众给耳朵,实在有些可惜。演员在段子中间唱了几句“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嗓音不错,如果再表现出一些英雄末路的迟暮之感,效果是不是会更好呢?此外,演员也注意到了对霸王和虞姬两个人物的区分,建议再向鸣志先生好好学一下身上,我想对于人物的刻画和塑造会助力不小。

  说完一个人的,再说说三个人的,就是群活《双字意》。看了王帅和张楠在《众友十年 相声茶馆(一)》书中的自述,对它被加工改编的来龙去脉有了些许了解。的确,三位青年演员对于整个段子的演绎是十分熟练的,表演也很松弛,甚至包袱儿一个接一个,台上台下互动连连,场面上火爆得很。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在他们表演这段节目时,观众们几乎个个全神贯注,盯着台上,鼓掌的、叫好的、乐得前仰后合的……不亦乐乎,跟前面的快板表演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刘磊掌控节奏的能力、张楠抖包袱儿的感觉,也都是值得肯定的。然而,诚如有的观众所言,三个人闹得有些肆无忌惮了,层出不穷的现挂和在男女关系上的牵扯使整个段子的结构更为松散,而王帅和刘磊抑制不住的笑场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整体说来,毕竟还是在说相声,千万别往二人转上靠。尤其传统相声,对整体情节和结构的要求甚高,与段子本身无关的频繁的淡出淡入势必影响其完整性,一个两个的点缀能够调节气氛,张弛节奏,但过多过滥反而不美,您说呢?

  刘春晖、李金宽演绎的 《同事之间》是相声作家丁润洪的作品,但二位的表演似乎还不够到位,给我的感觉是想讽刺些什么,想揭露些什么,但又处处畏头畏尾,施展不开。整个段子的包袱儿似乎也不多,难以留下些什么雪泥鸿爪。以前听过二位的《口吐莲花》、《洋药方》、《双字意》、《智力测验》,感觉都比这段好得多。女演员说相声,确实有局限,但不知刘老师的嗓子怎样,反正印象里好像没听过她的柳儿,李老师倒是有《戏迷传》啥的。

  陈鸣志、邓继增老二位头一回《拴娃娃》。本是一段通俗易懂、脍炙人口的节目,可惜却非陈先生手拿把攥,诚如他所说,60年代初学的,这么多年不使,又还回去了。为了团庆,连捣鼓带默,够难为老爷子的。而且已有若干珠玉在前,要想在这段节目上再添新彩,确实难上加难。至于有的观众说陈先生词儿不熟,我觉得这倒尚在其次,毕竟是新上的活,情有可原。但就个人理解,我认为恐怕是陈先生未能很好地研究透段子的整体结构,表演上给人的感觉是略显粗糙,尤其很多细节内容的流失致使包袱儿的层次感和演出效果大打折扣。但陈先生毕竟舞台感觉十分到位,加之个人魅力,表演起来依旧从容不迫,这就有些“人保活”的味道了。至于把“色子”念成“筛子”,恕我浅陋,确实不太明白。

  王志新、刘斌展现《小人妒》。王先生善于创作,每次纪念性演出都有新作问世,令人称羡。虽说段子本身与《小眼看世界》多有相似雷同之处,甚至也是以逗哏自己为讽刺对象,表现他对同团演员(《小》版是各位邻居)的嫉妒愤恨,但就表演来说,王先生对这种小人物的处理更显精当和细腻。当然,段子本身还需要更多的打磨,尤其在一些起承转合上,有时太过突兀,缺乏循序渐进或渐退的过渡性。捧哏的刘斌在语气和口风上变化不够,略显平淡,建议参照一下石富宽先生的表演,我想会有所帮助。

  久违的朱杨组合再现舞台,奉上一段《山东话》(此前在大金台,因电台录音需要,表演的是《托妻献子》)。再见老二位合作,确实精彩,也成为本场演出的一个亮点。“双学”山东话对捧哏要求很高,无论台词,还是做派,都能够充分展现演员的功力。已故的赵世忠先生堪称模板,看怹的表演总是一种享受。杨威老师对于这个人物的把握中规中矩,只是缺乏些许新意。返场当然“八号”依旧,不必多说,不洒不漏,严丝合缝,成为返场节目中经典之经典。 

  倒二是佟手本、汪恩禄合作《聊聊》。同鸣志先生仿佛,手本先生这些年也挖掘上演了不少传统相声,甚至部分作品很有些独到之处;同时,他还创作改编了很多新相声,比如收在书里的《传世珍品》、《夫妻之间》,以及《恋爱漫谈》、《传奇姻缘》、《众友诗人》等等。但恕我直言,这些段子中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确实不多。今天这段《聊聊》个人也不是很感冒,段子本身有些散,加之又是接朱杨的节目,佟先生本人的表演风格则属于不慌不忙,娓娓道来的那种,因此观众略显疲态,多少有些不给耳朵。不过返场的竹板书令人眼前一亮,福禄寿喜与众友十年的巧妙结合,充分显现了佟先生的创作功底;韵味十足的演唱,则将他与众不同的柳活功夫展示出来,张寿爷提倡的“正唱拢神”四字真言再次成为其最好的注脚。我曾听师傅师丈谈起当年宣武说唱团关顺鹏、关顺贵兄弟与宋香臣先生演唱的竹板书,无论京腔还是冀调,都很好听。今天佟先生的演唱应该属于京腔,不过似乎腔调变化少了些,如果有幸能够找到关氏弟兄的录音,当有百尺竿头之更大突破。
 
  大轴节目是黄铁良、尹笑声合说《俏皮话》。老二位偌大年纪,还上演这种“子母哏”,一对一句,着实不易。更为难得的是,整段节目节奏清晰,有起有伏,既有山崩地裂的大包袱儿,也有莞尔一笑的小呲牙,听完之后更有回味悠长之感,禁得起琢磨,禁得起推敲。这就殊为不易了。至于尹爷的发托卖相,大家公认绝佳,我也就不必赘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当是对其最精确的概括。返场《三节拜花巷》,老二位把杆儿的买卖,于眉飞色舞中打情骂俏,在闲庭信步中信手拈来,好就是好,怎一个好字了得!

  以上就是欣赏众友相声十年团庆演出后的一点感受,这些年少听相声,听觉迟钝,感觉不准,再落到文字上更是错谬不少。感谢您能坚持看完,敬请批评指正。

  最后,学徒清平客再次向众友相声艺术团十周年团庆致以最诚挚的祝贺,衷心祝愿老少各位以众为友,众中识势,众中现美,不断创造新的辉煌!

2009-8-16


文章奇哉!!!
1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5-25 13:11 , Processed in 0.146021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