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演出评论 2009年度 查看内容


大金台众友相声团十周年团庆点评

作者:相声听众


发布时间:2011-8-8 14:10| 发布者: LILA| 查看: 15331| 评论: 0


  众友相声团成立整十年了,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纪念的事情。众友的这十年不仅是这个民间相声团体成长、发展的过程,它所带动的整个相声回归剧场的潮流和传统技艺的传承、青年观众的培养,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当然,这里不再掰扯到底是谁提出相声回归剧场等问题。我是一直认为现在全国相声的升温都来自于南市口里那个叫做燕乐的小园子,来自于宝林、冯宝华等老先生们的努力,更来自于天津这片曲艺沃土中那强大的生命力。尽管已经江河日下,但仍然能在这浮躁的社会氛围中最后一搏。
  众友的历次团庆、封箱我都要去看的,而且总是去第一场的演出,有那种新鲜感。即便后来对茶馆里的相声没有太大的兴趣了,每年的这两场演出也是要去的。从中学到大学,再到工作以后,众友和我们共同成长,就像一个老朋友一样,他的生日,自然是要去的。
  七点多到的大金台,已经开始加座了。往周围看一看,多少有些失落。当初泡园子的时候,去的这些观众里总有一半儿是熟脸。可现在再看,竟没有一个认识的了,那会儿的那批观众,也早就不看了吧。
  因为整场演出看下来,没有见到清平客先生,在断定他没有来的情况下,才敢斗胆写这篇点评。不因为什么,人家写的太好,肯定得把我这个给比下去。(注:上面这部分都是好话,下面的可就不太中听了,各位看官见谅。)
  头场:解志强、胡聪俊、管新城《同仁堂》。解志强是第一次见,觉得嗓音还有待锻炼,不是很受听,尤其是唱板子。还有个口误,“快板得唱出派系来”。这儿又不是曲艺团,要那么多派系干嘛?其他两个演员都是拿七快板打,惟独胡聪俊站在中间是拿萨拉基,可以说是别具一格。但有一个重要的前提,你得会打才行。小胖那两下子,至少让人看上去不算会打。这样的话最好练熟了再来,观众不是很好蒙的。小胖唱第三遍的时候是模仿的高凤山,有点儿卡通,挺可爱的。我后边的一哥们儿说:“唱快板都起了嘎调了。”我倒觉得还说的过去,至少他唱的比前一段何云伟声嘶力竭的学高凤山这段要强。解志强唱的第一遍,小胖唱的第三遍,管新城唱的第二遍。把管新城放在后面说,是因为他唱的确实不错。往台上一站显得很成熟,打板、演唱都干净利落,快而不乱。在解志强唱完“铁匠炉”一番后,小管能及时拦住他,应该说这是一个演员的经验了。看的出来这个段子演员台下并没有认真对过,而这样一个开场的节目抻的太长又势必影响后面的节目和整场演出时间。当解志强要唱下一番时,管新城能果断拦住,使节目直奔主题,干净利索。虽然略显突兀,但这个相对于其他小二位的学长,还是技高一筹的。当然,小管也有一些毛病,比如抖包袱时总是不太像,那种坏样儿出不来。总之,他的板子是比相声好的。
  二场:刘春晖、李金宽 《同事之间》。刘大姐拜了师之后改的这个名字总觉得别别扭扭的,“春”、“晖”都是阴平,连到一块儿不好念。其实,观众还是习惯叫“春慧儿”,这多响亮!使的这个段子听上去应该是前不久那个什么什么大赛的一个参赛作品,不是很成熟。好象是要说办公室里的这些人际关系,但又说的挺模糊。作者写的模糊,演员说的也模糊。感觉刘大姐对这个段子的理解还不够,很多地方没说明白。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听完了就想不起来刚才他们说的是嘛了。返场时说了这个节目是丁润洪的作品,不知拍了多少万?
  三场:陈鸣志、邓继增《拴娃娃》。陈九爷的节目我总是很期待的,也很喜欢。那不知听了多少遍的《吃元宵》、《八扇屏》,实在令人陶醉。而且,每看一遍都有新的收获。这段《拴娃娃》应该说是俗而又俗的节目了,陈先生演来是不太如人意的。首先说词儿不是很熟,有几处明显是晃着范儿使的。而且,有的地方交待的不明白,还有口误。底的时候,光说肚子大了,没说四方的,就开始打麻将了。还把打牌的“色(三声)子”说成了“筛(一声)子”,不知道这两个是不是通用的,但按我的理解就是说错了。还把“筛子”掉肚脐眼儿里了,量活他妈这肚子是够个儿了。再有,陈先生这个活的垫话部分是少马的那个“卵生”,而且使的不是很响。段子里唯一的一个以前没听过的包袱就是“艳阳天”那个,出自何处,还得请业内人士给讲一下。邓先生好象是新镶了假牙,牙比以前齐多了,可话却说的很少。是磨合不够的原因吧,老爷子光说闭口字了,在台下看着也担心,担心那牙掉出来。但装完假牙的邓先生,笑容更加灿烂,很可爱。
  四场:王帅、刘磊、张楠《双字意》。为本场最差一段,三位小青年儿在台上肆无忌惮的现挂,大大不好。固然有个观众总在下面接个下茬儿,可你们不应该理他,或者一两句就过去。但三位小将在台上与台下呼应没完没了,效果是不错,真火。可这个太不值钱了,掌声与笑声都极其廉价。相声演员要做的是把段子里面的包袱使响了,作为青年演员更是要这样。有一两个外挂可以调节气氛,可太多了就贱了。炒菜放一点儿酱油和一锅酱油有什么不同?就是这个意思。小年青儿的先把活学的规矩、瓷实了再弄这些现挂的零碎玩意儿,别给自己落下毛病。这个问题在头一场活里的三个演员身上也有,他们还好一点,就是和观众交流的太多了。老先生们平常遇到台下有起哄的是怎么应付的,你们得好好学学了。而且,后面张楠与王帅的包袱又往男女关系方面拽了,说的严重一点儿,多少有点儿臭。张楠作为曲校的教师应该注意严格要求自己,王帅作为一个女演员,更不能什么都说。后台你们怎么闹都没关系,这可是台上啊。跟我一块儿去的一个朋友说:“他们怎么跟二人转一副架似的?”快了,再这么闹就真快了。
  五场:王志新、刘斌《小人妒》。这个应该是侯耀文的《小眼看世界》的梁子,王先生重新填了别的故事。感觉整体不如原作好,松散、零碎。但王先生演起这种小人物要比侯更像一点,其实,这种风格也贯穿于他其他的作品中。值得庆幸的是,王先生这段中没有了以往那个必有的臭包袱,可算一大进步。
  六场:朱永义、杨威《托妻献子》。预报的节目单上写的是《山东话》,临时换了活。其实,什么活都无所谓,能看到这老二位的合作,就肯定是很精彩的了。再罗嗦一遍以前说过的那篇话,朱、杨二位的合作可以说是相当默契的,合则双赢、分则两败。他们合作的节目体现了一种双方面的必须,没有了任何一方,都碰不出那种火花。《托妻献子》是二位当初常使的活,朱先生那一双笑眼,杨威在旁边的一打一托,巧妙别致。我更喜欢《学聋哑》,经典!返场是说了好几万回的《八号》,这场使的犹为漂亮,底很脆。虽然这段不是团庆演出要求的所谓“新活”,但是看了很精彩。还是想呼吁一下,朱、杨二位最好能够再次正式合作,这是相声爱好者们的一大好事。
  七场:佟守本、汪恩禄《聊聊》。佟先生最近的这几个新活给我的感觉就是——应付。团庆、封箱,作为主演不能不演个新的,但就是好歹攥弄一个上去,演完了往脖子后面一拽,很不负责任。换做别人是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说的这样厉害的,佟先生是我从开始听众友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的一位演员。很喜欢他的那种风格,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可从那个《传世珍宝》开始,佟先生的这种做法让我很不解,将将就就、敷衍了事。您不是使了个“很全”的《大保镖》么?哪怕团庆您再弄个这样类似的活,都说的过去。这个《聊聊》应该是套自赵伟洲的那个好象叫《一举成名》的活,而且和原作比差距也是很大。您改别人的段子,怎么还不往好里改?佟先生这样做,首先是对观众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不负责任。越说越激动了,不说了。差点儿忘了返场的竹板书,这段佟先生很有老艺人风范。
  八场:黄铁良、尹笑声《俏皮话》。作为攒底的节目,这个活弱了一点儿。但二老能把一个“小孩儿活”说的如此之精彩,可见功力非凡。这段也不是“之前没有演过的”,但不经常上演到是事实。之前挺怕二位忘了词,这一对一句的,而且岁数在那儿摆着呐。但一没洒汤,二没漏水,完完整整、规规矩矩。尤其尹爷的量活,范儿特别的准,看着有一中古朴、沧桑的韵味。一招一势中,都看的出来有本有源,绝非当下演员流行之飞扬浮躁。包袱该响的绝对都响,无一漏过。大小劲儿、高矮音儿之拿捏,浑然天成,无懈可击。黄先生看似自由散乱,却也准确无误,漫于外而固于内。这样一段字母哏的小段儿能被二老使得如此情状,后生小辈们,该努力了啊。返场铁打不动的《三节拜花巷》,黄先生那眉飞色舞、动手动脚,好象信手拈来,但这么多年来看他们这段,黄爷的这些“小动作”几乎不变,应该说都是有准谱的。更有尹先生那背后一脚,黄的一躲,万无一失。这次黄爷没看好地形,一躲撞上了旁边的牌子,一笑而已吧。还有一处,换位以后尹先生叫错了一句“老头子”,这么多年这儿都没错过,天太热,老爷子也有点儿瞢。
  最后再说一点儿,这回众友送的挂历,后面印着十年来在众友演出过的部分演员的照片。虽然说是“部分演员”,但连解志强、张福的照片都有,可惟独没有前不久还隆重纪念的创始人于宝林,不知道是为什么。 
  点评算是写完了,话是有点儿重,有的也实在吹毛求疵,请众位原谅。但还是那句话,众友就像我的一个老朋友一样,我不想看着他这样下去……

  还有点儿别的话,一直想说没说的。一是没时间写,再有那点儿东西也不值当的开一个帖子。借着这个写在下面吧:
  1.刘宝瑞的《连升三级》里,魏忠贤过生日,张好古给魏忠贤写对子之前,翰林们说:“您来了一年多,我们都没看您写过字。”张好古来了“一年多”的话,那他应该赶上去年的魏忠贤生日啦,那回怎么写的?
  2.前一段有朋友说苏文茂的《八扇屏》里说“倾”念“坑”是口误又改过来的,我看未必。我没查这个《源》那个《海》的,有一张朱玺珍上世纪三十年代灌的辽宁大鼓唱片《哭黛玉》,里面就唱“坑国坑城貌”,看来,至少曲艺里“倾”念“坑”还是有渊源的。

(2009-8-13)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3-27 16:28 , Processed in 0.173969 second(s), 1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