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原创 大饼作品 查看内容


新八扇屏

作者:大饼叔叔


发布时间:2006-3-23 23:16| 发布者: 河北玉麒麟| 查看: 14908| 评论: 0


乙:富贵五更春梦,

  功名一片浮云。

  清心寡欲脱凡尘,

  快乐风光本分。

  说这么一首定场诗,今天给您说一段单口相声。我说这段不是现在的事——

甲:哦,您在这儿啊?

乙:是啊,我给大家表演相声。

甲:您刚才念那个,四句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乙:什么玩意儿?跟您说,那是我念的这么一首定场诗。

甲:您还会作诗?看来您这个学问不小?

乙:也不敢这么说,都是记问之学。一般的诗词歌赋倒是知道一些个。

甲:那没问题了,我很欣慰。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再见,改天到我家来叩我,我给你说说这个诗词歌赋。别多带东西,尤其千万别买脑白金,那个都是自来水掺白糖,没营养,骗人的。要带带点实用的,日常生活用得着的,象最近新款的液晶电视我看就不错。我走了,改天找我。

乙:怎么出来这么一位?哎,哎,哎留步—哪我就叩你?你是谁我就叩你?还液晶电视?

甲:你不认识我?

乙:不认识啊?!

甲:完了,就冲这句话,你白活了。

乙:不认识你就白活了!你是干吗的?

甲:干吗的?我是一位——文豪。

乙:文豪? 

甲:不客气的说,我在现当代文学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乙:那你是哪一位?

甲:先别说我是哪一位,我说一句话看你知不知道,“鲁郭茅,巴老曹。”

乙:这谁不知道!这是现当代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六位文学家,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

甲:你认为他们怎么样?实话实说,别捧。

乙:好啊,都是大师,文学家。

甲:那就完了,咱们没杠抬。你夸他们,我打心眼里高兴。

乙:你高兴什么?

甲:我就是高兴,痛快。现在这句话又发展啦,“鲁郭茅巴老曹六。”

乙:“六”又是哪一位?

甲:就是我。

乙:这位还是个外姓。您台甫——

甲:我是文豪,能干抬土这路体力活吗?

乙:文豪连台甫都不懂。台甫就是问您名字怎么称呼。

甲:你说名字不就完了吗。我的名字上“必”下“治”。

乙:六必治……咱俩人握握手吧。

甲:您也六必治?

乙:我冷酸灵。象话吗?牙膏啊?

甲:什么都不懂。“六毕志”,毕业的毕,志向的志。我是他们老六位共同收的学生。这个名字就是说,这六位毕生的志向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把他们的文学艺术发扬光大。

乙:还真看不出来。我问你,你见过这六位吗?鲁迅36年就去世了,80年代以后就曹禺和巴金还在,老六位收你,你赶得上吗?

甲:显你?显你?显你知道得多?呸!代拉,代拉徒弟你懂吗?曹禺和巴金替那四位代拉的我,巴爷一见我可喜欢了,嘿!这小孩,将来必定能够继承我等的香火,那四位不在了,可门户不能断了。干脆,你算我们六个人的徒弟,咱们来个“一门六不绝”。

乙:敢情文学界比我们说相声的还讲究这个。那说了半天,您这位文豪主要研究?

甲:诗词歌赋可以说是无一不精。古诗,我研究透了,俗,没意思。我重点研究的是新诗,哎呀,我的那个新诗写的,可以说是出类拔萃。

乙:这么说这位还是新派诗人。今天在这里当着各位亲爱的观众,能不能把你的代表作给我们朗诵一首,让我们也领教领教?

甲:在哪?

乙:在这啊。

甲:不行不行,我的代表作每年只朗诵一次,就是年三十晚上11点半到12点左右。我朗诵完这就算过年了。

乙:这位的代表作和饺子一个作用。您看今天机会难得,您还是给我们展示一下吧。我代表观众欢迎您,您可别驳大家面子。(转向观众)这位也许不怎么样。

甲:既然这样,我把我最近的一首新作在这里朗诵一下,有不明白的同志呢抓紧记录,散场后可以找我交流,送我一台电视就行,我这人没架子。

乙:你穷疯了。

甲:今天给大家朗诵一下这首新诗的上阙。这个作品是一个抒情的题材,在句式上采用了9-9-9-6的自由体,表达的感情细腻而凝重。在自由体之后通过对主题词的反复咏叹,深刻体现人物热烈而奔放的内心世界。在朗诵这个作品的时候,自由体部分要保持平静的心态,以舒缓的语调和柔和的声音来把握节奏,在反复咏叹的时候又要充满激情,必要的时候还要加上身段来表现内在的情感。

乙:快念吧。

甲: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

  变成此时——对白

乙:这就是自由体部分?还有反复咏叹呢?

甲乙合:(做舞蹈动作)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乙:这就是反复咏叹,还要加身段表现内在的情感?

甲乙合:哈哈哈哈(乙推甲)

甲:你要摔死我啊?

乙:我摔死你都不多!嘻唰唰啊!什么人!这不是流行歌曲吗?花儿乐队唱的,都臭遍了街了。告诉你后面还有哪,“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你我好像划拳般恋爱,每次都是猜。”

甲:这么说这首诗的下阙你会?

乙:就别上下阙了,糟践这字眼。打刚才上来就说自己是文豪,我看你象狼嚎。

甲:……

乙:你还六必治,我看你要流鼻血。

甲:……

乙:电视还要液晶的,我看你象妖精。

甲:……

乙:我算明白了。我和各位观众说,你呀家里没有电视,经常去商场转悠看能不能偷一个。那天你又去商场了,一看新款的液晶电视真不错,就打算下手。正好电视上播 这首嘻唰唰,你就听在耳里记在心中。没想到刚听到一半,保安巡逻过来了,你吓得是撒腿就跑,下半段也没听着。宝贝儿,回家去吧。以后好好改造认真劳动,多 攒点钱自己买个电视,别再去商场里憋着偷电视了。还告诉你,最新消息:花儿乐队这首嘻唰唰都被发现是抄袭的了,你还抄他们,撞枪口上啦。走吧走吧。

甲:你说完了?

乙:说完了。你回去吧。我继续给大家表演相声。这段故事——

甲:我在商场偷电视你看见了?

乙:……没看见。

甲:我偷来的电视放你们家了?

乙:没有没有!

甲:你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凭什么说我是偷电视的?说!

乙:……我看你象。

甲:呸!就你们这路说相声的就不能理。我这么大文豪和你过这个吗?

乙:你哪么大个文豪?

甲:我给大家朗诵我的作品你看你那模样!“你家里没有电视,你是偷电视的!”我家里有没有电视你管的着吗?我,我,我有钱也不置那东西,我嫌费煤气。

乙:电视烧煤气吗?

甲:反正我不用那东西。还说我听到一半就跑了,你看见了?

乙:没看见你这首诗也是抄他们的,他们也是抄别人的。都不露脸。

甲:他们抄谁的?

乙:抄一个日本歌。

甲:抄的是曲谱还是歌词?

乙:曲谱。

甲:那歌词呢?

乙:……

甲:凭什么说我是抄袭?

乙:那也不是你写的啊。

甲: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写的?我是大诗人。花儿乐队那几个孩子去年找到我,一见面就给我行大礼,还要磕头。“六必治大哥,我们找你好久啦。房东说你欠房钱已经被撵走了,我们跑遍全北京的工地,可算把你找到了。”

乙:合着这位诗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甲:我说“别磕头,别磕头,这里可以体验建筑工人们的生活,我愿意生活在民间。”他们说了,“六必治大哥,我们最近发现一首日本歌特别好听,翻唱肯定能火。您是当今最著名的大文豪,大诗人,您看给我们填个歌词怎么样?等我们红了给您买套房,别在民间委屈着了您看如何?”

乙:那你怎么样呢?

甲:我一想,得了,孩子求人一回不容易。于是我笔走龙蛇刷刷点点写下这首新作。过些日子一扫听,好么,还真出了名了。

乙:花儿乐队是火了一阵。

甲:你说我是抄袭的,大大毁坏了我的名誉;你又说我是偷电视的,严重污蔑了我的人格。生命诚可贵,名誉价更高。若为人格故,二者皆可抛。当着这么多观众,我今天被你害得一无名誉,二无人格,我决定要在这里自杀。我现在就自杀——

乙:慢!慢!(拉甲)(对观众)您说我好好的说相声惹这祸干吗?这位说话云山雾罩不着边际,早知道不搭这茬好不好。得了,说几句好话给他陪个不是,把他哄走, 我继续给您表演。(转向甲)六先生,我这人啊,平时有事没事就爱喝二两。今天出来之前在家里多喝了点,因此这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得什么说什么。这样吧,您 拿我当个酒鬼,我说这些您权当是酒鬼说胡话还不成吗?

甲:你说什么?

乙:您拿我当个酒鬼。

甲:呸!你也配!

乙:连酒鬼我都不配?

甲:酒鬼那是几辈古人。

乙:古人那我不知道。

甲: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这想当初——

甲:就是过去的事儿。

乙:哦,那您说说。

甲:想当初,杜康老祖造美酒,刘伶醉酒整三年。屈原饮酒,慨叹世人皆醉我独醒,济公长老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八仙醉酒蓬莱,大闹东海龙宫,曹操青梅煮酒, 论遍天下豪杰;关云长温酒斩华雄,苏东坡把酒问青天;鲁智深醉打山门,倒拔垂杨柳,武二郎拳打猛虎,大闹快活林;唐朝大诗人李白最爱饮酒,玄宗皇帝召进宫 中封为太白学士。有渤海国进来蛮书蛮表,要与大唐兵戎相见,满朝文武无人能识,玄宗皇帝大惊失色。多亏李白酒醉上殿,叫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研墨,这才醉草 吓蛮书,保定大唐锦绣江山。杜甫有《饮中八仙歌》赞之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几位酒鬼,你敢比哪一 位?

乙:你说的都是那好的,耍酒疯打老婆的你一个也没说。

甲:李白,你比得了吗?

乙:我连里脊也比不了啊!

甲:完不了!生命诚可贵,名誉价更高。若为人格故,二者皆可抛。我要自杀,自杀——

乙:您等等!我呀,从小生活在山沟里,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更没见过您这样的高人。您拿我当个乡下人,别和我一般见识还不行吗?

甲:你说什么?

乙:您拿我当个乡下人。

甲:呸!你也配!

乙:连乡下人我都不配?

甲:乡下人那是一位古人。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这想当初——

甲:还是过去的事儿。

乙:那您说。

甲:在想当初,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一杆蟠龙大棍打下大宋江山。太祖三下河东,与火山王杨衮在两军阵前走线铜锤换玉带,便有爱将之意。到后来,斧 声震地,烛影摇红,江山传于二弟赵光义之手,是为太宗。宋太宗再下河东,巧用反间计,招降杨衮之子杨继业,人称金刀杨无敌。八个儿子平定光辉德昭嗣顺,个 个是能征惯战。只皆因金沙滩双龙赴会,老令公杨继业率七郎八虎大闹幽州,杀的辽军是望风鼠串。可叹那奸臣潘仁美,私通北国,设下毒计,将杨七郎乱箭穿身。 老令公被困至在两狼山内,碰死李陵碑前。有杨景杨六郎闯出重围,进京告御状,朝中大臣,无人敢审。多亏八王千岁,在清官册中查访,访得山西霞谷县有一位老 西儿乡下人,此人姓寇名准字平仲,出身寒苦,早年丧父,是寇老夫人将他抚养成人。老夫人教子有方,在堂屋内悬挂家训一幅:“孤灯夜读苦含辛,教儿读书为万 民。勤朴家风慈母训,富贵莫忘少时贫。”寇准后来官居七品县令,清如水明如镜,足智多谋,审葫芦问黄瓜打城隍拷土地,可称断案如神。自寇准进得京来,拳打 潘娘娘,夜访八王府,定下巧计在天齐庙假扮阴曹,审清潘杨案,太宗封为吏部双天官之职。到后来,辽邦摆下天门阵打来连环战表,朝中无人挂帅出征,寇老西儿 背靴访帅,请出杨六郎。老贼王强暗下毒手,要害杨景,寇准夜审白马,智擒王强。澶渊城下保着真宗御驾亲征,大破辽军,皆乃寇准之力也。后人有诗赞之曰:保 国忠良寇平仲,足智多谋显奇功。耿耿丹心为大宋,乡下老西儿留美名。乡下人,老西儿寇准你比得了吗?

乙:别说寇准,我连扣肉也比不了啊!

甲:完不了,生命诚可贵,名誉价更高。若为人格故,二者皆可抛。我要自杀,自杀——

乙:您可别!我这人没有什么分寸,一着急就疯疯癫癫,傻里傻气。您哪,就拿我当个疯傻之人得了。

甲:什么?疯傻之人?你还装疯卖傻?你越比越高攀了!你也配!

乙:连装疯卖傻之人我都不配?

甲:装疯卖傻之人那也是一位古人。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我倒霉就倒霉这想当初上了!

甲:在想当初,列国之中,有一位装疯卖傻之人。那时节,周室衰微,诸侯割据,齐、楚、燕、韩、赵、魏、秦七雄争霸,天下刀兵四起。云梦山水帘洞有一位鬼谷仙师 王禅老祖,仙法神妙,道术高深。收下孙膑庞涓兄弟二人。那庞涓蝠耳鹰腮,隼面蛇行,外表忠厚而内藏奸诈,被鬼谷仙师赶下山去。孙膑留在高山之上陪伴师尊, 看守桃园。那一日,来了白猿偷桃,为的是堂前孝母,孙膑念他孝顺之情,将仙桃赠与白猿,白猿感谢孙膑之恩,送与孙膑天书三卷,孙膑参透天书,修成大道。后 有庞涓在魏国招为驸马,邀请孙膑下山共图大事。孙膑下得山来,哪知道庞涓暗设毒计,将孙膑双膝剜去,骗孙膑写出兵法十三篇。多亏那孙膑装疯卖傻,日食泥土 粪便,夜宿猪圈牛栏,整整三年,苦度光阴。多亏齐国大夫禽滑厘,用奇谋,施巧计,将孙膑救往齐国,齐王大喜,封孙膑为军师之职。孙膑执掌兵权,围魏救赵解 了赵国之困,与庞涓在两军阵前交锋。孙膑巧用减灶之计,引诱庞涓紧紧追赶。这一日,那庞涓追至在马陵道前,忽见大树以上隐隐如有字迹,定睛观瞧,上写着 “庞涓今日死于此树下”。庞涓大吃一惊,闪目望去,忽听远处一棒铜锣响亮,闪出一乘战车,车上端坐一人,正是孙膑。但见他头戴九梁道冠,身穿八卦仙衣,腰 系水火丝绦,往脸上看,面如冠玉,目似流星,鼻直口阔,大耳垂轮,三缕墨髯胸前飘摆,说不尽的道骨仙风。孙膑一见庞涓,心中怒恼,破口大骂:“无耻小人贼 庞涓,心如蛇蝎坏肠肝。我待你似三春暖,你反报我九秋寒。尔欺瞒天子,忤逆师尊,压制群臣,残害兄弟。欺瞒天子为不忠,忤逆师尊为不孝,压制群臣为不仁, 残害兄弟为不义。似尔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罪大恶极之辈留你何用?”言还未尽,万箭齐发,将庞涓射死在马陵道前,报了深仇大恨,齐国声威大振,名震 于诸侯。后来孙膑羽化而去,位列仙班,流传在人间孙膑兵法三十篇,那孙膑可称得起是古今中外第一装疯卖傻之人。孙膑,你比得了吗?

乙:你挤兑的我都快出殡了!

甲:完不了!生命诚可贵,名誉价更高。若为人格故,二者皆可抛。我要自杀,自杀——

乙:您怎么还惦记着这茬哪?

甲:完不了!

乙:说了半天好听的也不管用,干脆,我拿出点实际行动来吧。先生,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您吃饭,生猛海鲜。

甲:我不吃!

乙: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您洗澡,桑拿按摩。

甲:我不洗!

乙: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我,我请您去旅游,新马泰七日游。

甲:我不去!

乙:那您到底要怎么办?

甲:你送我台电视吧!

乙:还惦记电视哪!

2006-03-21

http://www.xiangsheng.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78


文章奇哉!!!
1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9-26 18:52 , Processed in 0.143320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