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原创 王波海集 查看内容


招聘三人

作者:麻烦


发布时间:2005-5-21 10:47| 发布者: 河北玉麒麟| 查看: 13300| 评论: 2


读《日遭三险》(赵霭如述 陈涌泉记)写《招聘三人》(王波海)


  相声最讲究的就是“说”,说相声嘛。可说什么好呢?心里没底儿,不知道大家喜欢听什么。昨天晚上我打电话问一个朋友:“你说明天上台我说什么好呢?”他说:“您来《文章会》吧,大伙爱听《文章会》。”听人劝、吃饱饭,我听了他的话,背了一宿《文章会》,今天上午还跟搭档对词呢。可刚才我又遇上那位朋友了,他跟我说:“哎呀,我琢磨来琢磨去,我觉得您说《文章会》不大合适。您改改吧,改《武坠子》怎么样?《武坠子》好啊,大伙特爱听。”您说说,这都快上台了,他要我弃“文”从“武”,这谁受得了?给我捧哏的那位生气了,不干了,走了。没办法,我只好改说段单口了。说什么呢,今儿个我给您说段新编的吧。

  这个人呀,虽说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可脾气和秉性却各不相同。有的人脾气暴躁,点火就着,说话直眉瞪眼的,好话不会好说。比如我们那有个饭店服务员,客人点完了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客人提意见了:“哎,服务员,怎么回事呀我们那菜?这都半个钟头了。”服务员应该过来赔个礼、道个歉:“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到后面催催去,马上就来。”可脾气暴的不这样:“嚷嚷什么你?半个月没吃饭了是吧?多等一会儿能饿死你?愿意等老实给我呆着,不愿意等马上给我出去!反了你了。”这要不打起来才怪呢,这种人做不了生意。

  还有的人性子慢,反应迟钝,你多急他也不急。比如我们那还有一位慢性子,下班回家他不坐汽车,嫌坐车太快,他抄近道,顺着火车道慢慢走,还专在铁轨当间走。后面火车来了,一个劲儿地鸣笛催他让道,他不让,还慢慢走,挺大的一个火车头跟他后面“吭哧吭哧”地直运气。火车司机一看没办法了,只好跳下车往道边上推他。他还不乐意呢:“干嘛呀你?推我干嘛?我这不是正往边上挪呢嘛!急什么呀你?你们家着火了?”

  要是脾气暴的遇见慢性子的,那才有意思呢。慢性子进了饭店,找个墙角往那一坐,暴脾气走过来,把菜谱往桌子上一拍:“吃什么?点!别磨蹭!”慢性子不生气,不慌不忙坐那慢慢看菜谱,来来回回、翻来覆去地看,用了半个多小时他就点了一个菜:炒豆芽。把个暴脾气急的哟,恨不得拿菜刀把慢性子给剁了。  好不容易慢性子点完了菜,暴脾气心急火燎地把单子送进了灶间。说来也巧,上灶的光顾忙乎八个菜四个碟的了,把慢性子的这个炒豆芽给忘了。慢性子坐在墙角那打盹,一点儿也不着急,打晚上五点一直等到后半夜一点,半点儿脾气都没有。等饭馆里没有其他客人了,就剩慢性子一个人了,暴脾气这才注意到他了:“哎?你怎么还没走呀?”慢性子说:“啊,我的菜还没上齐呢。”“什么菜呀?”“炒豆芽。”“还有呢?”“就一个。”“嗬,我这暴脾气,你怎么不早吱声呀?”“我不着急。”“你还不急我急。后面上灶的都灭火下班了。”“没事,他下他的班,我等我的菜,不忙。”嗬,你见过这样的吗?    

  还有一种人啊,特能侃价,买东西要是不侃价呀,好像上了多大当似的。到家具店买东西,进门儿他先问“老板,今儿个几折呀?买一送几呀?”老板不能不理他:“全场八折,部分商品买一送一。”“噢,那个红木太师椅多少钱呀?”“打完折,您给一千。”“不对吧,昨个还五十呢。”“不可能,压根就没那价。”“你是说我胡扯?”“没那意思。您说的许是折叠椅。”“噢,红木折叠椅五十。”“不是!电镀折叠椅五十。”“不要电镀的,就要红木的。我看这把就行,不侃价,一百块钱让我拿走,怎么样?”“一百块?一百块您连根椅子腿都拿不走。”“抬扛不是,一根椅子腿能值多少钱?”“起码得二百。”“那好,我就要这根椅子腿了。”“有单要一根椅子腿吗?成心捣乱。”“谁成心捣乱了?你刚才说的,一根椅子腿二百,转眼就不认帐啦?”“是啊,我是说一根腿二百了,没错,四根八百,再带上椅面、靠背、扶手,加一块儿一千五都不止!”“甭跟我哩哏塄,我就看准这条腿了,二百我认了,你给我锯下来。”“锯下来?说的轻巧,给你锯下一条腿,剩下那三条腿我卖给谁去呀?”“那我管不着,今个你不卖我就不走了。”老板听出来了,这主儿是连侃价带耍赖,整个一混混儿。得了,我惹不起他。“这位先生,您要是真心实意想买这把椅子,给五百块钱您拿走。”“五百?你这儿不是打八折吗?四百。”“四百就四百。”“还买一送一呢。”“我再送你个痒痒挠。”“也得是红木的。”“拿钱吧您。您慢走,不送!这叫什么事呀!” 

  提起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呀,想起一个故事。有这么一个南方的富商,为了培养他的儿子,在北方新开了一间公司,任命他儿子为总经理。这位少东家雄心勃勃,一心要创出一番大事业,一个人飞机到北方来了。头一天走马上任,他立即召开了公司全体会议。手下的人都坐好了,少东家问:“各部门的人都来了吗?”办公室主任老张回答说:“报告总经理, 基本上都到齐了。”“什么叫基本上呀?”“还缺几个。”“缺谁呀?”“保安部、财务部和采购部的三位主管还没到位。”少东家一瞪眼:“为什么没有到位?” 人事部部长老李赶紧接过话碴:“报告总经理,这三位主管咱们还没招来呢。”少东家一拍桌子:“那你们还坐着干嘛?还不赶紧给我招人去?记住了,保安部主管 要暴脾气的,财务部主管要慢性子的,采购部主管要能侃价的。限你们三天时间,能招来有奖,招不来我炒你们俩鱿鱼。散会!”

  这二位下来,越想越别扭。本想给公司招几个学历高、工资低,经验足、岁数小,没老婆、有房子的,可还没等招来少东家这就发上火了,好不秧的又给加上了三 条,什么暴脾气的、慢性子的、能侃价的,这都上哪找去呀?怎么跟人家谈呀?“您是MBA吗?”“是。”“您脾气暴吗?”“还成。”“打过你老子吗?”“没 打过老子,打过盘子。”再不这么问:“您是博士吗?”“是。”“您性子慢吗?”“还成。”“您会爬树吗?”“小时候会。”“您有那树獭爬得快吗?”“没 有,我比毛毛虫爬得快点儿不多。”要不就这么问:“您是学经济管理的吗?”“是。”“您会侃价吗?”“还成。”“给您定工资,一个月三百,您打算怎么往下 侃?”“就三百还往下侃?甭侃价了,砍人吧。”

  这都不像话。一天过去了,没招来人,两天过去了,还没招来人,第三天要是再没戏,这二位可就得真失业了。少东家跟他爸爸一样,是个说一不二的主。这二位心 里那个烦哪,可再烦也不敢在办公室里发牢骚、吸烟就更不行了。公司有规定,说闲话都罚款,抽烟都也罚款。这兄弟俩实在憋得慌,下楼跑大门口抽烟、散心去 了。看大门的是个老头,以前修过鞋,见多识广,他一听这二位叨咕的事,也替他俩着急:“二位,那就别在窝里囚着啦,赶紧上大街踅摸去吧!甭管学历、文凭, 见着合适的人就抓吧,先给他对付上再说。”这两人一听,此话有理,还是人家见过的鞋多。走,上大街转转去。

  出了公司大门,老张问老李:“哥哥,咱们先去哪转?”“先找吃饭的地方。”“行。”两人一商量,奔饭店去了。他们去的那个饭店呀有个特点,大厅里除了几十 个餐桌以外,顶头还有个小舞台。有的时候舞台上演点儿歌舞节目,有的时候拍卖一些不太名贵的字画古董。这二位来的时候,台上正拍卖字画呢。两位穿花旗袍的 小姐一边一个,两人合举着一幅山水画,一位男主持人拿着一只木槌正在那叫卖呢:“黄山绿水,起价二百,有要的没有?”台前站着个小瘦子,他应了一声:“有 ——” 那声调拉得是慢慢悠悠,跟抻面似的。“好,这位出价二百,还有没有?”主持人刚说完,小瘦子后头有个大胖子高喊了一声:“有!”小瘦子吓了一跳, 回头说:“打雷呢你?应一声不就完了吗,那么大声儿干嘛,震死我了你。”大胖子一瞪眼,嗓门更大了:“震死你活该!二百一!”这时候主持人又说了:“这位 出价二百一,还有没有?”瘦子又蔫了巴唧地应了一声:“有——二百二。”大胖子一听来火儿了,“怎么碴?跟我较劲儿?”他打在后面“当”地一脚,把小瘦子 给踹趴地下了:“我叫你二百二!”这小瘦子趴在地上还穷对付呢:“我乐意二百二!管得着吗你?这是我的自由,高兴了我还喊八百八呢!”“嗬!我这暴脾 气。”大胖子说着“噔噔噔”几步窜上了舞台,把主持人往边上一扒拉,抓过那幅画:“我让你二百二!我让你八百八!”嘁哧咔喳,三下两下,他楞是那张画给撕 了。这可把两位拿着画的小姐给吓坏了,撒腿就往后台跑,许是怕这位回头再把她俩的花旗袍给撕了。

  主持人一看大事不好,赶紧喊保安:“哎,来人呀!这胖子把画给撕了。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得让他赔。”好几个保安呼噜、呼噜跑过来一齐抓这胖子。台上这伙 人正在闹腾着呢,老张和老李过来了:“哎,哎,住手,别抓了,别抓了!不就一幅画嘛,我们买了。二千够不够?够了松手,让那胖子下来。我说胖子,你有工作 没有?没有正好,跟我们走吧,有好活等着你呢。那个瘦子,你也快起来吧,趴半天了你都。有工作没有?没有也跟我们走,好事也有你一份。”主持人一听: “哎,二位,我打听打听,你们是干嘛的?”“我们是招人的,新开张的大公司,缺几个高级主管。”“您看我行吗?”“你?会侃价吗?”“会!不信咱外面遛 遛,见嘛侃嘛,不带含糊的。”“那行,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

  几个人出了饭店,饭店对面正好有一个报摊。主持人用手一指:“那个行吗?”“行。”“您就瞧好吧。”说完他就冲报摊过去了。报摊的老板呆着没事,正在看报 呢,主持人说:“来份晚报。”卖报的一伸手:“五毛。”主持人指指他手里的报纸:“你这都旧了还五毛?二毛。”卖报的说:“有新的呀,那不都是嘛。”“我 就要你手里的。”“你干嘛非要我手里的?”“我就想要你这张。”“跟你说,这张也是新的。”“新什么呀,头遍都让你给看过了,到我这儿都成二遍了,二手的 你还敢要五毛?”“嘿,我说你这个人真够矫情的,我这才看了两眼,一没脏二没破的,怎么就成二手的了?干嘛呀您这是,不就五毛钱吗?”“五毛钱怎么了?五 毛钱能买二斤废报纸呢。”“得了爷们,没空儿跟你磨牙,二毛就二毛,赶紧走吧,下回别来了。”“不来?不来我上哪买报去呀?”“您上废品收购站,那便宜, 五毛钱二斤。”

  老张和老李一看,行啊,有你的,一块儿走吧。这二位带着三个人回到了公司,向少东家交差,少东家看了看,觉得很满意,立马下令让暴脾气、慢性子、会侃价这 三个人走马上任。这位问了,他干嘛单要这三个人呀?你是不知道,少东家是这么打算的:暴脾气不是蛮横吗?负责保安,一天到晚横眉立目的,谁敢找碴?慢性子不是脾气好吗?负责财务,要帐的上门付债,甭管是打着吊瓶还是担着死人来,慢性子大眼皮一垂,根本不尔乎。会侃价不是能找便宜吗?负责采购,再便宜的东西到他那也得拦腰砍一刀,这得省多少钱呀!少东家想得倒是挺好,可这三位活宝呀,把少东家给害惨了。怎么回事?您听我说。

  这一天的中午,少东家打算去机场接个客人,可自己喝多了点酒,司机又恰巧生病了,于是他就让暴脾气给他开车跑一趟。暴脾气早就学会开车了,一直没机会开,这回可逮着了,上了车一踩油门拉着少东家走了。

  这年头路上车多呀,暴脾气是越开心急越,越开速度越快。夏利奥拓,超!奥迪宝马,超!奔驰卡迪拉克,超!雪铁龙515,超!波音767,超、超不了,人家在天上飞着呢。反正是啊,能超的就在脚底下超,不能超的就在心里头超。

  到了晚上,会侃价接到了一个话,说是少东家出车祸了,跟暴脾气一块儿都在医院躺着呢,要公司赶紧派人送支票去。会侃价一想,这支票归慢性子管呀,赶紧给慢性子打电话吧:“嘿,老慢,少东家出事了。”“喊什么呀你,大惊小怪的。早知道了,中午我就接着电话了。”“那你怎么不早说呀?”“说有什么用?你是会治病呀,还是能修车呀?”“行了,你赶紧上医院送支票去吧。”“着什么急呀,支票在十天之内都有效,过几天送也来得及。”“得了吧你,把支票给我,我去 吧。”

  到了医院,会侃价在交款台交完了支票,上楼来到抢救室,他问护士:“护士小姐,出车祸的那两人伤得怎么样啦?”护士说:“胖的不行了,瘦的正在抢救。”这 时候主治大夫出来了:“伤员家属呢?过来一下。”“什么事呀您?”“情况是这样的,现在病人的情况非常危急,极需注射一种很贵重的药品,五千块钱一针,打 是不打?”会侃价说:“打是可以打,可五千也太贵了。”“这是进口药。”“二千五行不行?”“不行。”“一点儿没商量?”“没商量。”“那我得问您一句, 这一针下去,是不是一准能好?”“那可说不定。”“还是的,说不定的事还那么贵?不合算。大夫,您给降点儿怎么样?”“降不了。”“一点儿活口没有?” “没有。”“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是一点儿都不活份呀!再商量商量,要不就打半针,打半针行不行?”“半针?这药一打开就得用,剩下的都得作废扔掉。”“瞧瞧不是?我就知道准有剩头。您看先给来半针怎么样,试试,万一好了呢,不就省了吗?”“省下来给谁呀?”“肯定有人要,你等着,我找去。”说完 会侃价就可楼道喊上了:“谁出车祸了?进口药便宜了!二千五谁要?一次,二次……”这时候护士找他来了:“医生叫你甭喊了!”“他同意啦?”“人都死 啦!”

(05/04/19,本帖论坛地址:http://http://www.xiangsheng.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792


文章奇哉!!!
1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自娱自乐 2016-9-2 12:06
新版的<<日遭三险 ...
引用 开心果实 2014-5-8 14:11
太好了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4 10:11 , Processed in 0.156785 second(s), 1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