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相声文本 对口相声 查看内容


文章会(超等顾问)

作者:马志明、谢天顺


发布时间:2003-12-24 23:19| 发布者: xuuu| 查看: 8500| 评论: 2 |来自: 中华相声


……

甲:真是的,有文化。

乙:嗬!

甲:咱文化高啊。

乙:(鄙夷地)文化。

甲:对了。知道我外号吗?

乙:什么呀?

甲:我的外号知道嘛?

乙:(不耐烦地)什么呀?

甲:马大学问。

乙:马大学问?

甲:唉,知道事儿多,认识字儿多,大伙送我外号“马大学问”。我还不能这么自居啊,不敢自满!还得孜孜以求!

乙:(鄙夷地)嗯。

甲:还得上进!

乙:(鄙夷地)嗬!

甲:对了!我有我的功课,知道吗?

乙:您每天都干什么呀?

甲:每天?

乙:啊。

甲:每天我得读读书。

乙:噢。

甲:阅阅报。绘绘画。

乙:(不相信地笑。)嗬。

甲:习习字。

乙:(嘲弄地重复)习习字。

甲:着着棋。

乙:唔。(嘲弄地重复)着着棋。

甲:抚抚琴。

乙:(仍有嘲弄之意)好!

甲:唱唱歌。

乙:唔。

甲:跳跳舞。

乙:嗬噫。

甲:跑跑步。

乙:噢,您有时候还跑跑步?

甲:干吗有时啊?经常跑步啊。

乙:每天都跑?

甲:咱就干这个的!专业嘛!专业跑步啊!

乙:噢,您是运动员?!

甲:我?

乙:啊?

甲:(含糊地)不是。我。。。不是运动员。反正每天得跑!

乙:每。。。操场子跑?体育场跑几圈儿?

甲:体育场?

乙:啊?

甲:转圈儿跑?

乙:对呀!

甲:我。。。不不,我不跑圈儿!我就是马路上,大马路上,练那长趟子跑步!

乙:马。。。噢——马拉松!那您能跑几公里啊?

甲:几公里?没有,不知道,不知道。

乙:您能跑几千米?

甲:几千米也不懂。反正这么说吧。

乙:啊。

甲:只要你说个地名,我就能跑到。比方说吧啊,我正在这儿,正在南市这儿,正歇着呢。

乙:啊。

甲:有人出题了。“北大关!”北大关?一商量,合适。走!跑啊!一口气,跑到北大关。到那儿擦擦汗,没等歇会儿呢,又来题目了,“小白楼儿!”小白楼儿?——走!这一气儿跑到小白楼儿!

乙:(不相信地)一气儿跑到喽?

甲:唉。

乙:您半道上你不歇着?

甲:哪儿能歇啊?这没有歇的。这都是一气儿跑到。反正跑得不是多快。可也不能太慢喽。这得有姿势。

乙:是呀?

甲:你得按这姿势。你得这样儿跑。(模仿拉车跑步动作)这意思。唉。

乙:噢,您就这样跑?

甲:反正你说吧!无论多远,你说个地名儿,我就能跑到!

乙:那也不一定。让你跑到小白楼儿,跑半截儿您就回来了那谁知道啊?

甲:哪儿能回来啊?!回来还行啊?!真是的,准到啊!准能跑到!谁给出的这题,唉,你让跑到哪儿,你看着。怎么样,看着!看到没?到了,唉,你走你的,我再等别的题目,我再跑。

乙:那。。。出主意这个也跟着您跑啊?

甲:出题的不跑。他不用跑,我带着他。

乙:怎么带着?背着?

甲:背我哪儿背得动啊?

乙:那你怎么带着哪?!

甲:我随身啊总带着这么一个大椅子。这椅子上面有棉垫儿,有两个胶皮轱辘,头里有这么两棵棍子,我就拽着这棍子,就这样跑!(模仿拉车跑步动作)

乙:噢,拉洋车呀!

甲:啊。。。然也。

乙:唉,行啦,您就别然也了。说这么热闹跑步,(甲:唔?)闹了半天是拉车的!嘁。。。这!

甲: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拉车怎么了?啊?

乙:不怎么,拉车呗。

甲:对,对,是拉车,是拉车,就为拉车,锻炼身体呀,就为让人出题呀!咱不是指这个。真是的。玩儿呀!呆着不也是呆着嘛!解闷儿锻炼哪!玩儿!

乙:噢,人家这是为了锻炼。

甲:唉!

乙:噢,您这是玩儿啊?

甲:对!玩儿!

乙:那坐您这车不要钱?

甲:哪儿能不要钱呀!也是说价儿。来回讲价儿。收钱,也是。

乙:不是,这不还是拉车要钱吗?

甲:要钱是要钱哪,给车厂子呀!交它半天车份儿呀。咱为玩儿了,对吧?人家车厂子车主人家招谁了?人家是租车的不得给人家吗?

乙:噢。那您挣这一天钱都给车厂子?

甲:也不能都给它呀!反正挣了这一天钱到了晚上,除了交车份儿剩下的钱呢,那我。。。我就要了。

乙:(又开始鄙夷的口吻)唉对对,拉车的都这样!要拉不上坐儿,您还得赔人车份儿呢?

甲:你怎么知道的?

乙:我们上辈有拉车的!啊,切!

甲:你看我这意思啊,我这样子,言谈话语举止动作穿装打扮风度仪表我象个拉车的吗?我象吗?我象吗?

乙:看看不出来。

甲:象吗?

乙:咱看不出来。

甲:完了,完啦,我是学生出身!扶轮学校出来的学生。

乙:扶轮学校?

甲:唉。

乙:这我可知道。北京崇文门内,扶轮中学!好学校啊!

甲:你说的那个崇文门内,扶轮中学啊?

乙:啊?

甲:那是铁路局的。铁路局工作人员的后辈子弟都送到扶轮中学念书。

乙:对呀!

甲:我跟那个不一样!我跟那不一样!我在和平门外,和平门外,前孙公园儿!我们那儿叫人和!人和扶轮中学!掌柜的姓刘,刘四爷!

乙:刘。。。噢。。。行了!这这这知道了!(甲:唔)你们门口儿那牌匾字号是人和。

甲:对。

乙:掌柜是刘四爷。

甲:对。

乙:他有个闺女叫虎妞。

甲:对对对。

乙:你们同学有个叫祥子的。。。

甲:他比我高一年级。

乙:唉,走!出去。还是拉车的!

甲:说实在,我确实啊,人和学校,人和扶轮学校。

乙:甭废话,人和车厂子!

甲:你看不起人!你看不起人!你打听打听。

乙:嗯。

甲:你问问去!

乙:问什么呀?

甲:我们学校怎么样?我们学校那个设备!告诉你,光大铁罩棚子好几个!

乙:对,那是搁车的,怕雨淋喽!哼哼。

甲:有教室!

乙:(不信地)教室。

甲:很多的文人学者,到我们学校参观。赞扬我们学校,有人才!好!

乙:都谁去过呀?

甲:谁去过?康有为。有个康有为,号叫康南海,人称的康圣人,知道这人吗?

乙:知道啊,康有为、梁启超啊。

甲:对呀。康有为的同学就是日本人伊藤博文。他们都主张变法维新。

乙:唉,还兴学办学。

甲:就是他!康有为康圣人!到前孙公园儿来啦!

乙:上车厂子来啦!哼(嘲笑)。

甲:学校!

乙:(鄙夷地)唉,学校学校!

甲:我们刘校长迎接。

乙:唉,刘四爷出来啦。(嘲笑)

甲:康圣人来的时候,(乙:嗯。)我们同学都蹲那儿都歇着呢。

乙:都。。。

甲:呼啦全站起来了。

乙:(嘲弄地)这都什么学生您说!都蹲那儿歇着!好好好。

甲:康有为一瞧我们同学们一个一个——

乙:嗯。

甲:年轻力壮,细腰长腿,灯笼裤扎腿带打包头的青布鞋上身穿着蓝坎肩儿!

乙:唉,可不拉车就这么打扮嘛!甭介绍了啊!(嘲笑)

甲:康有为说:“贵校校长,学生们每天是什么功课?”

乙:嗯。

甲:刘校长一听,赶紧把功课表递过去了。康有为接过来一瞧——地理

乙:唉,学生应该有这门儿。

甲:跑步。

乙:体育嘛!

甲:跑步。

乙:唉。

甲:地理。

乙:地。。

甲:地理,跑步,跑步,地理,

乙:唉?

甲:跑步跑步地理地理。

乙:唉唉(笑)。您等等

甲:(兀自不停)地理跑步跑步地理。。。

乙:行了行了。就这两样啊?

甲:基本功啊!这是基本功。先练地理,地理熟了,走!跑!

乙:唉,对,地理不熟拉不了车呀!(嘲笑)

甲:康有为说:“贵校可有给学生们讲一讲古典文学诗词歌赋?教他们写写文章?”校长说:“是呀,每逢这个节日或者庙会日,我总要给他们讲一讲‘二轮典故’。”

乙:唉,好!二论典故,四书五经。

甲:你说的那是上《论语》下《论语》。

乙:是啊!

甲:我们学校哪儿有四书五经啊?给我们讲“二轮典故”。

乙:怎么个“二轮典故”?

甲:二轮的典故呀,也就拐弯儿抹角儿上坡下坡打天称。。。

乙:反正就拉车那点儿事儿!

甲:康有为说:“既然如此,我在贵校出个题目,请每个学生对诗一篇,可否?”康圣人要出个题。

乙:要考考你们?!

甲:我们同学听了,个个是面带微笑,毫无惧色!

乙:不在乎。

甲:康有为说:“今天我出题,有三个要求。”

乙:哪三个要求啊?

甲:“第一,学生们的座位要分开。不准两个人用一张桌子。”

乙:防止互相偷看递小条儿什么的。

甲:“第二,一律用墨笔答卷,不准使钢笔或者是铅笔。”

乙:要看看你们小楷的功夫。

甲:“第三,要二十五分钟,交卷!”

乙:嚯!时间紧不容思考。

甲:时间紧还不说呀。

乙:嗯?

甲:康圣人出的这题太难了!

乙:什么题呀?

甲:春秋题。

乙:哎哟,春秋题是深了点儿。

甲:康有为出的题是春。

乙:嗯。

甲:要我们对的是秋!

乙:噢。

甲:他在黑板上写了四句诗。

乙:怎么写的?

甲:“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乙:这。。。千家诗呀!

甲:“各位同学,按照此题每个人对诗一篇。”

乙:噢。

甲:每人只发一张白卷儿。就一张卷子,不准打草稿,不能写清底儿。只说写错了,算弃权,算废了!

乙:嚯,这可不易呀!

甲:不易得分谁!我接过了白卷,研浓了墨,掭饱了笔,不假思索,是一气呵成!交卷儿!

乙:嚯!这么快啊!

甲:同学们也有交卷儿的,也有没写完的,还有刚研得了磨的!

乙:也真有笨的!

甲:二十五分钟到。

乙:噢?

甲:收卷儿!不管写完没写完,呼啦呼啦全敛走!一大摞,交给校长,校长先看。得捡好的!

乙:那是啊。

甲:不好的递过去,多让人康圣人笑话呀!对不对?

乙:对对对。

甲:校长一瞧这篇:不好!

乙:不好就完了。

甲:扔一边儿。看这个,不行。

乙:嗬。

甲:这不象话。

乙:切。

甲:这写的不行。

乙:唔。

甲:哎呀,这墨都研洇了!

乙:也真有废物!

甲:这谁的这是?没名字!

乙:怎么还有这学生您说!

甲:挑来挑去,挑出一张最好的来,一看这名字——

乙:谁呀?

甲:马志明!

乙:噢,是你的?!

甲:赶紧递过去。

乙:(略带崇敬地)噢。

甲:“康老先生,请您老看这篇陋文。”

乙:唔。

甲:康圣人接过我这张卷子,那真是一见此物,大吃一惊,好一似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乙:哎呀,好嘛,杜十娘啊这是?!

甲:“啊!好!好!文章奇哉!文章妙哉!文章绝妙哉!”

乙:至于嘛您说!

甲:校长说:“你老夸奖。”“嗯,非是康某夸奖,这篇文章,是我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绝妙文章!”

乙:唔。

甲:你听听!你听听!康圣人没见过这样的文儿!没听过这样的词儿!

乙:(崇敬地)嗬!

甲:康有为说:“贵校校长,请看这篇大作。由始至终,一气贯通,笔力之精深,行如游云,速如闪电,下笔之处,一笔不脱,犹如凤舞龙飞一般。”说我写的好。

乙:噢。

甲:“诗中之妙句,并无半言抄袭前人,寻章摘句。字字乃珠玉之价,可称千金难易一字矣。”乙:唔。

甲:“常云:‘唐诗,晋字,汉朝文章’,今有高足一人,三代兼全矣。”

乙:嚯!

甲:“唐有韩愈杜甫李白,宋有三苏米蔡王安石等人,此乃唐宋两代八家之才子。至今识文之人无不称赞,能诗能文者,无不效仿。今有高足—人乃后起之秀,空前绝后之文章,盖世之奇才。惟恐那,唐宋两代八家之文章,身价落千万丈矣!”

乙:我说,这什么意思啊?

甲:他说呀,有了我这篇儿文章,唐诗晋字,比得是一分钱都不值!

乙:一分都不值了?!

甲:校长说:“您老先生不要如此夸奖!何必这样奉承!想您老先生,乃诗文之老前辈,您老先生又有圣人之美称。小徒这篇陋文,词句不佳,字体不妙,难登大雅之堂,不足以遇高人之目。先生过奖,我师生惭愧无地也。”

乙:(嘲弄酸气地)耶——。

甲:“再者,小徒何人,焉敢比唐宋古人乎?”

乙:行了,别“呼”了就啊!

甲 康有为说:“不然,不然!非也,非也!”

乙:不对了!

甲:“据我看,(乙:唔)不但那唐宋诗文不及,就是那后汉三国诸葛孔明著有前后《出师表》可称盖世之奇文。(乙:唔)想那《出师表》中之妙句,不过如此!”你听听!你听听!他说诸葛亮前后《出师表》的妙句,就是好的地方,不过如此,跟我这差不多!

乙:那不好的地方呢?

甲:还不如我这个哪!

乙:这诸葛亮也得拉车去!

甲:校长说“您老先生越发过奖。小徒既不敢比唐宋古人,焉敢比后汉三国诸葛孔明老先生?孔明先生居住卧龙岗。孔明道号叫‘卧龙’。孔明诚乃一龙,小徒草蛇不如,草蛇焉敢与卧龙为伍?再者,孔明先生官拜‘武乡侯’,后人以‘武侯’称之。孔明乃是‘武侯’,小徒乃是‘眼儿猴’。”

乙:眼儿。。。“眼儿猴”?!

甲 “ ‘眼儿猴’乃一二三等类。‘眼儿猴’遇上‘五侯’,焉敢搂‘五侯’之注,岂能赢钱乎?”

乙 好嘛,合着掷色子来了?

甲:康有为说:“贵校校长不必如此客气。今日会其人之文,未会其人之面。欲与高足一会,可肯赐教否?”康圣人要瞧瞧作诗这人。

乙:要见见你!

甲:要瞧一瞧我的庐山真面。

乙:就您这还庐山真面呢?

甲:校长说:“应当命小徒拜见先生,因小徒衣冠不整,礼貌不周,故而未敢造次。”

乙:唔。

甲“哎呀呀呀呀呀呀,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乙:嗬!

甲:“会其人之文,不会其人之面,乃与才子交臂失之,焉有造次之理?!”

乙:嗯。

甲:“请!”嗬!康圣人给我来一“请”字儿!

乙:这么大面子!

甲:校长一听,站在讲台上,(乙:啊。)“我说马子,小马子。。。”

乙:唉?

甲:“小马子,过来!这边儿!过来!过来!”

乙:我说,唉,唉,唉,你等等吧,您不叫马志明嘛?你们这校长“小马子!小马子!过来!过来!”这叫您哪?

甲:我们学校一般呀,都不叫学名,都有简称。

乙:哦。

甲:一来校长点名就这样:“小马子,大个子,栓子,刘二,老李,杨大,你们走!带灯了吗?”

乙:带。。。(嘲弄)唉,这是拉晚儿的这都是!好好好好好!

甲:省事这样。

乙:省事儿。

甲:“马子,过来,见过康圣人。”我过去鞠躬行礼。“圣人好!”康有为一瞧我这模样,大吃一惊!

乙:好,又吃了一惊!嘿嘿。

甲:“啊!这就是令高足?!”

乙:唔?

甲:校长说:“正是小徒。”

乙:什么名字?

甲:“叫马志明。”“唔,好!志明!志明明志,必然聪明!”

乙:嚯!

甲:“相貌不凡,又有栋梁之才,我国有此一人,振兴有望矣!”

乙:就你呀?!

甲:“这篇华翰阁下大笔否?”

乙:问是你写的不吗?

甲:我说:“区区不才,然也!”

乙:(嘲弄地)好,来啦!嗨海!

甲:“按此文章可能重写一篇?”

乙:这怎么了?

甲:他让我照那样再来一篇儿。

乙:为什么呢?

甲:他认为那不是我写的。他以为呀,那是别人替我写的!

乙:噢。

甲:嘿,我说“可以再写一篇。”

乙:唔。

甲:好!又发我一张白卷儿。当时有人给我脱靴捧砚。

乙:嗬!

甲:当着康圣人,我是刷刷刷刷,挥笔而就。写完了,两张一比,是分毫不差,是一点儿不错!

乙:行啊!

甲:康有为是赞不绝口!我这词儿写得太妙了!

乙:怎么写的呀?

甲:康圣人出的题目是春。

乙:噢!

甲:让我们对的是秋!我这是秋文《八月》!

乙:您给念念?

甲:我念一念?

乙:啊。

甲:八月啊。

乙:唉。

甲: “八月秋风阵阵凉,(乙:这?)一场白露一场霜。(乙笑)小严霜单打独根草,(乙:嗯?)挂大扁儿甩籽荞麦梗上,而已矣!”

乙:还而已矣?您这不《王二姐思夫》嘛!

甲:唉,你怎么着?康有为说:“此学生贤良方正,真是饱学鸿儒!况且熟悉地理,何不叫他大展经纶,为国出力?!我看天津市正好缺少一名超等顾问,此学生应授其职,方不负其所学!”

乙:噢,超等顾问?!!

甲:校长说:“小徒才疏学浅,不能胜此重任!”

乙:唔。

甲:“不!令高足膀大腰细,颇有耐力,超等顾问是正充此任!”校长说“好,快谢谢康圣人吧!”我一看坏了,校长给应下来了,这哪儿干得了啊?!

乙:行了,这官儿不小啊!

甲:不是官儿!

乙:不是超等顾问吗?

甲:是抄起来车把等着,有雇的我就问!

乙:噢,还是拉车呀!

(完)

(Lila根据录音打字整理)

1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相声晚辈 2016-12-13 13:0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引用 相声晚辈 2016-12-13 13:0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3-28 18:05 , Processed in 0.139058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