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马志明:我是这样处理《纠纷》的

作者:马志明


发布时间:2002-4-9 13:12| 发布者: 河北玉麒麟| 查看: 13618| 评论: 0


   前几年,我与劳教局宣传处的同志聊天,谈到反映公安方面的内容段子很少,希望我在这方面能写一写。而后宣传处的同志介绍了各种民事案件及不同的处理方法,其中谈到类似于《纠纷》段子中的事件:在处理上不用过多地分析,让他们冷静几个小时,往往就自行解决了的情况。后又经询问和平路治安民警陈健同志,他讲:“这种解决方法叫降降温。”联想父亲说过的二人假想拾到钱,因如何分配而打架,后找到巡警的小段儿。二者虽然发生在不同的新、旧社会,但都是属于无事生非之类的生活现象。因此,创作《纠纷》,用“纠纷”这个喜剧去提醒人们,起到一点防微杜渐的劝诫作用,是我写作的初衷。

  在刻画丁文元、王德成两个人时,我注意了分寸,没有把他们的形象演得很丑恶,而是满腔热情,充满善意的批评和劝解,因为这纯属人民内部矛盾,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人和事。要有人们似曾相识的生活气息,才会产生寓教于乐、潜移默化的感染力。

  我在这个作品中的开头没有介绍发生纠纷二人的情况,包括姓名、简历、文化,而是通过民警备案时的问话,丁、王二人不同神态的回答来介绍给观众,使观众在纠纷的过程中既了解了这些情况,在叙述上又不拖泥带水。丁、王二人同是天津人,年龄相差又不太大,二人的对话极容易混淆,为了区别丁、王二人,免去了“丁文元说”、“王德成说”这些冗赘的旁白,在演出时又采用粗、细两种声调来区别。我设计的丁文元,是1962年生人,在“文革”中长大,受一些坏作风的影响,对于“玩儿闹”的“英雄”行为很羡慕,大有跃跃欲试之意的一种类型人物,所以当脚被轧后,不依不饶,出言不逊,去派出所认为是出风头,显自己“英雄”,自我感觉良好,没碰过钉子,没想到“法”的约束,属于糊涂观念。而王德成呢?比丁大几岁,小学时受过几年正常教育,只是放松学习,法制观念差(比丁文远见识多一点)、没礼貌,本来轧了人家脚,也知不对,但见丁态度蛮横,张口骂街,又不愿“栽面儿,认输”,况且见丁文元岁数小,也不足畏,便与丁口角起来,但去派出所并非正德成的本意,他有妻儿,有负担,本想说几句出气话就尽快了结,可是丁一激,火头也就上去了。属于这样一种性格的人。到了派出所后,二人的神态也是不同的。

  演出中我是这样处理的:民警拿起笔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王德成(声音较低)。多大岁数?三十一。你哪个单位的?我?(坏了,要通知单位)我……那个……煤气站的。(含混不清,不敢说是哪一个煤气站的)家在哪位?(回答尽量往远处说,少找麻烦)那个……丁字沽……十二号楼……四门儿……301。民警也不深究,见他支吾回答,已了解了他的心理活动,微露一丝笑容,才决定用“蹲性”的办法来处理这个纠纷。回头再询问丁文元,民警就不再重复对王的几句问话了。为什么?因为此时的丁文元在派出所里并没有老老实实地等待询问:“你叫什么名字?”第一次来很新鲜,民警就不再问:“你叫什么名字”,而改用“哎!嘿嘿!你呢你!”既代替了“你叫什么名字?”又批评了丁文元当时的态度。丁文元一听民警叫他,心里说:该我的了,准是先问姓名呗,忙随口回答“我丁文元儿”,用的是口语化的小辙“元儿”,因说得太低,民警又问一句“什么?”“丁文元哪!”才改用大辙的“元”回答。“你多大?”(省去岁数二字)“二十六啦。”看他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作风,像个盲流,问你有工作没有?你上班不上?丁文元一听像是受了委屈,这不小看我嘛!意思是我可是个大厂子的,别瞧不起我,意犹未尽,赶紧又添上自己的工种:保全儿!告诉民警我不单是个大厂子的,而且还有技术。“你住哪儿?”丁毫不含糊地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大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势:住南市……四号。表示就在南市中心住,你可以找我去。

  谈到这,顺便说一句,这个作品中提到的诸如“丁文元、王德成、煤气站、保全儿、丁字沽、瑞福里”等等,纯属虚构,并非涉及某人、某地、某单位,但生活中要是没有这个类型的人,这个段子也绝不可能会产生强烈的效果。这就是来自生活的艺术概括。

  这两个人,王德成思想活动比较复杂,因为他大几岁,又有家庭负担,首先觉悟了,认识到这场纠纷的无聊,并且为了尽快地了结,在后来与民警交涉当中,千方百计地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让事态扩大。而丁则不同,自始至终都是糊里糊涂,并没有什么主见,脑子一热就变。这种人既单纯又危险,丁很有代表性,反映了一些青年的无知。例如,在派出所“找民警要窝头”这一情节,这也是我创作《纠纷》比较满意的一个包袱。“您这派出所中午不是给窝头吗?”这一句话来得突兀,使民警一愣,只一笔就勾画出了丁文元的“可爱”形象。民警听了苦笑一下,把对这一类的青年人如何教育引导的问题,摆在了人们的面前。《纠纷》中的民警,虽然戏不多,但他是这个节目的关键,我采取侧写的手法,使观众和听众很清楚地了解了民警是如何娴熟地运用“蹲性、降温”的方法(对症下药)圆满地解决了这场无原则的纠纷。

  在表演中,民警并不是一直板着面孔对二人说教,而是自始至终给观众一种深邃的幽默感,无论是作品,还是表演,我注意了这一点,就是绝不能使人认为这个民 警在搞恶作剧,而是让人感觉这是一位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负责任、能力很强、处理各种问题都有一定方法的好干警。

  最后用一句“这不吃饱了撑的吗?”作为全段的结尾(底包袱),以加深对作品主题的印象和评价。

(原载《相声名作与欣赏》,花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相声文海,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7-27 22:36 , Processed in 0.127499 second(s), 1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