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原创 LILA作品 查看内容


西餐会

作者:LILA


发布时间:2003-5-11 05:47| 发布者: 海客| 查看: 25678| 评论: 2 |来自: 中华相声


甲:我们中国的烹饪技术可以说是世界有名。
乙:没错。誉满全球啊。
甲:中国人呢,就吃中餐,那西方人呢,就吃西餐。
乙:没错。
甲:怎么样,吃过西餐嘛?
乙:吃过。
甲:都吃过什么呀?
乙:什么麦当劳啊,肯徳基啊,比萨饼啊,都吃过。
甲:你说的这叫西式快餐,不是正儿八经的西餐。
乙:噢,不是正儿八经的西餐?
甲:唉,这些都叫快餐。
乙:是啊?
甲:唉,而且这些东西都是从中国传出去的。
乙:噢,您的意思是说什么汉堡包啊,炸鸡翅啊,比萨饼啊全是中国发明的?
甲:没错。全是咱们发明的。
乙:那您说说,这汉堡包是怎么回事儿?
甲:汉堡包就是咱们的肉夹馍!
乙:肉夹馍?
甲:唉,肉夹馍传到外国,外国人嫌油大,加了点黄瓜西红柿什么的,就成汉堡包了。
乙:噢,那肯德鸡呢?
甲:也是咱们发明的,就是从什么软炸鸡翼,香酥鸡腿啊演变过去的。不就是沾点面糊炸嘛,咱们炸的东西多了去了,炸小鱼,炸大虾,炸香椿,外国人没全学会,就学了个炸鸡。
乙:是啊?那比萨饼呢?
甲:那就更是中国的了,这个比萨饼是元朝时候一个意大利人叫马可波罗的来中国,看见咱们烙的盒子很好吃,回去以后也想做,但不知道馅儿是怎么搁进去的,结果把 馅儿都放外边了,人家问他你这弄得叫“神马玩意”,他一想这东西也不能叫盒子呀,哎,他想起来这东西和北方的饼子挺像的,就告诉人家说这叫“饼子”啊,后 来“饼子啊”“饼子啊”就变成“比萨”了。
乙:是啊?
甲:唉,就是这么回事儿。
乙:那既然这些东西都是中国发明的,为什么这么多人不爱吃咱们的东西,爱吃他们的呢?
甲:主要是因为这些快餐都采用了现代的经营方法,方便快捷,卫生干净,所以大家都喜欢吃。
乙:唉,说得对。
甲:当然了,他们也利用了人们求新求异的心理。
乙:是啊?
甲:要不现在怎么许多本来是国内的产品都加个洋名儿呢,就是想利用人们这种对外国的东西好奇的心理。
乙:说得没错。
甲:这不,我们胡同口王三儿开的那家店最近改名了嘛,本来叫王三儿的,最近改成伊丽莎白了。
乙:王三儿是卖什么的?
甲:卖猪耳朵的。
乙:嚯!
甲:你现在再去,你就听吧“唉,三儿,给我约二斤伊丽莎白猪耳朵!”。
乙:这听着多别扭啊!
甲:可不嘛,说实话,我瞧不上这样的人啊。
乙:怎么呢?
甲:光学人家表皮儿上的东西,那哪儿成啊!
乙:这话没错。
甲:拿我来说吧,我就不吃西式快餐。
乙:那您吃什么?
甲:要吃就吃西式大餐。正儿八经的西式大餐。那才真正代表了西餐的水平!
乙:噢,西式大餐。
甲:怎么样?吃过嘛?
乙:没有。
甲:不行了吧!
乙:噢,您吃过?
甲:当然吃过啦!我爱吃西餐啊!
乙:噢,您爱吃。
甲:知道我为什么爱吃吗?
乙:怎么呢?
甲:关键是吃西餐显得那么有风度。
乙:是啊?
甲:那是!绅士小姐们,个个西装革履,男的有派头,女的有风度,坐在餐桌旁,说起话来都很小声,“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乙:说什么呢?
甲:说......反正是外国话!
乙:这不废话嘛!
甲:吃西餐主要是环境好。餐厅布置得幽雅,讲究!餐厅里是地毯壁画,吊灯烛台,有时高级宴会,还会请乐队伴奏,在曲韵悠扬当中品尝著美味佳肴,嚯,美!
乙;对。
甲:西餐营养也好啊。科学搭配,又是前菜,又是色拉,又是主菜,又是甜点的,那玩意儿营养多丰富啊!
乙:是啊?
甲:那是!吃西餐的家伙也好啊,餐巾桌布,都非常的精致,特别是餐具,更是讲究。一般啊,都是中间放一个大盘子,盘子左前方一个小盘子,放面包用的。大盘子外 面是刀叉,一般一副就够了,越是正式的场合,这刀呀叉呀的就摆得越多,最多的怕不下七副吧,那个是吃前菜的,哪个是吃正餐的,这都不能搞乱喽。
乙:是够麻烦的!
甲:从这点儿说呢,还是咱们的筷子省事。
乙:怎么呢?
甲:从头到尾一双筷子就够了,没见过一边摆七根筷子的,那就不是吃饭了。
乙:那是什么?
甲:打毛衣!
乙:嗨,挨得上嘛!
甲:这西餐的餐具用什么材料也有讲究!听说啊,这英国女王请客,也是势利眼,最尊贵的客人给用金子做的刀叉,差一点儿的就的给银的,再差些的就是铜的,反正一级一级降,最差的------
乙:啊?
甲:塑料的。
乙:嗨!吃盒饭呢?!
甲:反正是讲究啊。酒杯也讲究,盘子前头一溜好几个,哪个是喝白葡萄酒的,哪个是喝红葡萄酒的,哪个是喝烈性酒的,哪个是喝啤酒的,哪个是水杯,分得清清楚楚。
乙:是啊?
甲:什么时候喝红葡萄酒,什么时候喝白葡萄酒,这都有规定。
乙:您说说都什么规定?
甲:一般吃红肉,就喝红葡萄酒。
乙:是啊?
甲:唉。你象吃酱牛肉,酱驴肉,这都得喝红酒。
乙:啊?!外国人也吃驴肉啊!
甲:这个,你没见过!
乙:那什么时候喝白葡萄酒呢?
甲:吃白肉,就喝白葡萄酒。
乙:是啊?
甲:唉。来盘儿蒜泥白肉,喝点儿白葡萄酒,别提多香啦!
乙:啊?!蒜泥白肉?!
甲:唉,蒜泥白肉,切得薄薄的,浇上蒜泥,香!
乙:唉唉唉,我听人说这白肉指的是海鲜鱼类。
甲:海鲜鱼类?我怎么记得是蒜泥白肉呢?
乙:外国人有吃蒜泥白肉的嘛!
甲:噢噢噢,算你对,算你对,不提这个,外国人喝葡萄酒那酒杯见过嘛?
乙:没见过。
甲:呵!酒杯也好啊!都是玻璃的,一碰杯,当!声音好听极了!
乙:是啊?
甲:而且杯口特别大。
乙:为什么大呢?
甲:大了凉得快。
乙:啊?
甲:不是不是,大了喝起来痛快!
乙:是啊?
甲:唉。那杯口,呵!个顶个儿都这么大!(比划)
乙:啊?脸盆啊?!
甲:唉?没这么大,那这么大(比划)!
乙:这么大是痰盂!
甲:没这么大?那这么大(比划)!
乙:好嘛,改海碗了,您是喝酒呢还是喝面条呢!
甲:反正差不多吧。你是没见过!
乙:噢,您又见过。说了这么半天,您到底吃过几次西餐啊?
甲:我。。。。。。一次。
乙:噢,一次您就跑这儿吹来了?
甲:你不懂啊,这东西不在次数。
乙:不在次数?
甲:唉,不在次数。有的人成天吃西餐,不一定有风度。别看咱就吃过一次,但是咱这人天生优雅呀,天生就是吃西餐的材料!
乙:就这模样还优雅呢?
甲:唉,我老觉得我上辈子是外国人呢。
乙:呵!别没羞没臊了!您什么时候吃的啊?
甲:我。。。不就昨天晚上吃的嘛?!
乙:在哪个西餐店吃的?
甲:我。。。在家吃的。
乙:啊?在家吃的?家里怎么吃?
甲:自己做不就完了嘛!
乙:您还会做西餐?
甲:那是!我懂啊!
乙:噢,你懂。
甲:这不昨儿晚上嘛,我跟我媳妇说:“你看咱们俩这一天三顿饭吃得太没有情趣了,咱们来顿西餐怎么样?”
乙:你媳妇怎么说?
甲:我媳妇怕花钱啊,说“出去吃啊,这么贵!”我说“出去吃干嘛,咱家里自己做着吃啊!”我媳妇嫌麻烦,说“那得费多少盘子啊,洗起来又费水!”我说:“哎, 要不说你这人没情调呢,咱又不是天天吃,偶尔吃这么一次那能费多少水啊!”我媳妇说:“咱们家也没那么多刀啊叉啊的呀!”我说:“你去找对门张伯伯借点不 得了嘛!”
乙:这张伯伯是干嘛的?
甲:掏粪的。
乙:啊?!借粪叉啊!
甲:不是,他是掏粪的,他儿子是餐厅的大厨,所以这些刀啊叉啊的家里都有。
乙:好嘛,吓我一跳。
甲:我媳妇去了,过了会儿刀叉都借来了,问我,“那今儿晚上这饭就真西餐了?”我说:“对对对,西餐西餐。”到了快晚上,我媳妇那儿做着饭,我一看,得先布置布置桌子啊。
乙:怎么布置?你说人家西餐饭店都吊灯啊烛台啊什么的你们家有嘛?。
甲:大个儿的吊灯我们家没,小个儿的还有一个。
乙:多大?
甲:(用手比划)这么大。
乙:噢,灯泡啊!
甲:反正也是吊着的,把桌子拉到灯泡底下。
乙:对,你再穿上一身伪军制服手里拿着鞭子。
甲:干吗?我们这审江姐呀?
乙:我看像。
甲:别捣乱了,我们这还得摆上烛台呢。哎,对,把上次停电的时候买的那根蜡烛拿出来,点上。
乙:好嘛!瞧这份凑合劲儿的。
甲:哎,不够高。不怕,拿个碗,扣过来,滴点蜡油,沾在上面。
乙:好嘛!这不穷折腾嘛?!
甲:这你就不懂了,关键是吃的东西。这都是点缀用的,增加点儿情调。
乙:噢,情调,那你不得再弄点花啊!人家吃西餐桌子上经常摆着玫瑰花什么的,这你上哪儿弄去?
甲:哎,不就是花吗,想起来了,院里王奶奶种的黄瓜开花了,我给揪两朵去!
乙:你缺德不缺德啊!
甲:到院里,看看四周没人,薅了两朵,这就有情调了!
乙:是啊,你有情调了,人家老太太少两根黄瓜。
甲:我也弄点音乐。
乙:噢,来点什么音乐?
甲:打开收音机,正放单弦呢!
乙:单弦啊?!
甲:武十回,大郎出殡。
乙:好嘛!
甲:没别的了,将就着吧。我把盘子,刀叉的都摆好,我媳妇那儿饭也做得了。于是我们就在烛光鲜花下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乙:都吃什么了?
甲:有一道汤,一道前菜,一道主菜,一道甜点,还有一道饭后小吃。
乙:嚯,真够丰盛的?
甲:不跟你说了嘛,关键是吃的东西好!
乙:那您能不能给说说,都吃了些什么?
甲:可以呀,让你也长长见识,让你看看这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是怎么吃饭的。
乙:就你呀?好,您说说!
甲:先说这汤!
乙:汤是什么汤?
甲:嚯,这汤可好!
乙:是啊?
甲:这汤得用小锅熬,火候掌握得可得准,不能熬干了也不能熬稀了,非得恰到好处。等熬得了以后盛在汤碗里,端上来,热热乎乎,颜色略呈金黄,叫人看着就这么想 喝。但这时还不能马上就喝,必须要先冷却一下,等到表面好像凝固了,这时拿起最外面的汤匙,溜边舀起一勺,放入口中,还不能大口喝,只能小口啜食,稀溜稀 溜,非常的粘稠,喝起来入口爽滑,喝下去周身通泰,营养丰富,沁人心脾,真是令人叫绝!
乙:鱼翅汤?!
甲:棒子面糊涂!
乙:棒子面粥啊!
甲:棒子面粥营养好啊,先喝一碗暖和暖和。
乙:咳,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
甲:你不懂,吃饭一定得渐入佳境,你上来就鱼翅汤了,你后面怎么吃,你得有个次序。
乙:哎,说得也有道理。
甲:上前菜!
乙:噢,前菜。
甲:前菜也叫头盘,在吃主菜之前先吃这个。
乙:噢,您吃得什么前菜啊?
甲:嚯,这前菜可好!本来是一整个的,拿刀正好分成两半。我和我媳妇一人吃一半儿。拿起摆在最外面的刀叉,这前菜可以直接用叉挑着吃,也可以用刀先把它分成小 块,再拿叉叉着吃。这个前菜的肉质太细嫩了,简直能一丝儿一丝儿的撕着吃!这道前菜好就好在入口绵软,味道独特,吃的时候可不能狼吞虎咽,得慢慢享受,用 舌头上的味蕾慢慢地感受着它的鲜甜,感受着它细嫩的纤维,(吧叽嘴)……
乙:蒸扇贝?!
甲:烤地瓜!
乙:咳!烤地瓜呀!
甲:我不跟你说了嘛,这是前菜,前菜只是用来开开胃,热热身的,全是为我下面这道主菜做预备的。
乙:噢,做预备用的。
甲:哎!翠花,上主菜!
乙:这里头还有歌?
甲:不是,我媳妇叫翠花。
乙:好嘛,这主菜是什么?
甲:呵!这主菜可是刚烤出来的,我媳妇端上来,热气腾腾,香气扑鼻。我拿起第二副刀叉,先按了按它的外皮,嚯!烤得这酥,这香!拿刀切开,叉起一块放到嘴里, 外酥里嫰!慢慢咀嚼,嚯!有嚼头,有回味!在它的旁边放还有配菜,都切成四方的长条,码放整齐。那真是主菜有嚼头,配菜有咸味,吃一口主菜,吃一口配菜, 吃一口配菜,吃一口主菜……真是天作之合,相得益彰!
乙:羊排配薯条?!
甲:烧饼就咸菜!
乙:咳!烧饼就咸菜你说得这么热闹!
甲:你急什么,这才吃到哪儿啊!前头这些都是当饱,这些不能算!
乙:噢,这些都不算?
甲:唉,从甜点这儿才算进入正题儿!
乙:是啊?
甲:唉,我这甜点那可真叫好!
乙:什么呀?
甲:我一说能把你大馋虫给你逗出来!
乙:至于嘛?!
甲:把这甜点端上来。光说这端就和前面上菜不一样!
乙:是啊?
甲:那是!端的时候可得小心,不能走大步,因为这东西太细腻了,只能是脚步轻轻,小心翼翼,双手平端,凝神静气这么样把它端上来。
乙:嚯!这么小心?
甲:你看,要不说这东西好呢!把它放到桌子上,只见它晶莹剔透,表面平滑如镜,简直可以当冬奥会的溜冰场。
乙:嗬!这么光滑!
甲:我不小心碰了下桌子,就见它的表面晃晃悠悠,颤颤巍巍。拿起小勺,舀起来一块来放到嘴里,根本不用你动嘴儿,它自个儿从牙缝就溜进去了,暖融融,热乎乎,就好像一道温泉,那真是爽滑无比,唇齿留香,滴滴香浓,丝般感受!
乙:炖牛奶?!
甲:豆腐脑!
乙:咳,豆腐脑啊!
甲:豆腐脑怎么了?这还没上饭后小吃呢。
乙:您别说了。我不听了!
甲:怎么啦,怎么啦?
乙:您让大伙听听,您这刚才吹得天花乱坠的,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结果又是棒子面糊涂,又是烤地瓜,又是烧饼咸菜的,最后还来一碗豆腐脑,就您这还西餐呢!
甲:你看你这人,没耐性!别看这前几道菜算不上西餐,我这最后一道小吃可是正宗的西餐,中国人没有这么吃的。
乙: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甲:哎,那你就错了!告诉你吧,前面吃的所有的这些个东西也就是当饱,最后这道饭后小吃那才叫品味!什么叫休闲?什么叫消遣?什么叫情调?什么叫生活?那全都在这一道饭后小吃上体现出来。
乙:嚯,是啊?
甲:就跟你这么说吧,这道小吃那就是这顿饭的精华所在,灵魂所居,就是锦上添花之作,画龙点睛之笔!
乙:真的啊?
甲:那可不!而且这东西不是自家做的。
乙:噢,不是自家做的?
甲:哎,家里做不了!都是去专卖店买的!
乙:嚯!还是去专卖店买的?
甲:这专卖店别的地方还没有,在北京也就王府井有一家。这是我月初刚发了工资趁着有闲钱去买的。
乙:这么稀罕呢?!
甲:没办法,谁让我跟我媳妇都爱吃这个呢!平时一般我舍不得吃,都是过年过节啊,家里请客啊才打开吃点。
乙:这么金贵?!
甲:那是!吃之前先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
乙:噢,还是冰冻的?
甲:哎,要不怎么说有品味呢!拿出来,打开盖儿,刚想拿勺子舀,就听啪哒啪哒。
乙:什么声音?
甲:害,哈啦子掉地上了。
乙:瞧这份儿馋劲儿!
甲:主要是这东西太好了!拿小勺,一人舀上一小碟,端过来放到桌子上。千万别舀太多。
乙:怎么呢?
甲:这东西好就好在不能多吃,只能稍微来一点儿,意思意思就得。
乙:这么宝贝呢?
甲:可不是!我跟我媳妇俩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东西,只见它小巧玲珑,周身绿色,冒着丝丝凉气。还没等吃呢,一阵幽幽的味道就已经散发出来,飘荡在屋子里。闻得我是食指大动啊!
乙:那你吃啊!
甲:不行。这东西太好了,不能就这么搁嘴里,哎,我想起来了!
乙:想起什么来了?
甲:我想起来了,吃西餐人不还祷告呢嘛?就冲这东西我也得祷告祷告。
乙:嗬,瞧这麻烦劲!
甲:我和我媳妇双手合什,先祷告!
乙:怎么祷告的?
甲:主啊,感谢你赐给我们这道饭后小吃吧,阿门!(胸前划十字)
乙:你谢得哪门子主啊?
甲:祷告完了,实在是再也不能等了!我拿起小勺,把这饭后小吃轻轻舀下一角,一点一点地放入口中,哎呀!只感觉它汁液丰富,入口即化,顺着食道缓缓而下,每到一处,都香喷儿喷儿,凉丝儿丝儿,最妙的就是它那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味道,那真是回味无穷,妙难尽述呀!
乙:绿茶冰淇淋?!
甲:冰冻臭豆腐!
乙:去你的吧!
2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崔树恩 2015-1-13 20:21
这个作品还是不错的
引用 义演人生 2012-10-13 21:05
总的让我们笑呀!
引用 百货大楼 2003-9-24 21:32
后面是模仿《找堂会》。正统的西餐和观众的距离有些远,听起来不易产生共鸣,这些包袱很难抖响。
引用 Tornado 2003-8-23 10:13
却实是一篇好作,但是捧哏的话太少
引用 语言艺术 2003-6-22 07:46
很不错呀!!!
引用 一笑二笑三笑 2003-6-1 20:14
希望你能多给我们发表相声作品!!!!!
引用 fumaokun 2003-5-11 13:20
很好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7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11-21 12:41 , Processed in 0.158496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